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七百一十七章安插人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七百一十七章安插人手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七百一十七章安插人手

「叫什麼名字,現在在哪裡?有擔當職務嗎?」賀海緯很乾脆,直接就問了起來。其實他也想不葉凡一個人情,不然,心裡憋著難受。

「叫趙鐵海,現在魚陽縣林泉經濟區任縣公安分局局長,也是正兒八經的副科級幹部,還是縣公安局黨組成員之一,正準備兼任縣公安局副局長一職。我想魚陽太小了,他這人不錯,很夠朋友的。而且以前聽說了是偵察兵轉業的,一腳下去能踢斷一塊青磚。」葉凡很認真的把趙鐵海介紹了一下。

當然,這其中能吹噓的也給吹了一通。就拿那一腳踢斷青磚來說吧,那個趙鐵海就做不到,踢斷一塊比較虛的紅磚還是行的。

隨即轉身朝著段海喊道:「段海,你們幾個先回去,鐵海留下來,我有事問他一下。」

段海幾個答著先走了,見葉凡還在接電話,趙鐵海也知趣沒過來,心裡估計摸著葉哥是不是要問盧局長整倒謝家的事。因而在心裡也在捋著謝家的一些什麼破事兒。

「我想想他適合什麼崗位,等下回你電話。」賀海緯也沒矯情,直接掛了電話,估計去調查安排了。

當然,要調一個人也不容易,其中手續是相當繁雜的,即便他是省廳刑警總隊長也不能隨心所yu的。

而且,省廳里光是副廳級的領導就不在少數,什麼副廳長,副書記什麼的,七拼八湊,絕對不下15個。

頭上婆婆多,做起事來就有點拌手拌腳的。如果要給趙鐵海安排個好位置,也得打點一下,請示幾個領導不是。葉凡也深知這一點,隨即走了過去。

「鐵海,咱哥倆好好坐坐。」葉凡指著一長滿青苔的石頭說道。

「這石頭太臟,葉哥,我先擦擦。」趙鐵海說著,沒找到擦的布匹之類東西,乾脆直接伸袖子當抹布用了,雖然只是一個小動作,但也令葉凡心裡小小的感動了一下。

坐下後葉凡瞅了趙鐵海一眼,笑道:「鐵海,我可能要離開魚陽了。」

「離開,應該的,這破地兒還有什麼好獃的,賈寶全太不是個東西了。葉哥為他拚死賣命,結果卻是卸磨殺驢,太不是個玩意兒了。這種人,就是我趙鐵海也不願意再為他幹事。謝家那條老狗更狠,離開前也撓一撓他們才行。」趙鐵海粗口罵道。

「鐵海,不能這麼說。咱們不是為賈寶全乾事,是為黨和國家干工作,是為魚陽的老百姓干工作。至於說謝家那老匹夫,那是因為他罵了我,不然,我也不屑於去這樣子做,太掉價是不是?」葉凡一臉嚴肅,批評了趙鐵海一通。

「我知道葉哥,你準備去啥地方?」趙鐵海心裡有些失落,有些捨不得。自己現在的一切都是葉凡給他弄來的。

「估計是市招商局,不過這個暫時還沒定下來,你先給我保密著,別到處嚷嚷得滿城風雨的。」葉凡叮囑道。

「我曉得,葉哥交待的事打死我趙鐵海也不會亂說的。」趙鐵海很是堅決,旋即瞅了葉凡一眼,有些yu言yu止樣子。

葉凡當然明白他的心思,無非是也想跟著自己了,隨即笑道:「是不是不想呆林泉了?」

「嗯葉哥走了,這林泉呆著還有屁意思?每天看見張國華,繆勇和謝端那嘴臉就難受。

其實,剛才段海他們沒說實話,最近張國華上位后,儼然地老大自居。

像古羊作為綜合科科長,已經被他罵過幾次了。昨天晚上,紅玉還被他罵得那眼圈都紅了。

段海也差不多,反正張國華認為這幾個是你的親信,每天沒事也得找事,蹬鼻子上眼的。

丁主任被他喝來喊去的像個奴才,下午還被他指著鼻子罵了,說是干不好就別幹了,哪裡涼快滾哪兒去。

他娘的,這個王八羔子。估計是想趕他們幾個走,然後好安插自己的人。

幸好對我還算客氣,不然,我真想狂揍這老小子一頓,不是個東西。」趙的海像個潑婦樣破口罵了起來。

「丁主任惹著他了?」葉凡眉毛一豎問道,丁香妹可是自己的相好,這個張國華罵她不等於在罵自己,這個是決不能忍的,自己女人被人整,那個還了得。

「本來以前咱們林泉經濟區招待訂點在春香酒樓的,張國華一上去就改了,估計紫雲酒樓那雜碎給了好處吧。

下午招待客人,丁主任說是葉主任以前安排的,所以照樣子安排在了春香酒樓。

結果張國華就甩臉子了,當時丁主任被他罵得哭了,後來跟我們說是寧願回宗教局坐冷板凳也不願再呆林泉經濟區了,唉……」鐵海嘆了口氣,也是愛莫能助樣子。

「哼」葉凡哼了一聲,旋即說道:「算啦,別說這個了。張國華,我會找個時間跟他好好聊聊。鐵海,想不想挪挪位?」

「當然想,不管去哪裡,我聽葉哥的。」趙鐵海那嘴角一抽,喜上眉梢,想都沒想直接點頭,而且那頭點得還真是勤,有點像是雞啄米樣子。

「省廳去不去?」葉凡漏出這句話時趙鐵海那嘴張得老大,小兒拳頭絕對能伸進去。

這廝半晌才回過神來,早站了起來,激動啊,有點語無倫次樣子,說道:「真……真的是省廳,那個當然好了。去省廳當一兵丁也比呆林泉那鳥不拉屎的地方強。」

「什麼話,林泉怎麼成了鳥不拉屎之地,哼」葉凡那眉頭一皺哼聲道,這林泉經濟區可是心血和汗水的結晶,他是絕不允許人講此處壞話的。

「我……我太激動了,葉哥,林泉是仙境,不過,我更喜歡省廳了。」趙鐵海趕緊喃喃道,yu言又止瞧了葉凡一眼,不敢問。

「有屁快放,別在這煩人。」葉凡沒好氣罵道,估摸著這小子想問去省廳幹什麼了。

雖說這小子嘴上說得輕鬆,去省廳當一兵丁都行,不過必竟有官當更好了。這點小心思在葉凡那相面術下那能逃開。

「葉……葉哥,咱去省廳到底幹些什麼?」趙鐵海喃喃著,極為不好意思,不過也沒忍住,問了出來。

「我也不清楚,這不,正在等電話。」葉凡隨口笑道。

「葉……葉哥,你先坐,我太激動了,我跑幾步回來。不然在這裡等得受不了。」趙鐵海說著話一溜煙跑了,像個長不大的孩子。

不久倒是跑回來了,只是手中多了幾瓶酒和幾碟小菜,兩人擺開在天水壩子路邊小喝了起來。

一直到晚上10點,賀海緯來了電話,說是省刑偵總隊下面的刑偵三支隊差一個科長,不過是正科級別的。問葉凡趙鐵海是否有拿得出手的功勛什麼的。

葉凡當即把偵破天水壩子案件中趙鐵海的突出表現,以及當時的省廳李昌海隊長對他評價,以及立的功勛等合盤抖落了出來。

一聽說當時負責那案子的是李昌海書記,賀海緯也很興奮,說是有李書記出面那就好辦了。

葉凡一聽,這機會不能錯過,看來賀海緯的能量還不夠大一點,還得李昌海出面提點一下。

於是給賀海緯說了后直接又打了電話給李昌海,李昌海倒也乾脆,因為他一直想還葉凡的情。

自己能爬到現在的位置說句實話,葉主這枚棋子的作用功不可沒。所以李昌海直接點頭了,而且趙鐵海他也模糊的記起來了,也有點欣賞這小子。

放下電話后,看著一直有些不安份的趙鐵海,笑道:「你小子,等著請我喝酒就是了。」

「成啦?」趙鐵海聲音都有些顫慄。

「呵呵……」葉凡點了點頭不答,成心逗逗這小子。

「那個……啥的……幹啥的……」趙鐵海在一旁扭捏了一陣子,還是硬著頭皮問了。

「算啦,不跟你玩笑了。省廳刑偵總隊下屬的第三支隊支隊長。」葉凡這枚重磅炸彈一拋出,趙鐵海絕對屬於進入了獃痴狀態。半天才回過神來,扯開豪:「老子升啦老子也是正科級別了,麻痹的就他娘的爽」

轉爾,這小子居然玩起了古代的那一套,來了個半膝觸地,一臉正經,說道:「葉哥,以後小趙這條命就交給你了。」

「你小子,歲數比我大,還小趙小趙的,令人起雞皮疙瘩。」葉凡沒好氣罵道。

「達者為先,您永遠是我鐵海的大哥。」趙鐵海說完后興匆匆趕回林泉了。

「唉想不到不到兩年時間,我居然也有了推人坐上正科級位置的能量,可我自己,連個縣委常委都進不去,真他娘的鬱悶,這都什麼跟什麼,麻痹的這鬼世道。」葉凡衝天吼了一聲,感覺相當的難受,需要發泄一陣子才會好受似的。

「唉要是這時有個娘們慰勞一下就好好。」這廝不由得相當的想著。

就在這時候,在朦朧的月色下,公路對面居然升騰起了一團花白的影子,遠看像個人。而且,從那披散的長發看好像還是個女鬼似的。

這廝不由得一驚,暗道:「難道還真的招喚出了個女鬼解悶不成?」這廝有些納悶,連小李刀都扣在手中了。在這萬籟俱寂的夜晚,的確有些滲人得很。

.yxg.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