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七百二十九章二女逼宮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七百二十九章二女逼宮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到點啦那好。」費玉坐了起來,瞅了葉凡一眼,忍不住笑道:「衛縣長不錯吧?」

「衛縣長當然不錯了,一個有能力的縣長,而且還是海歸人士,不然怎麼能當縣長。」這廝倒沒想到費玉的話里含有其它什麼意思,隨口笑道。

「咯咯我是擔心你把她給吃了,那可就不好了。」費玉白了葉凡一眼罵道。

「吃了,她又不是肉包子。咋吃?」這廝身子暗震趕緊裝傻了,知道剛才鬧出的動靜太大了,估計費玉聽見了。心裡又是一涼,暗道,不會老子剛才摸費姐時她是清醒的吧?

「哼還跟費姐我打馬虎眼,要注意節制著點,影響不好」費玉那話語中好像略略顯出了一絲酸味兒。

「節制啥,小弟我真沒幹什麼,就像對待費姐一樣。」葉凡硬著頭皮解釋了。

費玉身子一熱,那臉皮再厚也禁不住了,紅透了。不吭聲了,乾脆自個兒弄水洗臉了。

「怎麼樣?我葉凡同志啥時吹過牛皮。」某男得意地翹著二郎腿,磕著瓜子,眼神在兩女那已經洗乾淨,更為嫩滑的臉蛋上溜滑著不可一世樣子。

「嗯還真有點效果,我好像回到了25歲時候。」費玉點了點頭,一直摸著自己的臉蛋望著鏡中的自己,似乎有些不敢相信眼睛所看到的是真的。

「沒錯我也有同感。」衛初婧也差不多在做作同樣的動作。

不過,轉眼間。

葉凡總感覺身上有股兩道陰風襲來,有些涼嗖嗖的。轉頭一掃,才發現兩個女子那很是清明的眼睛一直寒煞煞的盯著自己。

「干……幹嘛我臉上沒長花吧?」這廝打著哈哈,還摸了摸臉,心裡在揣測著到底為什麼?

「哼還敢我打馬虎眼?」費玉哼聲道。

這廝心裡一寒,明白了過來,敢情是兩個女人要逼葯。心裡頓時肉痛欲裂。

要知道這『後宮玉顏丸』也要太歲液才能配製的。現在那株太歲『火龍翔天』早進了老蟒肚皮,到哪兒去找太歲液。春椒拿來只能搞春宮丸,又沒法子美容。

葉凡在心裡頭細數了一下,滿打滿算,那後宮玉顏丸存貨也僅剩下十幾顆了。這個東東現在變成絕品了,用掉一顆那就少了一顆,不可再生資源。

日子還長著呢,要是以後某高官夫人要用,那自己不是就得失去一個良好機會。

所以,見到費玉和衛初婧那如狼樣的眼光不懷好意在自己身上掃視著,這廝立即大叫道:「費姐,這葯真沒有了,看我也沒用。就兩貼了。」某狼在嘶嚎著。

「編你就編吧」費玉那眼眉一抬,倒真有點家裡大夫人訓夫架勢。衛初婧估計是礙著費玉在場,雖說沒吭聲,但臉上的憂怨神情卻是我見猶憐。

「不是編的,真沒了費姐。」葉凡又重複了一編,其實心裡有點發虛。

「是不是要費姐出錢買,要多少,你講個數,哼」費玉板上面孔了。

「真沒存貨了,講錢就俗套了。這種藥丸以前是一個老道士配製的,用的什麼土方子我也不曉得。

現在那老道士雲遊去了,聽說去的還是外國,好像是叫啥的牙賣加那旮旯地方。

而且老道士走時也跟我說了,這藥丸的主葯是太歲精果,需要幾百年的那種結成的果才行。

如果費姐有的話就提供一下,等老道士回來我好給他送去也行。」這廝立即又開始蒙人了,不過此法子蒙了許多人了,倒也說得自然,熟練了許多。

「是嗎?」可惜人家費玉是什麼人,葉凡戲演得太好,人家就是不信。

逼問道:「剛才我上來時你跟我說就一貼葯了,現在不是也給衛縣長也上過葯了。難道你把一貼葯分成兩半,小弟,這個可是有些不地道的。咯咯……」

「冤枉啊費姐,我是實心實意,一人一貼,絕沒摻假的。」葉凡趕緊大叫道。這廝下定決心,絕不再掏那藥丸子了。

「費秘書長,估計葉凡是真的沒有了。不過,盧秘書長不是交待你調查清楚葉凡的事是否屬實嗎?

到時好向省委郭書記彙報,這個,既然盧秘書長把權力下放給了費秘書長了,長您的了。」衛初婧講得輕巧。

話語也不是,不過,葉凡一聽,腦子轟地一聲響,心裡卻是憤憤然了,罵道:「陰這女人他娘的狠啊要是真給費姐稍微偏差那麼一下,搗鼓到盧秘書長那裡,傳到郭書記耳里,那我還在南福混個球?」

「我相信費姐不會的。」葉凡看向了費玉。

「那當然,不過小弟,有時費姐也會犯迷糊的,就怕犯迷糊時給盧秘書長彙報錯了,那個就麻煩了。」費玉輕聲說著,柔聲細雨的好不溫婉動人。

「算啦你們狠,我一爺們跟你們爭也沒意思。不過,就這兩顆存貨了,全給你們了。」葉凡肉痛得直抽搐,從皮包里掏出兩個盒子遞了過去。

「皮包拿過來?」費玉笑道。

「拿去,裡面有避孕套,要不要檢查一下。」這廝調侃著賊笑道。

「你拿那玩意兒幹什麼?有的話也得注意點用,別當時官員出什麼問題還得來找你家費姐,哼」費玉那臉皮比葉凡同志厚得多的,人家根本就不怕這些。某人徹底被打敗了,獃獃地望著費玉不知作何感想,心裡罵道「不虧是秘書長,那嘴,比老子的厚幾十倍。」

費姐掃了皮包一眼,的確沒發現第三個同樣盒子了才還給了葉凡,而且故意轉頭瞅了瞅了衛初婧,笑道:「看來小弟也長大了,是該用那東西了,不然,惹出什麼麻煩事就更麻煩了,咯咯咯……」

狼鐺谷。

四面環山,山勢陡峭,高達五六十層樓。一條小溪也不知從那旮旯鑽出來的嘩嘩地流向遠方。

樹木的確夠大的了,一顆顆都要幾人合抱才能抱得過來。樹底下積著半尺來高的厚厚枯枝敗葉,踩上去嘎嘎的響。

「若夢的父親葉水根就死在這裡。」葉凡心裡有些酸楚,施開鷹眼細細地觀察著谷中一切,但現在都過去多年了,還有什麼痕留下,知道這個只是徒勞罷了。

今天一起打獵的有費玉,衛初婧,鄭輕旺,葉凡,趙鐵海以及方蘭馨六人。

對於打獵,鄭輕旺和趙鐵海都是輕車熟路的,大家在他倆的交待下也是做足了準備。

費玉一身天藍色的悠閑運動裝,把那高聳的胸脯給遮掩了起來。

衛初婧一身粗布青花衣衫,大號寬鬆牛仔褲,也不知從何處搞來的,反正穿上特像一樸實拉嘰的村姑,倒是令得葉凡愣神了幾秒。

心裡念叨道:「天然去雕飾,清水出芙蓉講的估計就是這形象了吧他娘的,就是一個美再加幾個美得天自。再加的話老子講不出來了。」

一邊走,鄭輕旺一邊向大家傳授著野豬的厲害,防野豬常識等等,而費玉和衛初婧也會時不時問上幾句,趙鐵海有時會補充上幾句,倒也聽得大家津津有味的。

只有葉凡不吭聲,因為他的專註點在找線索上面,根本就沒心思去聽鄭輕旺和趙鐵海顯擺。再說,野豬對他來也有何可怕的,一腳下去絕對能踢死一頭大個頭的。

費玉在專註點不在打獵上,一路都在張望著周邊景色,以及一些她沒見過的奇奇怪怪樹木,倒對它們感興趣。

衛初婧好像挺興奮的,對打獵卻是充滿了興趣。一直打聽著打獵要領,而且對於玩槍有種極奮。從她那眼神中葉凡看到了一個狂燥的女子。

到走到一顆大樹下時,費玉沒忍住叫道:「那不是紅豆杉嗎?」

順著她的手指望去,發現一顆高達十幾米的巨樹,估摸著要三人才能合抱祝

「一棵相思樹,「相思」500年。呵呵」鄭輕旺突然即興吟起破詩來,見大家都望著他笑,隨即解釋道:「聽說咱們國家曾經發現過樹齡高達500年的野生紅豆杉。因為紅豆杉又稱之為『相思樹』主要講的就是她地果實。這顆紅豆杉經咱們局專家簽定,至少也有300多年樹齡了,真正的壽星公。」

「鄭場長,聽說野生的紅豆杉是國家一級保護植物?那這樹不是忒貴氣了?」趙鐵海隨口調笑問。

「那當然,野生紅豆杉被稱之『植物大熊貓』,可見它的珍貴了。這種樹是絕不允許砍伐的,砍了是要坐牢的。在狼鐺谷東面十幾里處,那裡的紅豆杉更多,估計有上千棵,全是野生的。」鄭輕旺略顯自得笑著。

「紅豆生南國,春來發幾枝,願君多採擷,此物最相思。呵呵,的確美」葉凡也搖頭晃腦地吟上一首助興了。

「那咱們去看看,這麼多的野生紅豆杉我倒沒見過。」費玉好像心動了。

「那邊,不可。根本就沒有路,而且離這裡太遠。就連我們的護林員和森林公安同志都不願意去。還是算啦,費秘書長真要看的話離這裡二里的一個崖邊上倒還有幾顆,我帶你去瞧瞧,還是相當有特色的。」鄭輕旺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