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六百九十九章官帽子論斤賣的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六百九十九章官帽子論斤賣的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六百九十九章官帽子論斤賣的

「春嬋不錯,在林泉經濟區的修路中發揮了有目共睹的作用。後來又專門協助衛縣長開展工作,做事倒是有一套。

不過,繆勇同志雖說只是一鎮的書記,我可是聽說這幾個月下來,林泉鎮的經濟超高快速增長了。

聽說好像跟去年相比足足增漲了四五倍之多。繆勇不錯,人又年輕,有幹勁,有能力。

這樣的年輕幹部想必賈書記會好好培養的是不是,呵呵……」玉史介不露聲色,誇了堂孫女玉春嬋,而重點又轉折到了繆勇身上。

賈寶全一聽就明白了,敢情玉家人推出的爭常人物重點還在繆勇身上。官員們講話時常如此,先是褒將某事,後面一轉折就冒出毛病來了,後面的才是重點,這個賈寶全當然懂了。不過,這種情況的出現倒是令得賈寶全心裡頗為難辦了。

要知道繆勇只不過是林泉本鎮的書記,級別也僅僅是正科。而他上面還有葉凡和張國華這兩個直接的副處級領導。

對於張國華,賈寶全這次勢必讓他入常的。至於葉凡,倒擺在了其次位置。

繆勇同志入常問題,根本連想都沒去往這邊想。雖說最近繆勇的父親繆勇大興市長,以及姨丈蕭秉國副部長都隱晦的打來了電話。但名額太少,市裡多個領導都打來了電話。賈寶全正在其中篩選,從各方面利益,勢力方面平沽。最後還是決定,首先就得扶張國華上馬。

不過,賈寶全也是不動聲色,既然玉史介的意思很明顯的是要扶繆勇入常,那就照辦了。不過,這邊的位置估計得調整一下子了。

笑道:「嗯繆勇不錯。在他的主持下,林泉鎮大變樣了不說,經濟的增長更是超過了縣裡的預想。縣裡也有這個打算,對於年青幹部,我們會考慮重點培養的。」賈寶全扔了一枚糖豆出去。

不過玉史介覺得賈寶全的話還有些模稜兩可,他需要更肯定的答覆。

不見兔子不撒鷹就是玉史介的打算,這廝立即老著臉皮笑道:「那繆勇有福氣了,不知你們魚陽縣委準備怎麼個培養法,呵呵,我倒是很有興趣聽聽。」

「省里最近又沒什麼培訓指標了,這一點倒是沒辦法了。不過,最近縣裡的局勢想必玉廳長也聽說過了,對於那些有作為的年青幹部,比如繆勇。

我們縣委不會藏著掖著的,也應該為縣委班子增加一些新的血液了。」賈寶全這次的話語當然更直白了,直接就帶到了縣委班子。只是常委兩個字眼沒拋出來罷了。

這次的回答令得玉史介相當的滿意,摸了摸頜下幾根稀啦長鬍子,笑道:「嗯賈書記能有如此遠見的眼光著實令玉某佩服。現在有些領導啊看不起年青人,認為他們資歷淺,閱歷少,底子保

其實年青幹部最有衝勁了。像魚陽目前的情況,就需要一些新鮮血液來充實一下常委班底。

話我不多說了,只要賈書記有這個誠意,回省里后我會儘力爭取的。

多的不說,這次的支農補助下拔個400萬沒問題。至於到了市裡一級,會不會被他們攔截一部分,或者多少這個就需要魚陽的幹部們自己去努力爭取了。當然,我會點名這筆款子給魚陽的。

只是,賈書記,我還有一個小小的請求。」玉史介又拋出一條件來。

「玉廳長請說,只要是本人能辦到的,決不含糊。」賈寶全心裡一喜,當然喜的是又有著400萬入賬了。不過給玉史介那一個小請求搞了一下,心裡又是一涼,也不知玉史介會提出什麼難辦的要求了。

「很簡單前次去婆羅山那個小屁孩可是沒呆多久,這個你們魚陽縣人事變動也太快了一些是不是?呵呵……」玉史介話語直指葉凡同志了,這個賈寶全一聽說明白了。

點了點頭,說道:「這個也是當時的特殊需要造成的,葉凡同志在林泉經濟區也幹得有幾個月了,也該挪挪地方,找個更適合他的位置了。比如,分管文教衛生的顧副縣長早就有要求想換個分管項目,我們總得照顧到老同志的請求是不是?」

賈寶全的話一漏,玉史介頓時大悅,笑道:「嗯百年大計,教育為本。還是賈書記想得周到,讓年青人來分管教育,至少也能多建幾座學校的是不是?呵呵。」

這老傢伙心裡卻是得意的想道:「嬌龍,你求我手下留情,我現在也留情了,並沒捋了那小子那頂破官帽子。

不過,調整了分管範圍,管理一些偏門局子,差不多這小子也被打入冷宮了,從堂堂的手握實權,到最後沒人理會,也夠這小子受了,以後再想翻身也是相當難的了。

至少這次入常,這小子就肯定沒份頭了。還是手上有權好啊,賈寶全,還不是沖著那400萬去的。不然,此人未必會理我這個副廳級幹部。權錢交易,哼」

第二天早上六點半,葉凡一身粗帆布衣服,一雙舊的綠色解放鞋,還戴了個破了幾洞的草帽。

為了找到這樣的草帽,是李宣石特地從天水壩子開車送過來的。至於鞋,當然也是李宣石找來的。這麼一扮相,倒真有點下鄉幹部,一心撲在農村事業上的勢頭。

這一切,當然是葉凡預謀好了的。

這廝早早的就去巡視各個工程路段,隨帶著到交通相對來說較好的村子走一走。訪訪治下的百姓疾苦,了解一下群眾生活,順帶著還包上幾個紅包,裡面塞上一百塊裝裝樣子,等等。

快到10點時,市電視台一夥在於飛飛這個漂亮女主播帶領下,也拉上了墨香日報的記者玉花姑娘,趕緊到林泉后。聽說葉主任下鄉了,直接開車追了上來。

遠遠的發現葉主任居然正挽起袖子,滿褲腿都是泥巴,正跟一個老農從水溝里把一塊二百來斤的黑漆麻溜的臭石疙瘩撈起來準備抬走。

于飛飛一聲令下,攝影師當然不會放過這個抓拍的機會,一幅與民共同築路的美好影像就那樣子拍了下來。

「葉主任,有空嗎?我們想聽聽你對林泉大通脈的遠景展望?」于飛飛拿著話筒,湊了過去。

「這個時候,我沒空,等我把這溝里石疙瘩清走後再說吧。」葉凡在臉上抹了一把,明面上擦汗,實際上臉上頓時就是臟乎乎的了,更是顯出了勞動人民本色。

帶著于飛飛等人轉悠了一圈子下來,也到下午了,回到林泉,聽說市教育局那一伙人到龜嶺村了解完情況后直奔縣裡去了。

葉凡也沒放心上,忍著全身的酸痛,為于飛飛和玉花兩位姑娘當了一回奴才。

當然是侍候兩位姑娘塗藥了,不過,玉花記者那臉蛋也挺嫩的,而且相當的有肉感。

這廝一邊塗著一邊是浮想聯篇的,不過,初次見面也不敢太過於猥瑣,所以表現上還是很正經的。

對於效果,頭次使用的玉花記者相當的滿意。笑著說回去后一定再為葉主任好好的報道一番。

葉凡當然也不矯情了,隨手把自己昨晚上結合林泉經濟區的全面情況搞的總結性文章遞了過去。

玉花記者翻掃了一遍下來,嘖嘖贊道:「不虧是海大畢業的高材生,這文章,快趕上專業水準了。」

「呵呵,玉記者過獎了,搬門弄虎氨葉凡謙虛的笑道,其實,這文章是昨天晚上集合了古羊這個從縣委辦出來的大秘書的智慧才搞出來的。當然,也不能抹殺葉凡同志的爛文筆了。

第二天上午。

傳來消息,顧德伍副縣長因為龜嶺村的事被記過處分了,而且被縣裡點名批評。

其原因就是龜嶺村那個被牆壓死的老支書鳳九公,多次找過顧副縣長。

顧副縣長一餐飯吃下去上千塊,卻是沒捨得拔下一千塊給龜嶺村那快倒塌的學校修繕。

聽說顧副縣長在面對市教育局的同志還振振有詞的說是自己給了鳳支書三百塊。

當堂就引來了一陣子鬨笑,市教育局的紀檢書記張得福隨口冷笑道:「是很重視教育啊打發了人家一碗肉。」

氣得顧德伍副縣長頓時就是臉紅脖子粗了,當作賈寶全書記面反嘴道:「張書記,有那麼貴的肉嗎?說話要有理有據才行,隨便污衊可是犯法的。」

「是嗎?這事你說要不要調查,有一次鳳老支書到縣城來找你,你正在野味店啃狼鼠肉。

那狼鼠肉可不便宜,一隻聽說就花去一千多塊。而且更巧的就是,那隻狼鼠卻正是天水壩子一個姓李的人送來的。

要不要找個證人出來認理一下,所以,一碗抵300塊有錯嗎?」

顧德伍頓時氣得兩眼直翻白,感覺是頭暈腦花,通往後一倒,直接到縣醫院報道去了。

而繆勇這個當時直接管著龜嶺村的林泉鎮黨委書記只是口頭警告了一下,倒沒形成文字,更沒記入檔案了。

至於那個時候的林泉鎮鎮長葉凡同志,市教育局的同志倒也提到過,說是雖然葉凡同志當時忙於招商引資工作,那幾天都去市裡了,但也不能扯開領導責任的,建議給予口頭警告。

詭異的事發生了。

  • (快捷鍵:←)
  • 官術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