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七百二十一章要向省委一號彙報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七百二十一章要向省委一號彙報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七百二十一章要向省委一號彙報

1更到

周乾陽雖說不動聲色,但內心在想些什麼,想必猜也能猜出來的。

「嗯如果真像你說的那樣的話,那葉凡同志還真是個了不起的幹才。」盧明珠也沒說其它什麼話,轉頭沖一旁費玉秘書長說道:「這事就拜託你去查驗了,如果情況屬實,寫份材料上來,我想跟省委郭書記彙報的時候倒是有一個素材了,呵呵呵。」

「賈書記?你們魚陽出了這樣能幹的幹部,真是可喜可賀的事。以後秘書長回去給郭書記稍微一提,那魚陽不是出名了嗎?魚陽啊因為太偏僻,差的就是一個名氣,這是個大好機會,一定要抓祝不過,葉凡同志不知在什麼地方,怎麼沒看見他人?如果要調查核實,就得找到他本人?」費玉一臉笑意著問賈寶全。

「這個……那個……」賈寶全一時有些愣神了,這個叫他怎麼開口,總不能說是他罵了自己,老子叫他停職檢查反省去了。

賈寶全正在考慮什麼措詞時,趙鐵海又在一旁小聲嘀咕道:「他被停職了」

「停職,為什麼?」費玉裝著一臉的訝角沖著趙鐵海問道,那耳朵也夠靈的,居然聽見了。經她這麼一問,幾百雙眼睛一下子全盯向了趙鐵海。

「這個……這個還是問賈書記,他最清楚了。」趙鐵海詭異的一笑,令得其它人心裡一震,差不多就明白了。

這時人群中的范春香嚷道:「為什麼停葉主任職,葉主任是好官,是我們要林泉人民的『路神』。你們這些當官的,良心給狗吃了,這麼好的官還要停職。」

李宣石的堂弟李牛接上了話茬,叫道:「聽說葉主任去質問了縣太爺為什麼不讓他入常,他想為民多辦實事都不行,所以,縣太爺一怒,停職了,聽說還要捋了他官帽子。如果真這樣的話,我們林泉的老百姓絕不答應。」

聽他這麼一起鬨,跟李牛要好的一些人早就商量好了,趁機大喊道:「沒錯絕不答應,秘書長,你得給葉主任作主,縣太爺,良心全給狗吃了。」

「作主作主……」群眾受到感染,想到今天這大路都是路神葉主任搞出來的,一時全亂套了,路邊圍觀的幾百人全喊叫了起來。當然,其中也不泛看熱鬧趁機練練嗓子覺得好玩的人了。

「幹什麼不準大聲喊叫,有話反應可以。」盧偉及時站了出來,警告了幾聲,作出要趨趕散群眾架勢。

「葉主任是好官,我們二中的學生全知道。我們二中最新的那座樓就是葉主任跑斷了腿要錢要來建的為什麼停職,反對停職」這時,范春香的妹妹范妍兒剛好在迎接隊伍中,趁機大喊了起來。

學生們當然也知曉教學樓的事,一個個也不會想太多,覺得好玩,跟著范妍兒一邊揚著手中花環,一邊喊著。

頓時,場面有些騷亂了起來。

「哼」盧明珠冷哼一聲,轉頭在公安人員保護下迅速離開了現常

後面跟著臉如死灰的賈寶全以及張國華,還有一臉冷酷的周乾陽書記,以及一臉隱晦冷笑的羅浩通市長。

其實原先的安保是要求不準要群眾接近領導的,不過這裡面被盧偉和趙鐵海這兩人合夥鑽了空子。

兩人都沒什麼顧慮,盧明珠是盧偉的親姑姑,而且自己即將離開,怕個球

趙鐵海雖說沒什麼背景,但葉凡昨晚上已經給他安排好了去處,更是視葉凡為再生父母,這次能逮到機會出氣,還不鬧騰個夠。

李宣石和范春香其實早就安排好了群眾這一關,這邊葉凡倒是不曉得這些情況,此刻正悠閑地釣魚玩呢

「葉哥,你說說,這魚釣了大半天了,連個影都沒瞧見,看來今天是要空手而歸了,,白忙活了。」李宣石有些不耐煩了,連粗話都抖落出來了。

「也是的,這都什麼事?都快三個鐘頭了吧,別說雞公魚了,連條雞毛都沒見到。

難道人倒霉時喝涼水都磕襯牙齒,看來這霉運是走定了。麻痹的什麼世道,連魚都如此勢利」葉凡更是煩燥了起來,跟著李宣石罵罵道。一腳踢去,一個石塊一聲砸進了潭裡,泛起了一圈圈漣漪,久久不散。

「難成大器」這時,傳來一道略顯蒼涼的冷哼聲,兩人訝然了,抬頭一瞧,什麼時候旁邊幾十米開外一個茅草堆里居然坐著一老頭。

觀其形,活脫脫一個糟老頭子,一身粗布衣衫,倒有點道士服的樣子。臉上鬍子拉碴的像刺蝟,半個臉都給遮得差不多了,瞧不出真相來。

這老頭啥時來的倆人居然沒發覺,說出去估計會掉了趙鐵海盧偉等人大牙。

兩個高手,李宣石接近四段,葉凡更是七段頂階,這後知後覺的算個屁高手,今天這臉子丟得可是有些大條了。

「高人」兩人腦中不由得冒出了這兩個字眼來。

「看啥,是不是覺得奇怪,你家老頭怎麼到的是不是?這個嘛很簡單,你倆個剛才太專註了,沒發現正常,別把老頭認為是啥隱世的屁高人,會飛壁爬牆的那種。」那老頭眼皮子都不抬,拋了一句話出來差點沒噎死兩個高手。

「老爺子肯定是高人,咱們兩哪能知曉是不是?呵呵呵……」葉凡打著哈哈想拉話,覺得這老頭有些怪跟陰無刀有點像。

「呵呵,小傢伙,釣魚要有耐性,更要有一顆淡定的心,能釣到魚是好事,釣不魚咱就當是在自在逍遙。人哪不能把什麼看得過緊,過重,過緊的話神經緊繃,看什麼都不順眼,看啥都不痛快。過重的話就得把你給壓死,划不來。所以,得放鬆點,一得一失猶如過眼雲煙,唯心而已。」老頭淡然笑道。

「唯心而已……」葉凡嘴裡念叨著這句話,心裡似有所悟,不過李宣石可是有些不耐煩了,扯著嗓子,笑道:「老人家,窮酸過什麼,什麼叫做唯心而已,只唯心的話那你豈不是就要隨心所欲了,那個可是要不得的。這世界,不得全亂套了。」這廝一邊說一邊還直搖頭,頗有股子老學究樣子。

「隨心所欲,真能做到的就好了,難難難……」老頭連噴出三個『難』字就不再說話了,專心釣魚。

「宣石,你說說,這公雞魚會不會藏在這潭下的石洞里,所以,咱們很難碰上他。要不咱們潛下去瞧瞧,沒準好運就到了。」葉凡有意說給老頭聽的。

「不行,那個太危險了,絕對不行。葉哥,跟你說句實話,那股渦流就是我也有些怵,別因此事丟了小命小時候曾經丟下去過一次,幸好我老爺子下來得快,不然,兄弟我老早就去喂王八去了,哈哈哈……」李宣石直搖頭,反對著也在笑

「膽小鬼,如何成大器一小渦不能平何以平天下,哼」老頭居然又夾槍子兒砸了過來。

「敢情老爺子你敢下去一試?」李宣石笑眯眯的盯著那老頭將了一軍過去。

老頭不吭聲了,李宣石一看有門,再次譏諷道:「不行就別在哪沖大頭,母雞叫春,瞎叫喚的惹人煩。」

「呵呵,老啦,不能跟你們比了。不過小娃娃,你說那替有公雞魚?」老頭來了興趣,盯著李宣石。

「有絕對有,就是弄不上來,那魚啊,再精貴,也不如咱的小命值錢,葉哥你說是不是?」李宣石調侃樣笑道,這下子找到機會了還不把剛才受的怨氣全找回來。

「那是」葉凡點了點頭演著雙簧。

「呵呵呵,小傢伙,你敢下去嗎?」老頭微眯上了雙眼看著葉凡。

「這個跟你有啥關係?」葉凡突然問出了這麼一句。

「我想弄一隻那魚,唉……我孫女今年初三,要補補,才能考到縣一中,聽說那魚滋陰壯陽,好東西,而且沒一點副作用。」老頭居然嘆了口氣。

「老人家懂醫?」葉凡好像有所發現,問道。

「懂一點養生之道,年青時的話這潭我是估計能下去轉轉,不過,現在不行了,這腿有毛玻」老頭說著,還把自己的另一條腿抬高讓葉凡瞧了瞧。

葉凡頓時訝然,作不得聲來,一股佩服之情油然而生。因為那老頭僅有一隻腳,另一隻小腿下面綁的居然是截木頭。

殘疾人對人生還看得如此的豁達,那自己整天局限於一點小得失,這個跟老頭比也太掉價了,葉凡一時之間感覺自己那胸襟在無限放大,一股噴渾的豪情從心底里噴發而出。

「爺爺,咱們回去吧,我畫完了。」這時,不遠處傳來一道百靈般好聽女音,隨著聲音,從茅草從里走來一位身著純白色長裙小姑娘,估計就十三四歲,臉如水靈大白菜,給人一種純凈如水的感覺。

「秋桐,你不是想吃雞公魚嗎?爺爺正給你釣。」那糟老頭一轉臉頓現一臉的慈愛,奇怪的是,他一邊對著那位叫秋桐的小姑娘說著話,一邊還用手比比劃划著,生怕她不明白似的。

..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