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七百三十八章命里的剋星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七百三十八章命里的剋星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七百三十八章命里的剋星

這廝嘴裡卻是笑道:「這有啥奇怪的,再過得十幾天到1997年我也該滿20周了。一事無成啊,唉……」這廝還來了個即興的嘆息,好像很遺憾似的。

「不會吧?估計你在19歲就升副縣長了吧?那你肯定有什麼值得領導特殊提拔你的顯目政績?」庄姓中年人好像比鳳姓老者更有興趣刨根問底。

「也有點道理,你們來的時候想必也看到了林泉以及天水壩子的大變化。

牛皮不用吹,那路,附近這六鎮兩鄉的敞亮公路都是我弄來的捐贈款子修建的。

可以毫不誇張的講,這林泉大通脈是我一手泡製的。當時省報的記者說我是什麼『開創者』,墨香日報又吹噓我是什麼『路神』。而且,我還搞了個鬼嬰灘工業區,那個地方以前就是一個不值一錢的荒山坡。

現在拉來了近二億的投資。使得整個魚陽經濟在林泉經濟區的帶動下有力、迅猛地增漲著。

估計今年年底就能脫出全市倒一的帽子了,聽說魚陽以前在全省倒第數第15,整整前進了10位。

這個功績,全是我主持的林泉經濟區那輛火車頭的帶動下完成的。唉,這些又有什麼用呢?不說了,不說了」葉凡故意苦瓜著臉了,噴著酒氣,好像是在酒後吐真言架勢,倒沒引起什麼人懷疑。

「有啥了不起的,不就一個破副縣長,弄了點錢,哼」這時一道不和諧聲音響起,自然是不遠處的那位叫傾的姑娘在冷嘲熱諷了。

那美得脫去了仙塵的姑娘,一臉的不屑,嘴翹得老高,看來葉凡被人家給記恨上了。這個,被姑娘記上那還真有些麻煩的。

「弄了點錢,你去弄弄試試。為了弄到接近四千多萬的捐贈,我是一分都沒落腰包里,有時連車旅費、住宿費,餐費都自己掏腰包。而且,為了弄到錢,我是四處奔波,連命都差點搭上。去年翻了車,我就載進河裡了,幸好還留了條小命,不然……」葉凡故意沖那姑娘霸道的嚷了起來,當然表現得冷靜中又不失一股子衝勁樣子。而且,略顯譏諷。

「哼四千多萬,有啥了不起的,我爺爺一個指頭就能拔下來,還吹什麼?去年,怎麼就沒把你給淹死,哼」那姑娘哼了一聲傲然抬起了頭,像只鬥氣的小老鷹。

「這娘們,難道是我命中剋星,晦氣」葉凡心裡暗暗發著牢sao,嘴裡干聲笑道:「呵呵,我也想啊可惜咱這人就是閻王不愛,小鬼不疼。不然,姑娘今天可是有點玄了。」

「不稀罕」鳳傾一句話就砸將了過來,差點沒噎死小葉大大。

「小,別亂說,人家確實不易。」鳳姓老者皺起了眉頭,氣得那姑娘嘟著個嘴不說話了。

「四千多萬,真是你自己弄來的,而且,還弄來了接近二億投資?」庄姓中年人似乎有些懷疑,因為葉凡太年輕了,不得不引起人懷疑。

「不信是不是?看看這個。」葉凡好像生氣了,一低頭,從旅行包里掏出了當時組織部長宋初傑點將的文章,還有墨香日報登的『路神』。

掃了鳳姓老者一眼,有些不好意思說道:「老人家,你也別說我顯擺,這些我時常帶著,作為鞭策自己的工具。

我想,連市委周書記都稱我為化緣大師,宋部長又親自點將,我是不能辜負他們的期望的。

不管遇上什麼,反正你們也是外人,我跟你們說叨一下,千萬別傳出去就是了……」葉凡把自己所受到的不公正待遇有選擇性的說了一遍。

「看來那個賈寶全是對你有些妒才了,世誠,你說呢?」鳳姓老者淡淡笑道。

「不地道說是卸磨殺驢也不為過。」庄世誠不露聲色,說道。

「年青人,你的路還長著,彆氣餒,相信是金子在啥地方都會發光的是不是,干好工作才是第一要務,要時常把老百姓放在心中,我相信,你這匹千里良駒是絕不會被埋沒的。何況,你的事業才起步,呵呵」鳳姓老者伸手輕拍了拍葉凡肩膀,一邊鼓勵著還淡淡的掃了一旁的庄姓中年人一眼。

「那是年青人,有沒換個地方工作的打算?用咱們現在有些粗俗的話說,那就是此地不留爺自有留爺處是不是?」庄姓中年人突然笑道。

「當然有了,正應了你講的那句話,此處不留爺自有留爺處。市裡的盧塵天副市長叫我去市招商局任第一副局長,還說是估計不久就能代理局長。當然,給的任務也不輕,一年內為墨香市拉來幾億投資。」葉凡略顯自得還晃了晃頭。

「幾億,墨香市招商局去年拉來了多少投資?」庄世誠緊追著問道。

「我查過,應該是一億左右,去年他們戰線不怎麼好,不然也不會叫我了。」葉凡笑道,又顯出了一份子老成樣子。

「你有把握?那可是好幾個億的?」庄世誠似笑非笑。

「呵呵,說大話也沒啥用,是騾子是馬,拉出去溜溜就知道了。我這人,不喜歡吹牛。」葉凡淡然笑道,一股子滔天氣勢發出,令得鳳老者和庄世誠都暗暗有些訝然。

「老爺子,你們是不是到這蜈蚣潭釣雞公魚的?」葉凡轉爾問道,反正目的達到了就該轉移話題了。言多必失這個理兒葉凡也是深懂的。

「沒錯不過聽說此潭是有那種奇魚,聽一老戰友曾經說過。不過從沒見過,我們嘛隨便釣釣,能釣到當然好,釣不到也無所謂呵呵,該是你的怎麼也跑不了,不該是你的怎麼也搶不到手,就像你的常委名額。

不過,年輕人,你跟我們不一樣,要有一顆爭峰之心。逆水行舟雖說艱險,但也自在其樂。

當然,得不到時也得有一顆平常之心。這世上,不如意之事千千萬,哪能事事如意……」鳳老頭煥。

「老爺子說笑了,我不會再計較那些的。我還年輕,等得起,也許這次不能入常也未必就不是一件好事。像我們國家有好多前輩,他們幾起幾落,如果計較的話,那個特殊關牛棚的年代還不得全自殺了事。」葉凡淡然說道,好像清醒了許多似的。

「好好……好小夥子,能看開就好。但絕不能失了銳性。」鳳姓老者那眼光突然變亮了許多,看來是真心的有點佳許了。

「我明白,謝謝你了。」葉凡謙虛的說道。

「小夥子,你憑什麼說沒有入常還是好事?」庄世誠緊問了過來,應該大有深意。

「去市招商局,也許還是我的另一條升途,當然,我這人較俗,就這麼說了。

市裡門面廣,路了活,接交和見識都跟魚陽這小地方有著本質上的區別。

塞翁失馬,焉知非福是不是,呵呵,就像這位鳳老爺子講的那樣,不能失了銳意進取之心。

只要有一顆為國為黨,為老百姓之心,我相信領導會看到這一點的。」葉凡侃侃而談,說到這裡,葉凡呷了一口茶,笑道:「其實半年前盧副市長就有意叫我去招商局,我當時沒去?」

「為什麼?早去就不會遇上這事了。」庄世誠笑道,呷了一口茶。

「唉……說起來有些傷心。當時我從海大畢業,就到這天水壩子來當一駐村村官。幾個月後,提拔到副鎮后調走時,那天早上,有幾千村民自發的來相送。而且,我還收了許多禮物。」葉凡一臉滿足樣子說道。

「禮物」鳳姓老者來了興趣,半眯著眼念叨著這兩個字。

「是的整整三大三輪。全是老百姓釀的陳年米酒,聽說以前有個副縣長來他們都不捨得搬出來,藏地下封了好幾年了。

還有什麼雞蛋,土豆,山上打的野雞野兔做的肉乾等。我心裡有愧啊,我當作他們面發誓,不能修好這路,我回家賣紅薯去,當一個新時代的徐九經。」葉凡講到動情處,居然真的從眼眶中擠出了幾淚珠子,相當的感人。

一個一心為民的好官形象咋然閃現在了老者和中年人面前。兩人都微微點了點頭。

「現在完成了,天水壩子慢慢也該富了,也是我完成承諾該離開的時候了,唉……真有些捨不得呀」葉凡嘆了口氣,轉爾看了鳳姓老者一眼,又笑道:「相逢即是有緣你們不是想釣雞公魚嗎?我那裡倒是養著兩條,前幾天有運氣釣上來的。也許它就是我事業走入低谷里的轉運標記吧」

「你釣到魚了?」庄世誠那瞳孔也不經意地伸縮了幾下,就連一旁的鳳老頭也來了興緻。

正想開口問時,一旁的鳳傾卻是沒忍住,搶先問道:「那魚真的像橄欖球樣子嗎?而且頭上還長得有雞冠?聽說吃了後會大補,而且……」

「大補不大補我不曉得,不過,那樣子的確有點像你說的那個樣子。」葉凡斜了那清純如水的高傲姑娘一眼,笑道。

「那你賣給我們一隻行嗎?」鳳傾忍住這廝的故意譏諷,緊切切問道,看來是真想得到那魚。

.yxg.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