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七百三十四章查抄舞月山莊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七百三十四章查抄舞月山莊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七百三十四章查抄舞月山莊

「這個難道還不容易?葉老弟啊,你可是生在此山中啊才不識廬山的真面目,既然那傢伙真不肯進去咱們把他直接給扔進去不就啥都解決啦。」賀海緯陰森森笑道,一臉的燦爛,笑得葉凡直起雞皮疙瘩。

「扔進去,哈哈哈……」屋裡傳來兩匹狼的嚎笑聲。「老賀這人耍起陰來一點不輸給盧偉齊天,這餿主意都能想出來,是個人才。」葉凡心裡暗暗想著。

「衛姐,是不是想咱啦?」葉凡一臉涎笑著,從窗戶外爬進了衛初婧的室。

「你呀你,真成小偷了。」衛初婧沒好氣罵道,嘆了口氣,眉頭緊皺,「你那邊的事怎麼還沒動靜,你的幾個手下現在已經培訓回來了,聽說張國華早已把那些位置安排得有人了。你一下子叫我安排四個,太多了。」

「呵呵先親一個,然後告訴你一個天大的好消息。」葉凡干聲笑道。

「不行先彙報。」衛初婧伸手按住了葉凡嘴巴不讓行動。

「哼治不了你啦是不是?」這廝生氣了,老早想梅開二度都沒得逞,這下子火大了。

強硬的一把就拽過了衛初婧,唰啦一下衛初婧的上衣扣子全給扯開了。一雙大手撫上胸脯的同時嘴也沒閑著,雙面開弓了。

「唔唔……」衛初婧嘴被堵了,唔了幾聲沒發出聲音來也放棄了,其實她也有些情動了。兩從滾到了床上,頓時,床劇烈的抖動了起來,羅衫全飛……

花心亂顫,一次次穿過茵草叢直搗黃龍府地,雄猛的勁力如海潮般地撲噬了過去,這廝連古墓中的床弟之術都用上了。

衛初婧感覺自己飄飛在了雲端,心靈被一陣陣的火熱燥動敲打著。隨著節拍,她聳動著那……也合上了拍子。

在老蟒血的鼓舞下,這廝那個神勇就不用語言描述了。反正某女縣長早就丟盔棄甲,二度送入顛峰之後人如菜花蛇一般全軟癱了下來。媚眼如波絲貓神光一般的散發著盡爽后的極度愉悅。

良久

床停止了顫慄。

「唉……凡仔,像你這個勢頭,看來沒有幾個女人是受不了的啦?」衛初婧嘆了口氣,像軟腳蝦一樣趴在某男胸脯上方,蘭花指輕輕的撓著某男胸脯,權當臨時頭的沙發墊子了。

「呵呵……你還有妹妹嗎?乾脆叫上一起來了。」葉凡拍了拍某縣長那性感的屁股一臉的。

「討厭,不準拍哪裡,有些……哧哧哧……」衛初婧沒好氣罵道,她的那裡特別敏感,葉凡早知曉了。抓住癢處下手……

「衛姐,晚上送給你一個大禮。」葉凡笑道。

「那邊有眉目了?」衛初婧身子一震,坐在了某男身上,高峰盡聳,茵草迷人眼球,混合著一股子難以明狀的味兒令人燥動。

「呵呵……」某男猖狂的笑了,「咱們再整一回,慶賀一下。」

「不行我得看到結果。」衛初婧推開了某男,直接下床了,匆匆洗浴了一番,斜依在葉凡身旁,掃了那個怎麼也吃不飽的傢伙一眼,臉上居然露出了一絲崇拜神色。

「大哥,成啦成啦哈哈哈……」電話里傳來盧偉那鴨叫般尖利聲音。

「什麼成了不成了,情況到底如何,不過,你可不能露面,不然會惹麻煩。」葉凡小心交待道。

「我沒露面,剛才賀隊長跟我說的。你不曉得那個場面真他娘的火爆透底了

賈寶全這個威風一號,當場被破門而入的省廳哥們毫不客氣地掀了被子。

他娘的,聽說賈寶全當時那根sao包棍子正夾在越南妹子那個血淋淋的sao水洞子里,而且當場被刑警們拍照留念了。

賈寶全當場火了,還以為是縣局的同志,當即要發脾氣,當然也是虛張聲勢了。

不過,省廳的哥們可不吃那一套。賀隊長一個大跨步上前,那傢伙被他當場一個大嘴巴甩得直滾下了床,門牙丟沒丟賀隊只笑不說。

後來,聽說賀隊又是左右開弓,還狠狠地踹了一腿。打得那傢伙直喊媽,瘋了似的吼道:「你們是什麼人,老子是這魚陽縣委一號,敢打老子,定要讓你們蹲大監獄。

賀隊立即冷笑道:你他娘的是這魚陽的書記,那咱早就是市委書記了。給老子再揍,娘西皮的,一個嫖客,還敢冒充魚陽縣縣委書記,還那啥的一號。狗屁都不是,一號會來這裡當嫖客?

不是縣委書記你們也不能這樣毆打人,你們這是暴力執士,犯法的,老子要告你們?當時賈寶全見賀隊又揚起了巴掌,趕緊喊道。

要告兄弟們是不是?呵呵……

賀隊一使眼神兒,兩個刑警立即老鷹抓小雞一般抓起老賈同志,一個刑警順手拿起一個枕頭按在了那廝腹部處。,又是一陣子拳腳招架下去。

賀隊最後拍了拍手干聲笑道:還告不告?

不……不告了……老賈回道,那股子兇悍全沒了,那個時候,就是一隻癱軟的癩皮狗兒,哈哈哈……

當時賈隊還衝刑警們問道,哥幾個看到我打人了嗎?

沒有咱們都是文明執法,哪能打人是不是?刑警們全笑呵呵的找樂子。真他娘的爽啊大哥。」盧偉是眉飛色舞,在電話中形容中賈寶全的慘狀。旋即又干聲笑道:而且,順帶著還帶了一條小魚,你猜猜是誰?」盧偉一臉的興哉樂禍。

「謝強吧」葉凡笑道,心裡倒是有點莫名,並沒有多少痛快的感覺。

「咦,大哥能掐會算啊沒錯,是謝強那老匹夫。當時進去時謝強還在大喊著他手下那些爪牙名字,賀隊那些手下也不含糊,一進去又是一頓子如法炮製,爽

不過很是詭異,舞月山莊的爪牙全癱在了地下。起初我還以為是賀隊早就派了高手下的手,誰知賀隊也是一臉疑惑不解。

嘴裡嘀咕說是哪位老兄弟幫了忙什麼的。葉哥是不是另外請了獵豹的高手先進去玩了一陣子?」盧偉一臉興奮不已,不過也有些遺憾樣子又說道:「本來我想進去下陰手整倒幾個練練腿腳,誰知被人搶先了,實在鬱悶。」

「呵呵,沒有,這事叫獵豹幹嘛,沒意思。也許謝家的仇人今天晚上也正好給他們撞上,說不準還是玉家乾的,聽說靠山虎手下可是有四靈,腿腳功夫也是不錯的,有著二段開源身手。」葉凡當然不會把陳嘯天露出來了,這可是他的王牌。

這事鐵定是陳老頭乾的,那老頭現在恢復到了六段第三個層次后,精力也是旺盛得很,收拾起謝家那伙不開眼的小爪牙來還不是小菜一碟。

「難怪公安同志們衝進房間時賈寶全和謝強都不曉得,真他娘的犯sao包。不知這一下子之後姓賈的那根棍子是否還能舉起來。如果給省廳的哥們嚇得陽痿掉就太可憐了。老賀啊老賀,你那幾腿不會把老賈同志踢成了陽痿吧,真那樣子你那仙人摘桃的本事練得還真是溜了……」葉凡心裡陰森森想著,又問道:「毒犯子後來怎麼樣了?」

「抓起來了,而且在舞月山莊還搜出了一些小藥丸,冰毒也有一些。估計舞月山莊這次全倒了。現在賀隊已經以省總隊長名義要求我們魚陽縣公安局接收舞月山莊,協助省隊封門。這事估計明早就會直接上報到省廳的,看周乾陽還怎麼保姓賈的,我呸」盧偉笑道,差點手舞足蹈了。

「不過賀隊也說了,因為提前進了山莊,所以跟毒犯子接頭的人估計聞風早溜了,有些可惜。」

「算了,有得必有失嘛」葉凡笑著掛了電話。

「笑得那麼,幹嘛?」見葉凡從衛生間出來,衛初婧從其臉色上也感覺到了什麼。心裡一喜,笑盈盈打趣了起來。

「幹嘛咱們先梅開三度再說。」葉凡手一伸就抓了過去。

「不行我那裡還有些痛。」衛初婧身子骨一抖,閃開了過去。

「算啦,不行就算啦,那好消息我也不說了,太累,咱們先眯一下眼,天也快亮了。明天估計你有得忙了?」葉凡微笑著一臉的神秘。

「什麼有得忙,我天天都忙,賈書記講明天10點左右還要招開常委會,研究一下林泉經濟區的人事調配。」衛初婧艷艷笑道。

「呵呵……」葉凡不上當,不答只笑,絕不鬆口。

衛初婧白了他一眼,隨屁股就坐在其人身邊,把那雙修長的嫩腳故意地架到了某男腿上,半撒嬌說道:「笑什麼嘛快說什麼好消息。」

「我現在沒興趣,就喜歡摘鮮艷的梅花。」這廝嘿嘿陰笑著,手一溜就伸進了某女縣長那粉紅色的寬大睡袍子里,而且是順著腿根子溜進去的。一把之下茵草萋萋,好不爽勁……

「輕點……」某女眉頭一皺,哼聲道,猶如發出了戰鬥的號角,一時之間屋內又是顛鸞倒鳳,炮聲隆隆,好不快哉

「初婧,你得準備一下,明天早上魚陽估計會發生地震。不是明天早上了,再過一個小時估計……」葉凡把舞月山莊的事提前跟懷中人兒透了個底子。

.yxg.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