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七百零二章溫泉池小聊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七百零二章溫泉池小聊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七百零二章溫泉池小聊

謝謝小子你行、四火、飛天無路三位大神打賞,謝謝,希望看盜版的兄弟良心發現,回來一些支持狗了,本來想加第3更的,可一看訂閱,跟前幾天比,反而丟了十幾個,鬱悶狗子感覺到很疲憊。

……………………………………………………………………

「送你,咯咯,還不夠格。這是他們老闆送給市裡重量級人物的白金卡消費打二折的,全市絕不會超過20張。」費玉瞥了這個厚臉皮小子一眼,充滿調侃味兒,笑道。

「算啦,拿來沒屁用,還不如自家的木桶浴舒坦呢。」某男自嘲般笑了笑,兩人換了衣服下水了。

當費玉從那換衣間出來后,某狼那眼珠子隱晦地掃了一眼,頓時眼球輕顫,嘴角忍不住抽搐了幾下。

當然,這一切費玉是看在眼裡的,只是也沒在意,好像還故意在伸手在自己那深深的乳溝前拂摸了一下,來了個西施棒乳,弄得某男大迭眼鏡。

鬱悶不已,暗罵道:「樣子都學不像,西施棒心變成棒乳了,不過好像更吸人眼球了。」

不過,下到池子后卻是令得葉凡這廝十分的難受。因為費玉一浸入水中就斜靠在池子邊緣,好像極為享受這種舒適的溫泡。連眼睛都閉上了,也不理一旁的葉凡。

這廝咂巴了幾次嘴,終究沒張開。當然是擔心打擾了人家的假寐的情趣了,也許費玉真累了,這個時候張口不合適宜。

這廝獃獃的靠山池緣邊,隱晦地色眼在費玉身上掃過,看著那凹凸有致如波浪起伏的身體,這廝底下帳篷早就高支了,這廝一嗦趕緊側目。

要是給費玉發現了那真是丟臉丟大發了。所以,趕緊不敢再欣賞,把注意力集中在了四周的藤蔓和假山上,才使得下面的小兄弟消停了下來。

不過,這欣賞藤蔓假山還真是無趣,這單圈池空間又不大,雖說裡面設置精巧,但四周都給密密的藤蔓圍包著,平時一官員,生意人或白領們到這裡都是聊一些私密事,或者靜靜躺著享受。

而葉凡這土鱉卻是沒有那番心思,說白了,也就是對於這種泡溫泉的高雅享受難以領悟,因為境界還沒達到嘛

感覺自己一下子就成了井底的青蛙了,此刻總算是明白了坐井觀天的意思。

更令人難過的就是一旁還躺著一個身著緊繃泳衣,活色生鮮的美妙在擺著。吃又不能吃,連看都只能是偷看,為了不丟醜,現在連看都不敢看了,這份子難過當然令某人……

本想遊動一番,見費玉還在閉目假寐,所以最終連這個可憐的運動項目都打消了。

足足半個小時過去了,在霧氣騰騰中,終於傳來了那天籟般的聲音道:「坐不住啦?」

「誰說的?」某男故作高雅反說道。

「談正事吧,你這次來是不是為了入常的事?」費玉那眼微開半邊,說道。

「嘿嘿,姐深知吾心,這個姐沒白認。」這廝趕緊打著哈哈,其目的無非是親熱點為了拉近兩人距離。

「少嬉皮笑臉的,你有什麼打算,先跟我說說。光靠我一個人估計很難扶你入常的。

魚陽的情況你不是不明白,市裡的情況更複雜,想必你已經有了打算,先說來讓姐給你參考一下。當然,不能藏著掖著,到時不能進去可怪不了姐的。

不然,姐欠你一個情,不管怎麼樣姐都會幫你這一次的。」費玉沒好氣罵道,不過,那話噴出來也讓某人清醒,就這一次,以後嘛還想讓我出手就得看你的表現了。

「我明白,縣裡賈和衛兩人那邊我已經說通了,估計推薦名額方面問題不大。

現在關鍵在市裡,唉……說句喪氣話,市裡小弟還真不認識什麼人。

以前認識了於局,不過他還沒入常,幫不了什麼大忙,其它的常委我是知道他們,可他們不知道我。

所以,這次的事只能是拜託姐了。」葉凡這廝當然不會自爆底牌的,完全打的是同情牌。

「就我一個?」費玉那好看的眉頭突然皺了起來,掃了葉凡一眼,不作聲了。

「姐……難道沒希望了?」這廝心裡一震,小聲問道。

「希望還是有的,不大,最多佔二成。如果還有其它的常委相助的話把握就會大很多,關鍵還在你們縣的一號人物身上。」費玉提了提胸前泳衣,當然是防狼了。

「其它常委我想想。」這廝故意裝著一份沉思樣子,好像在搜找似的,其實是在考慮要不要再拋出一張底牌來。最後動了動心,說道:「聽說公安局的於局長跟曹部長關係很好,我跟於局長關係還不錯,如果請他出馬,也許能說動曹部長幫我一次。」

「曹部長,你說的是曹萬年?」費玉問道。

「嗯不過別人幫不幫那也難說,不過,我會去跑跑的。只是,費姐,你這裡倒是得真幫一把了,再說,小弟入了常,以後費哥講話時聲音也會更大點不是?

不過,小弟也得首先申明一點,小弟可不願當跟班的,搭檔還行。

不然,這個常委不入也罷。」葉凡也隱晦地表示以後入常了會支持費默,但也申明只是聯盟關係,並不會成為費默的跟班的。

對於葉凡的硬朗,以及坦誠,費玉也是相當欣賞,這下子倒是全睜開眼了,笑道:「這個當然。不過,事辦不成你可不要怪我,姐會儘力的。

但姐所處的位置你也曉得,市委秘書長在外面眼前風光,其實,在市委里還不是為書記服務,一個跑腿的。

說話的份量當然不如那些副書長副市長了。你也不必要抱太大的希望,不然,希望越大失望也是越大的。

不過,你最近的表現不錯,電視報紙都滿天飛了,想不到還有點小能量。

市裡也有人在關注著你了,林泉經濟區幹得也是火火紅紅的,從政績來說你完全夠格入常的了。

不過你輸在年齡太小,資歷太淺,人脈底子薄這些方面。如果這次不能入常你也不必氣餒,你還年青,奔頭大著,這次不行下次努力就行了。」

「我曉得姐。」葉凡答道,轉眼又說道:「費姐的話我會記在心上。」

「記得就好,我休息下。」費玉又閉上雙眼了,弄得葉凡好生鬱悶,不知她又該休息到猴年馬月,今天晚上還想去拜訪曹老哥,可提前告辭扔下費玉一個人絕對是不行的。

這廝眼珠子骨碌碌在池旁搜找了一圈下來,望著那些粗大的綠色藤蔓一下子有了主意。裝著去廁所樣子悄悄上了岸,費玉也沒理他。

不久,這廝又斜躺在了費玉一旁,好像老實了,幾分鐘過後。

感覺哪裡『唰啦』了一聲響,費玉突然睜開了眼。

頓時

「啊蛇」地一聲尖叫聲響起,葉凡懷裡猛然多了具活色生鮮的美妙,而且那還在琵琶顫慄。

因為摟得太緊的緣故,再加上那天跟丁香妹在辦公室里還沒盡興,一股子邪火憋得某人實在難受。

那美妙上傳來的肉感就像是冬天裡的一把火,磨蹭得某人那不爭氣的小東西立即就挺了起來,昂揚著直接就頂在了的下身處。

某人正在為自己的奸計得逞靡猓也沒注意到下邊反應。輕伸手拍了拍懷裡女人,安慰道:「別怕,不就一藤蔓,你是不是最近太累眼花了。」

「藤蔓」費玉身子一震,還是有些恐懼,用餘光一瞄,那不是一條藤蔓是什麼?這下子有些懷疑,估計是某騷人乾的。這藤蔓好像是作過手腳,不然,怎麼會那般的像蛇。

費玉心裡那個氣啊正想支身離開某狼身體時,突然感覺下身好像被什麼燒火棍之類東東頂得生痛。

臉唰啦一下就紅了,嘴裡哼了一聲,不知是有意還是無意,費玉站起來時估計是沒站穩,抑或是驚嚇還沒全醒,使得腳跟子有些發軟。

那蘭花指突然伸出,明面上當然是為了在葉凡身上幫襯一下別讓自己摔倒了,後來,居然是在某人胯下那根粗大的棍子上重重的拽扯了一下。痛得某人差點喊媽,那棍子,自然、為了自衛,立即就縮成蚯蚓了。

哼道:「回去」

不過、費玉又掃了池中像截蛇樣藤蔓一眼,更是疑惑了起來,又掃了葉凡一眼,頓時全明白了。這次萬全可以肯定是某人故意使壞了,剛才還只是懷疑,不過費玉是什麼,人家也沒作聲,當某男剛站在池緣正準備走動時突然眼前飛來一隻修長的誘人,那腿功還不是蓋的。

「」一聲,某男啊地一聲慘叫,結果,自自是被狠狠地踹進了池子餵魚了。

「德性,敢玩你家老姐,去死吧」費玉大氣了,狠罵了一句。不過罵完后感覺剛才脫口而出的話好像有點毛病,什麼叫作『玩』,某女那臉一紅,匆匆到裡面換衣服去了。

「玩我敢嗎?」葉凡摸了摸後腦勺,又揉了揉有些發麻的腳,暗自搖了搖頭,「倒霉報應不過,剛才那身子撲進來還是挺香的,一頓艷香大餐。想不到費玉都快30了,那身子居然如此的引人眼球。」

結完帳后才走出大廳,前面嘎吱一聲停了一輛奧迪。從裡面鑽出二男二女來。

費玉身子突然莫名大顫慄,好像站都站不穩了,湊近葉凡耳旁小聲叫道:「快快點摟緊我回車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