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四百三十章老子不怕毒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四百三十章老子不怕毒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因為,在朱方星的腳下種著一大片的紫狼花,要救朱方星就得從紫狼花上踩過。如果騰空過去,那在空中八成是躲不過狙擊步槍子彈的攻擊。

因為,在空中人的目標太大了。即便是能閃過子彈,但三毒教的兩個長老功底子比自己還要高,想要成功到達假山,那無異於自尋死路,估計,這就是三毒教的奸計了。

葉凡目測了一下,發現紫狼花的範圍有六七十米。如果想直接用凝聚水帶子的方法把朱方星扯過來好像距離也太遠了一些。如果是三四十米距離葉老大拚力一搏還能做到。

「長老,估計他們會舍下朱方星的。此計沒多大用。」宗河講道。

「不一定,可以試試。不過,他們想離開那塊石壁也不容易。只要把他們困住,就是餓也得把他們給餓死了。

目前他們還有子彈,咱們人馬比他們多。時不時的騷擾一下,他們的子彈總會用盡的。

到時子彈用盡后咱們完全可以亮開身子攻擊了。他們就一個十段位,而且,比我的功底子還要低。

我跟你浮峰叔都比那小子功底子要高得多。不要講別的,就咱們倆個就能解決他們了。」一個紅鬍子老傢伙講道,此人是三毒教長老之一的宗雲,其功力已經達到十段位第三個層次。

「嗯,他們想走出葯園是不可能了。我已經再次調來了百名弓弩手。就是把他們打成塞子都有可能。」宗河信心滿滿。看了看葯園,嘆了口氣講道,「可惜象護法『去了』。而『車護法』又不知去向。炮護法又受傷了,馬護法又在父親處。不然。有他們相助咱們根本就不用愁什麼。」

「宗河,你說他們來主要是為了救出朱方星的,這個。能確定嗎?」宗雲有些疑惑,摸了一下下巴那幾根紅色鬍子。問道。

「絕對是,開始的時候我們巴占市分堂的紅意堂主被他們抓了。而且,宗洛也被抓了。

他們提出要交換朱方星。而且,這次他們派來的人馬並不多。就幾個有,一個十段一個九段還有幾個段位不怎麼高的教徒。

如果說因為別有目的而來,為什麼不多派些人馬過來。五毒教聽父親說過,其實力比咱們三毒教要雄厚一些。

就拿五毒教的八大護法來講,個個都是九段大圓滿之境。為什麼這八大護法一個都沒來?

所以。我們猜測,估計是朱家把救出朱方星交換九香杯作為了唯一的條件。

九香杯對一般人來了講沒什麼用,但對咱們這些用毒的門派來講是相當的重要的。

九香杯雖說不能解除天下所有的毒,但一般的毒都能解。而且,父親還講九香杯另有用途。」宗河講道。

「嗯1宗雲點了點頭,講道,「你講的也有道理,對普通人來講。九香杯泡茶好喝。他們不曉得其中的秘密。不過,我看這幾個人的行事風格,好像又有點不像五毒教的人。」

「怎麼不像,我說宗雲,你是不是越老記性越差了。」另一個長老宗浮峰笑道。

「估計九香杯他們還沒得手。所以,必須救出朱方星來。五毒教雖說是大教。

人馬也多,高手不少。就是跟華夏大派少林武當也有得一決。只不過聽說華夏國國家建立得有個神秘組織叫特勤a組。

它們的實力並不輸給華夏任何一個大派。而且,他們是代表華夏國,是代表國家的官方機構。

雖說從來沒有公布過,但圈內的強者都曉得有這麼一個神秘組織專門處理國術圈內的一些事務。

所以,他們不但有著厚實的武功功底子作為基矗而且,他們擁有著合法的武器持有。

聽說他們用的還是當今世界是最先進的武器以及一些裝備。所以,五毒教雖說實力強悍,但也不敢用什麼不正當手段去奪取朱家的九香杯。不然,被他們盯上也是大麻煩一件。」宗雲說道。

「嗯,a組的嗅覺可不遲鈍。關於五毒教方面的一些情況他們肯定也建立得有專門的檔案。

雖說不可能把五毒教的全部情況都摸清楚,但知道一部分還是有的。前次咱們綁架了朱方星,不曉得這件事有沒引起華夏特勤a組的注意。

本來這事教內有人有不同看法,認為最好不要用綁架的法子。因為,朱方星既然有著七八段身手,可也算是一高手。

就怕對於五詔省朱家華夏特勤a組也有備檔案。要是咱們一出手,就怕引來這個神秘組織的用心『關照』。

可是我們又極想得到九香杯,最後斟酌再三才下了手。當時也是考慮到咱們的總舵不在華夏國而是在國外的寮國。

a組即便是想針對我們也是鞭長莫及。而我在想,這次來的人如果不是五毒教的人,那是不是a組派來的人?」宗河臉色有些凝重了起來。

「應該不會,a組憑什麼肯為朱家出力。九香杯他們拿來又沒用處。

更何況,即便是a組也得考慮到咱們這裡來搶人,那可是傷不起的。

而且,從他們跟你們相鬥的情況看,好像他們也曉得許多的用毒法門。

除了咱們的老對頭五毒教外,a組哪曉得如此多的防毒之法門。」宗浮峰豪氣滿懷,哼聲道。

「也是1宗雲也贊同的點了點頭。

葉老大心裡著急,a組可以不管朱方星,但自己既然在機緣巧合之下繼承了寶志禪師的全身內氣。人家又有交待過能否照顧其後人。現在朱方星近在眼前卻是救不了。

叫葉凡放棄,他做不到。

這時,先前那種怪異的心境又出現了。這劇毒的紫狼花被風一吹,一股花香飄來,葉老大不由得吸了一口。頓時感覺丹田一陣子慟動,好像感覺極為舒服似的。

還真是邪門了,這紫狼花就是普通的三毒教徒們看見也是畏之如虎,我怎麼反倒感覺相當的親切?葉凡心裡十分的迷惑,這時,手條件反射般的又伸向了紫狼花拔出了一個果實來。

難道我不怕這紫狼花之毒,先前也有一些紫色液體噴到我手掌中我直到現在一點反應都沒有。

如果我的身體有抗這種毒質的抗體的話,那豈不是講我不怕這種東東,那就好辦了。

葉凡決定試試。

伸手指頭往下一剝就把那紫署樣的紫狼花的皮給剝掉了,露出裡頭那白中顯紫色的果肉來。

還挺香的,葉老大湊鼻子旁聞了聞。突然感覺丹田一震,一股大力從丹田之處往外吸來。

這貨猛然之下沒有防備住,嘴一張滋一聲,待得這貨清醒過來一看,那是嚇得臉色有些蒼白了。

因為,剛才丹田內那一股吸力使得自己在莫名的情況下居然張口把剝了皮的紫狼花給咬進去了一半。

這紫狼花的果實摸上去有點硬,但一到嘴裡居然馬上就化為了液體咕嚕一聲就吞進了肚皮。

完了,今天這小命估計得擱在這裡了。葉老大在心裡哀嚎了一聲。趕緊運行起了養生術,內息從丹田被逼出循著經絡不久就到了胃部想把不經意吞進去的紫狼花果實給逼出來。

只是,令葉老大非常沮喪的就是此刻胃部里居然感覺不到紫狼花果實的存在了。而且,胃部此刻也有了反應。

一股灼熱之流從胃部開始燒灼了起來,葉老大趕緊發力想把這股灼熱之流給逼出去。

只不過沒有效果,僅僅十幾秒鐘,那股灼熱之流詭異的自動循著經絡不久就到了丹田之外。

這下子可是著實令葉凡嚇得不輕,要是這毒進了丹田那自己豈不是真得完蛋了。

所以,這貨拚了全身的內息,這邊從丹田逼出內息想把紫狼花之毒往外逼,那邊從肌肉皮膚中逼出的內息又往外吸想把這毒吸出去。

這樣一擋一吸的在丹田外邊展開了角逐。不過,葉凡感覺這火熱是越來越熱了。從丹田慢慢的燒灼了全身,好像一下了掉進了火窟。

這貨一轉身正想回到天通處問問到底啥原因時,怪事又發生了。那股火熱居然衝破葉老大內息構成的屏障,一下子就全衝進了丹田之中。

「完啦,全中毒了。老子丹田首先得全完了。」葉老大在心裡叫了聲苦。

也無計可施展了,這丹田可是不好控制住,不久,那股灼熱居然詭異的消失掉了。

葉凡試著運轉了一下內息之氣,居然在經絡中暢通無阻。連絲毫阻滯或者是不適都沒有感覺到。

而且,葉凡感覺到,這內息好像還有絲絲的增加。雖說增加不是明顯,但還是感覺有細微的增加。這種增加可是比天天練功得來的效果明顯得多。

嗎的,這紫狼花老子不怕,好像還能增加功力。葉老大暗暗一震,心說反正都中毒了。一枚果實是中毒,再多來幾枚也是中毒。所以,這貨反正是豁出去了。

乾脆一不做二不休,內息逼出從地下直接挖了起來。不久,就在面前堆了一堆的紫狼花果實。

這貨像是吸成熟了的柿子一般把一堆的紫狼花果實全都給吸進了肚皮里花成了紫色液體。

爾後,葉凡漸漸的居然摸到了一點門道。這紫液好像也很聽話。居然能跟著葉老大內息之路自動的進了丹田。而且不折騰不鬧事。未完待續r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