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七百一十三章說個球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七百一十三章說個球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七百一十三章說個球

第4更到

「你給老子走」葉凡生氣了,伸開狼爪了像老鷹抓小雞一般,霸道的把身材高達1.80米的謝遜像拔蘿蔔一般拽起著下樓而去。

一把扔進牧馬人里,車子發出刺耳的聲音衝出了縣城。謝遜雖說牛高馬大,也有著二段頂階身手。

但他今天遇上的是七段頂階,已經漸漸邁入超級高手行列的葉凡。被葉凡施出陰脈法搓了幾下,頓時人就軟達了下去,那還能耍橫起來。

其實謝遜也曉得葉凡心裡有氣,原先也沒想怎麼樣抵抗,讓他發泄一下也好,因為妹子媚兒走前有可憐的求他過。謝遜這個哥哥最疼妹子媚兒了,所以忍了下來。

車子一直狂飆到了一個山野樹林處,葉凡拎著謝遜,倒有點滑稽,因為謝遜比葉凡還略高一點,身材也比葉凡寬大。

一把放開了謝遜,隨手,樹枝搖擺,草兒野花飛騰,幾拳打得謝遜翻了好幾個滾兒。當然,葉凡下手也有輕重的,拿捏得准,謝遜會痛,但絕不會傷著的。

「說不說?」葉凡凶神惡煞樣子,像逼問犯人一般。

「說個球,真以為老子怕你不成。雖說鐵團是你拜把子大哥,老子謝遜也是一條漢子。麻痹的,要不是看媚兒面上老子早一槍了你這沒用的蠢材」謝遜生氣了,早把妹子的話拋在了腦後。

這廝一個鯉魚打挺從亂草叢中彈地而起,橫跨一步如風般退開了幾米,一個縱身昴足了力氣,一腳踢向了葉凡那臉部。他知道葉凡的身手絕不會差的,所以也是放心地踢將了過去。

「來得好,要玩是不是,老子正感鬱悶……」葉凡陰聲笑著,往前突了一步,側身讓過謝遜的鋼腿子,反手一折如扇子般扇了下來。

「呼啦」

謝遜如風箏一般疾速砸飄飛了出去,『旁』地一聲撞在了一顆雜木樹上,被樹枝蹭刮、痛得差點喊媽后又滾到了草地上。

「拚了龜孫子的,這麼狠」謝遜一聲大吼,猶如晴空里打了個霹靂,悍不畏死,整個人咆哮著,像一頭強壯的熊瞎了一般攔腰抱向了葉凡。

他是在想武技不如葉凡,但自己這身塊頭絕對比葉凡粗,力氣未必比他小,抱住他後來個蒙古式摔跤說不定還有勝算。

謝遜打的好主意,不過葉凡卻是不會讓他得逞的。

嘴裡冷笑道:「想摔我,來試試,叫你小子曉得什麼才叫做擎天大柱。」葉凡微微一笑,鼓勁注於腳下,如生了根一般。

謝遜倒是抱住了葉凡的大腿,不過這廝咬牙切齒地抱了幾把下來,好像葉凡那並不怎麼壯實的大腿像打了井生了根似的,就是抱不動,扯也沒用。

「用點力,螞蟻撼樹,太沒勁了嘎嘎嘎……」葉凡狂妄地笑了起來。

謝遜一咬牙,眼珠一動,退後了幾步,飛起一腳踹向了葉凡大腿。

「還想耍橫。」葉凡微微一笑,硬綁綁的讓謝遜踹了個實成。這下子硬碰硬,葉凡那經過幾百年巨蟒洗鍊過的身子硬實度絕對比謝遜強得太多了。

「」

謝遜感謝自己好像是踹在了孫猴子的金箍棒上似的,那腳叭喀地一聲自個兒抱著摔在了地下,再也難忍不住了,不小心哎呀哼了出來。

「怎麼樣,還玩不?」葉凡沖謝遜吼道。

「不玩了,打不過你,老子認栽不過,你休想打聽到什麼,我謝遜這嘴絕不會說的。」謝遜吼道。

不過他這一吼,倒是倒出了他肯定知道關於媚兒的什麼的意思了。

葉凡心裡一喜,陰森森笑道:「看來你真知道媚兒的去處了,呵呵,想當英雄是不是,好好好兩條路。」

「哪兩條?」謝遜沒忍住,問道。

「一條就是鬼門關,老子當即打殘了你,讓你這兵都當不成。而且,我相信有著鐵團罩著,你謝家再有能量,其耐我何,在軍方,你那大腿還是太細了一些。真惹我火起的話,弄你進大獄也不是件難事兒。」葉凡嘴角抽搐了一下,面上掛滿了笑容,不過,那笑容在謝遜眼時變魔鬼之笑了。

心裡一寒,不過嘴上還是不服輸的,吼道:「娘匹的我就不信這華夏還真是鐵團一人的天下了。這世道還有法律這個詞的,軍事法庭那伙哥們不是吃閑飯的。」

「軍事法庭,算個蛋球不信,前次玉家的鏡月山莊怎麼被抄的,想必你心裡最清楚了。」葉凡干聲笑道。

「那有什麼,人家剛好倒霉,遇上了一個盜情報的傢伙來賭搏,不然,能否搬倒玉家那還難說。就靠著賭搏,那個理由太牽強了。玉家,會倒嗎?」謝遜一點不服輸,嘴如茅坑裡的臭石頭疙瘩一樣的硬。

「呵呵,這個你也懂啊說明盜取國家機密那是很大的罪的。獵豹一出動,關進去就連普通軍隊的軍官都見不到人的。你想想,到時我,呵呵,你應該是聰明人的。」葉凡不說了,說了一半。

「你……你這是誣陷。」謝遜那身子一嗦,大喊道。想不到葉凡這廝居然這麼陰,想硬按個罪名在自己頭上。

憑著他的大哥鐵占雄的能量,真要按個罪名把自己給辦死在獵豹那個好像不是什麼難事。

到時往外面一說,此盜取了國家重大軍事機密,還妄想逃走,最後在追擊過程中擊斃了什麼的,估計即便是謝家也只能認了這個。而且,還得落下個通敵賣國的可恥下常

「誣諂,誰信這個?」葉凡反問道,「瞥了謝遜一眼,笑道:「咱們黨只注重證據,獵豹說你有罪就是有罪。沒罪也有罪,有罪也沒罪,這世上,什麼叫顛倒黑白,混淆視聽,哈哈哈……想必你金毛吼謝遜應該不嫩。」

「你剛才講的是鬼門關,那我想聽聽陽關道?」謝遜那身勢氣被打壓得差不多了,一時有些軟達了。

其實他也曉得這個是葉凡在嚇唬自己。憑著自己是謝媚兒的親哥哥,他絕不會如此對待自己的,這個就是所謂的愛屋及烏傳說。

其實謝遜也有所感動,也想乘機下台,乾脆透妹子的事給這個狂燥小子。反正他知道了無非是殘酷一點,也好死了這心。

「奇怪了,我怎麼這麼邪惡,連這話都講得出來。」葉凡心裡一驚,暗暗又警惕了起來,估摸著又是那蟒血的狂燥在作怪了。心裡暗暗罵道:「這倒是個麻煩,不去除這禍根子這日子還真是難度了。要是遇上什麼關鍵時刻毛燥了起來就誤大事了。」

「陽關道就是我幫你。」葉凡又換上了一幅笑眯眯的彌勒相,令得謝遜這廝還以為自己眼睛有了毛玻

心道這傢伙變得還真快,一會兒惡魔一會兒彌勒佛,到底哪個才是這小子的本來面目。不過不管怎樣,這種善變之人都不好惹,太能變了。

葉凡的變化倒是令得謝遜這隻金毛吼心裡無端的生出了忌憚。

「幫我,你有那般好心,放下你那虛偽的臉孔吧,剛才不是還要誣我進大牢的,我呸」謝遜厲聲罵道。葉凡知道這廝是外強中乾了。

「呵呵,想不想提功?」葉凡先拋出了第一枚小糖彈。

「提功」謝遜嘴邊念叨著,那眼皮子明顯的,很不爭氣地抽搐了一下,葉凡心裡已經有數了。這廝,當然也逃不開這一關的。

「你有什麼本事能讓我提功,那個只是傳說中的東東,編小說的文人胡編的,什麼開頂,灌頂,純粹蒙人的。現實社會中還真有提功一說,騙人都不像,失敗」謝遜這廝當然也有一份子傲氣,還搖了搖頭,根本就不信這個玩意兒。

「不信拉倒,不過前次獵豹不是來了三個小夥子,後來我不是安排你守門,知道為什麼,呵呵,提功」葉凡拋出了證據,令得謝遜那眼皮子又是連連狂跳動了幾下,這廝估計是有一些信了。

「先幫我提了我才信」謝遜開出了條件。

「呵呵,想不想進獵豹,我一句話就能搞定。」葉凡仰起了頭,還真有一股子蔑視天下的派頭。

「進獵豹當然想,不過我相信你不會幫我的,而且,我的條件差了一些,聽說要三段才肯收的。」謝遜開始點頭,旋即又搖頭。

「沒錯,是要三段,不過,有我助你,立即提到三段,你不就可以進獵豹了嗎?

而且,鐵團是什麼人想必你也聽說過,怎麼樣?我只想知曉媚兒的一些情況,並不想為難你。

相信我,我絕不會傷害媚兒的,唉……」葉凡嘆了口氣,扔了根煙給謝遜,自己點上后一臉的痛苦。

「你可能不知道,我這次爭常的事被人陰了,心裡有些難受。」葉凡又說道。

「我知道,我叔在常委會上還為你講過話,不過,沒成市委的周書記硬性壓下來了,說是魚陽沒推薦你。

就這一點使得好多想幫你的人全啞火了。他們再講話有點名不正言不順了,唉……」謝遜嘆了口氣,掃了一臉憂鬱的葉凡一眼,又說道:「其實我妹子真的對你很好,我從沒見過她對人那麼好過,甚至超過了我這個親哥哥。

.yxg.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