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七百一十章你丫的算個球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七百一十章你丫的算個球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七百一十章你丫的算個球

「你他娘的算個球,給老子滾一邊去。老子跟賈書記講話,你湊屁的熱鬧」葉凡輕輕一推,吳秘書一個趔趄直往地下坐了下去,差點成了滾地葫蘆,顯得相當的狼狽。

這廝這才記起來小葉主任那脾氣可不是一點的大,人家連賈的桌子都敢狂拍,自己一個小秘書人家哪放眼中。

「反天了,來人給我趕出去,這還是縣委縣政府嗎?這還是黨的幹部嗎?莫名其妙嘛」『』地一聲,賈玉全重重地一拍桌而起,指著葉凡訓叱道。

不過,賈寶全那心裡還是有些發虛的,因為這事他做得太不地道了,聞訊趕來看熱鬧的人當然心裡有數了。

聽到賈寶全吼聲,像費默、玉雅枝之流都在興哉樂禍作壁上觀假裝沒看見沒聽見了。

「哼,黨的幹部,我看你也算不上。」葉凡針鋒相對,反駁著。

縣委辦張新輝主任趕了過來,拉扯著葉凡直往外而去,嘴裡一直說著勸慰的話。

「張主任,我只是想跟賈書記好好嘮嘮,沒有別的意思,這話憋在心裡難受。」葉凡一邊走一邊說道。

「嘮啥,你給我回去寫檢查,先停職檢查。什麼時候反省好了再跟我談工作的事,反天了。」叭地一聲,賈寶全那狠話甩了出來。這廝也想乘這機會幹脆把葉凡一捋到底了,此刻賈寶全那臉上露出的卻是滿臉的猙獰。

他那樣子葉凡當然也發現了,就連一向跟著他的張新輝那心裡微微生寒。

「停個屁,麻痹的老子不幹了你咋的姓賈的,這天下不是你支手就能遮天的地方。我葉凡冷眼看著,看著你姓賈的能嘎到什麼時候,我呸」葉凡狠狠一甩門,往地下重重地一口痰出,大步走了,直想奔水雲居而去,想跟謝媚兒好生喝幾杯,解解心悶。

葉凡同志大鬧縣府的事當即轟動了整個縣府衙門。

葉凡在張新輝拉扯下進了衛初婧辦公室。

不過,聽說衛初婧在常委會上還為自己講了幾句好話,葉凡也是滿懷感激,說道:「衛縣長,你也不必再勸我什麼了,大不了不幹了,這魚陽呆不住了,我葉凡就不信這天下就沒有我葉凡能呆的地方。走了,謝謝你對我工作的支持。」

「葉凡」背後傳來衛初婧那略顯沙啞聲音,不過葉凡已經大踏步遠去了。這國術七段頂階高手發起怒來,還真有一股子讓人心寒的吊吊。

剛走出縣府門口,就見盧偉從三菱里探出頭來,叫道:「大哥,上車」

「老弟,你咋的也落選了,這他娘的都怎麼回事?」葉凡氣噴噴吼道,「去水雲居,找媚兒去。」

「算啦大哥賈寶全一開始就沒想讓你上燃倚睦鐫緹陀腥肆耍繆勇是玉家在支持著,而市委那頭的周書記又想得到玉家的玉懷仁支持。

這次繆勇上去了,估計玉家跟賈寶全也作了什麼交易。前幾天玉史介那雜毛不是回來了嗎?人家省級財神爺,有的是辦法讓繆勇上去的。

所以,只好犧牲大哥了。還有,我估計賈寶全早就存著讓張國華上位的打算,即便是繆勇沒上,也輪不到大哥了。

不過,市裡也沒能讓他如願,張國華沒入常,不過,賈寶全為了補償他,最後把大哥從林泉經濟區主任位上趕走了,去分管什麼文衛,就不是為了給比張國華騰位置。

這簡單就是卸磨殺驢,,根本就不是人。大哥為他打拚下了魚陽的半個江山,居然落得如此下常

不過,幸好張國華也沒入常,其實賈老頭也是很鬱悶,呵呵呵……」盧偉一邊開車一邊說道。

「那老弟你呢,不是又落空了?」葉凡隨口問道。

「大哥,對不起了,這叔這次沒法幫你了。我也該挪挪位了,估計不久就會到市局上班。」盧偉一臉不好意思。

「咱們兄弟,講這個幹嘛,你這次的機會也難得,你叔幫你正常,如果幫我就不正常了。魚與熊掌很難皆得的,大哥不怪你。不過,你到市局估計有調一級吧。」葉凡問道,輕拍了盧偉一掌,顯得親切。

「任副局長,也算是提到了副處級別了。」盧偉小聲答道。其實盧塵天的目標是市公安局的常務副局長一職。

因為墨香市公安局的常務副局長楊白凱同志不到一年時間就要退休了,估計盧塵天連魚陽縣政法委書記這個職務都不讓盧偉染指,其目標當然是沖著那個位置而去的。

只要楊白凱一退,估計盧偉就能上任。雖說市局局長於建臣還沒入常,只是一個正處級幹部,但常務副局長那位置也是正處級級別的。

盧塵天打的好算盤,不用一年時間就能推盧偉升到正處位置。這些就連盧偉都被蒙在了鼓裡,葉凡當然更不曉得這其中的道道了。

「那我得恭喜兄弟你了,哈哈哈。」葉凡苦澀的笑著。

「葉哥,我叔說了,不想呆魚陽的話乾脆到市裡,他已經聯繫好了,市招商局副局長那個位置為你留著的。

我叔說了,只要你在招商局干出了成績,一年半之內能為市裡拉到一億的投資,到時局長王搖扶同志退下后你就有希望了。

到時大哥也是正兒八經的正處級幹部了,又爬兄弟我頭上了,鬱悶」盧偉裝著一臉鬱悶,轉爾笑道:「哈哈哈,咱們兄弟一起打拚市裡,金牌組合,天下無敵,娘西皮的。」

「去市招商局任副局長,我考慮一下。」葉凡嘴裡喃喃著尋思著這事兒。既然跟賈寶全那廝徹底撕破臉皮了,呆這魚陽也沒啥意思了。而且賈寶全這人心胸狹窄,疑心病太強。

人說用人不疑,疑人不用。

他可是倒好,用又要用,還得防著你一手。到最後居然是鳥盡弓藏,兔死狗烹。這人太陰厲了,絕對難以收絡到忠心屬下的。

「還用考慮啥這魚陽呆著還有什麼味道,聽我的大哥,這魚陽地盤也太小子,彈丸之地,而且四大家族根深蒂固,關係亂七八糟的。

一個個都沒想著怎樣為魚陽的發展出謀劃策,整天只想著內鬥下陰手搞窩裡咬。

就拿謝強這隻笑面虎來說吧,此人一向笑眯眯的。你可是絕沒想到,他在常委會上居然連連罵你是『黃口小兒』,外帶著什麼乳臭未乾。

就連對你成見很深的玉家都沒那般罵你,而費家的費默這次倒是挺身而出,把你推了出去。

聽說你在常委會上得了五票了,就差一票,假如賈寶全,或者,唉……人心難沽啊這裡,可供我們施展的空間太小子。

咱們在這裡前途沒有,何必抱著一顆樹弔死是不是?」盧偉有些急了。

「黃口小兒,還乳臭未乾,罵得好,老子還真想去謝家擠擠牛奶喝。謝強,既然你要不仁,哪我就只好不義了。」葉凡臉上陰厲的笑著,轉爾又問道:「我有五票,誰投的?」

「估計應該是費默、苗峰、謝冒發、肖竣臣、還有衛初婧。衛縣長可是捨不得你走,你是幹將。可惜衛縣長不是賈寶全。」盧偉說道。

「張新輝呢?」葉凡有些訝然了,心道想不到一向照顧我的張哥居然在關鍵時刻掉了鏈子,也許他有難處吧,葉凡隱隱的有些發酸罷了。

「他……聽說五人同意后他一直在考慮著,估計是賈寶全盯得緊,最後也沒吭聲。

算啦,人家也有難處,縣委辦主任不為書記服務那位置鐵定坐不穩實的。

設身處地,無可厚非。他那一票決定成敗,如果真敢講話的話那賈書記絕對會視他為眼中釘肉中刺了……」盧偉勸說道,還以為葉凡會想不開。

「呵呵,我不怨他為形勢所迫,即便是換作我的話也會作如此選擇的。

不過,就是謝強這隻老匹夫太可恨了,你不同意推薦我我也無可厚非,這個是正常的官面上爭鬥。

可你不該在常委會上當作常委們面罵我葉凡黃口小兒,士可忍孰不能忍了。

我跟你謝強的恩怨是私下的,你當作我面罵罵我倒行,在公眾場如此這般污我,我葉凡能忍下這口氣還算人嗎?」葉凡憤然講到這裡,突然轉頭問盧偉道:「謝強這個武裝部長是屬於地方管還是軍方直管的?」

「武裝部是屬於受雙重領導角色,跟公安局有點像。既受本級最高領導管理。

就拿謝強吧,他得受賈寶全的管理,不過比較閑散。但同時又受上級武裝部以及地級市軍分區領導,並不受部隊直接管理。

因為武裝部屬於地方軍事機構的。當然,這個也很難分清界線的,說是部隊無權管轄他們,但真正的部隊高官下來那話出來他們的上司,比如說市軍分區司令總得府和考慮一下的。」盧偉隨口說道,若有所思。

心道謝強惹上大哥也活該他倒霉了,估計大哥這怨氣沒處發,謝強就是他的出氣筒了。

不過這老頭也該治治了,,太不是人,怎麼能如此的罵大哥,純粹小人一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