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七百一十二章借刀殺人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七百一十二章借刀殺人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七百一十二章借刀殺人

「別芥大哥,開個玩笑的,大哥的事小弟我哪敢談條件,那不是找死其實要說動鎮東邪簡單」齊天叫著天,又玩神秘了。

「簡單怎麼個簡單法?」葉凡隨口哼道。

「雷陰九龍丸開路,他肯定上鉤」齊天拋出了陷井。

「雷陰九龍丸,難道鎮站長也想提功?」葉凡略顯訝然,轉爾也就釋然。

既然鎮東邪是特勤a組的正式成員,而且還是香港分站站長。不想提功那是假話。

對於國術愛好者來說,功力就是拳頭大,拳頭大就是實力的象徵,而對於特勤a組的成員來說,拳頭大就是官品提拔的最重要條件。

因為特勤a組裡想晉陞,首先就得提高自己的國術段位,這個是硬性指標的。

「那當然不想提功是傻子。鎮東邪現在一直停留在四段的開源之階,聽說都二年了,一直想突破到第二個層次截流階。

此人也很下了一番功夫,每天光是那牛皮沙袋子都要踢破好幾個。不過好像這事也急不來,一直沒辦法突破。

前段時間也不知從何處聽說了我增功的事,居然舔著臉求著我透露一點。

當然,這個增功的事是國家核心機密。我哪敢說,而且涉及到大哥,我當然推說是鐵哥弄來的藥丸了。

鎮東邪一聽就像泄了氣的皮球,鐵團長的威勢他有那個天膽也不敢去問的。

所以最近一直很鬱悶,前幾天跟我喝醉了,他居然說是如果再不能突破就要轉業到地方工作什麼的,再呆部隊沒前途啥的。

後來我一問,才知道是他家老頭子鎮湯成在逼他。說是他功力無法進階就沒辦法晉陞,一直呆香港分站也沒什麼前途。

還不如回到地方工作,他老頭子也可以利用其影響助力他一把。在特勤a組裡面他老頭子就沒辦法相助了。」齊天倒出了原為。

令得葉凡是亦喜亦憂,喜的是可以從此人下手連上鎮湯成。憂的當然是自己現在根本就沒了那藥丸。因為配製藥丸的太歲被那可惡的老蟒給吃了。

「萬惡的老蟒啊,你丫的壞了老子大事。」葉凡氣不過來罵了一句。

雖說現在自己還有幾百年的蛟參,也可以代替『火龍翔天』,但那蛟參卻是要留給陳嘯天用的,葉凡盼望著陳老能恢復到七段功力,好相助自己去海南找勾陳那個南海一神腿鬥鬥法。

不然,水州泰興紙業的胡董事長為了兒子可是望眼yu穿了,最近胡董幫了自己大忙,雖說這桃子被張國華摘去了。但葉凡是個有良心的人,答應胡董的事絕對要去辦到的。

還有,放狗崖山洞裡那株艷情草居然也給那老蟒吃了,現在就連春宮丸也沒辦法配製了。

葉凡想到這些那個真想騰空而起把盧偉的辦公室都砸成碎片,不過他終於是忍住了。

「怎麼啦大哥,半天不吭聲,難道那藥丸沒有了?」齊天心裡也是一涼,問道。

「唉配藥的老道最近病得快死了,還配個球的藥丸。」葉凡嘆了口氣,當然不會明說這個了,放了個煙霧彈。

「啊那完蛋了。我的春宮丸」齊天這廝大叫了起來,好像還是真的心痛了。

「你小子,整天就惦記著胯下那根吊玩意兒。」葉凡沒好氣罵道。

沉吟了一陣子,突然想到既然葯都給老蟒吃了,那藥性不是全給老蟒吸收了。

至少吸收一半還是有的,而估計大部分好處都從血液里傳給了自己。

不過,那蟒身蟒骨中絕對有沉積一部分藥性的。說不準直接把配製雷陰九龍丸的藥材跟老蟒的骨頭或者肉熬在一起燉,那湯肉吃了指不定有效。

想到這些,這廝心裡又活絡了起來,說道:「這樣吧齊天,你給鎮站長講一下,我另有法子讓他突破。

不過把握僅有一成,別抱太大希望。當然,如果僥倖突破的話那他就得幫我一回,其它不想說,把謝強整得越慘越好就是了,這就是條件,你跟他講清楚,而且這事我就不出面了,相信他會懂這些的。」

「行我跟鎮站長說說,看他怎麼說了馬上回電話給你。」齊天答得很乾脆,最後想了想雙說道:「大哥,實在不行的話我就扯起老頭子虎皮去顧司令處跑一圈了,管他的,至少還有點用吧。」

「大哥,傳真過來了,你看看。」盧偉遞了過來,臉上一臉的苦味兒,似乎情況有些不妙。

葉凡掃了謝家的資料——

謝家現在五輩人。

最老的第一代人叫謝令國,現在快90了,剛解放那時曾經任過魚陽縣縣長。

第二代人就是謝強的父親謝開川,曾經任過墨香市副市長,現在退休。

不過第二代人裡面還有謝開川的二弟謝開發,52歲,現任南福省省委副秘書長,正廳級幹部,他是目前謝家的真正掌舵人。

三弟謝開林,現在水州藍月灣第二集團軍任大校師長,聽說正準備晉陞為少將副軍長了,年齡不過48歲。

第三代人就是謝強這一代了,裡面倒沒什麼特別扎眼的能人,就謝強的堂哥謝剛還有點份量,南福省委督察室副主任,副廳緘數也不大,才40來歲。

第四代和第五代都還小,級別沒超過正科,算不上什麼玩意兒。

「想升少將副軍長,老子定要讓你升不成。省委督察室副主任,一下子倒沒辦法擺平了。」葉凡喃喃著,轉眼瞅了盧偉一眼,說道:「你有什麼好主意讓謝家放一次血。」

「舞月山莊」盧偉一臉凝重,吐出了這四個字,好像這字在他嘴裡冒出很費力似的。

「舞月山莊,嗯前次抄的是玉家的鏡月山莊,這次就該輪到謝家了。

就這麼辦不但要打擊謝家政府層面官員,財源方面也不能放過,沒有了財源支持,謝家猶如一隻被拔了毛的老鳥,我就不信他還能飛多遠多高。」葉凡陰森森笑道,這廝現在的心理特別的邪惡,有點像條瘋狗,逮誰咬誰。

自然,老蟒血有著很大的刺激作用。就連盧偉感覺大哥好像有些怪異,不過轉眼釋然,認為是謝強給刺激成的。

「那是,官帽子都是財源鋪路的。沒了財源,想墊高帽子那個除非是貪了,一貪,那就必留下把柄,有把柄就好辦事。」盧偉說著,突然一捏拳頭,啪地一聲砸在茶几上,小吼了一聲道:「娘西皮的最後干一把。反正要回市裡了,走前就給賈寶全添添亂子,不然,這廝也坐得太安穩了。」

「添亂子嗯沒錯,咱們兄弟在魚陽放上一把火,把四大家族的戰火點燃。

賈寶全為了縣裡穩定,必定要儘力撲火,夠他忙活一陣子了。這老東西,也不是個玩意兒,盡幹些卸磨殺驢的犯sao子事。

老子這隻小驢子被殺前也得踢他幾腳才解氣,不然,難解心頭之前恨。」葉凡心裡陰暗地想著,隨即搖了搖頭,笑道:「兄弟,咱們倆好像有點像是一里的陰謀家。」

「陰謀家,估計咱們的道行還不夠,勉強能算是耍混吧。咱們正面上玩不過他們了,只好來點黑的了。管他的,不管白貓黑貓,能讓謝家放血的就是好貓。」盧偉嘎嘎笑道。

兩人如此這般的商量了一下方案後葉凡開車直奔水雲居而去,當然是想找媚兒喝幾杯,有美妹子陪著心裡也好受一些。

停好牧馬人後,葉凡衝進水雲居大聲喊著媚兒的名字。不過像往常的那種媚兒一把從樓上跑來撲進自己懷裡的美好景向並沒有重演,而水雲居可是靜得可怕。

「怎麼回事?今晚上好像沒作生意。難道媚兒怪我沒用,抑或是躲起來了,不會的,媚兒不是那般勢利的人,我相信自己的眼光。」葉凡自語著走向了謝媚兒房間。

門沒關。

「葉哥,你來啦?」一個高大身影正坐在謝媚兒床上,好像臉上掛著一臉的鬱悶。

「謝遜,怎麼是你,媚兒呢?」葉凡直覺有些什麼事要發生,心裡一沉問著媚兒的哥哥謝遜少校。

「唉……這是我妹子給你的,你看看吧」謝遜臉上難看,遞了一封信過來。

凡哥你好

媚兒走了

請別問為什麼,也請你不要來找我,你是找不到我的,而且,即便你能找到我我也會轉眼間就消失的。就當以前的一切是一場夢吧,唉……

凡哥,媚兒這段時間過得很美好,過得很快樂,從來沒這麼快樂過,這些,都是你帶給妹子我的,我知足了

我知道你有千言萬語想問我為什麼?我還是那句老話,別問為什麼,我永遠不會告訴你的。

也請你尊重我的選擇,這輩子,我都不可能嫁給你的,但也請你放心,這輩子我也不可能嫁給別人的,你的媚兒還是你的媚兒,永遠是屬於你一個人的媚兒。

不過,緣來緣去,咱們緣已盡,忘了媚兒吧……

就讓一切隨風而去,最後,祝你龍游官場,步步高升……

「為什麼?這到底是為什麼?」葉凡直愣愣盯著金毛吼謝遜,盯得這廝心裡有些發毛。

「你都看了,還問我幹嘛?算啦葉哥,我妹子沒那福份,算了吧」謝遜那眼神有些躲閃,好像有什麼難言之隱。

「你有話沒跟我直說?」葉凡兇巴巴問道,那臉上露出的是一幅猙獰的噬人樣子。

「沒……沒有了。」一向天不怕地不怕的謝遜,不自然的往後退了一步。這個當然,葉凡是什麼人,那種強大的隱性氣機發出來相當的強悍的,這個當然就是一種精神層面的感覺了。

.yxg.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