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七百一十六章暗中準備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七百一十六章暗中準備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七百一十六章暗中準備

「我也只是背後罵一句,又沒當面說。你剛才不是也說了,還誇我大哥罵賈寶全罵得『也好』,就我在背後罵一句都不行?」這小子頗為不服氣。

「你小子……要是長老在,你就等著挨抽吧這個,對領導,即便是背後都不能罵。

你想想,給你罵習慣了,一不小心說漏了嘴傳到賈的耳朵里,他會怎麼想?

到時你小子要回市局,組織部門不是還要聽聽他的意見嗎?」盧塵天點出了其中要害。

「哼他敢不簽。真那樣的話我跟他沒完,什麼東西,就是罵他。叔,我走了,沒勁。」盧偉氣呼呼地轉身走了。

氣得盧塵天沖著他的背影直搖頭罵道:「這小子,是不是跟他那大哥學的。

人家那臭脾氣是臭得有理,這事鬧到市裡也未必能讓常委們心生疙瘩的。

反觀賈寶全,的確做得有些不地道。太欺負人了,推薦葉凡的手下入常,虧你也想得出來,你推薦誰都不能推薦他的。

這不是明擺著去噁心那姓葉的小子嗎?賈寶全啊,你這是直接甩人耳光啊

好歹葉小子也為你出了那麼多大力,打下了魚陽的半壁江山,你不論功行賞也就罷了,最後居然行那恩將仇人報之事。

這事誰還能忍。能忍還是人嗎?麻痹的不是個東西」要是盧偉聽見肯定會大跌眼鏡,因為其叔盧塵天居然也漏出粗話來了。

「不過,長老說是叫我們要儘力攏絡葉小子,能幫的就幫幫他吧」盧塵天又嘆了口氣,眉頭皺得老高的,「怎麼幫呢,至少得先為他找點面子回來吧?」

「陳老,你給我盯緊賈寶全,去廁所都給我盯著。這次不讓這老小了脫層皮老子回家賣紅薯,太不是個玩意兒了。」葉凡指示著陳嘯天道,有陳老這個國術六段的高手隱性跟蹤賈寶全,他絕對不會現的。

「放心公子,拿不到證據老頭我就給他兩巴掌,讓他缺著牙開大會,哼,敢如此羞辱公子,不要命了。」陳嘯天猖狂的笑道。

「這老頭,都5o幾了,還是這般的傲狂,看來高手有這個臭脾氣賈寶全那小身板受得住你兩巴掌嗎?那還不扇死他了。」葉凡心裡誹腹著陳嘯天。

嘴角抽搐了幾下,趕緊叮囑道:「慢著,扇兩下是可以的,不過拿捏準點,掉兩顆門牙就行了。

當然,這個必須是在我的指令下行事,能用其它辦法還是用其它辦法,咱們現在是法制社會,要文明辦事嘛

先等等而且,我剛跟他吵了架,你扇了他兩巴掌,那不是此地無銀三百兩嗎?」

「那也是看來暫時不能扇,不過這兩巴掌我陳嘯天先記下了,以觀後效,呵呵呵。」陳嘯天笑得有些猥瑣。

最近這老頭傷勢漸好,昨天葉凡也給他燉了一窩蟒肉大補了一場,現在修為已經恢復到了六段第三個層次,也就是練勁階了。

有望明年衝擊恢復第七段境界,所以,這老頭最近人也活絡了起來。

人哪,有了盼頭就有了希望。葉凡當然也希望他能儘快恢復,好多事等著他去辦的。

「方圓,賈寶全那邊查得怎麼樣了?」葉凡又開始指揮了。

「正在查,不過為了不打草驚蛇,我得秘密行事,所以,這事急不來。暫時只查到一些小打小鬧的東西,估計沒多大用,傷不了他的皮筋。要動他至少得傷其骨才行,要讓他痛入心菲,終身難忘才行,呵呵呵……」方圓陰燦燦的笑著。

「嗯方圓,去泰國的事我想有希望了,你再給我半年時間,到時咱們一起出。最近身體調養得怎麼樣?」葉凡關切的問道。

「有恢復的勢頭,現在下面能勃起了,不過幾秒鐘就沒了。不過,我相信葉先生,方圓這條命是你的。」方圓嘴中充滿了感激。說起來方圓同志也可憐,男人那玩意兒不舉,那個當然比什麼都痛苦了。

後來葉凡不間斷的給他扎針,配合草藥調理之後日漸有好轉的趨勢,使得方圓也看到了希望。更是把葉凡這個高人當神一樣供著了。

「嗯半年過後如果能找到徹底根治的辦法,你小子也該成家了,呵呵,先談一個吧,不用擔心,你的事葉哥我放在了心上。」葉凡不時時機的鼓勵道。

方圓這人不錯,現掛職在市紀委任副書記,如果能治好他的不舉之症的話那以後絕對是自己暗中一枚殺傷力相當強悍的棋子。

陳老是專註於江湖方面,方圓就是官場殺手了。葉凡早有準備,現在就連菜西施的弟弟范剛都給他安排進了省國安廳,國安廳可是一個好地方。

能在暗處有力的幫助自己的。因為國安的情報系統那是沒得說的,一直支使獵豹去查那個有點大炮打蚊子的感覺。

而且也不方便,因為獵豹有鐵的紀律,使喚他們幾次還行,經常支使估計特勤的監察部門在盯著,而安排范剛這妖棍去國安,就是為了搜集對自己有利的情報,隨時掌握官場動態。

葉凡雖說年青,但早就未雨繆稠了。

晚上的時候,鄭力文、段海、庄紅玉、古羊,趙鐵海幾個都到天水壩子來了,幾個人在大殿胡吃海喝一氣后,隨道在天水壩子那條新路上閒蕩。

「段海,張主任還行吧?」葉凡隨口問道。

「嗯,葉縣以前訂的大致方針沒什麼變動,還行。」段海一臉的苦澀,其實早就給葉凡看出來了,估計段海沒說實話。

「還行,真的還行,跟我還藏著掖著?」葉凡口氣厲害了起來。

「沒事葉縣,就一點小不痛快,咱們幾個湊合著就過去了。」古羊趕緊打圓場一起隱瞞了。

「是嗎?算啦,以後真有什麼時再說吧。」葉凡擺了擺手,專註地觀察起周邊景色來。

這時段海電話響了,是張國華打來的,催他們幾個趕緊回去,說是明天盧市長要到林泉經濟區巡視,得早作準備著了。幾人無奈地走了。

走時,趙鐵海偷偷挨到最後,湊近葉凡耳旁小聲說道:「葉哥,放心,謝家如果有什麼屁事我會盯緊的。最近舞月山莊好像很小心,並沒多少出格的事。就這點小事弄了也沒大作,盧局長讓我傳個話給你,他在等待時機。我也會隨時盯著,一有風吹草動會向你即時彙報。」

「嗯」葉凡點了點頭,電話又響了,接通后就傳來省刑警隊隊長賀海緯那廝那爽朗的粗聲音道:「葉老弟,最近過得怎麼樣?」

「還行」葉凡淡淡說道,轉爾笑道:「是不是老哥你的事擺平了?」

「呵呵,呵呵」賀海緯連續乾笑兩聲才說道:「不能說擺平,已經板上釘釘。

這事還真得感謝一下葉老弟了,不過最近很忙,因為要去德平了,最近禁毒處那邊又缺人。

所以省廳安排我隨帶著還得協助禁毒處那邊幹活,真他娘的倒霉,這一個人干兩份海,可工資卻是只有一份。」

「那我得恭喜一下老哥了,不過,什麼時候下去?」葉凡問道,心裡更是有些酸楚。

幾個月前賀海緯在曹勇帶領下認識了自己,後來求著自己去省委組織部宋初傑處說了幾句好話,想不到宋初傑還真給他辦了下來。現在估計是高升到德平地區擔任政法委書記了。

估計宋初傑也是為了還自己人情,因為當時自己正給宋老爺子扎針。人家的事自己倒是給辦了,而自己入常的事卻是落空了。

「估計得等個把月了,到時我派車來接你,請兄弟到省城喝酒。叫上曹勇,咱們哥三不醉不歸,麻痹的,這次一定要去省城最好的酒店喝個痛快。」賀海緯直爽的笑道。

「緯哥,你說省隊缺人?」葉凡好像感覺到了什麼,瞅了十幾米外的趙鐵海一眼,心裡突然想起個主意。

趙鐵海再窩在這林泉也沒大出昔,如果能搞進省廳說不定以後還能幫襯著自己,絕對可以稱得上是一個級打手,而且是死心塌地的那種。

從這次自己落難了來看,趙鐵海還一直跟著自己,看來他這人值得推一把。

而且,從長遠來說,幫他就等於幫自己。既然賀海緯要離開省廳了,何不在他走之前要個人情回來。權力這個東西,不用過期會作廢的。

而且,在用人方面趙鐵海絕對比盧偉和賀海緯還要好使,盧偉跟賀海緯算是自己平輩論交的。

想支使他們去干太多事不方便。趙鐵海就不一樣了,因為他完全是靠自己給推上去的,多使用一下他也沒什麼事,估計心裡還有些巴不得這樣。

「難道葉老弟也想換身老虎皮嘗嘗,如果真肯來,憑著你跟李昌海書記關係,還真能成,哈哈哈……」賀海緯高興,講起話來都是咂巴著直笑,這就是人逢喜事精神爽造成的。

「那倒不是,以前李書記在坐你那位置時曾經聳恿過我到省隊去,不過我這人懶散慣了,不習慣過公安那種准軍事化的生活。」葉凡笑著拒絕了,不過轉爾說道:「我有一哥們,很好的那種。如果省隊缺人的話不知能否拉他一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