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七百二十八章藥性發作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七百二十八章藥性發作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費姐,有個東西得跟你交待一下。等下塗藥時要這樣……」葉凡把塗藥要摸捏臉蛋之事全給倒了出來。當然,這廝一些心思不言喻了。

憑他現在七段頂階身手,就是隔著費玉的臉蛋一尺遠估計都能讓藥效發揮了。

這廝當然不願意放過這種好機會了,雖說不能吃,但摸捏一番也算是辛苦塗藥的工錢吧

「還要這麼麻煩,你小子是不是想占你姐便宜?那有這樣子乾的。」費玉可不簡單,感覺好像這小子在耍鬼心思,一語就擊中了要害。

「不信是不是,你立即打電話問市電視台的於大主播。」葉凡煞有架勢,要去翻于飛飛的電話。

「那算啦」費玉泄氣了,好像相信了一半。不過還是不想讓葉凡這小子如此佔用便宜,隨口又說道:「就沒其它辦法了嗎?」

「真沒其它辦法,要不我調好葯糊你自己塗試試,如果沒效果的話可別怪我。而且這葯糊製作不易,主要是沒有原材料。等下浪費了可就別說我小氣不再給你塗了。」葉凡這廝當然是算準了費玉全妥協,所以意志堅定著,毫不退讓。

這廝心裡卻是陰暗的想著:「還想逃出老子的手掌,好不容易逮到一個能讓你這秘書長服軟的機會,到明早上,你又是大秘書長了,老子還得在你手下嘎著,就讓老子讓一回王還不行?」

「那就這樣子了,不過,你得注意著點,不然,哼」費玉無奈地點了點頭,輕輕的躺在了床上,最後還是被美麗給降服了。

不過,趕緊還檢查了一下衣服扣子是否扣緊了,拉過了被子給蓋上了,免得胸脯走*了。

「我說費姐,這麼不相信小弟我還塗什麼葯,好歹我也是一副縣長,哼」葉凡不高興了,假作頭一歪就要走人樣子。

「哼,脾氣還不蓋一下被子你都叫啥,上面又有衣服,即便沒蓋被子你能看見什麼?」費玉衝口而出,沒好氣罵道。

轉爾那麼一想,好像有點語病,這句話啥意思,好像有慫恿某男參觀的嫌疑,一時給鬧了個大紅臉。在燈光下更顯得嬌媚可人,某男一不小心咕嚕一聲吞了一口水。

「嗨嗨,咱可不是x光機,沒那能耐。」某男干聲笑道。

「德性,快開始」費玉白了某男一眼。

隨著塗藥進程,葉凡那手也開始不老實了起來,開始之初當然只在臉蛋上滑溜著,後來,不小心塗來塗去的就塗到了費玉那白晰脖頸處。

「姐,女人的脖子也很重要,白嫩的點的話更能迷人。你想想,男人是不是最喜歡瞧女人的脖頸上是否戴有什麼項鏈之類東西。所以,這裡估計也得塗上一點。」某男小聲說道。

「嗯」費玉應了一聲,連眼都沒睜開,其實,經葉凡那麼一搗鼓下來,費玉感覺相當的舒服。

臉上被那溫溫的手掌蘊燙著,那手掌在費玉嗯了之後逐漸地往下滑去,在脖頸處輕輕的揉捏著。

葉凡找准穴位,輕輕的動著。

又過了十幾分鐘。

「嗯嗯……」不小心費玉應合出聲了,她自己似乎不知道。其實這個時候春宮丸的藥性有些散發出來了。在葉凡那強烈的男性氣機下,費玉似乎有些陷入迷糊之中了。

葯早就塗好了。

這廝當初那春椒搞的狗肉湯也喝了不少,蹲在床前給費玉塗藥時底下帳篷早就高支了。這下子又被費玉嗯了幾聲,差點噴血了。

手一嗦,不小心,也可以說是相當自然的從脖頸處往下滑去。而且這廝因為段位高了,解扣子能力那個當然是一流的,不經意手指頭輕輕的一動,費玉睡衣上的前兩顆扣子無聲地就開了。

這廝甚至還在腦中丫丫道:「厲害這指功,沒去當採花大盜太可惜了。」

不過,某男還是有些怵那個秘書長身份的,只是在某女胸脯上方輕輕的揉捏著。

「嗯……」費玉突然動了,身子往前湊了湊,嚇得這廝一嗦,以為自己的齷齪動作引進費玉不滿了。

不過手剛退出后才發現費玉好像沒什麼進一步動作。身子在往前蹭著,好像在尋找著某隻手拿捏似的。

「難道她在找我的手?」某男心裡一震,試探著把手又自然的滑了進去。

見費玉又沒動作了,看來蒙對了。某男得意地想著,盯著那高聳的胸脯瞧了一陣子,感覺口裡那什麼東東越來越多似的。

逐漸吞食之下,某男那雙大手終於蓋在了某座山峰上,感覺底盤相當的大,一握還握不過來。

當然,那隻手在顫慄著的。輕輕的揉捏之下,費玉還是沒醒似的,某男膽子逐漸大了,拂捏輕搓,一套動作都用上了。

一陣的抓捏揉弄之下房間里頓時響起了一些紊亂的呼吸聲,費玉那胸脯在劇烈的起伏著,身子骨有時會輕輕的顫慄幾下,就連那修長的腿有時也會不自由的搖晃幾下。

某男心裡也有些動了,手輕輕的滑了下去,到了一個勾魂的所在,自然是秘書長的肚臍眼了。還真是柔嫩細滑,手感相當的惑人,聽說費玉還沒生孩子,也許這是她身子能保養得如此好的緣故吧。

不過,終究是沒進一步動作,手掌止步於胎兒營養臍帶上方。某男輕輕嘆了口氣,幫人扣上扣子,輕輕蓋上被子出去了。

「哼小冤家,你還知道適可而止。」某男剛走出木屋,費玉睜開了雙眼,眼神迷亂之際哼聲道,「我這是怎麼啦?好像願意給他撫弄似的,甚至心底里還有一絲渴望,到底怎麼啦?」

轉道進了衛初婧房間。

「塗好了?」衛初婧瞥了葉凡一眼,神色居然有點慌亂,問道。

「嗯開始吧……」葉凡又把要領說是一遍。衛初婧的表現跟費玉差不多,遲疑了一陣子還是躺在了床上。

某男又在重複著剛才的動作,不過,衛初婧一直還算清醒,連脖頸處都無法下手。

正在某男嘆息一聲,見葯也塗好了正準備鳴金收兵之際,衛初婧上衣的第一顆扣子居然自動滑開了。

「他娘的,老天這難道是在鼓勵著老子要干點什麼嗎?既然是天意,那咱也不能逆天而行,是會遭天罰的。」這廝心裡陰陰的一想,手一震動不小心自個兒滑進了胸脯前。

正想抽手時發現衛初婧居然嗯了一聲眼睛好像沒有睜開。

「麻痹的看來此女不是沒有情動,只是進入狀態較緩罷了。」葉凡暗自得意,照老法子泡製,手指頭一彈,扣子無聲解開。

衛初婧的反應雖說晚了一點,但反應比費玉強烈得多。當葉凡在胸脯前搗鼓時她不由得全身都在顫慄。

這廝才想起來她根本就是一個姑娘,人家還沒經過那事兒,而費玉當然不一樣子,女人跟姑娘咋能比。當然,費玉的自製辦也許會強一些,過來人嘛,畢竟不一樣,也許是費玉會裝一些罷了。

「**,如果能趁機拿下小衛的話那以後紅玉、段海他們在魚陽有她罩著也放心些,也算是我葉凡對得起他們昨天的表現。」這廝心裡一發狠,加劇了動作。

衛初婧畢竟沒經人事,身體太敏感了。再加上春宮丸的藥力搗亂著,早就有些意亂情迷了,在葉凡動作加重后,頓時……

幾分鐘過後。

「嗯……」地一聲。

衛初婧突然坐了起來,一把扯住葉凡,這廝還給嚇了一跳。還沒反應過來,感覺一隻香軟的舌頭居然滑進了自己嘴裡。

「**,這麼猛」這廝心裡一跳,當然不會放過這種千載難逢的好機會了。手上力度加大,嘴也沒閑著。衛初婧全面漰潰,身子如蛇一般纏向了葉凡。

啦一聲。

兩具身體給滾進了床里,只隔了二個房間里的費玉當然是心裡一跳,頓時紅霜染透了臉頰,暗暗罵道:「動作也不會輕點,驚天動地的,真是個討厭鬼膽子不小,真想通吃。唉……要是能再年輕上幾歲就好了,這個小弟……」

一男一女狠狠地糾纏在了一起,好像完全忘記了一切。不久,某女上衣完全祼開了,兩隻大號白兔在某男揉搓下頓時漲大了近一半,而且那紅暈的顯現特別的刺人眼球……

一個長吻結束。

某男正想有進一步動作,手都伸到了褲腰上正準備解帶深入荒山草叢去開墾一番,不過,被衛初婧輕輕的拿住了。

「失敗啊居然還沒讓她完全進入狀態。」葉凡心裡沖滿了悲蒼,手很是自然地從衛初婧褲腰處抽回。瞅了一眼臉蛋通紅如血的衛初婧,麻溜的好衣服出去了。

「這娘們,意志力還挺堅定的。如果天下女子全如此,這叫咱們這些大老爺們還怎麼活下去?

難道是春椒搞的春宮丸藥效不如以前艷情草搞的那種,應該不會……」這廝心裡相當的失落,坐大殿很是鬱悶,一仰頭,咕嚕著就吹進了兩瓶啤酒,給那酒水一衝,倒也清醒了不少。

一個多小時後葉凡進了費玉房間。

「姐,該起來洗洗了,讓你看看那如花臉蛋,看看兄弟我是不是在吹牛。」葉凡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