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七百三十九章挂帥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七百三十九章挂帥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七百三十九章挂帥

「不賣」葉凡乾淨利索,直接搖了搖頭。

「我們給你一萬。」鳳傾露出了久違的戲耍樣子,心道,這傢伙估計會驚得目瞪口呆了,那可是一萬啊就這窮縣一個副縣長,能有多少錢?

「一萬,的確不少,不過,我還是不賣?」葉凡淡然搖頭,渾沒當回事樣子。

「太貪了,一萬還不賣,你工資才多少?」姑娘生氣了,嘟起了嘴。

「工資,不多,一個月就三四百塊錢。」葉凡淡淡說道,不為所動。

「三萬」遠處的青衣人突然開口說道,一臉的冷漠,似乎認為葉凡絕會賣的。

「呵呵,不要說三萬,就是十萬,我照樣子不賣。」葉凡搖了搖頭。

「能說說為什麼,年青人?」鳳姓老者倒顯得淡然,沉穩,笑道。

「率性而為」葉凡噴出了四個字。

「率性而為,哈哈哈,講得好氨庄世誠想了想,豪朗的笑了。

「年輕人,打個商量。我老戰友一直念著那魚,說是死前能看一眼就心安了,不然一直記掛著下地府都還有個牽拌。這人哪,老了,總會有個念想的,唉……」鳳老者居然略顯哀傷。

「不賣就是不賣」葉凡還是堅絕的搖了搖頭。

「哼太不識相了。」青衣年青人好像火了,聲音高了許多。大跨步子就要過來,一幅強買強賣樣子。

「想幹什麼?」葉凡那臉突然放下,冷煞煞盯著那青衣年青人,叭嗒一聲點上了香煙。

「大山哥,給他點教訓,別以為自己就真成霸爺了天多高地多厚都不曉得。」鳳傾居然沒生氣,淡淡的說道。

鳳老頭和庄世誠不作聲,好像作了壁上觀,看起熱鬧來。

好像得到允許似的,青衣人大山同志瞅了鳳老者一眼,那臉立即冷煞了起來,兇巴巴叫道:「就你這小身板,我一腳就能讓你趴床上幾個月,還是識相點小子,別惹老子火大了。」

「哈哈哈,姑娘,我剛才可救過你的。這年頭,恩將仇報就是如此嗎?」葉凡冷眼掃了幾人一眼,臉上居然露出了那招牌式的笑意,還灑滿地噴了個煙圈。

「一碼歸一碼,這恩我們不會忘。」大山揮了揮拳頭。

「就是」鳳傾附和了一句。

「是嗎?好久沒到天水壩子來逛逛了,難得今天有空,我倒想見識一見你的強悍。」葉凡眼眉都沒抬一下。

「哈哈哈……還沒見過如此狂妄之輩,我鳳大山今天算是開眼界了,開眼界了。」鳳大山狂笑了幾聲,掃了葉凡一眼,調侃般笑道:「我也不想欺負你這恩人。

這樣吧,我鳳大山站這兒讓你踢三腳,當然,你用手也行。只要能踢得我退後一步,算我輸,再也不提公雞魚的事,如果你輸了的話,三萬塊你拿走,魚歸我怎麼樣?

當然,只准動手動腳,不準用工具,比如那樹棒什麼的。」

「這個……」葉凡裝著考慮樣子一臉的為難,似乎有些擔心,那眼神一直在鳳大山身上轉溜著,給人造成一種錯覺,這廝在衡量斤量。

「沒種就算啦,那魚我們也不要了,你救了小姐一命,扯平」鳳大山得意地瞅了葉凡一眼,渾沒當回事。

這廝實則使用的是激將法,鳳老者和庄世誠似笑非笑著,人家當然曉得,就是不說話,呷巴著茶,看熱鬧著。

「中麻痹的,拚了老子什麼方面都不咋的?就是這蠻力倒有一些。」葉凡狠狠地捏緊了拳頭,一腳踢向了早就準備好了的鳳大山。

那一腳看似花架勢,甚至連絲絲風勢都沒揚起。鳳傾那嘴角勾起了一絲譏諷之笑,鳳大山也差不多。鳳老者和庄世誠微眯上了眼,似乎不忍心看到葉凡丟醜似的。

「……」

一聲悶響,還是相當大的。鳳大山踉踉蹌蹌連退了三大步,終於咬牙挺住了身子,那臉,立即成了豬肝。

「哈哈哈……大山,不是跟你說過,人外有人,天外有天,這下丟臉了是不是?」鳳姓老者突然笑了,甚至有絲絲興哉樂禍樣子。

「我……輸……了」鳳大山雙手一抱拳,笑比哭還難看。

「早就跟你說過,我有一股子蠻力的,你不信。以前四百多斤的大野豬我抱起來健步如飛,9歲時擔地瓜能擔一百多斤。前年還咬死過野豬。」葉凡干聲笑道一通吹噓,掃了一眼有些訝然的眾人一眼,說道:「我該回去了,事忙兄弟,跟我去拿魚,送你一隻。」

「那怎麼行?」鳳大山驚訝了,三萬塊人家不賣,這時打賭輸了倒還貼了一隻魚,這都什麼出牌套路。

「要就跟來,我這人不喜歡嗦,人與人,這就得講究個『緣』字,我喜歡就行」葉凡頭也沒回,大跨步走了。當然,鳳大山在鳳老者暗使眼神下也緊跟著追上來了。

「噢,還有,姑娘以後千萬別那啥的看人低,哼」遠處傳來葉凡那宏亮的刺耳聲音。

「哼,你敢罵我是那……混蛋」鳳傾忍不住蹬了一下腳氣鼓鼓的。

「受教訓了吧真是一物降一物啊哈哈哈……」鳳老者頗有股子興哉樂禍樣子笑話著自己孫女。

「一個瘋子,就當被狗咬了一回,哼」鳳傾惡毒的嘀咕了一句,當然,聲音太輕,人家都聽不見。

望著葉凡那遠去的背影,鳳老者笑道:「世誠,小夥子不錯啊,你怎麼看?」

「我們德平也剛成立了招商局。」庄世誠意味深長答道,有點驢頭不對馬嘴似的。

不過鳳姓老者可是明白這個,淡淡說道:「德平的能跟墨香的比嗎?」

「不能比,鳳老你怎麼看?」庄世誠轉頭問道。

「人家肯定不去來點實惠的。」鳳姓老者說道。

「給個縣委副書記怎麼樣?還是縣級市的。」庄世誠說道,一臉的凝重。

「呵呵,浪費世誠,你的膽子還是太斜鳳姓老者突然伸指,點了點棋盤上的『帥』,不再說話,全身心釣魚了。

「我明白了鳳老。」庄世誠信若有所思,點了點頭。開始專註著蜈蚣潭,也釣起魚來了。

同時,魚陽縣委的一干常委們還在等待著縣委一號人物賈寶全來主持會議。不過,左等右等,都過去快一個小時了還不見啥動靜。

因為昨晚上的事省廳的賀海緯隊長做得相當保密,再加上陳嘯天和盧偉在暗中相助,謝家舞月山莊那是一個人都沒跑出來。僥倖溜出來的人也逃不過陳嘯天那雙鷹眼和狼爪子的,鐵定全被放倒了。

早上時,縣公安局刑警在盧偉帶領下包圍了舞月山莊,不過,縣局的刑警全在外圍,無法進去。

所以,山莊里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僅有盧偉一人清楚。當然,這傢伙也是裝成一幅完全不知情樣子東瞅瞅西望望。

謝家當然震蕩了,盧偉的電話在上午都差點被打破了。就連現在任省委副秘書長的謝開發也親自打來了電話。當然,他找不到賈寶全后直接打給了衛初婧。

自然,衛初婧也是揣著明白裝糊塗,說是這次的事聽說是由省公安廳直接辦理的,連縣公安局都沒通知。

而且此刻省廳禁毒隊正在處理,不讓魚陽縣插手等等,而且還聽說是有關涉毒的事咱們不敢亂摻和進去等等,差點氣破了謝副秘書長的肺。

當然,時任南福省委督察室副主任,副廳級別,也就是謝強的堂哥謝剛也催來了電話。衛初婧又糊弄了一次,原鍋炒菜。

兩人在催問無果之後直接把電話掛到了省公安廳,不過,省公安廳的答覆是正在辦理,因為涉及到毒品交易和等犯罪行為,暫時保密,不能透露案情……

謝開發雖說貴為省委副秘書長,堂堂的正廳級幹部。但省委的副秘書長有七八個,當家人自然就是盧家的盧明珠了。

人家可是常委加副部級高官,還輪不到謝開發在那裡指手劃腳的。反之,省公安廳的廳長可是由政法委書記馬國正兼任的,人家也是常委加副部級別,牌頭比你謝開發大得多。

無奈之下謝開發只好老著臉皮求上了魚陽肖家的肖銳峰,因為他是省公安廳副廳長。俗話說縣官不如現官,找他其實更有用。

不過,肖銳峰正等著看謝家笑話,哪會真心相助。如果能把謝家徹底搞完蛋了相信肖家也不介意出手再往井裡砸下一塊大石頭,以加速謝家敗落。

自然,肖銳峰在心裡暗笑的同時一直在合著稀泥,氣得謝開發差點把辦公桌上的茶杯,煙灰缸當炮彈全炸了。

倒是三弟謝開林,此人現在水州藍月灣第二集團軍任大校師長,聽說正準備晉陞為少將副軍長了。

此人脾氣火爆,在電話里沖省公安廳的同志叫嚷道:「再不放出謝家人,老子要帶軍隊直接回魚陽搶人了。」

省公安廳的同志在暗暗震驚賀海緯怎麼去捅謝家那大馬蜂窩子的同時,當然是和言悅色,耐心地給解釋了一番,申明一下案件正在審理什麼的。

當然,謝開林叫嚷一句后也不敢再放肆,只是要求省廳加快審查什麼的。

.yxg.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