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七百零四章百年老蟒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七百零四章百年老蟒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七百零四章百年老蟒

「凡仔,你有這個心乾娘就知足了,都過去這麼多年了,無所謂了。只要你能過得好乾娘就放心了。這老山參乾娘去燉了讓你補補。」葉金蓮相當激動說著話。

「那……也好,乾娘燉了,咱們娘兒倆一起吃。」葉凡一臉傻笑,知道的不這麼說葉金蓮絕不會動那老山參的。

「好好好……」葉金蓮很是欣慰,淚球子在眼中打著轉兒,低頭裝著拂面似的偷偷擦去了眼淚,去后屋燉老山參了。

「乾娘,你慢慢燉,要小火慢燉的,不然藥力不會出來。」葉凡沖後殿喊了一聲,尋思著要等這老山參沒有個五個小時不會下來了,乾脆乘這時間先去艷情草那山洞逛一圈子回來再說。以自己的腳力,來回有三個小時足夠了。

想著也就出了宮門,直奔放狗崖而去。

望著那洞口高達300多米的放狗崖,葉凡喃喃道:「還是老樣子,沒啥變化。也不知咱的『火龍翔天』長得怎麼樣?那艷情草果估計還是老樣子吧。這可是咱的春宮丸原材料基地,升遷之不二法寶,絕對這能出什麼紕漏的。」

這廝一邊自語嘮叨著,巡了四周幾圈下來,沒發現有老農幹活的影子。

因為這放狗崖很是偏僻,雜草叢生,亂石縱橫,土層非常的薄,種啥啥不長,所以,周遭也沒人願意來這裡打秋風的。

再說艷情草藏膩的山洞子距地面有300多米高,又沒路上去,全是懸崖絕壁,石壁上滿是滑溜的青苔,和一些小雜木棍子,就是猴子想爬上去都有些難度的,估計也沒什麼人吃飽飯了沒事幹去那地方顯擺小命去的。

這裡是以前乾娘葉金蓮的祖上發現的,現在倒是成了葉凡的藥丸基地。

這廝身子一抖,如靈猿一般攀著樹枝雜草,不久就到了洞口。不過,當見到洞口的情景時也就鬆了口氣。

因為當初自己離開時使神力搬的那塊重達估計有七八百斤的石塊現在還是完好的堵在那裡,應該沒什麼人來過。

小心移開巨石,這廝等了一陣子,當然是讓洞里的一些霉氣先散發出來,不然人鑽進去那個味兒絕對夠你喝一壺的。雖說這洞內還有其它的通風口,但堵太久裡面空氣肯定不怎麼好的。

進得洞去。

鑽行了幾百米,這廝突然瞳孔擴張到了極點,因為那敏感的感知感覺到了洞里好像有一些異樣狀況。

立即貼壁,伏在洞道里張著耳朵聽了起來,沒發現什麼。不過,這廝伸鼻子在空中猛力地嗅了嗅,總感覺有股子不同於尋常的腥燥味兒瀰漫其間,似乎還有點熟悉這味兒,可一時又想不起來這味道到底是何種畜牲身上發散出來的了。

「怪了,難道是長久沒來存積的晦氣?」這廝心裡毛毛的想著,也沒多再意,因為洞口沒什麼異狀嘛如果真有野獸撞進來那洞門前巨石應該會損壞掉的。

小心的伏地行了百把米,張眼一掃,頓時全身顫慄了起來。這個可不是打擺子,當然是恐懼造成的?

是什麼東西能讓堂堂的國術七段手嚇成這個樣子?

通過靈敏的鷹眼,葉凡有些模糊的看到洞里相當的亂,甚至可以說是亂七八糟了,那株高大的艷情草樹早沒見了蹤影。而自己貼種在艷情草一旁的太歲『火龍翔天』好像也失蹤了。

代替它們的是一個螺旋形體堆在那裡,初始時葉凡還以為是不是什麼石頭疙瘩塌下來堆成的,後來細細一掃,才嚇得差點喊。

哪裡是什麼石頭疙瘩,那堆環在一起的東西根本就是一條巨蟒,環在一起時足有農村人的糞桶粗。

再怎麼樂觀估計以中心為圓圈的話那直徑也得有1.5米左右。巨蟒正軟呼呼的呼哧著大睡,好像睡得還挺香的。

似乎此獠正在作著美夢,那長達足有一尺的可怕分叉舌頭還在吞吞吐血吐的自然收縮著。聽說巨蟒的眼神不怎麼好使,就是靠身體的感覺和舌頭來感知外面事物的,看情況此惡物的警覺性蠻高的,並不是一個傻大個兒。

這廝細細地瞧了個夠,此蟒整體呈暗黑麻色,披在身上的鱗片一片片的足有鴿蛋粗,倒有點像是古代的作戰的盔甲長長的披在身上。身子估計也有小水桶粗,長度就不得而知了,因為是盤曲著的緣故。

「麻痹的老子的艷情草和那太歲估計被它給吞了。而且,此獠好像患了消化不良症,肚皮一直在微微蠕動,肯定還在繼續消化老子的寶貝艷情草的『火龍翔天』了。

龜孫子的,你倒是好口福,老子以後那春宮丸和雷陰陰龍丸全沒了。

沒了春宮丸還拿什麼去攀交京里大員張秘書,沒東西效敬張秘書老子還想升個屁官。你它娘的就是斷了我的官路,命路,士可忍孰不可忍。」

一想到這些全都得化為泡影,葉凡心裡那股子憤怒如雨後春筍一般哧哧哧滋長了起來,到最後當然就暴漲成了濤天之狂怒。

俗語不是說,怒從心頭起,惡向膽邊生。

這廝一憤怒,國術七段高手那種氣勢自然而然就發了出來,形成一股強悍的勢壓如狂飆的風潮一般直壓向了正在作美夢的巨蟒老大。

那雜碎立即有了反應,頭唰啦一下抬得老高,有點扁平、略顯的三角頭上那塊塊如積木一樣疊起的蟒頭擺了擺,靈敏得很,一下子好像發現了葉凡這廝,頓時,那鴿蛋大的蟒眼中寒森森的電光厲目一般射向了葉凡。

啪一聲響。

巨蟒的脖頸頓時漲大,色呈微紅,一股子強悍無巨的氣勢從其身上發射了出來,猶如fii7隱形戰頭機一般鎖定了眼前那個渺小的人類可憐蟲。

隨即挑釁似的一張嘴,哧一聲,居然還打了個哈欠,把能熏死人不嘗命的腥臭味直接就噴在了葉凡的身上。

臭得某廝在心裡直喊媽,暗道:「這它娘的還真是臭,估計此獠也活了幾百年了,幾百年都不刷牙,難怪如此口臭」

「麻煩了,聽陳老說是以前他擁有七段身手時就跟狼鐺崖的一條巨蟒較量過,結果是陳老受了重傷,最後是僥倖逃得性命。

不過,那段位可是由七段的開源降到了現在的六段左右。老子現在就七段開源,此蟒看那氣勢,絕不會輸給陳老所說的那條巨蟒的,難不成是陳老見過的那隻惡蛇跑天水壩子逛悠來了。

很有可能啊,當初陳老遇上它時就在狼鐺谷,狼鐺谷離水壩子最多幾十里路程。

對於這種巨蟒來說,爬上幾十里那還不是小菜一碟。背運啊不管了,你它娘的敢斷我官路,老子就要讓你下地府,娘西皮的咋種」

葉凡心裡尋思了一陣子,咬牙下定了決心。感謝內息調整到了最佳狀況。

咋然發力,突然從地下爆起,彈到空中,手一揮,決定來個先下手為強。手上小李刀無聲地,一下子就彈出了三把,分上中下直擊向了巨蟒。

浮光一掠。

大蟒老哥還沒反應過來,當然也是無法躲開了。因為葉凡的那東東速度的確太快了。

不過,葉凡預想到的飛刀扎入蟒身那『哧』聲過後血花四濺的正常情況並沒出現,反常的倒是聽到『叭鐺』一聲似乎金屬相碰的聲間響起,眼睜睜的看著自己的飛刀居然被那蟒身鱗片給擦撞得滑彈到了石洞里。

「麻痹的難道這蟒老哥練過金鐘罩。不然,以我的臂力和飛刀之利,即便是扎到油桶上面估計也會穿透的,怎麼這鱗片居然如此之厚,好像扎不進去。不會是太滑了給滑走了吧?」葉凡心裡暗震,直呼太離譜了。不過想到坦克的防彈原理,又有些釋然了。

一狠心,身子往地下一滾,直竄到了巨蟒身後。知道這個時候即便是想逃走都不可能了,在這不是很大的山洞裡巨蟒絕對滑行速度比自己快得多。

幾點寒星直往巨蟒眼睛上招呼了過去,既然蟒身有著滑厚的蟒鱗擋著不好下手,那就找眼睛這個軟肋下手了,眼睛總不可能練成了金鐘罩了。

呼啦。

一聲尖利聲響起,蟒老兄憤怒了。剛才雖說沒被這骯髒的人類那什麼破鐵片扎破皮,但那股子寒森森大力也是撞擊得自己蟒身猶如受了重擊一般。說來也是,拚命之下,葉凡的力勁絕不會下於上千斤的。

葉凡感覺眼前什麼東西一花,好像是一團黑溜溜的東西從蟒嘴中噴了出來。

心裡喊著『要糟』頭一偏想躲過,不過閃是閃開了一些,但那團詭異的黑東西居然更是詭異的爆開了,一團黑中夾紫色的煙霧升騰而起。

「難道有毒不成?有可能,有些狐狸聽說屁股能放出一些帶有麻醉作用的毒霧,這巨蟒也有可能從嘴裡噴出。」葉凡想著,趕緊閉住了呼吸,不過太晚了,感覺身子一麻,好像有些喝醉了酒似的,就連行動都有些遲緩了起來。

剛想滾地閃人,不過太晚了,腰部一緊,知道被巨蟒那鋼鐵般的身子給纏住了。

這可不是個好兆頭?

一般蟒蛇殺人都是先用身子把你牢牢纏住,然後一層層收緊,被纏者往往最後都是因為無法呼吸,到致窒息而死的。最後,蟒老兄弟當然就是生吞活人了。

果不其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