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七百四十二章衝鋒槍對手槍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七百四十二章衝鋒槍對手槍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咱們罵的是龜孫子,小子,還玩槍,咱們就沒有嗎?」盧偉吼道,揚了揚拳頭。

賀海緯那眼皮子一跳,手一擺,身手唰啦一陣響動,省廳那些刑警全把破槍給抓在了手中,不過,老賀的手沒下一步動作,他們只是抓槍並沒指著謝開林一夥。

這個,賀海緯當然也有所顧忌,要是真的玩槍走火雙方互射起來還了得。

「麻痹的敢跟咱們第二集團軍的兄弟玩槍,哈哈哈……」那精壯漢子一陣子狂笑,跟他同來的幾個兵士那手也全摸在了槍殼上,作出了一股隨時固,場面氣氛相當的緊張,其實每個人都不好受。

謝開林故作鎮定,噴了幾個眼圈子,冷笑道:「玩槍的遇上老祖宗,就你們那幾支破槍也敢拿出來顯擺。」老謝笑著,隨手從車廂里扔出了一個大傢伙。

旁邊那精幹士兵接過後唰啦槍栓聲一響,那黑森森的衝鋒槍槍口就對準了盧偉和賀海緯。

老賀那眼皮子一陣狂跳,心道莫不會真的惹出大亂子吧。嘴裡大聲喊道:「謝師長,快放下槍,你這是犯法懂吧?」

老賀一說完,手一揮,省廳的刑警全把槍收回去了。跟衝鋒槍對峙著,在這麼近的距離,那個明擺著是給人家送菜的,乾脆收了這不抵事的破玩意兒。

「法個屁快滾開,不然……」謝開林威脅開了。

「滾個巴子,有本事你就開一槍試試,爺這身板就是鐵牆銅壁。」盧偉估計這廝不敢開槍,冷聲吼道,其實這廝早就作好了準備,如果對方真開槍的話這廝應該也來得及閃開,因為那個精壯兵那槍口此刻又朝著天上了,並沒指著他們。

「噠噠噠……」

那刺耳,令人毛骨怦然的槍聲終於是響了起來,那衝鋒槍槍口噴出的火舌特別的扎眼。這邊賀海緯在槍聲中一聲大吼道:「快躺下。」

盧偉這廝早就閃在了一個石頭後面心臟還在狂跳。

幸好,那兵蛋子只朝空開了幾發子彈就沒再發槍了,謝開林臉上掛著得意的冷笑,渾沒當回事兒。

老賀等人立即退到了掩體裡面,利用大石頭掩護著,大喊道:「謝師長,你這是犯罪,你就等著被捋帽子吧,想衝進來咱們就好生試試。」

這話一講完,立即朝後面的刑警武警喊道:「立即結成槍陣,利用掩體掩護,如果誰敢撞進來,立即開槍,不管是誰?立即開槍」

唰啦一陣子槍響過後,步槍,手槍全對準了謝開林一夥。

凌晨5點,賀海緯和盧偉那邊傳來了好消息,說是謝開林脾氣還真火了,居然朝空放槍了,而且,用的還是威力相當大的衝鋒槍。

盧偉等人自然是堅守崗位,不過不久后賀海緯接到省廳電話,下達了撤離命令,所以,省廳一夥倒是把舞月山莊還給了謝開林。

已經巡視在福春市的省委盧秘書長剛從下面鄉鎮回到房間,意外地發現了一個文件袋。

一個精幹男子檢查后沒發現什麼異常就打開了,裡面是一盒帶子,還有一份資料,以及江南都市報的消息——縣委書記嫖ji,武裝部長是老鴇。這個醒目標題一下子就吸住了盧秘書長眼球。

看完帶子等,盧秘書長打了電話給盧偉,核實情況后陷入了深思當中。

「報還是不報?」盧明珠陷入了兩難之中。

報上去的話估計魚陽乃至墨香市都將受到波及,也許會引起一場體制內的小地震。

盧明珠最是清楚了,墨香市的一把手周乾陽明顯是本地派朱省長撐上去的。

郭朴陽這個省委一號人物到了南福后,前段時間開始對省城常委班了下手了,敲打了幾下省城一號許萬山。

如果這次的事一報上去,估計新一輪敲打就將開始了,不過,這次倒霉的肯定就是墨香市的周乾陽這個市委一號了。

作為盧明珠,現在還沒明顯表示出傾向於某個政治派別,報上去的話肯定會遭來朱世林這個省長的忌恨。人家不會考慮你是該裝傻還是真聰明的,認為你肯定是別有用心什麼的。

而且這事還牽扯著省政法委書記馬國正,這事沒有他的指示的話估計魚陽的事早吵翻天了。他在捂蓋子,自己卻是在掀蓋子,無意得罪他也不划算,給盧家又樹了一個強敵。

盧明珠在打了一系列電話之後還是決定立即趕回省城。

又一個早上10點鐘,那份送到盧明珠手中的帶子、資料等全安靜地擺放在了省委書記郭朴陽桌上。

郭朴陽長得不胖不瘦,身材算不上高大,適中型號的。面上一向毫無表情,看不出喜怒哀樂,城府深如萬米海溝,一般人都無法從他面上看出點什麼由頭來。

不過,盧明珠可是一點也不敢輕視他。能坐到他今天這個位置的人哪個不是官場巨鱷,一方霸主。這在古代,那可稱之為巡撫,堂堂的二品大員。

南福省的經濟等各項指標都穩坐全國前六,在華夏來說也算是一流大省,一個很有份量,很具影響的省份。

而且,南福地理位置處於鋒口浪尖上,國家不但在兵力布防上構思巧妙,而且在沿海經濟的發展上也是不遺餘力支持。像南福的蒼海市、泉興等市,即便是拿到全世界去亮相,也相當有份量的。

盧明珠剛走,裡面傳來郭朴陽的聲音:「叫馬書記過來一下。」

馬國正有些忐忑到了省委一號辦公室,估計隱隱的有所猜測。盧明珠回到省城雖說是在晚上,但她現在去過省委一號辦公室,這個那是沒瞞過馬國正了。

作為省政法委書記,盧明珠又剛從魚陽回來,而且還沒巡視完就回來了,說明中途肯定發生了什麼大事,不然她怎麼會親自趕回來。

而這幾天她在墨香市的魚陽和福春巡視,剛好魚陽謝家的舞月山莊又發生了事,這麼一推理,有八成把握是撞在她手上了。

這事估計跟魚陽謝家的事有關係,馬國正臉上雖說不露聲色,其實心底里早就翻起了滔開巨,一絲後悔在心底里縈繞著久久難以釋懷。

「唉……老秦啊老秦,我可是被你這老同學害死了。原本謝家的案子既然涉及到一些初級毒品,雖說不是特別嚴重。但現在明顯是有人要拿此事作文章。這事性質一變,就複雜了起來。剛好又攤上了一個縣委書記嫖ji,這事還真有……」馬國正硬著頭皮進了郭書記房間。當一眼瞅見桌上放的盒帶和一些資料時心裡那份子僥倖一下子全給沖沒了。

「自己看看吧老馬。」郭朴陽面無表情說道。

看完資料,錄像等東西。馬國正那嘴角不經意的抽搐了兩下,說道:「郭書記,這事我請求組織處分,我沒負到領導職責。原本以為只是一件嫖ji的小事,想不到這裡面還有如此瓜葛。」

「老馬啊嫖ji雖說只是一件小事,但你是老黨員了,難道還不深知其中厲害嗎?

一個縣委書嫖ji,而這ji院還是縣武裝部長開的。古代叫什麼,叫老鴇這點還不夠,居然還賣毒品。

這事江南都市報都登出去了,可咱們的政府,咱們的公安執法部門都去做什麼時候了?

他們究竟想幹什麼?難道從下到上都要捂蓋子嗎?這事捂得住嗎?

老馬,群眾的眼睛的是雪亮的。我們有些幹部,出了事首先想到的不是自我檢討,而且絞盡腦汁想著辦法把壞事遮掩了,這樣就形成一個惡性循環……

當然,老馬你作為政法委書記,全省這麼大,許多事也顧不過來。

這些,都是下邊某些個別同志做得不夠好,以為憑著自己就能支手遮天了。

這華夏,還是黨的天下,不是某個人的王朝,這事,你立即……」郭朴陽有點語重心長,時而激奮,時而憂慮。

最後桌子一拍,說道:「嚴肅處理立即查辦」

「是,郭書記,我立即親自處理此事。」馬國正腰竿一下子筆挺了起來。

「對了裡面好像還說涉及到軍隊的某些同志,有個叫什麼謝開林的大校居然要衝擊省廳和魚陽縣局組成的封鎖網。

你查證一下,如果情況屬實的話把有關的材料轉到鎮司令處,請求他協助一下轉交給水州藍月灣基地有關部門。

不過老馬,你手下還是有精兵強將的嘛像那個賀海緯,盧偉這兩位同志就是好同志嘛。

意志堅定,絲毫不懼別人的威脅。面對衝鋒槍都敢堅守自己的陣地。誰說咱們的公安幹警是吃乾飯的,這就是鐵血男兒,一點不輸給軍隊中那些英勇的勇士們。

不簡單有膽氣

該獎的要獎,該罰的決不輕饒。」郭書記聲音略顯激昂,雙眼難得的彈射出了一絲複雜的莫名光芒。

.yxg.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