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七百三十章衛縣長還是原裝的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七百三十章衛縣長還是原裝的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七百三十章衛縣長還是原裝的

「我就不去了,葉凡,你教我打槍算了。」衛初婧好像對紅豆杉沒興趣,搖了搖頭。

「那好。」鄭場長笑了笑,帶著費玉,方蘭馨去了,趙鐵海本來要留下的,不過葉凡交待他要保護好費秘書長,要知道鄭輕旺一個男人要照顧兩個女人,就怕遇上野豬什麼的危險。

這狼鐺自然保護區相當的大,封山又達幾十年了,已經頗具原始森林特點。像野豬,小號的狼,毒蛇都有。這要是出了什麼問題那就麻煩了。

把打槍的要領給衛初婧解釋了一陣子,她也是興奮地學著,兩人一邊教著一邊在林子里找起了可打的對象,幸運的是發現了一隻蹲著的野雞。

兩人頓時來了興緻,衛初婧放了一槍,沒打中。野雞撲騰著起飛起落地拚命逃命了,在追擊中,倆人不知不覺離開原地已經有好幾里路了。

「累死了,不追了,算啦,放過它了。」衛初婧額上掛滿了汗珠子,頭髮也略顯蓬亂,在白花的村姑服掩飾下顯得相當的有一股子獨特風味。

她一屁股坐在了地下,懶散的斜著,兩腳自然地攤開著,那啥的風光瞧得一旁的某男頓時雙眼發直。

「嘿嘿,衛姐,你這身村姑扮相真是迷人。」葉凡干聲笑著。

「村姑老了,有啥迷人的。」衛初婧心裡蠻高興的,嘴裡謙虛著,不過抬眼一瞧,頓時臉上爬上了一小撮紅雲,白了某猥瑣男一眼罵道:「你好意思。」

「有啥不好意思的,看看又不犯法,何況還穿著衣服。咱這眼雙不是x光機能透視?」葉凡繼續猥瑣著,反正就兩個人,孤男寡女的開開玩笑也無傷大雅。

「你,真是個禍害。」衛初婧有些被噎住了,趕緊併攏了雙腿。而且,沒來由地往四周掃巡了一圈一來。

估摸著是記起了昨晚上的那段旖旎風景,心裡暗暗誹腹著某男:「幸好自己清醒得及時,不然昨晚上就可能慘遭……」

「禍害,呵呵,俺真是禍害的話那現在衛姐可就有點危險」葉凡提高了聲音,那眼神一動,露出了一絲**。

「你敢」衛初婧突然面顯凶光,直愣愣地瞪著某豬哥。

「你能把我給吃了不成,或者你去告我也行。葉副縣長mm衛縣長風流記,而且,還是在野花草叢中,浪漫啊哈哈哈……」葉凡是厚臉皮了,反正自己即將離開縣裡,也不怎麼怵衛初婧了,再說,昨晚上的旖旎自己至今有些回味。

「齷齪」衛初婧徹底被某男打敗,側過臉去不理人了。

過了分把鍾,衛初婧好像坐不住了,有些扭捏了起來,望了望葉凡好像不好意思。

「怎麼,不舒服了是不是?」葉凡關切的問道,收斂起了猥瑣。

「沒……沒有……我……你在這裡站著別動,我去去就回來。」衛初婧臉一紅,站起來往林子里走去。

「小解就小解嘛,何必搞得如此的斯文。」這廝心裡譏諷著,嘴裡卻是喊道:「衛姐,要小心啊,別太遠噢裡面毒蟲野豬經常會見到的。要是那啥的不小心鑽出來就麻煩了,而且,那啥的最喜歡白嫩嫩的屁股了。」

「曉得了討厭」衛初婧頭都沒轉,哼道。

這廝施展開鷹眼在周邊掃描了一陣子,感覺到遠處幾十米處好像有動靜,立即施展開了輕身提縱術,猛地一瞧,嘴裡差點樂出聲來,暗道:「好運來了,居然是一頭大野豬,個頭這麼大,至少也有三四百斤。長長的嘴呼哧呼哧著正在夢中約會母豬娘子。」

這廝端起槍正想打時,突然想到了什麼。心裡乾笑著,瞅了瞅五六十米外的衛初婧去小解的地方。嘴裡喃喃道:「估計她也應該選中地方盤了,開始」

這廝不再想,就怕機會失去。手中隨地撿了幾枚石頭,唰啦幾聲,分三個方向全面往野豬身上招呼了過去。

野豬猛然感覺幾個黑乎乎東東分三面飛砸而來,氣勢挺嚇人的,還以為遇上了獵銃等什麼可怕的危險玩意兒。潛意識中身子一竄,往著葉凡給它留的空門逃了出去。

野豬這東東,逃起命也那速度絕不會比世界飛人慢多少的。眨眼間就快竄到衛初婧消失的樹林子里了。

而且葉凡這廝三路跟得緊,來得狠,時不時用石子幫助野豬老兄弟指引著方向,逼著它只能逃往衛初婧那塊地盤了。

果然

當野豬的身影沒入林中後傳來了衛初婧那恐懼至極的尖利慘叫聲,葉凡當然不會讓野豬真的撞上衛初婧了。早就在一旁候著,聽到叫聲后一個猛虎下山,身子一縱速度當然比野豬快多了。

為了表現出神勇。

這廝故意裝著驚慌樣子掄起一根大木棒撲向了野豬,地一聲過後,葉凡被撞飛向了衛初婧嚇癱的地方。

余光中發現衛初婧居然連褲子都沒提上來,還退在腳跟處。估計是剛才野豬老兄猛地沖了進來,衛初婧嚇得趕緊抽身躲閃,不過因為褲子在腳跟處給糾纏著,一下了給拌得摔倒在了一堆高達一米多高的茅草叢裡。

半片白生生屁股是若隱若現,那神秘芳草叢在這廝那靈敏的鷹眼下也歷歷在目。

因為衛初婧情急之下來不及提褲子,摔草地后乾脆蹬掉了一邊褲子想逃走,不小心又給拌倒,那雙腿當即成了八字形,也給了某男大飽眼福的機會。

「快……開槍……」衛初婧咋一見到葉凡,也忘了其它,大聲叫道。

槍這廝根本就是故意沒帶,嘴裡卻是急切的喊道:「忘帶了,你叫得急。」

這廝在吼叫中跟衛初婧撞在了一起,趕緊抱起她就要逃。而且,這廝好像嫌那條像破布條一般的褲子掛在衛初婧一邊腿上礙事。

手不經意地一把就扯掉了褲子,這下子衛初婧那是下半身光溜溜地被某男抱著了。

當然,衛初婧此刻目光全關注在往他倆人撲來的兇殘野豬身上了,根本就來不及計較什麼了。在這個時候,什麼都沒小命重要。

何況衛初婧一個生長在大城市的大姑娘,哪見過如此這般兇悍的噬人野豬,早嚇蒙了,只懂得緊緊的像樹袋熊一般掛摟著葉凡大大了。

「麻痹的,拚啦」葉凡這廝故意小吼一聲,飛起一腳蹬向了撲面而來的瘋狂野豬。

「叭」一聲。

葉凡抱著衛初婧被野豬撞得又跌倒在了草叢裡,這廝為了不讓衛初婧受傷,硬生生的讓美人坐在了自己身上,屁股著地的當然是自己那屁股了。這姿勢,像極了小日本那個麻木鈴子在*片中表演的那啥的觀音坐佛。

當然,這一切都是這廝故意的。

「抱緊點,別鬆開,不然……」這廝嘴裡故意喊著,衛初婧當然聽話極了,緊緊的摟緊了某男,而且感激得是淚眼漣漣。看到這廝為了保護自己不顧性命,不流淚能行嗎?

又是一連串地撞擊,葉凡抱著衛初婧有點像是皮球,這廝連手臂上,腿上都被撞得青腫了好幾大塊。

為了演戲,這廝也是下了大血本了,甘受皮肉之苦了。而且,在野豬牙尖嘴利下這廝的衣衫和衛初婧那僅剩的衣衫也給撕咬得像破抹布了。

當然,這其中絕大部分都是葉凡這廝故意為之的,比如有時野豬撞來,這廝故意把衛初婧的上衣給湊了上去。

而且是恰到好處的,經野豬那嘴扯往一咬,再加上葉凡那麼一拉扯,什麼料子經受得祝就是一薄鐵片估計也差不多了,結果就是雙方基本上都成了**相對了。

「差不多了,再玩下去老子這身上得全成紫青色了。」這廝心裡嘀咕了一聲,突然一把跳起,把衛初婧推上了一個高達近二米的樹丫上坐著,叮囑道:「抓穩點。」

隨即在地下撿起一條兒臂粗樹枝,嘴裡大喊道:「衛姐,千萬別下來,野豬不會爬樹。娘皮**的,拚了我如果不行了你也不要下來。經后,我老爹老娘就麻煩衛縣去看看了……」這廝還來了個似乎相當悲壯的告別式。

就差沒唱著「風蕭蕭兮易水寒,壯士一去兮不復返了。」

「小心點,我想你活著」衛初婧沒來由地大聲喊出了這話來。

「曉得」這廝一聲大吼,捨身亡死地撲向了野豬。頗有一股子牡丹裙下死,作鬼也風流的吊吊。

「叭叭……」

一連串聲音爆然響起,在茅草堆里上演了『葉凡拳打野豬救美記』。

十幾分鐘過後,聲音漸漸停止,正在衛初婧心膽欲裂,悲得大哭時某男滿身鮮血的,踉踉蹌蹌地從茅草叢裡走了出來。

「幸好,還沒死,呵呵呵……」某男裂開大嘴巴仰天長笑,男兒豪情此刻咋然顯露無遺。自然是深深的震憾住了某位縣長妹妹,那小心肝心裡莫名的狂跳開了。

「我心中的男子漢就是這個樣子的嗎?」

衛初婧也不知從何處來的神勇,居然腿也不軟了,從樹上跳了下來,一把抱著葉凡叫道:「快止血,不然?」

  • (快捷鍵:←)
  • 官術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