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七百一十五章微妙關係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七百一十五章微妙關係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七百一十五章微妙關係

「我明白了,不過,那小子如果再鬧的話我可是要……」賈寶全『出手』那兩個字也說出來,想必周乾陽會明白自己意思的,隨即聽到周乾陽哼道:「他敢嗎?這是黨的天下,不是土匪窩子,黨是有紀律的。再鬧,先處份了再說」

賈寶全放下電話后心裡也放下了一半,猶如拿了尚方寶全一般,心裡也有底了。

暗暗尋思道:「這尊瘟神,還是趕緊把他給送走好。不然,指不定又會鬧騰出什麼來。

真下了狠手捋了他帽子,估計有人會在背後戳我賈寶全的脊梁骨。

想不到這小子還有點能量,要不是縣裡那一關我卡得緊,如果給他過了的話那市裡有著四個常委為他說話,那小子入常不是板上釘釘了。

還有點小能量,走了的話還真有點可惜。不過,走了就走了,魚陽還怕撈不出人才來。這地球離了誰都能照樣子轉動,決不會落下一分一秒的。」

天水壩子老宮,清晨的一縷陽光也照進了破落的大殿裡面。葉凡全身都給濕透了。

一旁正盤腿打坐的謝遜睜開了眼,一聲大吼著衝出了破殿,葉凡知道他去樹林里發泄去了,抬眼掃了一下,去弄水沖洗了。

不久,興沖沖的謝遜沖回了老宮,大喊道:「成了想不到一舉到了第三段的第二個層次。想不到,真想不到我金毛吼謝遜也有今天,從此,我謝遜也有了爭取進入獵豹的希望。」

「嗯還算成功吧。」葉凡事點了點頭,波瀾不驚。倒是弄得謝遜有些訕訕然笑道:「對不起,我太激動了。」

轉爾,這廝坐在了凳子上,臉有憂色,說道:「葉哥,我妹子去英國了。唉……」

「出國了,為什麼?」葉凡相當訝然,想不到媚兒居然跑得那麼遠。

「唉……我姨在英國,她去一邊幫忙一邊讀書。」謝遜又嘆了口氣。

「你沒跟我說實話,說吧,我受得了。」葉凡淡淡說道,人也平靜多了。

「唉……我跟你說實話吧,葉哥對我這麼好,我再不說也太那個了。

其實也沒必要再隱瞞了,當初媚兒走的時候也跟我說過了,如果你一直追問的話就把實情給你道出來。」謝遜連嘆了幾口氣,說道:「我妹子在18歲那年被車撞了一下。

外傷當時也沒發現什麼。後來去醫院拍了片,醫生說是沒多大問題,家裡人也就沒怎麼放心上了。

誰知,一年後妹子經常說是腰痛,一直也沒查出原因。後來嚴重起來了才發現是腎部發病了,最後傷倒是治好了。

不過也落下了後遺症,唉……」謝遜又是一聲心痛的嘆息,那臉板得快成一茄子了。

「什麼後遺症?」葉凡緊追著問道,心道自己不是專治疑難雜病嗎?說不準還真撞手上了。

「經后沒辦法生育了,唉……」謝遜停了許久才擠出了這句話,連嘴角都在抽搐著,掃了一臉凝重的葉凡一眼,苦笑道:「家裡人慌了,外國也去看過了,不過都搖頭。所以,我妹子這輩子已經打算不嫁人了,因此,也就……算啦,不說了。」

「這有什麼媚兒,沒孩子咱們去抱養一個就行了。」葉凡一臉苦澀。

「我妹子這方面也想過,不過,她覺得不能這樣子,太耽誤你了。而且決心已下,即便你去英國找她也沒用,還說了,如果你去找她她會立即失蹤的。所以,葉哥,還是忘了她吧,她有空會回來看你的。」謝遜一臉痛楚,抱著頭居然蹲在了地下,連聲音都有些抽噎了。

「唉……」葉凡嘆了口氣,心情複雜著。要說吧跟謝媚兒也是一時衝動,感情肯定是有點的。既然媚兒都這樣子決心了,如果去找她反而惹得她玩失蹤,那樣子豈不是更糟。

「喝酒去」葉凡喊道。

不久李宣石也到了,端了一鍋野豬肉來。三人在廳里擺開肚皮吃喝了起來,幾箱啤酒下肚后亂七八糟聊著,十幾箱下肚后三人全趴下了,就那樣子躺在破殿中呼呼大睡了。

一覺醒來已經是下午二點了。

謝遜發現手機好多沒接的電話,接了電話后才知部隊催他回去。

「你去吧謝遜,我這段時間想靜靜,反正賈寶全叫我停職寫檢查,這天水壩子的風光還不錯,我就在這裡休息幾天再說。至於獵豹的事我會跟鐵哥說的,你就等候佳音吧。」葉凡淡淡說著,看不出悲喜。

「那好葉哥,我有空再回來看你。你也想開些,反正歲數也不大,有的是時間晉陞。

至於我妹子的事,你也不要再想了,就當是作了場夢吧,不然,徒增煩惱。

男兒志在千里,雖說現在不能建功立業,但搏擊官場還是我輩男兒應做的事,女人,點綴罷了,哈哈哈……」謝遜大笑著開車冒煙而去。

其實謝遜只是嘴裡說得堂皇,心裡又何曾能釋懷,這個葉凡自然曉得。

「葉哥,咱們今天去釣魚。」李宣石笑道。

「釣魚你有空?」葉凡斜了他一眼,知道他是想陪自己解悶,估計自己的事也傳到他耳朵里了。心裡頭不由得有些唏噓,伸手拍了拍李宣石肩膀。

重重的說道:「好兄弟」

這時電話響了,是景陽林場的鄭輕旺場長打來的,邀請葉凡明天去狼鐺谷打獵。

「宣石,明天一起去狼鐺谷打獵,今天就不去釣魚了,我專門睡覺,以後再去,謝謝你了。」葉凡說道。

「那行明天早上見。打上幾隻狼鼠回來叫上幾個兄弟,咱們喝個昏天暗地,其它事管它個鳥球」李宣石聳了聳肩,笑道。

「盧偉,你那個拜了把子的大哥葉凡最近怎麼樣了?」盧塵天笑眯眯問道,像尊佛。

「叔知道魚陽的事啦?」盧偉心裡一動,想不到這壞事還真是傳千里。

大哥昨天才跟賈寶全小吵了一架,今天居然傳到小叔這個市委常委耳里了,看來天下喜歡生事的人還真不少。

「呵呵脾氣還是那麼倔這樣不好,不好」盧塵天副市長連說了兩個不好,還微微搖頭,沉靜了一陣子,又說道:「也好也好」

「我說叔,到底是『不好』還是『也好』,這個我可是給你搞迷糊了。」盧偉有些不滿的噴嘴了。

「呵呵,自己想去,別在這煩我。」盧塵天揮了揮手像趕蒼蠅一般。

「我知道,叔是想幫大哥,藉此機會把大哥弄進招商局,憑大哥的能量,一年半時間弄回一億多投資應該沒問題。那樣一來,招商局那個老頭王扶搖不是要退了嗎?呵呵……」盧偉一臉奸詐的笑道。

「你小子,多幹些實事,別沒事盡瞎琢磨。你以為招商局是咱們盧家開的呀,那是國家的招商局。

想坐那位置的人光是咱們市的人不下幾百。市裡並不是只有你叔一個官,比你叔官大的還有好幾個。」盧塵天似笑非笑,一幅高深莫測樣子,弄得盧偉好生鬱悶,嘴裡嘀咕道:「不痛快那到底想怎麼安排大哥?」

「這個以後再說,叫那小子先進招商局任副局長,把招商的大旗先杠起來再說,這事我已經跟羅市長提過了,他已經點頭。

而且重點強調了,如果葉凡能勝任招商局工作,可以叫老王先病退了,葉凡暫時先代著。

你想想偉仔,從副處到正處雖說只隔著一層窗戶紙,但有九成的官員都倒在了這層窗戶紙前,再怎麼發力,也是捅不破的。

就拿你來說吧,即便是有著我這個叔撐著,但機會沒那小子好,叫你去干招商那個絕對是不行的。

所以,人家也許坐上正處寶座了,你小子還在副處拚命嘎著。所以,干一行愛一行,行行出狀元,好好乾」盧塵天收拾了笑意,一本正經說道。

「我知道叔,這事我能不能先跟大哥提一下,讓他也有個盼頭,不然,這次入常失敗對他的打擊也太大了。

說句實話,首先是那個賈寶全也太不是東西了,葉凡的下屬,也就是林泉鎮書記繆勇都推薦了,可是他這個經濟區大主任反而丟了推薦。

如果推薦上去,即便被市裡拿下了他也無話可說,可賈寶全做得太絕了,簡直不是個東西。」盧偉小聲罵道。

「什麼話,有你這樣罵人的嗎?好歹他還是你的領導,一定要尊敬他。

你小子,不會這麼快到市裡的,還是小心著點,做人要低調,知道不

你以為縣委書記是紙糊泥捏的,任人圓來任人方。他們可是封疆小吏,主政一小方的大人物。

別以為市裡有你叔撐著,省里有你姑撐著就開始嘎了,華夏很大,虧你小子還是從公安部下來的,我看你這腦門子給驢踢了。咱們盧家勢力在華夏來說,還擠不進一流集團的,勉強排在二流集團,而且還是最尾巴的那一截。

賈寶全作為主政一方的縣委書記,人家沒背景會上位嗎?好好想想,以後千萬別犯渾了知道不?」盧塵天一臉嚴厲地批評了自己這個侄兒,頗有點恨鐵不成鋼的味道。

.yxg.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