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七百四十章秦副省長出馬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七百四十章秦副省長出馬了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七百四十章秦副省長出馬了

自然,謝開林也是放了幾句屁,他哪有那膽量真帶兵去魚陽搶人。現在可是他正提少將副軍長的節骨眼上,自然不再造次了。

不過,謝開林當即也帶了幾個親衛,開著一輛雄壯軍車直奔魚陽而去,這廝還是相當牛沖的,會不會生事那個天曉得了……

「同志們,也許賈書記有事一時來不了啦,現在又聯繫不上人,我看還是暫時先擱置林泉經濟區的人事調整這一項議題,等賈書記回來再說。再說,大家都是常委,都有一攤子事要忙,費書記,玉書記,你們看呢?」衛初婧看了看錶,波瀾不驚淡淡說道,自然是裝出來的了。

「我看行,以後再議吧」費默掃了衛初婧一眼,點了點頭,玉雅枝當然也沒什麼異議了。

縣常委會也就在一股子怪異氣息中散場了,啥都沒議,完全是在閑談喝茶,而且,即便是閑談,大家一致的都把早上謝家舞月山莊發生的事當作沒聽說過似的,沒人談及那邊的事。

當然,謝家也的確有點能量,再說,謝開發擔任省委副秘書長多年了,也有著一定的根底子。

倒給他找到了秦淮北副省長,因為秦副省長跟省公廳的馬國正關係相當的鐵,聽說還是同學啥的,打了電話后馬國正也有些為難,最後還是答應把事情控制在儘可能小的範圍內。

所以,一天過去了,縣城到處在傳聞著舞月山莊怎麼怎麼的,但到底實情如何,別人自然不曉得了。

晚上,罪魁禍首葉凡同志正躺在溫柔鄉里。一陣子槍炮轟轟過後,衛初婧又被他折騰得死去活來,臉上掛滿了汗珠子,嗔道:「才一次就差點……」

「哈哈哈……真他娘的爽勁,立即繳械投降了……看來老子時來運轉了。」葉凡猖狂的笑著。

「哼小人得志。」衛初婧沒好氣哼了一聲,旋即,有些憂慮的搖了搖頭,說道:「葉凡,這事怕不那麼簡單。」

「什麼意思?」葉凡斜靠在床上,心裡也打了個問號。

「你看看,從昨晚上到現在,已經過去一整天了,怎麼市裡還沒消息。賈寶全目前只是失蹤,就連謝強到現在都沒漏出什麼風聲來。這裡面是不是有什麼不合理之處?如果此刻鬧得沸沸揚揚就正常了,事太反常就有點……」衛初婧那憂鬱更濃了許多。

本來以為這次賈寶全一倒下,自己可是有大希望主持魚陽工作了,沒想到又節外生枝了。

「你聽到了什麼消息?」葉凡皺起了眉頭,嚓一聲點燃了一支煙。

「聽說省里有人打了招呼,這次謝家的事估計會低調處理。你想想,直到現在消息還被封鎖著,不然,早就傳翻天了。」衛初婧面上凝重了起來。

「聽羅市長說的?」葉凡懶洋洋樣子,直接問道。現在跟衛初婧的關係也大大改善了,都到了肉搏相見的地步,還有什麼顧慮的。

「你呀你,眼睛只盯著羅市長。你可是有沒想過,我是從哪裡下來的。」衛初婧沒好氣,白了某蠢男一眼順帶著還伸指戳了某人額頭一下,女人之態能媚死豬哥。

「這個倒是給忘了,衛大小姐是從省經貿委下來的,以前在省里消息應該相當靈通的。」葉凡打著哈哈,旋即收斂了笑意,說道:「估計是謝強那位在省里當副秘書長的謝開發二叔在搗鬼了,噢還有,還有省委督查室的那位謝剛堂哥吧,這兩人雙面一夾擊,省公安廳還真有些招架不住了。」

「你看問題看得太簡單,光是一個謝副秘書長和一個省委督察室謝副主任,兩個副職應該還引不起省公安廳重視的。馬廳長不但是公安廳長,人家還是省委常委,省政法委書級,級別比謝開發這個副秘書長高多了。」衛初婧淡淡說道。

「那就奇怪了,難道省里高層另外有人出面了?」葉凡有些疑惑。

「還算不笨,謝家畢竟經營多年,謝開發擔任省委副秘書長也有些年頭了,接交一些副省級高官也正常。聽說他跟咱們省的秦淮北副省長就相當的好,屬於那種很鐵關係的那種。」衛初婧的消息還真是靈通。

「秦淮北,沒聽說過。」葉凡搖了搖頭,轉爾有些懷疑著了,說道:「這個,即便是秦副省長出面,難道馬國正還怕了他不成?人家可是常委。」

「馬國正當然不用怕秦淮北,不過,馬國正跟秦淮北是老同學。」衛初婧有些氣憤地叫了起來。

「原來如此」葉凡哼出四個字后就不再吭聲了,沉默了一陣子說道:「衛姐,你有什麼辦法把此事鬧大?」

「鬧大容易,不過有用嗎?省里高層定了調子,咱們這些蝦米嘎死也沒用的。

而且,現在我所處的位置非常敏感,真有什麼風吹草動的話人家第一個就會想到這事肯定是我乾的,唉……」衛初婧嘆了口氣,腦袋瓜湊在葉凡胸脯前,一臉的無奈樣子。

此女喃喃道:「羅市長也叫我忍耐,說是即便是此事被硬性按壓了下去,但賈寶全肯定沒法在魚陽再呆了。不過,倒是給周乾陽逃過一劫,賈寶全可以到市裡某個偏門行局或政協養老,周乾陽這個一手提拔賈寶全的人倒是一點火沒沾身上。」

「你是說周乾陽沒受損,只是把賈寶全調個位置,然後再安排人下來主持魚陽工作了。那衛姐你不是竹籃子打水一場空了。合著咱們忙活了半天,結果卻是鏡中花水中月,,這都什麼世道。」葉凡沒忍住發了脾氣,抬手叭啦一聲把茶杯給甩了出去。

「唉……有啥辦法,這就是小人物的悲哀。上跳下竄,人家大人物一句話就能把你捏死。唉……我真不想再呆這鬼地方了,一個又破又窮的縣,裡面的水倒是深不可測。」衛初婧相當的沮喪,甚至生出了離開魚陽的打算。

「哼」葉凡冷哼了一聲,轉頭問道:「衛姐,周乾陽能當上市委書記,你說他是省里哪位推上去的。想必一個市委書記位置省里那些高層絕對盯得緊。」

「朱省長。」衛初婧倒也沒隱瞞,估計也是從羅市長處聽到的。

「朱省長,好好好人說解鈴還需系鈴人,我覺得未必。」葉凡腦子一轉,想到了鐵占雄給自己解說的省里局勢。

既然朱世林跟省委書記郭朴陽有點勢成水火之局了,那何不借郭系去打擊一下周乾陽。

當然,這個藥引子就是賈寶全了。自然,這樣子做對於齊振濤和朱省長這本地系聯盟有些損傷,但也絕不會傷筋動骨的。

「你有什麼辦法,應該不可能。」衛初婧搖了搖頭,自認為憑葉凡的能量,不可能會打入省里高層去的。

「呵呵,這個我有什麼辦法,不想了。」葉凡詭異的笑了笑進衛生間了。

心道:「這事找李昌海沒用,他是跟著馬國正的。這事是馬國正按下來的,李昌海不可能背著馬國正使陰手,真曉得了捂蓋子還來不及,哪會去捅事……」

「葉老弟,兄弟有個事想跟你說說。」電話里傳來賀海緯隊長那略顯疲憊的聲音。

「是不是上面有人打招呼了?」葉凡乾脆倒了出來,反正自己在跟賀海緯差不多就是一根繩上螞蚱,也沒什麼好隱瞞的了。

「葉老弟厲害,這個你都曉得。唉……既然你猜到一些了,我也想跟葉老弟說聲對不起了。我總還得在公安系統混下去,即便我去德平,也是任政法委書記,還是逃不開公安系統。唉……人在江湖,身不由已啊葉老弟,真沒意思。」賀海緯語氣中沖滿了失落跟憤怒。

旋即,裡面傳來罵聲道:「娘匹的,惹毛了我老賀大不了魚死網破,把事捅天上去。」

「不可賀哥,你那政法委書記位置不要了。咱們不能因小失大,反正這次的事也給了賈寶全和謝強一個深刻教訓。估計這兩人一時半分想爬起來那是不可能了。再說,你也幫我過足了手癮,也差不多了。」葉凡趕緊勸道。

「謝謝,葉老弟理解就好。咱們這些當官的,牽扯的關係相當的複雜,一個不慎,滿盤皆輸。」賀海緯正要放下電話又說道,「對了,剛才有個大校他娘的厲害得要死,帶了幾個兵蛋子,沖著我們喊道,要求我們立即撤了人員讓他進舞月山莊,不然就要開槍了什麼的。老子還從沒見過如此耍橫的人,真他娘的晦氣得很。」

「應該是謝家的那個謝開林,此人現在水州藍月灣第二集團軍任大校師長,不過,他應該不敢。你們省廳難道是吃素的,何況他最多幾個衛兵,那槍里有沒子彈都難說。」葉凡笑道,一個主意繞上心頭,暗道:「謝開林啊謝開林,你這老小子真不想晉陞少將副軍長了,那就好。老子就出手幫你一把,徹底讓你這老小子沉淪一次再說。」

「那當然,手槍對手槍,他們的槍好一些罷了,咱們的槍雖破,但人可是不少。偉人教導過我們——人多力量大嘛,哈哈哈,這個時候,人多的優勢就顯示出來了……」賀海緯又恢復了自信,朗森森地笑著。

.yxg.cc

  • (快捷鍵:←)
  • 官術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