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七百四十一章惹事生非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七百四十一章惹事生非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七百四十一章惹事生非

「賀哥,能不能找個由頭,惹那傢伙一下。首先申明,只是惹一下,千萬別過火。」葉凡叮囑道。

「惹他,那不是自找麻煩」賀海緯不明白,問道,「再說,雖然咱們人多,但軍隊的人說句實話,很不好惹。那些人,一有事一窩子都會出來,而且,護短意識特彆強烈。」

「我有用」葉凡干聲笑道。

「行那個好辦,那傢伙說是上個廁所再來逛逛,今晚不撤人他就要硬撞了,倒不用我們惹,說不準就能冒出火來。當然,他真不冒火的話那咱們就讓他冒點火,哈哈哈……」賀海緯也是干聲笑道,看來也不是盞省油的燈。

「行你最好不要出面,讓盧局長跟他切磋一下。」葉凡笑道。

「盧局長,他那個級數可是差得太遠。人家是大校,至少也得找我這樣的人切磋才行,就怕盧偉引不起他興趣。」賀海緯若有所思,笑道。

「呵呵……沒事,盧局長不是擔任外圍嗎?不讓人撞進來正是他的職責。」葉凡淡淡笑道。

「行他不行時我再上。」賀海緯乾脆地說道,旋即又有些好奇,忍不住問道:「兄弟到底想幹什麼,人家是軍中大校,跟咱們地方不沾邊。而且,如果地方跟軍隊有事糾纏的話國家一般來說會傾向軍隊的。」

「這個,我自有用處,你保密就是了。」葉凡掛了電話,又跟盧偉商討了一番。這廝立即興奮了起來,像吃了葯一般,嚷叫著一定會把火燃大燃得熊熊的,倒是嚇了葉凡一跳。

「山蛋蛋的一個個全是好鬥份子。」葉凡沒好氣的罵了一句。

「盧秘書長,你既然來了咱們魚陽一趟,總得讓你發揮點作用是不是。偉仔,別怪大哥陰,得利用你一下了。不過,對你來說說不準還有點好處。」葉凡在衛生間干聲自語著。

這廝坐在馬桶上想了想,笑道:「京城梅家還欠我人情,那個梅盼兒,好像是『江南傳媒集團』總裁,也該是你派上用場的時候了。養兵千日用兵一時嘛」

旋即打起了電話,「梅總你好,我是魚陽的葉凡,沒打撓你吧?」

「葉凡……」電話那頭的梅盼兒慵懶的躺在床上,嘴裡念叨著,一時倒真想不起葉凡其人來了。

「呵呵,前次,那個給你家亦秋用何首烏治傷的那個。」葉凡老著臉皮,干聲笑道。

「噢是你呀葉先生,你好」梅盼兒終於想起來了,心裡一動,估計這傢伙找上門來絕沒有什麼好事。

不過此人聽梅亦秋那丫頭說是來頭還不小,他自己倒沒什麼,一個副縣長,不過聽說亦秋的領導鐵占雄是他的拜把子鐵竿兄弟。

不得不引起梅盼兒的重視了,不然,憑葉凡一個副縣長那寒酸身份,估計掌控著梅家近億資產的梅盼兒絕不會拿正眼瞧一下小葉同志的。

「呵呵呵,是這樣的,梅總你是江南傳媒集團老總,想托你辦件事不知能否行?」葉凡打著哈哈,開始套近乎了。

「葉先生你請說。」梅盼兒雖說此刻極不想接電話,但也打起精神頭,客氣的說著。

「魚陽縣發生了一件還算得上事的事,昨天……」葉凡把舞月山莊的事有選擇的性的挑了一些講了出來。

「葉先生的意思?」梅盼兒並不一口承諾下來,估計也在摸葉凡的底子。

「想必梅總旗下應該有一些影響力不小的雜誌社或報刊發行部門。或者說梅總是傳媒業老大,有結交那方面專業人士……」葉凡問道。

「來了,終於談到正點子上了,原來如此,想借我的手拿那事說事吧……」梅盼兒心裡有些不屑,但嘴裡還是略顯自得,說道:「那當然,作為江南傳媒集團,旗下沒有這些部門還怎麼搞宣傳。尤其是現在信息業如此發達的今天,不掌握第一手信息還怎麼做生意是不是,不過葉先生,有話你直說,咱們就不必繞彎子了……」

「,逼我亮底牌,你明明知曉了還要我說,真他娘的是揣著明白裝糊塗。這女人,不簡單,難怪年紀輕輕就能掌控梅家那麼大的江南傳媒集團公司。」葉凡心裡腹誹著某女人。

嘴裡乾脆直說了,「我需要你們把此事傳出去,用報刊就行了。而且,速度要快,最好是明早就能見報。這事絕對真實,你們也無需擔心什麼。」

「行咯咯咯,葉先生這個忙我們能不幫嗎?而且,即便這事子虛烏有,我們照樣會登的,包準明天見報。」梅盼兒突然媚笑開了,那格格的笑聲笑得遠隔他幾百公里的小葉同志心裡有些酸麻麻的。

「又是一妖精」葉凡沒忍住,坐在馬桶上捂住電話罵了一句,「這女人,幫我一件事意思是要我記住她是在還梅家欠我的情。有些虧本了,這麼件小事換前次那大事,不划算……」

葉凡有些肉痛,跟角抽搐了幾下自個兒搖了搖頭。

「還有報刊一印出來通知我一下,我會叫人來取走一份的。」葉凡又叮囑了一句。

「小事江南都市報,影響力絕不下你們南福的省報。當然,省報是正規發行單位,是由省委宣傳部控制的。我們江南都市報比較注重一些雜七雜八的事,比如某官員找了小蜜,某名人的特殊嗜好,某處又發生了什麼……咯咯咯……當然,那影響說不定更大,老百姓最喜歡這個了。」梅盼兒調侃樣笑道。

「謝謝」葉凡塞出兩個字就要掛電話。

「慢著葉先生?」梅盼兒突然喊道。

「有啥事梅總請說。」葉凡淡淡問道。

「就是我家那侄兒天傑,說是想跟葉先生學兩手,不知能成不成?」梅盼錢倒顯得慎重了起來。

「不成梅大小姐的師傅不是峨嵋的塵月大師嗎?她比我強得太多了。我這小手藝學來幹嘛,沒什麼用。打幾隻野豬還行,呵呵呵……」葉凡心裡暗生警惕,嘴裡淡然笑著。

「那算啦以後再說。」梅盼兒掛了電話,哼聲道:「架子還不小,不就拳頭大點嗎?現代社會那個不吃香了,一顆手榴彈能抵得上幾十個粗拳頭,不過,天傑還真是纏人,要學什麼絕世武功,不打發掉撓得慌,看來還得找個機會,不過姓葉的,你總不會嫌錢多嗎……」

「這女人,又想搞什麼?」葉凡嘴裡自語著咕嚕了一句。

凌晨…。

舞月山莊,賀海緯正跟盧偉閑散的聊著。遠處突然傳來一陣隆隆刺耳聲音,而且,那車頭好幾個大燈照得路面都發白了。

「盧局長,應該是咱們水州第二集團軍那位英雄的謝師長到了。」賀海緯眉頭一豎,來了精神頭。

雖說葉凡有跟他說叫他不要出面,讓盧偉這個省城太子去碰撞一下拉風的謝師長了。

不過,賀海緯總覺得心裡有些過意不去,葉凡幫了自己如此大忙,而自己也不過幫他煽了賈寶全幾耳光,幹了幾拳罷了,覺得還不夠解氣。

所以,決定等下也得好生的在一旁把謝師長的sao火給挑起來才行。再說,因為葉凡沒亮明盧偉的身份,賀海緯還有些擔心盧偉會吃虧。

果然

那車子一駛近,車嘎吱一聲剛停穩,就跳下幾個威猛的兵蛋子來。要知道水州藍月灣第二集團軍可也是嶺南大軍區的王牌,即便拿到全國去也能排上號的,那個部隊出來的兵士,一個個都是精兵強將。

「賀隊長,還沒把人撤走?」因為那車子上面的布棚已經拿掉了,所以現在全是敞開著的。

謝開林師長大條的坐在車裡,手上夾著一根香煙,直接沖不遠處正看著他的賀海緯哼聲道,有點訓叱的味道。

「撤走,為什麼?」賀海緯故意有點吊吊的塞了話過去。

「為什麼?這裡是老子的家,老子要回家,你說為什麼?媽個屁的」謝開林早就被激怒了,早上來了一趟本就想發火了,這下子那邪火是騰騰騰地直冒騰,再也忍不住了,豪爽的罵開了。

「你罵誰?當兵的就拽啦?娘匹的。」賀海緯倒不是作假,當真也給激怒了。

這謝開林也太不是個東西了,居然這般的像喝叱下人一般罵人,老子好歹也是省刑警總隊隊長。你謝開林轉業后能否有老子位置高那個還難說,不就一個大校師長?

「呵呵,龜孫子從來都是這般說話的。」一旁的盧偉那嘴角一翹,接上賀海緯話茬,奔著謝開林就去了。

「你小子是哪裡來的雜碎,居然這般罵人?」謝開林平時在軍隊里也是粗話罵慣了,覺得盧偉一個縣局的小局長居然也敢跟自己叫板,還隱晦地罵自己龜孫子,老謝那能容忍得下,裝著不認識盧偉似的,立即吼道。

「雜碎,雜碎也是你那那啥的媽教的」賀海緯當即把老謝的話還了回去。

剛才謝開林罵老賀媽個屁,這下子老賀還老謝你媽是雜碎,兩人半斤八兩,差不多一路貨色。倒真有點像是一對江湖草莽在用粗話對話。

「你敢罵我們謝師長母親,麻痹的龜孫了,活膩味了。」一個長得相當壯實,精幹的兵蛋子沒忍住,認為討好謝師長的機會到了,沖著賀海緯和盧偉一把掏出了手槍指向了他們。

.yxg.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