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七百零三章兩女人演出全武行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七百零三章兩女人演出全武行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七百零三章兩女人演出全武行

這廝驚詫之餘也沒多想,趕緊手一伸,把費玉緊緊的拽入了懷裡,兩人就那樣子貼著,就連臉都貼在一起,被費玉頭上那大帽子一遮,有點像是一對男女正在大帽子下玩接吻。

「挺浪漫的」從車裡出來的二男二女中一個高個子男子輕聲笑了笑,有些曖昧的朝著葉凡眨了眨眼就轉過頭去了。

因為像此等情況在九溝子溫泉山莊司空見慣,不足為奇,再說又是晚上,模糊著誰也看不清誰,倒也沒有引起多大的騷動。

半摟著費玉進了車裡,這廝還微微有些遺憾,恨自己剛才怎麼沒乘機在某女那臉上吻上一口。即便被吻了也怪不得自己,因為是你自動叫老子摟的嘛

「沒種」某男狠狠地真想甩自己一耳刮子。嘴裡也沒問什麼,估計剛才從那奧迪里出來的二男二女中有費玉不想見的人,而且關係肯定相當的親密,不然,都到這外面了,費玉不會緊張得如此的。

儘管心裡有著一肚皮的疑問,不過某男還是知趣的沒有問,悶頭開著車直回市裡了。

那二男二女的形象倒是被某男記在了腦海里,人家有鷹眼,還是看得較清楚的,不怕黑。

費玉也沒解釋,不過神情有些不自然,悶著頭回去了。

「姐,這個帶上,送你的。」葉凡在後面提著一禮品袋追了上來。

「什麼?到姐這裡還客氣什麼?」費玉倒是沒避晦什麼,直接打開袋子掃了一眼,笑道:「香港的lv,好東西,小弟想得周到,你姐我最近還真想這麼個手袋。」

隨即掂了掂,感覺份量有些沉,乾脆拉開包,發現包里還藏著東西,又掃了幾眼,沒吭聲,合起包屁股一扭走了。

不過,在遠隔10米的地方卻是沖著葉凡喊道:「你個臭小子,今天姐姐虧大了,哼」

「虧啥,哪個啥的,姐姐的便宜不給俺占給誰占。肥水不流外人田嘛是不是?」某人厚著臉皮,一臉的嬉笑著趕緊溜之大吉了。

「滾」某女那臉一板望著某人背影罵道。

在市裡呆了三天,景陽林場鄭輕旺傳來好消息,說是市政法委秦書記點頭了,這頭倒是不用葉凡出馬了。估計鄭輕旺跟秦志剛的關係相當的好,倒省去了葉凡的一煩。

就是紀委書記曹英培這邊還是束手無策,因為曹英培不在市裡,去省里開會了。等了一天,葉凡只好怏怏然開車趕回了林泉,因為這邊事太多了,脫不開身。

剛回到林泉,段海樂滋滋地衝進了辦公室,很是神秘的一笑,輕輕的帶上了門,說道:「葉主任,好消息。」

「啥好消息,看把你樂成這樣,是不是天上突然砸下金磚了。」葉凡笑道。

「不是,今天上午,孫副縣長老婆,就是那個叫劉敏花的惡婆娘,直衝進車管所,跟一個叫胡賽花的工作人員就在車管所大廳里演出了全武行。」段海差點口沫橫飛了。

「全武行打起來啦?為什麼?」葉凡是明知故問,心裡暗道盧偉這小子下手還真是快,沒幾天居然鼓動起劉敏花撕破臉皮演出全武行了。

「大哭大吵大罵,說胡賽花勾引他老公孫榮春,倆人當場就是又撕又咬又踢的,胡賽花那臉劈頭蓋臉的就被劉敏花給甩了幾耳刮子。

當然,胡賽花也不是盞省油的燈,所以,倆人就那樣子拉扯開了,聽說胡賽花的裙子都給劉敏花那惡婆娘給扯成兩片了。

更有甚者說是連胡賽花那啥的幾根毛都跑出來了。不過劉敏花也沒討到好,衣服全扯破了,兩個瘦巴巴的都在晃蕩著。

一旁的工作人員全躲了,不敢現身,因為劉敏花是孫榮春老婆,而且聽說還是宗教局裡的五朵金花之一,平時是狠辣慣了,誰敢上去自找沒趣。

兩個婦人罵到最後,把她們跟孫榮春那點破事兒全搗鼓了出來。到最後,兩個女人居然比起誰跟孫副縣長在一起搞得持久來,味道怎麼樣,真是笑破魚陽人肚皮了,哈哈哈……」段海樂不可支。

「真不是個東西」葉凡罵了一句,心裡也是暗暗震驚,尋思道:「看來要找拼頭的話也得找個有文化有修養的才行,不然,像遇上胡賽花之流,一旦撕破了臉,什麼糗事都給你抖落出來那還怎麼混。估計孫榮春這廝是閃亮出局了。又少了一個,形勢一片大好氨

「葉主任,還有一件事,孫榮春的兒子孫滿軍聽說被公安請去喝茶了。」段海又爆出另一例笑料來。

「呵呵,這小子是一色棍,早晚會有這一天的。」葉凡淡然一笑,也沒什麼激動表情,倒是令得段海一愣,本來認為葉主任應該大高興才對,想不到葉主任那心胸如此的寬廣,連面對對頭倒霉也能做到如此的冷靜。

「不過我還聽鄭力文說到一個小道消息,說是賈書記震怒了,說是咱們縣到底怎麼啦?一拍桌子,說是推薦入常的事要提前舉行了,不然,再這麼鬧下去估計魚陽得在全省出名了,醜事滿天飛的。

衛縣長也點頭贊同,說是如果繼續下去,人心不穩,恐怕會影響到全縣經濟平穩快速增長的良好勢頭……」段海說著這話時,隱晦的瞅了葉凡一眼。

「知道了」葉凡點了點頭,暗道:「早點落實也好,幸好我下手得快,不過有點遺憾,曹英培那一票可就丟了,也許市裡還得考慮一陣子,沒這麼快……」

晚上的時候,居然意外的接到了京里張秘書的電話,隱晦的說是那補龍丸用完了。

意思是還想弄上幾顆,不過葉凡也是囊中羞澀,因為配料艷情草用完了,最後答應儘快想辦法。

當然,葉凡的說詞是那個配藥的老道士有事出去了,也不知什麼時候回來,自己每天去瞧瞧什麼的,一有消息就通知他了。

「得抓緊回天水壩子一趟,再摘些艷情草果子回來。張秘書這尊大神一定要抓牢,現在用不上,以後絕對有用的。」葉凡捏了捏拳頭,作響。

這幾天,為了作些表面文章,葉凡都在林泉經濟區所屬的鎮二鄉轉悠,下鄉村,到田間地頭,跟群眾打成一片,有時還伸手幫人杠杠臭水溝里石頭疙瘩,挖挖土方,一幅官員關心百姓疾苦勢頭。

就連一直對他忠心不二的賀佳貞這女人都有些嗤之以鼻,認為小葉主任在搞什麼噱頭。

不過,對他知根知底的人在暗地裡譏笑,老百姓們卻是全在傳頌著小葉主任的功績,完全為老百姓著想,一心為民等等,造勢一方面倒是玩得是淋漓盡致。

而繆勇作為林泉鎮書記當然也不會拉下,就連他的父親繆大興副市長都到林泉轉悠了一圈子,好話誇讚的話當然說了一籮筐。

小葉主任這段時間也算是春風得意,官場上玩得風起水聲,在情場一方面謝媚兒溫婉可人,像個盡陪盡責的小妻子一般,伺候得他是舒坦得直想公豬叫春了。

一轉眼到了11月,奇怪的是賈寶全老早就說要早點定下推薦的常委名選,時至今日,都過去近二個月了,可賈寶全大大是一點動靜都沒有。

弄得小葉主任直如悶葫蘆一般,好生鬱悶。這事又不能表現得太急,太急的話又擔心給賈留下一個急功好利的不好影響。就這般耐著性子等著。

市委那一頭,曹英培這個紀委書記葉凡還是沒有拿下,因為找不到機會連上線。

如果直接叫老師蘭基文打電話給他那個也太逑人了。而且,蘭老師給他的幫助也夠大的了,葉凡即便是臉皮再厚也不好意思再去麻煩別人的。

1996年11月2日,京里的張秘書又來電話了,這次相當的直白,直接的跟葉凡說道:「葉老弟,那高人還沒回來嗎?要不我到林泉來走走,等等那位高人。」

「看來張秘書真急了。」葉凡心裡想著,可是最近事太忙,自己為了爭常的事,一直撲在修路和鬼嬰灘工程上面,抽不開身子,近二個月了,連天水壩子都沒去過。

於是,這廝也是很乾脆說道:「張哥,聽說那老道士過兩天就會回來,張哥,你再耐心等兩天。」

放下電話后,這廝想了想,直接向衛縣長和賈書記請了幾天假,開車直奔天水壩子而去,因為艷情草的事非辦不可了,不然,很有可能會失去張秘書這尊大神的。

到了天水壩子,看望了乾娘葉金蓮,她還是那樣子的嘮叨,當咋然見到葉凡出現在眼前時,葉金蓮居然罕見的眼眶有些溫潤了。嘴裡有些抖瑟著說道:「凡仔,我燒水去,你先沖洗一下。這開了這麼久的車身上汗太多不舒服。」

「乾娘,我有事辦,別忙活了。這是支20年的老山參,您老燉了補補身子。」葉凡拿出了魚泰送給他的陳年老山參。

「凡仔,別浪費了,我們鄉下人沒那麼精貴,不需要這個,你能回來看看乾娘就夠了。」葉金蓮立即拒絕,不過轉眼掃了葉水根的牌位一眼,眼裡那股子心酸還是沒掩飾祝

葉凡當然也明白這些,心裡一抖,說道:「乾娘,您放心,乾爹的事我會弄清楚的。這些盧局長暗中早就上心了,你放心,慢慢來,天網恢恢,壞人會落陸時我親手把他抓來,讓乾娘抽他幾十個耳刮子,,抽不死他龜孫子的。」

………………………………………………………………………

推薦御史大夫的《平步青雲》,不錯的一本書。

身懷絕技的馬空成在一次抓捕逃犯的時候,意外的獲得了特異功能。他憑著這特異功能從一個小鎮的派出所官員,成長為一顆冉冉升起的政治新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