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七百三十二章省廳賀隊長到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七百三十二章省廳賀隊長到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七百三十二章省廳賀隊長到

「放心,走之前我幫你到底。」葉凡的臉上突然露出噬人的凶光來,看得衛初婧心裡都打嗦,暗道:「這傢伙,難道還真有手段。」

轉眼間到了12月,離新年越來越近了。

趙鐵海如願的到省廳報道去了,繼段海之後,鄭力文這個招商局的副局長也被縣裡安排去黨校再學習去了。

葉凡知道這是賈寶全在一個個的先剪除自己的手腳,最後待得僅剩下自己這個光桿司令時再收拾自己那個就不用費什麼辦氣了,打的好算盤。

「魚死網破」葉凡在心底里狠狠地吼了一句。

而且,最近這段時間跟賈寶全也是不冷不熱的,賈寶全對葉凡是直接無視,也甚少過問葉凡分管的文教方面事務,權當沒這個人似的,這個當然是老賈的邊緣化葉凡政策了。於潤物細無聲中就把葉凡給滅了。

而盧偉那邊也沒什麼動靜,最近幾天盧偉回省城了,也不知什麼原因。似乎是來去匆匆,葉凡甚至想是不是水州盧家發生了什麼大事?不然盧偉不會那般的失態。

陳嘯天這老頭倒是盯得緊,不過最近賈寶全做事很是謹慎。

除了跟謝強聊聊天喝點小酒外,無非是去玉家堡坐坐,就再沒其它什麼事發生了。

而且,賈寶全跟謝強和玉家的關係正在升溫,有點像是處於男女朋友的熱戀期般。

縣裡大局基本上被老賈全面掌控了。而衛初婧也是很老實,只是心裡一直在盼著葉凡這個不安分份子能搞出點什麼花頭來。不過,衛初婧心裡也曉得,這個,恐怕希望不是很大。

方圓也沒查到賈寶全的什麼較大的不利的證據,賈隱藏得相當的深,葉凡一時倒也有些投鼠忌器,這賈寶全就像一隻無縫的雞蛋,無從下手。

而且,跟衛初婧的關係好久處於停滯狀態,這廝本想來個梅開二度,可是人家衛大縣長一回到縣城后就像變了個人似的,板著個臉一套公事公辦的冷漠樣子。似乎不認識某人似的,關係又回到了打獵前那個吊吊。

因為教育經費緊張,問她解決點錢都摳門到葛朗台的地步。而且人家衛大縣長還譏諷地說道:「葉大縣長,你是能人,幾千萬甚至上億都能弄來,給咱們這貧困縣建幾十所學校應該不難。雖說你不久就要走了,可常言說得好,當一天和尚也得撞一天鐘吧,這個,是個職業道德,操的問題。」

「屁的職業道理,還操守」結果,氣得葉大縣長摔門要去。

那個聞聲而來的眼鏡女秘書站門口又是一聲冷哼道:「脾氣不小,衛縣長,不能再讓他如此瘋鬧下去了,把你這縣長辦公室當菜園子了。想來就來想摔門就摔門。」

聽說葉凡不久要到市裡了,所以這女秘書也沒什麼可怵這廝的了。反正也管不到自己頭上,人走茶涼說的就是此等狀況。因此,口氣相當的沖。

「呵呵,小娘皮,老子的事你也敢嗦」葉凡耍大牌了,陰森森笑著,伸手在那眼鏡女秘書的臉蛋下巴處捏了一把,顯得相當輕輕佻樣子,笑道:「眼鏡妹子,信不信,惹毛了老子就地辦了你,哼」

「你……」望著葉凡的背影在過道消失后眼鏡女秘書臉上掛滿了淚珠子,一臉的委屈。

不過,那個『牛氓』一詞終究是沒敢噴出嘴來,就怕這狂妄的葉大縣長真干出什麼有傷風化的犯sao子事來,估計自己也只能自認倒霉。

人家雖說現在不怎麼招人待見,但賈寶全的桌了都敢拍了並且一點屁事都沒有的牛人,自己這小秘書,跟他不在一個檔次上的。而且,這廝好像跟衛縣長似乎關係親昵,是不是有一腿眼鏡女秘書一直在心坎底里揣測著,搞得她是難以安眠了。

「算啦,你惹他幹嘛來,擦擦,別委屈了還哭,犯不著,那種人。」衛初婧掏了張紙巾遞給了自己的秘書。

心裡罵道:「這傢伙,越來越放肆了。你也是,去惹他,他是沖著我來的。也不知道他到底弄到賈寶全的什麼證據沒有,真是熬人得很。」

「哈哈哈……葉老弟,10來天後咱就要去德平了,這事省委組織部那邊已經批下來了。響噹噹的文件擺在桌上,娘匹的,總算是搞定了。」電話里傳來賀海緯隊長那略顯猖狂的鬼嚎聲。

「那得恭喜緯哥了,終於成了。」葉凡強裝笑容,其實一臉的苦澀味兒。

「葉老弟,聽說你在魚陽混得不怎麼開心,要不我去說說,到德平來咱哥倆一起混?有酒一起喝,有肉一起啃」賀海緯笑道,倒顯得相當的真誠。

「算啦,德平,我能弄個什麼位置。而且,你剛去,總不能弄個縣長給我做做,呵呵呵……」葉凡淡然說道,心道賀海緯到德平地區就任政法委書記,聽說還沒兼任公安局長一職。

這個政法委書記名頭好聽,沒有地區公安局長那頂硬帽子頂著,其實也只是一個雞肋官帽子。無非是級別提到副廳了,想幫自己,那是不可能的。

「那個,呵呵,當然一時沒辦法了。不過葉老弟,等我站穩腳跟再說。要不咱們喝幾杯怎麼樣?」賀海緯轉口,干聲笑道,有點不好意思。

「喝幾杯,只是咋喝,你在水州,俺在魚陽,相隔了近千公里。」葉凡淡淡的搖了搖頭。

「哈哈哈,我就在魚陽,信不信?」賀海緯突然笑道。

「魚陽,咋來魚陽了?」葉凡倒顯得相當的訝然,這賀海緯沒事跑魚陽來幹嘛?

「最近這段時間我不是還身兼著禁毒處的職務嗎?有個毒犯子聽說要在魚陽這一帶附近縣市接頭,所以就下來了。最近魚陽跟浙寧省交接的幾個縣小藥丸和一些違禁品又有抬頭趨勢,忙得我是屁股都沒辦法踮地了。嘆,一生的勞碌命」賀海緯也沒瞞著葉凡,嘆了口氣。其實,骨子裡卻是顯得相當的高興,當然是陞官給鬧的。

「毒犯子,接頭……」葉凡嘴裡念叨著這幾個字,心裡豁然而開,叫道:「緯哥,你到水雲居來,我有事找你,咱們面談。」

不久賀海緯就到了,一身寬鬆便裝,眉毛一張,開口就問:「啥事?」

「那個毒犯子鎖定沒有?在什麼地方?」葉凡也是直白地張口就問道。

「有眉目了。」賀海緯答道。

「賀哥,有沒辦法把他給引到魚陽的舞月山莊去作筆交易。」葉凡一臉凝重的說道。

「舞月山莊,那名好熟悉,好像你們魚陽有四大月庄,分屬於魚陽較古老的四大家族吧?」賀海緯臉上頓現凝重神色,看來縣裡的四大月庄還真是名聲在外。

「嗯舞月山莊是魚陽謝家開的……」葉凡詳細介紹了山莊情況。

「你的意思……」賀海緯聽完后立即就想到了什麼,作了個狠辣的下手切菜的動作。

「嗯謝強那老匹夫太不是個東西,端了它。而且,徹底點,要讓他永不得翻身才行」葉凡點了點頭,臉上頓現一臉的猙獰,說道:「而且這事縣公安局不好插好,有謝家的探子。而且,縣公安局的民警心裡肯定有所顧忌,要是臨時頭出了什麼紕漏就前功盡棄了。這事兒,你們省廳估計是秘密下來的,正好了。」

「乾杯」賀海緯想都沒想,跟葉凡狠狠地碰了一杯。對於在這個地盤勢力很大的謝家,即將去德平地區的賀海緯可是一點都沒什麼可怵的。再說他也得還葉凡這人情債不是?

斜了葉凡一眼,又笑道:「這事我儘力而為,謝家的確太不是個東西了,什麼玩意兒,怎麼能罵咱兄弟黃口小兒,那老哥我不也在了黃口老兒了,麻痹的不過要讓毒犯子自然的把地點放在舞月山莊接頭,那個估計是相當的難。」

賀海緯臉上又露出了一絲複雜的表情,不是不願意,是無法下手。

「呵呵,謝家的舞月山莊從沒人敢去抄過,名聲在外,那裡是接頭的最佳場所,很安全的。你們就從『絕對安全』一方面演場戲就是了。」葉凡干聲笑道,那個『絕對安全』咬字相當的重,相信賀老哥一聽就明白了,他是聰明人。

「妙」賀海緯果然靈通,立即豎起了大拇指。兩人當一聲碰了一大杯,權當提前祝賀了。

「不過葉老弟,介不介意,如果真抓住了謝強,老哥我給你好好出口氣,不打得他喊媽老子就不姓賀」賀海緯陰煞煞笑道,笑得燦爛,笑得陽光,那嘴一咧開,再加上強壯的一高大個子,倒真有點廣目天王架勢。

「呵呵,隨你,注意點別人打死了就是了,不然,老弟我還得給賀哥送牢飯,那嫂子可不得天天罵死小弟我的,哈哈哈……」葉凡開玩笑道。

「你嫂子,很溫柔,我可是捨不得她的,嘎嘎嘎……吃屁的牢飯。」賀海緯嚎笑著像匹狼。

魚陽的一個小飯館里正坐著兩個聊得口沫橫飛的壯實漢子。

.yxg.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