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七百四十三章調整工作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七百四十三章調整工作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七百四十三章調整工作

「至於說檢討,我看沒必要了。呵呵……咱們雖說位居高位,但事也太多了。有一點小紕漏也屬正常,人說,亡羊被牢,為時未晚嘛」講到最後,郭朴陽還扔了根煙給馬國正,臉上居然露出了一絲難得的笑容。

第二天下午4點

市委組織部部長曹萬年和市政法委書記秦天剛兩大巨頭親自趕到了魚陽縣政府,隨行的還有市軍區分派來的一位同志,聽說是市軍分區參謀長蘇環山,上校軍銜。

魚陽縣剩下的九個常委全臉色凝重的坐在會議室里,市裡來的三位巨頭也沒多講閑話。

先是由秦天剛和蘇環山兩位同志通報了謝家舞月山莊的事,然後是曹萬年代表市委,宣布了人事暫時決定。

由衛初婧縣長代行縣委書記一職主持魚陽縣工作。而且另外還宣布了一個決定。

調魚陽縣副縣長葉凡同志到市招商局工作,職務暫定為副局長。希望葉凡同志能在一個星期內處理好魚陽事務,到市招商局上任。

宣布完畢后三巨頭稍事休息直接回墨香了,衛初婧知道留也留不住他們的。

魚陽發生了大地震,估計市裡也會受到波及,會不會發生政壇小地震就難說了。

羅市長在一個小時前有給衛初婧一些提示,交待她準備肩擔重任,一定要穩定住魚陽縣廣大幹部職工的心,不能讓此事撓亂了全縣經濟發展的良好局勢。

不過當宣布葉凡同志要調走時,衛初婧在曹萬年等人走了后電話立即打到了羅市長處。

「羅市長,我希望市裡能考慮到魚陽現在人心不穩,葉凡同志絕對不能調走,我還希望他能繼續主持林泉經濟區工作,把市裡的試點區搞得更有成效。」

「唉……他還肯呆魚陽嗎?」羅浩通嘆了口氣,對於葉凡的事他倒是印象深刻,因為那天省委盧秘書長就過問過葉凡的事。當場還讓周乾陽和賈寶全那臉子都丟盡了。

「羅叔,這次賈寶全走了,魚陽常委班子估計也會稍有調整的,何不推薦葉凡同志進入縣常委政子,也讓他能放下心來,全心全意地支持我的工作。」衛初婧有些急了。

連羅叔都叫了出來,其實羅浩通是衛初婧的一個遠房的小表叔,當然也是較遠的了,屬於那種四杆子能才打著的親戚。

「這事急不來,這樣吧,關於調葉凡同志去市招商局的事我先跟塵天同志商量一下。

如果能留下葉凡同志當然最好了。至於推薦他入常的事,現在絕不能提。

初婧,你眼光要往上看,這次舞月山莊的事其實不是很大,但為什麼顯得如此的嚴重?

這是非常時期,咱們首先得先把你的位置頂上去才行,坐穩實了再說,不然有了變數,分心再去推別人就怕到時兩頭都落空了。這個世道,在組織部門還沒宣布之前都存在著變數,也許昨天決定了的事,今天一覺醒來全變樣了。你好生想想……」羅浩通倒出了一些省里高層的小動向。

衛初婧鬱悶地放下了電話,這個關係到自己頭上時她自然也不會硬要推葉凡了。

即便是葉凡跟自己有了關係,但那個,對衛初婧來說,還沒到成親論嫁的地步。何況她根本就沒打算跟葉凡處一輩子,主要是考慮到兩人年齡相差過大了。

「幹嘛嘴繃得緊緊的,是誰惹我們的衛大書記生氣了。」葉凡躺床上調侃道。

「除了你還有誰?哼白眼狼」衛初婧生氣地瞪了某豬哥一眼,順腳還踢了某豬哥一腳。

「又怎麼啦?為了你我可是上刀山下油鍋的,好了,現在坐上書記寶座了是不是也想效仿賈寶全來個卸磨殺驢,令人寒心氨葉凡裝摸著樣,還搖頭晃腦的。這廝心裡卻是得意不已,要不是有衛初婧在場,這廝早就高歌瘋喊著翻身農奴把歌唱了。

「你佔了我身子,那褲子一提,拍拍屁股就要走人,不是白眼狼是什麼,哼我衛初婧真的就那麼招人厭嗎?像破抹布一樣,要扔就扔了。」衛初婧沒好氣罵道,順手使出吃奶的力氣,那蘭花勾魂指使出,扭捏得某位豬哥是呲牙咧嘴的好不痛苦。

「我說衛大小姐,你啥時成了破抹布,那我肯定就是那掃把桿了。你這話沒頭沒腦的,其實去市招商局的事前次盧秘書長到魚陽巡視時賈寶全和周乾陽不是說過了嗎?

他們總得做給盧秘書長看嘛而且,這魚陽,我呆著還有屁的意思。你又不能弄個縣長讓我坐坐,到時咱們夫唱婦隨,共同打拚魚陽,好不快活。嘎嘎嘎……何況,那常委班子都沒咱的份頭。」葉凡喊冤道。

「這樣吧,你如果能把我推入縣常委班子里,那咱就拚了,鐵心伺候咱們的衛大小姐幾年,呆魚陽就魚陽了,呵呵……」某人一臉,笑得正歡暢。

「伺候你說誰伺候誰?倒過來還差不多。每次完事後不都是我給你拿毛巾,昨晚上的洗腳水還是我倒的。剛才,你居然要求我給你擦身子,你倒成了伺候我了,官不大,脾氣還不小,像皇帝一般,哼」衛初婧好像被踩中了尾巴,差點大發雌威了。隨手一個枕頭就砸向了某爺們。

「呵呵,你當書記,我當慈禧怎麼樣?不過,你把自己也貶得太低了,都快成暖床丫頭了。」葉凡干聲笑道。

「想得美滾滾到你的市裡去。」衛初婧發起瘋來了,推搡著葉凡要把他給掃地出門。

「小聲點,給人看見咱們倆都得完蛋。」葉凡小聲喊道。

「完蛋就完蛋你給我出去。」衛初婧完全瘋了,此刻的表現就是一個純正宗的瘋狂女人,根本就不是一個縣委書記。

「好好好,我先走。」葉凡作了個投降的手勢,要開門而去。

「慢著」後面突然傳來衛初婧的聲音。

「呵呵,我知道你是捨不得咱的是不是?」這廝又是翹笑了起來。

「臭美從窗戶外下去。」衛初婧瞅了某豬哥一眼,冷冰冰說道。

「這個算啦……老子生來猴子命,走窗戶就走……」葉凡真走窗戶旁了,順管道麻溜的下去了。

「你這混蛋,蠢驢,無懶……」屋裡衛初婧正捂著被子痛哭不已。

「唉我知道你想我留下來幫你,可是我還有臉留在這魚陽嗎?沒意思,還是讓我走吧」葉凡望著那扇亮著粉紅色燈光的窗戶,幾秒後有些怏怏然走了。

「找盧偉這小子喝酒去。」

兩天過去了,葉凡正在忙著跟新繼任者移交。其實他分管的東東根本也沒啥可移交的,因為他分管時間不長。

只是跑了幾所學校,向市裡打了幾份申請危校推倒重新的報告。市裡當時盧塵天副市長看在盧偉面子上答應給他一百萬,不過也得等元旦過後明年才能拔下來了。

所以,這些天來,這廝根本就是個甩手掌柜。正跟玉春嬋同志談著一些事時,張新輝來了電話,叫他去縣委會議室開會。

「縣委會議室,麻痹的不會是推薦老子入常吧如果衛初婧肯這樣子做老子也不妨留下來幫幫她。

不過好像應該是不可能吧?縣委書記那寶座還沒固定下來,一般不研究人事動向。

而且,聽說現在市裡也是亂成一鍋粥了。各個常委都蠢蠢yu動,因為聽說省委郭書記發脾氣了。

點名道姓地指出墨香市的某些領導有瀆職嫌疑,居然讓賈寶全這種害群之馬坐上一縣書記寶座,在社會上造成了極大影響,如何向老百姓交待等等。

而省長朱世林卻是說這個只是個別現象,說是人的思想也會隨時轉變的……

反正,市裡的亂局都是因為省委兩巨頭的爭執造成的。不過,普通人的看法是周乾陽這個一號估計得挪窩了。

而新任的市委書記是誰?聽說羅市長很有可能上位,因為這段時間他表現得相當的積極,甚至可以說是相當的搶眼。電視中頻頻暴光,狠抓經濟建設等等。

官場體制中其實就是一付多米諾骨牌,一環套一圈的。上面空出一個位置,下邊就有一連串響應。估摸著各個常委們都想乘這機會挪挪位置。

比如,盧塵天作為常委副市長,難道就不想坐上副書記寶座。而謝國忠作為專職的管黨群的書記,難道就不想坐上羅浩通或周乾陽的位置?

而一步步往上挪,結果尾巴處又會空出一常委位置來,那下面市裡各個副市長那眼還不盯著那常委寶坐盯得眼皮子發麻了。

某副市長一入常,那副市長位置不得又空出一個來。而底下市裡的各行局局長,縣委書記,那眼睛不又得盯著那副市長位置……

這麼一連串往上划水的動作一展開,整個墨香市全撲騰開了,倒成了全員划水,激浪勇進,亂鬨哄一包糟了。

跨進縣委會議室,見衛初婧這個晚上在自己胯下婉轉承歡的女人此刻卻是高雅得像個公主,威嚴得像位女皇,正經、嚴肅地坐在賈寶全那個位置上,一派官氣十足。

.yxg.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