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七百三十五章京城張秘書的神秘電話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七百三十五章京城張秘書的神秘電話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七百三十五章京城張秘書的神秘電話

「啊我得跟羅市長勾通一下。」衛初婧心裡狂震,再也忍不住了,一撩被子裸著個身子就爬了起來,不小心屁股還被某色狼摸了一把,此刻也來不及跟某人計較了,嗯了一聲跑衛生間收拾去了。

早上8點,葉凡正懶在床上時電話卻是響了。

「真是麻煩,覺都不讓人睡,難受」葉凡哼了一聲,軟洋洋地接通了電話。自然,衛初婧這個縣長早就精神抖擻著上班去了。

「葉兄弟,你好啊,昨晚上睡得還好嗎?」電話里傳出的居然是一個令葉凡怎麼也不敢想的聲音,自然是京城中央辦公廳副主任許正揚的秘書兼職秘書局局長的張衛清大哥打來的。

「張哥,是您的電話,真想不到啊,小弟真有點受寵若驚感覺。」葉凡立即坐正了身子,打著哈哈笑道。

「你這小老弟啊叫我怎麼說你。昨晚上本想給你打電話的,不過怕撓了你,所以早上才打的。」張衛清笑道,感覺他相當的高興。葉凡心裡一激凌,暗道:「不會是前次給他的幾顆用春椒做的春宮丸發揮作用,治好了某高官的輕度陽痿,那啥的張哥也有收穫不成……」

這廝嘴裡假裝鎮定,笑道:「張哥有喜事氨

「呵呵,前次的藥丸效果相當不錯。如果葉老弟還能提供兩顆就好了。如果沒有了就算了,張哥隨口說說,呵呵……」張衛清語氣親熱。

「原來真是來要藥丸的。」葉凡心裡嘀咕著有些犯難了,德平來的那個殘疾古老頭給的那個春椒就配了幾顆葯就沒了,現在沒有了春椒,小葉同志也是巧婦難為無米之炊。

看來只得抓緊時間跑德平古家寨一趟了,張衛清這條線絕不能丟了。暫時雖說並沒發揮出什麼作用,但從長遠來看,那個作用絕對居大的。

這廝有些為難的說道:「張哥,實話跟你說,那藥丸暫時是沒有了。主要是配製的藥材一時難尋。」

葉凡倒出了實情,倒也沒瞞著張衛清。經過兩次接觸,覺得張衛清這個人還算行。雖說不能深層次的了解他的內心世界,但施展開相面術后也能窺到一點端倪。

「什麼藥材,葉兄弟相信我的話就說來,也許張哥有辦法解決。」張衛清一愣,問道。

「也許他還真能行,他的門面廣。漏一句口風下去的話有多少人願意為他跑斷腿。」葉凡心裡也是一動,說道:「春椒一種像辣椒樣東西,估計鮮活時有成人拳頭大,晒乾后也有小兒拳頭大,紅艷艷的。」

「春椒倒還真沒聽說過。算啦,我以後注意著問問,一有消息就跟你說說。」張衛清略顯失望,轉爾口氣大變,相當慎重的說道:「葉老弟,有空的話今天趕緊去你們林泉鎮的天水壩子轉悠幾圈,聽說那地方空氣好,有條大水壩,水美山美人更美」

「張哥咋知道天水壩子的?」葉凡真正的有些詫異了,暗道難道說張衛清也時刻關注著自己不成?

「呵呵,我也是剛聽說的。聽我的沒錯,趕緊去轉悠幾圈子下來,趕緊去」張衛清神神叨叨,又不說破掛了電話。

「莫名其妙,這大清早的叫我去天水壩子瞎逛。怪了,張哥堂堂的京城高官,怎麼會關注起天水壩子來,難道那裡有情況?

不然,無端的張局長怎麼可能叫我去天水壩子瞎逛,估計他以前都沒聽說過那旮旯地方了,絕對有問題。不管了……」這廝心裡一震,從床上彈了起來,火灼火熱地穿上衣服就出去了,開著牧馬人逛飆向了天水壩子。

在路上。

葉凡打起了電話:「宣石,你立即安排幾個最親的人到天水壩子周遭瞎逛幾圈下來,但得注意,看看今天天水壩子是否有有什麼異常狀況?」

「葉哥,是不是有大人物到天水壩子,那我得早作準備著。」李宣石從床上彈了起來,說道。

「這個不清楚,你組織幾個人去閑逛一下就是了。要注意,不著痕。比如穿著粗布衣上山砍柴、干農活等等。別搞出太大動靜。一定要顯得自然才行,一有情況立即打電話給我。」葉凡交待道。

「好的,我立即安排人手。李牛他們都在,正好了。」李宣石現在根本就是跟葉凡同穿一條褲子。

在葉凡的策劃下,投資鬼嬰灘那個神秘黃泉洞府探秘方面現在已經開始收錢了。

而且,來探秘的客人日漸多了起來,那門票收入可是細水長流,而且,這個維護費什麼的少得可憐,絕對屬於暴利範疇了。

再說,有李宣石這個霸頭在,誰也不敢來sao擾什麼的,所以,早樂得李宣石找不著北了,一直後悔當初咋沒多搞點砸進去。

現在,林泉鎮的繆勇書記和謝端鎮長都後悔得直想去撞牆,而且一直有意見,無非是也想分上一股什麼了。

不過,葉凡當然不會讓他們再插手,因為當初他們不肯入股,而且以前簽得有合約,那東東往他們面前一亮,兩人都傻眼了。

只能是紅著眼生氣罷了,想要玩陰的他們倆人自然也有那個辦法,比如水電方面就可以支招。

只是葉凡這個硬茬在虎視眈眈盯得緊,一時他們也不敢輕舉妄動。就怕惹得這個災星大怒那就大條了。

人家小葉主任連縣委一號老賈的桌子都敢敲,難道你謝端一張破桌子不敢踹嗎?現在的葉凡,在魚陽,絕對屬於那種不能惹,惹不起只能躲的瘟神級大哥級人物。

所以,李宣石現在對葉凡的話簡直奉若神靈,估計叫他去殺人都會幹的。

不久,李牛等人特地換了老農的衣服,杠上鋤頭,柴刀等玩意兒一窩蜂的全出動了,倒像那碼子事。李宣石很有頭腦,人一分散,划區域閑逛著,頗有股子搜山的吊吊。

10點多,葉凡的車子剛到景陽林場跟天水壩子的分岔口,電話又響了起來。

「葉哥,別的倒沒發現,就是在蜈蚣潭地兒發現有幾個釣魚的。其它地方的全是天水壩子本村人。不過,那幾個釣魚的估計非富即貴,還搭得有個像軍隊的小號綠色帳篷,挺悠閑自得的。」李宣石嘴裡樂道。

「不會是聽說了雞公魚也想來碰運氣吧?」葉凡笑道。

「難說,不過雞公魚也沒幾個人聽說。那個只是老一輩人曉得,也許是來散心的。來咱們天水壩子釣魚的人是經常有的。咱們這裡的魚好,有名氣,哈哈哈……」李宣石笑道。

「那好,麻煩你了。叫大家撤回來,別去打撓著人家釣魚了。」葉凡放下了電話,加快了車速。不管有沒用,先去探探路子再說。不過這廝心裡也沒底。

不知這目標是不是搞錯沒有。如果偏了方向那就虧大發了。只不過當初京里的張局長又沒明說,葉凡也只能是摸著石子過河,瞎摸了。

到了天水壩子,這廝提了幾瓶酒放在背包里直奔蜈蚣潭而去。老遠還真的望見了那伙人,葉凡隱匿了身形,如狸貓一般潛伏著行進。

專門選草叢裡過去,憑著七段頂階的超高身手,倒也沒被發現。不久潛行至那伙人上百米處,找了一個隱秘之地伏下身來,貼地施展開蝠耳通術偷聽了起來。

最近隨著內息的增加,葉凡的偷聽距離也是越來越長了,50米左右都能聽得見。100米也能聽得見,不如50米清晰罷了。

發現一個身著老農打扮,面圓方闊的老者正蹲坐在一個石崖上的椅子上,腳前放著一根普通竹竿做的魚竿。

他的身旁也坐著一個中年人,也是方面大耳的,但長得又不怎麼像老者,絕對不是父子關係了。

此人一身筆挺的青色中山裝。顯得莊重、大方,沉穩。兩人中間還放了一個小方桌,上面居然擺開了棋局,似乎兩人正在邊釣魚邊下棋架勢。

「還挺悠哉的釣魚時還有閑情玩棋,難道真是啥京里來的高人?」遠處的葉凡暗自咕嚕了一句。發現在不遠處的一顆大樹下正支著一頂軍綠色帳篷,裡面人看不見。

而在更遠的一顆大樹下,支起了一把躺椅子,正有一位看不清年齡的姑娘躺上面,正翻著一本書之類東西。

「小庄,還有閑情出來釣魚?」老者親切的笑問道,手一按,放下了一枚棋子。

「唉……再忙也得出來走走,不然悶也得給悶出病來不是。正好鳳老難得出來一趟,小庄我好久沒這麼陪著鳳老了。」叫小庄的中年人笑著,隨手挪了一枚棋子放了下去。

「嗯若大的一個地區,幾百萬人嗷嗷待哺,那地兒又窮得丁當子響,你的擔子很重氨鳳老笑了笑,又挪了一枚棋子,笑道:「你馬丟了一匹,我就不客氣了,吃馬,哈哈哈……」

老者笑起來相當的爽朗,而且,一股怪異的氣勢的即便是相隔著近百米距離的葉凡同志都隱隱的有所感覺。

「那個小庄,還講到了一個地區,難道是啥地區的一把手,麻痹的看來今天真遇貴人了。人家地區的一號人物在那老者面前還自稱小庄,那個鳳姓老者豈不是更有大來頭。

至少也得是副部副省級及以上高官了,而且,從張局長的口吻上來說,這老者八成是從京里來散心的,京城大員啊

莫不是京城某部的重量級高官,抑或是中央什麼部門的大人物……」葉凡心裡抖落開了,暗暗震驚的同時也是暗暗歡喜。

.yxg.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