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七百零九章大鬧縣府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七百零九章大鬧縣府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七百零九章大鬧縣府

這廝也不管不顧,因為不知過去幾天了,怕乾娘擔心,直奔老宮而去。發現牧馬人那車子還藏在樹林里,倒也沒小孩子把輪胎扎破的破事發生。

回到老宮后,葉金蓮見葉凡那血淋淋慘狀,嚇得差點暈倒。後來見葉凡還能跳動,才略安下了心,燒水洗澡一系列下來,葉凡總算是煥然一新了。

因為擔心蟒肉壞掉,這廝又轉回山沒洞把蟒給杠了回來。正想剝皮抽筋時,葉金蓮卻是喊道:「凡仔,你這巨蟒估計活了幾百年了,上好的營養品,不能浪費了。這樣,你別動手,我去請個人來,叫他教你怎麼處理?」

「這個還要人教,剝皮抽筋斷骨弄些中藥浸上一段時間再風乾絕對就是大補品了。」葉凡不經有些愕然。

「你聽乾娘的,咱們村有個張姓老爹祖上,你別看他長得不怎麼樣?人家祖上以前可是給清朝皇上燉過蛇羹湯的人。

當時清朝那小皇帝和那個叫什麼慈禧的老佛爺一高興,還賞了塊什麼御賜銀牌給張家。

不過張老爹脾氣古怪,不願談他家的往事。他的秘密現在天水壩子估計就我知道了,一來是因為他早就搬走了。

二來因為我的爺爺以前是郎中,跟他很要好。不然,我也不會曉得這些的。

他既然能弄蛇出名,那蛇的處理方面絕對有一套的。而且這次你運氣好,他正好從燕京回來走親戚,不然,你難見到這種奇人了。」葉金蓮很慎重說道。

「讓慈禧賞過銀牌的世代傳人,那還真是高手,奇人那乾娘,我去請他來?」葉凡也來了興頭,這種奇人倒真是少見了。

「你不行,他不會給你面子的,乾娘去吧。也許他看在我老爺子份上會來,看你運氣了。」葉金蓮搖了搖頭,出門而去。

「真高人假高人,哼」葉凡聳了聳肩,有些莫名。

張老頭就一個瘦小老頭子,臉相普通,一點高人相都沒有。令得葉凡有點懷疑乾娘的話了,不過也沒吭聲,還是笑臉相迎。

不過,張老頭那手玄妙的刀技的確令某人嘆服,雖說此老頭沒內勁,無法破天蟒皮,但在葉凡剖開蛇皮后那老頭的功底子就顯露了出來,使得葉凡這廝這次是活生生的看到了古代皰丁解牛的活技出現。

那刀在他手中如雜耍一般,而蟒肉在他手中好像鮮活了一樣。似乎那蟒肉中有著條條的縫隙,張老頭總能找到那條適合下刀的縫隙,刀刀下去既不傷肉又能天衣無縫的解開肉塊。

「刀神」葉凡這廝腦中顯出了那兩個字,這廝暗自納悶著,如果把自己的飛刀技藝結合到張老頭身上,那刀法真是完美無缺了。不過葉凡也曉得,張老頭的這份刀功全是人家幾十年如一日砍肉砍出來的,不是一朝一昔就能做到的。

處理好蟒蛇后,張老頭就截取了一截尺來長的蟒肉作為報酬,嘴裡笑道:「這是我見過的最大的一條蟒蛇,小夥子,別看就這截肉,足夠抵我的功夫費了。

你可不要浪費了,此蟒活著的年頭絕不下200年。而且這蟒膽卻是寶貝,用來合葯泡酒,那酒絕對夠味兒。

而且爺們喝了后那方面厲害的。小夥子,要有節制。這蟒膽酒一天一小杯,有大補,不可一次性喝下太多。」張老頭笑著,還開了副藥方子走了。

早上。

吃著乾娘燉的蟒葯湯,感覺那味的確不錯,真稱得上是美味了。

「乾娘,這就是張老頭熬的蛇羹湯?」葉凡忍不住問道。

「應該只是半成品,估計他給你的配方也只是開了一些便宜藥材在裡面,主味葯沒開出來,所以這味道也顯得差了一些。不過,也算不錯了,一般的人張老爹絕不會開方子給你的。」葉金蓮笑道。

「這老頭,還藏著掖著的。」葉凡哼了一聲。

「凡仔,做人要知足。就這副藥方子還是看在我爺的份上才開的。這個是他們老張家的祖傳秘方,人家當然然保密了。知足吧」乾娘沒好氣的笑罵了一聲。

「可惜了要是能弄來整付藥方那這湯味道絕對正宗了。」葉凡頗感遺憾。

「那是不可能的,不過,你要喝正宗的也行,到燕京去。張老頭家裡開了個張記湯頭店,絕對老字號的。聽說一碗蛇羹湯就要幾百塊,很貴的。」葉金蓮笑道。

「那敢情好,等我發財了帶上乾娘一起去。」葉凡應了一句,才想起正事來,隨口問道:「乾娘,今天幾號了?」

「你這孩子,都忙糊塗了。自打你回來都過去一個禮拜了。」葉金蓮一邊洗鍋一邊笑道。

「一個禮拜,不可能吧」葉凡大驚,真這樣的話那還了得。估計縣裡那常委推薦名額早就敲定,指不定早就報到市裡了。

「乾娘還騙你幹什麼?你2號回來,今天是11月9號,你說不是一個禮拜是什麼?」葉金蓮笑道,一臉的疼愛之情。

「哎呀我得趕回去了。」葉凡一聲慘叫,轉身就要走人。因為手機給摔壞了,電話都沒辦法打。

剛回林泉,段海的消息如晴空雷霆,葉凡整個人都差點震蒙了。

「葉縣長,縣裡兩個常委名額市裡已經定了。政法委書記是從省廳里直接下來的江成,宣傳部長是繆勇兼任的,他還是林泉鎮黨委書記,不過還兼了個魚陽縣副縣長頭銜。」段海一臉死灰色說到,憤憤不平。

「市裡的事,咱們也無能扭轉乾坤,算啦」葉凡擺了擺手,心裡極端失落,還以為是市裡有了變故。

「不是的葉縣長,聽說……聽說……」段海拉扯著不好意思出口。

「聽說什麼,你小子快點說來,真是煩人。」葉凡生氣了,吼道,再也無法抑制自己情緒。

段海身子一震,苦笑道:「聽說縣裡沒推,推薦的是繆勇和張國華副主任,所以……所以,張副主任沒上去,就調為林泉經濟區主任兼魚陽縣副縣長,而且,就連分管範圍都調整了,葉縣長您現在分管的是文教衛生。因為你請假了,一直聯繫不上,唉,文件還擺在辦公桌上……」

段海那腦袋瓜都達拉下來了,極端失落樣子。

「不過,聽說那天為了這兩個推薦名額,衛縣長差點跟賈書記拍了桌子。衛縣長的意思是您為林泉經濟區建設出了大力,再怎麼說那兩個推薦名額中應該有你一個的,不過,聽說最後賈書記硬是壓下來了,唉……」

「賈寶全,混蛋一個」葉凡破口罵道,渾然不顧及其它了,一股子滔天怒意從心頭底里直噴而出。

其實是葉凡吸收的那蟒血在狂燥了,那蟒血中有著太歲『火龍翔天』和艷情果,這兩種都是激發狂燥之物,所以,這個,葉凡也沒辦法控制自己脾氣,他自己不曉得罷了。

段海心中一愣,不過立即反應過來,也是符合道:「是的,賈寶全這事作得太過份了,混蛋一個。」

葉凡覺得這氣實在憋得慌,在蟒血那狂燥茵子激燥下,開著牧馬人直奔縣裡而去。直接就衝進了賈寶全辦公室。

直桶桶哼道:「賈書記,我葉凡自問沒什麼對不起你們縣委的吧

打從擔任林泉經濟區主任以來,取得的成績你難道看不見?林泉經濟區從無到有,鬼嬰灘工業園區從一文不明的亂荒坡到現在投資額度達到一億多接近二億。

現在,每天從鬼嬰灘獲得的稅收都佔了咱們魚陽全縣的三成左右。

這些難道你都看不見?還有那可堪比省道的六鎮二鄉道路,這些難道就不是成績了嗎?

繆勇主持的林泉本鎮的經濟快速增長難道不是林泉經濟區效益的附屬顯現……」葉凡一番理直氣壯的話像鋼子兒一般噴勃而出,逼得賈寶全是瞪大了雙眼。

眉頭緊皺,說道:「葉凡同志,你做出的成績縣委縣政府都是有目共睹。

縣委縣政府難道否定你的成績了?成績是一方面,但有的東西總得考慮點實際吧

就拿林泉經濟區來說吧,難道就是你一個人打出來的天下,沒有林泉經濟區幾十萬老百姓支持,沒有林泉經濟區幾百名幹部通力合作,能全面拓通林泉大通脈嗎?

現在,已經不是個人英雄主義時代,團結才能戰勝一切。而且,作為黨的幹部,應該以服從組織安排為大局,著眼全局為已任。

哪有你這樣子的,作出點小成績那尾巴就翹到天上去了。如果都這樣子下去,這縣委縣政府還怎麼主持下去。葉凡同志,你還年青,以後有的是機會……」

賈寶全那臉一板,覺得自己作為魚陽一號權威好像受到了極大的挑戰。

而且,葉凡這廝在自己辦公室大聲嚷叫著,就連門都沒關,都這樣子下去那自己還怎麼主持縣委工作?

這簡直就是在打自己的臉,他也著實沒想到葉凡居然敢如此的狂妄、放肆,簡直到了無法無天的地步。

所以,在激動之下,那嘴唇都在顫慄。

「葉凡同志,把門先關上,有話好好說。」這時,賈寶全的秘書吳奇勝趕緊沖了出來,想為主子擋上一下。講話也相當的不客氣,這廝當然是想拍賈寶全馬屁,好生表現一下,此刻不表現更等何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