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七百二十二章腿殘加耳殘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七百二十二章腿殘加耳殘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七百二十二章腿殘加耳殘

葉凡跟李宣石互相瞅了一眼,心道:「莫不是這姑娘聽不見,不然,她離那老頭如此近還用得著比劃嗎?這爺倆,一個腿殘,一個耳殘,真是天公不公氨

「算啦爺爺,秋桐的畫畫好了,兩位伯伯姿勢很好。」秋桐嘴裡說著,一邊還用手點著她的畫板。

「唉……那……回去吧」糟老頭嘆了口氣,不經意地又瞅了葉凡一眼,收起了釣竿。

「大爺,不釣公雞魚啦?」葉凡沒來由地扯出了一句,問完后自己也覺得有些莫名其妙,人家釣不釣魚管自己鳥事。心裡自問著,估計是那個純凈如水的小姑娘動了自己的測隱之心了。

「唉……算啦,這魚聽說解放前有人釣到過,我也是好奇碰運氣而來罷了。

已經在這呆了三天了,其它魚倒是釣了不少,就這公雞魚也許只是個傳說,不想再費勁了。」老頭嘆了口氣,臉上掛滿了不甘和憂鬱。

「你孫女不是想吃那魚嗎?何況老爺子剛才可是教訓晚輩要心沉如水。」葉凡隨口問道。

「小夥子也許看出來了,我孫女,其實她聽不見。前年去礦山玩,不知怎麼的,一聲巨響過後,秋桐徹底的聽不見了。

老頭我拿著礦山賠的錢走遍了華夏,不過沒用。醫生說是耳膜震壞了,沒得治了。

老頭我雖說從小也懂一些草藥,但也沒用。幸好我這孫女聰明,字倒都會認識。

現在讀初三了,因為耳朵聽不見,基本上都是自學的。傳說這公雞魚能治耳聾,所以我從大老遠的德平趕過來了。

不過,估計那也只是一個傳說,應該沒用。再說,那魚也是一個傳說,又有誰見過。」老頭一臉的失望。

葉凡心裡一酸,想到那麼純凈的姑娘居然落得一輩子都無法聽見聲音的下場,著實可憐。

心裡酸楚之際又瞅了瞅平靜的蜈蚣潭,心道這潭也許也不咋的,自己堂堂國術七段頂階高手了,難道還怕了一個小旋渦。

於是大聲喊道:「老頭,我給你弄魚去,給你家那孫女好好熬碗魚湯喝」這廝喊完后一捋衣服準備下水了。

「葉哥,你真去?」李宣石有些擔心,也在脫著衣服了,說道:「要去咱們一起去,旋渦,算個球」

「慢著宣石,我先探探再說。」葉凡伸手攔住了李宣石,湊他耳旁說道:「你還不放心我嗎?我這身手,應該沒事。」

「那……好吧,我在上面接應你,遇上危險立即撤上來。」李宣石把小時候在蜈蚣潭裡遇上的一些模糊情況給葉凡細細地說叨了一遍。

這時那老頭卻是喊道:「年青人,還是算啦,我孫女說那潭裡危險,她不想吃那公雞魚了。」

「沒事老頭,我水性好著。」葉凡很是自信,一聲下水了。

「慢著小夥子,這個帶上。」糟老頭一拐一跳著跑了過來,遞給葉凡一把加長手電筒,估計光度很強,而且外面裹著防水的透明薄膜。

「老頭,你想得還真是周到,呵呵。」一旁的李宣石笑道。

「老人家,原本你是不是打算自己下水?」葉凡瞅了老頭一眼笑道。

「實在不行我也得試試,不過我放心不下我的孫女。」老頭搖了搖頭。

其實葉凡也明白,估計那什麼龍魚也絕治不好秋桐的耳聾的,只是最近這段時間葉凡覺得很是憋屈。

這廝一直想發泄一下,而這蜈蚣潭下的暗旋渦流就是自己發泄的對象。

行氣幾圈後葉凡深吸了一口氣,一個猛子緩緩下去了。先要探探路,不能過猛,不然也許就上不來了。

潛了近四層樓高度了,水流有微微的旋轉趨勢,但並沒發現什麼旋渦,更沒發現什麼頭上長著雞冠的龍魚。

又潛了幾米下去,這次感覺相當明顯了,好像從右邊石壁處傳來一股很大的衝擊力,似乎要把人撞擊著拉扯而去似的。

「難道這就是宣石講的暗洞?」葉凡暗自警惕,儘力控制著身體,用電筒照了一陣子,發現很是模糊。

而且估計那暗流還在下面深處,再潛下去的話那這口氣就憋不住了,凡浮了上去,把情況給李宣石說了一遍,決定再試幾遍。

「這位哥哥,你真勇敢」這時,那純凈如水的秋桐姑娘走了過來,拿著畫板笑道。

葉凡一瞅,發現畫板上畫的居然是自己跟李宣石垂釣情景,畫得還是相當像的。旁邊還有一首詩:「西塞山前白鷺飛,桃花流水鱖魚肥,青箬笠,綠……斜風細雨不須歸」

好像是張志和的《漁歌子》。

感覺這姑娘估計是心裡苦悶,在繪畫一方面倒有突出的表現。那字居然是用畫筆描上去的,有點歪斜像樹枝,但也別有一番風味。

笑道:「你也勇敢」

講完后才記起秋桐估計是聽不見,趕緊又比比劃划,不過,葉凡沒學過啞語,比劃不像,人家不明白。

秋桐一直瞪著那秋水般清純雙眼看著自己。老頭笑著給孫女解釋了一下,那姑娘長長的睫毛眨巴了一下,臉上居然爬上了一絲紅暈。

嘴裡卻是說道:「謝謝」

第二次葉凡是有備而去,抱著一個重達三四百斤的大石頭一聲直往30來深米處而去。

不過那老頭當瞧見葉凡那大力士猛浪樣子,眼中閃出一道精光,隨即收斂。

一個狠扎就到了,頓時,右邊石壁一股大力如高壓水龍頭噴出直撞擊而來,葉凡是連人帶石被那股兇猛的暗流給卷扯著往下而去。照此下去的話情況很是不妙,估計會被扯到水底。李宣石曾經說過,這潭底深不可測,絕不能讓旋渦下去,不然,下面估計就是地府了。

「想撞我,老子跟你拚了」葉凡心裡一聲大吼,棄了石頭。狠狠地一劃,往撞擊處的水流沖了過去。

這一下子發力還真有效果,那石壁處隱隱的看見了。用強光一照,感覺到眼前有個巨洞似的東西,黑漆漆的看不見裡面具體情況。

「真有個洞,估計水流就是從裡面直擊而出,然後帶動著潭水形成了旋渦流。」葉凡心裡想著又浮了上去。這次沒說話,就怕說出去反引來李宣石的擔心,不讓自己下去了。

閉目行氣,再次抱著石頭,照準石洞處一個猛子就下去了。這次位置很准,那潭下暗洞就在眼前一晃,葉凡心裡一動,暗罵道:「,拚了」

這廝一狠心,直往石洞撞擊而去。插入進去十幾米后好像還不見頭,這時有點打退堂鼓了,如果此潭下暗洞太長的話那自己豈不被它活活淹死了。

就在這廝準備撤退的時候,眼前一個模糊影子一閃往前面逃命而去。

「麻痹的難道是公雞魚」這廝一激動,啥都給忘了,拚了命,行氣於身,逆流而上直追擊了過去。

不小心給什麼大力一扯,詭異的事發生了,自己莫名其妙的居然冒出頭來了。

用電筒照了照,才發現好像是個石縫樣的洞,上面一股大水流從上端噴了出來。

怪的就是在水流的左側方好像有個小石潭,大約方圓二十來米寬大。用照光一照,這廝差點樂瘋了。因為潭裡正驚慌的逃竄著十幾條魚。

這廝再一細瞧,心裡念叨道:「公雞魚啊,老天,真是的。難道老子真的要轉運了,不然老天何故如此眷念著咱」這廝信心倍增。

細觀那魚,全是紅色的,形體有籃球大,一隻只都圓鼓鼓的,有點像是橄欖球樣子,頭上真有一撮雞冠,而且嘴邊有幾條鯉魚那般的鬍子。

這廝在這裡欣賞不大緊,可是急壞了李宣石和那糟老頭子,因為葉凡下去已經有十幾分鐘了,還沒上來,估計是遭到不測了。

李宣石早就脫了衣服下水了,就連那糟老頭子跟孫女也比劃了幾下,也脫了衣服,一拐一拐的下水了。

「管它的,先網了幾隻回去燉了再說。」這廝身子一抖,感覺有些冷,才記起李宣石估計是急壞了。胡亂地用網兜兜了幾條,行氣之下退了出去。

退出去倒是很容易,隨著水流不久就回到了潭面。一冒出頭時就見李宣石和那老頭正緊張地亂扎亂騰著,見葉凡冒出頭來才鬆了口氣。

「我說葉哥,你可是嚇死我了。還以為你老人家已經到黑白無常處喝酒去了。」李宣石還有心情開玩笑。

「哈哈哈……我這人,小鬼不疼,閻王不愛,所以他們又送我回來了。」葉凡得意的笑著,舞了舞手中網兜,「看看,是不是就這東西,娘西皮的,好險,差點被它給玩死了。不過運道好,一網就好幾隻。」

「我看看。」老頭比李宣石還急,一把搶了網兜觀察了起來。

「真是公雞魚,小夥子,你怎麼搞到的,一下子還撈了四隻,厲害」老頭露出佩服神情。

「運氣,剛才被那該死的旋渦扯到深處,本來以為完蛋了,幸好運氣好。不但沒完蛋,還趁機撈到了魚……」葉凡打著哈哈,一邊穿衣一邊編著蒙人的瞎話。

當然,石洞的事葉凡不會講的。這魚如果真有用處的話那以後下次自己就可以光顧了。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