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七百三十一章倒賈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七百三十一章倒賈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七百三十一章倒賈

說著,慌亂地把身上僅剩的幾片布給扯爛了,學著電影中的包紮樣子給葉凡弄了起來。

「沒事,這些基本上都是野豬老兄的,我是什麼人,一點小傷。」這廝充作英雄,可是急壞了衛初婧,怪道:「還講,都成這樣了。」

裸美人給裸男人包紮,那風光還是相當震憾人心的。被衛初婧那高聳的兩堆東西磨蹭得難受,某男再也忍不住了。一把就把衛初婧給拽入了懷裡。

此刻那臭哄哄的汗氣似乎都變成了香噴噴的那啥的氣……

舌著往前一推進,如肉彈一般磕開那溫潤帶著一股子汗味的嘴唇,兩人忘情地吻在了一起,舌頭泡著那啥的液體在哧哧響著,在狂亂地打著架,如兩條短皮龍緊緊地糾纏在了一起。

不久,兩個身子漸漸融合,到最後,似乎已經融成一體了,應該是的

茅草叢裡傳來了野豬般的呼哧呼哧粗重的喘氣聲,到後面,似乎隱隱的還夾雜著嬰兒啼哭般的叫春聲。在這粗原的林子里,如原始野性般飆悍的聲音在扯著,呼叫著……

性感的肥臀跟精壯的屁股時不時結合分開……

良久

茅草叢終於風平浪靜。

兩具**緊緊的摟在了一起,映襯著雜亂的藥草,粗糙的巨樹,艷麗的鮮血,毛燥燥的野草,融成了一道獨特的原始風景畫。

「不好意思,野豬血都搞你那地方去了,我給你擦擦」某男粗魯地,哧一聲撕碎一片布就要動手給某女擦擦。

「你才是豬血呢?」某女生氣地白了某男一眼。

「啥意思?」某男哼聲道,好像想到了什麼,又掃了掃自己和某女全身,好像明白了。嘴裡相當驚喜道:「難道不是豬血,是那啥的女人血?」

「笨豬」某女沒好氣地罵了某蠢男一句,嘆了口氣,嗯道:「便宜都給你佔光了,唉……」

「真是第一次,哈哈哈,老子**了……不……不,叫啥來著……」某男突然瘋狂地笑了。

「我打死你這yin賊」某女見不得某男那種猖狂樣子,氣得掄起粉拳真開打了。

「哎喲謀殺親夫哪野豬兄,救命啥」林子里傳來了某男那慘慘的聲音。

「今天這事誰也不能講,否則,我跟你沒完」衛初婧兇巴巴哼聲道,旋即嘆了口氣道:「唉凡仔,衛姐當你情人算啦我不可能嫁給你的。你太小,整整比我小了半輩人。」

「怎麼不能?」某男有些訝然了,故意一臉的失落樣子。

心裡實則暗暗高興,想不到還有如此收穫,搞了個縣長當情人,而且此女將近29歲了還是個處,撿到寶了。事後還不要自己負責,這個可是天下爺們都想的東東。善解人意型號啊,老子喜歡。多多益善良

「美得你,別以為自己貌比潘安了。不過,這個難道不是你們男人們最願意看到的事嗎?」衛初婧一臉譏諷,盯得小葉同志總感覺心裡有點毛刷刷的。

「呵呵呵……」某男無言以對,因為謊言被拆穿了,衛初婧的話的確說到絕大數爺們心坎底里了。

「不過,你得幫我搬倒賈寶全,就算是你給我的補償」衛初婧半天玩笑哼道,伸開她的蘭花指頭拚命地捏著某男的手腕肉。

「那我不是白救你了。」某男不滿地嘟嘴了。

「那就一次抵一次,以後別再找我了,哼」衛初婧生氣了,光著個屁股就要爬起身來。

「算啦,我大人有大量,賈寶全算個球,二個月內,他包倒」某男突然雄風高漲,眼神中如一座山般射出了寒人電目,轉瞬間眼收斂了寒目。

不過,底下那玩意兒好像又抬起頭來了,估計是昨晚上那春宮丸惹出的騷事。

某男一臉猥瑣樣子,豬蹄子在某女胸脯前搓動著,笑道:「衛姐,梅開二度怎麼樣?在這荒山野嶺的玩這種成*人遊戲特刺激。天當被來地當床……」

「想得美,再亂動割了你」某女身子一嗦,才感覺到了下面某處那撕裂般的疼痛,不由得皺起了眉頭。

沒好氣的罵了一句,用碎布了一番,居然把那塊染滿污血的破布給團成一個布球樣當寶貝樣收了起來。

某男訝然之後旋即明白了,暗道:「聽說有的女人很再乎自己的頭一次,像古代的那些新娘,頭次完后都要把那血花點點的床單給永久保存一樣。

看來衛初婧也挺傳統的,老子能拿下她也算是機緣巧合,不然,昨天晚上在春宮丸刺激下她都能及時清醒過來,哪能拿下她,難度太高了。

所以,天時,地利,人合,特別是運氣太重要了。一定得抓住機會才行,人生如此,跟美妹如此,官場何不是如此。沒有機會要創造機會,機會從不給沒準備的人。」

「打死你,我這怎麼見人,等下費秘書長她們要是……」衛初婧突然想到一個相當嚴重的政治問題,氣得直把某男的胸脯當鼓擂了。

「山人自有妙計,別擔心。」葉凡搖了搖頭,猥瑣的笑著,瞅了遠處一眼,說道:「你稍等一下,我去去就回。」

「你去哪裡,我……」衛初婧身子一嗦,掃了不遠處那隻死不瞑目的大野豬一眼,就怕再遇上一隻就麻煩了。而且現在自己有點野人樣子。

「沒事,放心,有我在包你沒事。」這廝輕拍了拍懷中玉人,身子一轉就沒影了。

不久轉了回來,倒是摟了一些寬大的葉片回來。兩人一陣子忙碌,不久,用藤蔓紮好后。

互相掃了一眼,衛初婧哧哧直樂,的確有點野人偵察兵架勢。而且神秘之住也全給蓋住了,再說這深山老林的估計十天半月也難以見到一個人。

「**在獵豹培訓了一段時間還是挺有用的,這身樹葉搞的野戰服還真像那碼子事。現在不就派上用場了,活到老學到老講得沒錯,就應該多學習,不然,**時遇上這種狀況不就沒得表現了……」某男得意地笑著,轉頭沖衛初婧笑道:「衛姐,來吧,小弟的胸懷很溫暖的。」

「不行我自己走。」衛初婧臉一紅,搖了搖頭,現在倒是正經起來了。

「那行,你的速度肯定很慢的,那啥的地方剛裂開了,肯定痛。得搶在費姐他們回來之前回到紅豆杉下換身衣服,不然,他們先到的話那咱們可就沒地兒去了。」葉凡干聲笑道,眼神無意中在衛初婧那牛仔褲上掃了一圈子。

「那……算啦……」衛初婧皺皺了皺眉,的確有點行動不便,剛才跨步的幅度大了些一陣劇痛又傳了過來。

無奈地被某yin賊給摟進了懷裡,不過,yin賊的跑步速度倒是相當的快,只感覺身後的樹拚命往後退就是了。

衛初婧從來沒有這般子的一種安全感覺,在搖晃中半眯著眼差點睡去了。

心道:「他的力氣還真大,能打死大野豬,在古代的話就是一草莽英雄,跟武松有得一比,該不會是武二郎轉世,咱才不當那潘金蓮,不過,這傢伙的脾氣倒真有點草莽味道。牛里牛氣的,有時像個牛氓,邪邪的討厭鬼……」

運氣不錯,費玉他們還沒回來。兩人當即是衝進溪里,快速來了個鴛鴦浴,也就是互相搓洗一番,換了衣服才鬆了口氣。

「衛姐,雖說你比我大幾歲,不過我一個爺們,總得氖遣皇恰!幣斗慘渙痴經說道,其實這廝知道衛初婧意已決,絕不會更改的,這個時候無非講點漂亮話顯示一下男子漢的責任感罷了。

「負責……結婚是不是?」衛初婧突然轉身盯向了葉凡。

「完蛋了,不會她改主意了吧,老子這是幹什麼,多嘴呀哪壺不開提哪壺,倒霉了,要是她真提出結婚,那啥的,俺才正宗的19周,還不滿20,再小點就是未成年人,唉,咋不再小點……」這廝心裡一涼,不過只得是硬著頭皮點了點頭,戲演得不錯,樣子挺真的。

「算啦,屁大的孩子,也談結婚。還有一個多月你才滿20,等你40歲的時候我早已是老太婆了。

你們這些男人,談戀愛的時候那嘴比蜜還甜。

你們無非是想得到女人的身體,再美的身子你們都會玩累的。到沒感覺的那個時候被嫌棄。

看著你天天夜不歸還不如現在早下決心。」衛初婧是海歸人士,人家受到了西方婚潮的影響,還是相當成熟的。早就預計到了幾十年後的凄涼下場,隨即搖了搖頭。

「唉……」這廝還是有些不舍,嘆了口氣,「你有什麼打算,以後的日子恐怕不好過。費家弱了,肖家也不振。玉家和謝家明顯的向著賈寶全了,你這縣長當來也沒意思。」

「那有什麼辦法,先當著唄。」衛初婧臉上掛上了一絲憂鬱,掃了葉凡一眼,笑道:「不是還有你嗎?」

「我可能不會太久了。」葉凡搖了搖頭。

「我知道,難道你就不能為了我留下來,就算是再幫我兩年怎麼樣?」衛初婧有些憂怨地盯著葉凡。

第七百三十二章省廳賀隊長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