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七百零七章常委會上硝煙起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七百零七章常委會上硝煙起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七百零七章常委會上硝煙起

接著笑道:「不過,咱們縣能取得這樣喜人的成績是什麼原因呢,想必大家心裡也有點數的。

縣統計局有個資深的老統計說了,咱們縣能出這樣的成績,有八成戰果都是林泉經濟區的那列火車頭的高速發展帶動出來的。

如果拋開林泉經濟區,咱們縣其它地方全湊一塊,也不過只佔了拉動經濟增長的二成左右力量。為什麼林泉經濟區會取得如此驕人戰績?」

說到這裡費默呷了一口茶,大有深意地巡了大家一眼,見大家都裝著認真傾聽樣子,心裡也明白這些老狐狸在作秀,隨即淡淡一笑,說道:「還不是林泉經濟區的班子好,而林泉經濟區的葉凡同志想必大家更不會陌生了。

省報上都稱之為『億元鎮長』的能人,而且聽說他去省委黨校培訓時省委組織部的宋部長親自點了將。

這個『能人』兩個字我當然不會亂說了,至於為什麼我費默稱他為能人,這個想必各位在坐的常委心裡都有竿稱。

《宰相劉羅鍋》里的歌兒唱得好——天地之間有竿稱,那稱坨就是老百姓。這個,我不再嗦了。

所以,這個也是我推薦葉凡同志進入縣委常委會的理由。如果,做出如此大成績的同志都不能進入常委會,那以後的同志們是不是會寒心徹骨了。

會認為咱們黨選人任人不重視能績,德能勤績,德這個東西是屬於思想政治表現方面,葉凡同志的表現咱就不想說了。

能跟績想必在坐的常委們有目共睹,我也不必再嗦。接下去說說肖伊林同志,……」

費默推薦了兩個人,重頭戲是葉凡,另一個就是肖家的肖伊林副縣長。而且從該同志是女的那方面去提點了現在國家正在大力提倡提拔女幹部什麼的。

不過,費默一提出肖伊林時倒是令得賈寶全等人那眼神全隱晦的掃了肖俊臣一眼,心裡暗自嘀咕,這費家什麼時候居然跟肖家打成一片了。這倒是個重大發現,估計以後縣委常委會的格局得發生一些小變化了。

費家跟肖家的組合也可以堪稱之為重量級的,肖竣臣作為常務副縣長,而且其背後站著一個肖家。

這樣的力量組合絕對比以前費默跟周長河搭檔實力更為強大,也不得不引起賈寶全暗生警惕。

肖竣臣是常務副縣長,除了縣裡四個正副書記賈寶全、衛初婧、費默、玉雅枝以外在黨內排名處於第五位,當之無虧該輪上他發言了。

接著費默話茬,肖竣臣說道:「嗯葉凡同志的能量剛才費默同志說過了,我也沒必要再嗦了,這個大家都看得見。

現在林泉大通脈已經接近尾聲,那條條敞寬達到12米,絲毫不遜色省道的鄉鎮公路,不要說在咱們魚陽是一道亮麗的風景線。

令人嘆為觀之,就是拿到整個墨香市去跟其它縣區相比,也是一道不可逾越的政績。

當然,這個是指在年青一輩人中了。而且,這麼大的工程弄下來,林泉經濟區也不過才欠下幾百萬的外債。

而且,在大通脈引動下,鬼嬰灘工業區得到了很大的促進。以此為經濟源頭,有力有利高速地調動了縣裡各個地方經濟的發展,葉凡的功績,不可磨滅。所以,我同志費默同志的提議。

肖伊林同志雖說是位女同志,她是從市裡下來的。分管的是咱們縣工業一塊。

大家都知道,咱們魚陽是個農業大縣,人口多底子薄,農民們全靠從山上,田間地頭種些稻穀,刨些地瓜過日子。

咱們魚陽是農業大縣沒錯,可卻是一個農業弱縣,為什麼?聽說有的村老百姓連飯都吃不飽。

而工業基礎更是薄弱,前幾年基本上沒什麼象樣的工業廠子。自從肖伊林同志到任后,利用她原先在市裡的各方面關係,層層推進,弄錢弄物弄項目。

今年咱們縣經濟能得到提速,工業這一塊的快速增長功不可沒……」

肖竣臣重頭戲當然放在了自家的堂妹肖伊林身上,舉賢不避親,揚揚洒洒誇得是口沫橫飛,差點把肖伊林講成了救世祖下凡。一個女神。聽得其他常委肚裡暗自好笑,都想嘔吐了。

「葉凡同志雖說是做出了一些成績,但年齡的確是太年輕了一些,現在也不過才20吧。如果咱們魚陽推薦他入常,怕不是要引起市裡一些領導看法,有點視國家的選拔人才為兒戲了。」政法委書記王昌然聽說調市裡還是賈寶全幫了大忙的。

所以,這廝在臨走前也決定鐵心支持賈寶全一把。也就顧不得得罪葉凡了,再說以後自己去市裡了,即便葉凡想忌恨也管不了自己。何況自己這次去還小提了一級。

「老王講得沒錯一個乳臭未乾的黃口小兒,讓他入常,那是天大的笑話。

咱們南福省有這樣的先例嗎?而且剛才老王講的還有點出入,不是20歲,按我國的周歲計算,不過19周歲。

當然,算大點虛歲計才能到20歲了。雖說此人也有點小手段,但不堪大用。

性子倔得像頭牛,毛里毛燥的,發起脾氣來估計九頭馬都拉不回來。

想必各位都領教過他的火脾氣,更糟糕的是有時根本就沒有大局觀念。

作為一名縣委常委,沒有大局觀能行嗎?這可是全縣的核心班底。

所以,我認為讓這種黃口小兒入常很是不妥。再說,他還年青嘛,磨得幾下性子待脫出了一身乳臭,穩定了一些再考慮還不遲是不是?」武裝部部長謝強居然拋開了他那笑面虎臉子,此話一出口,滿室皆驚。

一個個暗自嘀咕,是不是謝強轉了性子。由一隻笑面虎轉成了一隻噬人老虎。

當然,謝強跟葉凡的不對頭大家心知肚明,前次他弟弟謝柱山鎮長被小葉同志一巴掌差點煽落門牙的事早成了魚陽笑柄。

再往前推,謝家想逼庄紅玉嫁進來的想法又落空了,而庄紅玉此女全縣領導都不敢用她,也就葉凡這隻初生牛犢重新啟用了此女子。

更可氣的是庄紅玉整天還在謝強兒子謝端眼皮子底下晃悠,士可忍孰不可忍。

從另一個方面又大大的甩了魚陽謝家的一個響亮耳光。不然,謝強今天的口氣不會這般強硬,而且連『黃口小兒』都叫出來了,外帶著乳臭未乾。

當然,謝強這樣子的貶低葉凡,有些失了大家風範。作為一名常委,你可以批評他工作什麼的不成,作風不成,但像個潑婦樣罵街就有辱身份了。

因此,在坐的常委們心裡也在發笑,估計謝強也是給逼瘋了才落下如此笑柄。

看到謝強口氣如此重,張新輝本想為葉凡講幾句的。不過想到昨天晚上賈寶全的慎重交待,從賈的信息反饋過來可知道。賈是絕不允許葉凡入常的。

張新輝在哀嘆葉凡很慘之時本來昨天打了電話給葉凡,想提前隱晦的點一下給他知曉,不過葉凡電話一直不通,打到林泉也說他請假了。

「沒錯,此人性子太烈,性子烈還沒話說。可是此人把這種性情帶到工作上來就不合時宜了。

目前此人也僅僅是擔任副縣長一職,如果讓他走入更高的崗位時,如果因此事對國家造成重大的損失就太晚了。

咱們今天坐這兒就是為國家選拔人才,一個不慎,就連我們自己也會受到牽連的。

各位想想,他為咱們魚陽作出了點小貢獻之時也給咱們魚陽帶來了多大的麻煩?

所以,對於葉凡同志,我是絕不同志推舉他的。倒是林泉鎮的繆勇同志是位好同志。

今年林泉鎮的經濟指標等各方面數字都有著翻倍的增長,剛才苗部長也說過了,我就不嗦了……」玉雅枝更直白,直接就表了態,不是不支持,而是加上強硬的反對葉凡進入縣委常委會的。

當然,對於葉凡跟玉家的恩怨在坐的諸位也都心知肚明。

費默和肖竣臣支持,玉雅枝,王昌然,謝強三人反對,如果再沒人站出來為葉凡同志說幾句,估計葉凡就該沒戲唱了。

「呵呵,葉凡同志雖說年青了些,性子有時也有些烈。但年青人嘛這就叫衝勁。

假如葉凡同志是個四平八穩,不求有功,但求無過的庸才,我相信,林泉經濟區的狀況絕沒有現在這般繁榮景向。

他是屬於那種敢打敢拚的開拓性人才,說他是人才一點不為過。

撇開這些,拿他跟縣裡一些其它副職相比,他作出的成績那是響噹噹的。

咱們不能因為他性子烈有時大局觀差了一點就否定一切。年青人嘛,脾氣誰還沒有,咱們都是從那個時候過來的。

而且,隨著時間長了,琢磨著他的性子也該磨平了不少。再說,他現在身處的位置跟咱們又不一樣,能要求他有很大的大局觀這個也是有點過於苛刻了。

俗話不是常說,不在其位不謀其政。等他真正坐在更高一個位置時人自然就會眼界放得更寬。

人家現在管著林泉經濟區,他怎麼肯去考慮不在林泉經濟區範疇,比如西盤鄉的事務等等。

就拿年齡來說吧,21虛歲也不小了,黨的任人原則現在不是有傾向於幹部年青化,何況是作出如此成績的年青人。

即便推到市裡,想必市裡領導也得看看這年青人干出了什麼,有成績了不怕市裡領導講什麼了。

指不定市裡領導還會誇咱們魚陽的領導們敢於用人,大膽用人什麼。」即將離開的宣傳部長謝冒發同志居然開口了,為葉凡吶喊。給其它同志的感覺好像在反駁玉雅枝的如山言論。

一個個也不曉得葉凡什麼時候跟謝冒發攀上了交情,其實葉凡跟謝冒發倒真沒什麼交情可攀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