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七百四十四章權力頂天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七百四十四章權力頂天了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七百四十四章權力頂天了

下邊桌子,剩下的8個常委也都目視著面前的一些材料,有的提筆點點圈圈,有的橫橫豎豎,還有的,根本就是在用筆撒氣,把那些材料權當撒氣的沙袋了死命的戳著,發出嚓嚓嚓地刺耳聲響。

費默面無表情坐在衛初婧一下邊,這次他不能代理書記一職,心裡還是相當窩火的,因為他有這個資格,不過因為消息不如衛初婧靈通,被他搶先了。

自然,衛初婧的消息絕對比他靈通了,因為罪魁禍首葉凡同志這幾天都跟她粘乎在一起。

賈寶全的一切動向葉凡同志那是知根知底的。衛初婧早就跟羅浩通作好了準備,省里一有動向立即發力,當然搶得了先機。

先機,自然是相當重要了,有時,可能決定成敗。

費默也僅剩下嘆氣摔碗的份頭了,不過這廝現在也在到處活動,上竄下跳的。

衛初婧現在也僅僅是代理,還沒正式宣布,只要是這個樣子的,我費默都有希望的。

而且,退一萬步說,即便是衛初婧取代了賈寶全,那她那個縣長位置我費默也不妨去坐坐,絕對比這黨群書記強,人家畢竟是正處級別的嘛

而且,我費家一旦坐上縣長一位,憑著費家的勢力,在這魚陽衛初婧未必吃得開,說不準過得一段時間,自感沒趣,灰溜溜逃走都有可能。

對於這一點,費默很有自信,手中擁有幾個鄉鎮書記的費家,完全有能力把衛初婧這個娘們給架空了,讓他當個傀儡書記好像也是一種不錯的選擇。

當然,費默也清醒的認識到,即便是想坐上縣長的那個位置那也是要當的不容易。

盯著那個位置的不要說市裡各行局的副職,以及其它外縣的副縣長等,就是在魚陽也有二個人盯得緊。

一個當然就是玉雅枝這個第二專職副書記了,另一個自然就是肖家的肖竣臣常務副縣長了。

縱觀四大家族,現在最旺的當然就是玉家了,如果真像市裡傳聞的那樣子,周乾陽滾蛋了,如果來了一個新的掌舵人,那他絕不會嫌錢多的。

玉史介那雜毛財神爺往市裡砸下白花花的幾百萬來,估計新任的市委書記總得考慮一下這個跟錢是否過得去還是過不去的問題了。而且,省財政廳的位置太關鍵了,是個書記也得罪不起的。

而苗峰,這個縣委組織部部長心底里開始沸騰了,聽說自己的主子謝國忠很有希望角逐周乾陽那個位置。一旦他上位,那自己是不是也該往上挪一挪了。

雖說不可能一步登天坐上賈寶全或衛初婧的位置,但接替費默的位置還是行的,他倒是希望費默能坐上書記或縣長寶坐,騰出個地來讓自己那屁股也坐上去試試管黨群跟組織部長有啥具體區別。

以前當組織部長,其實就是賈寶全和費默的傳聲筒,大的主意人家拿,人事問題人家書記點了頭,自己只能幹點苦力。

如果能坐上黨群書記一位,至少也能跟縣委書記談點條件,一九開或者二八開也行,你點八個局長,也得留一下局長位置讓我點點將是不是,純粹的瓜分了人事權。

至於說縣委辦主任張新輝這段時間全是夾作尾巴作人了,因為他以前就是跟著賈寶全的鐵竿粉絲。

現在賈倒得很慘,聽說現在還在拘留所里,不就吃了一隻『外國雞』,結果好像那『越南雞』比華夏雞厲害得多。

以前嫖ji的話最多罰點錢就了事,不過這次那『越南雞』可是厲害著了,賈寶全,估計永遠別想翻身了。因為他可是省委郭朴陽書記親自點了名的『吃雞大王』。

這個性質全變了,如果沒有郭書記盯著,那賈寶全在周乾陽斡旋下去政協搞個正處級的什麼職位去養老還是行的。

這下子可是不行了,就連周乾陽都自身難保,遭了池魚之殃,賈寶全,如果此刻周乾陽手中有槍的話,那他絕對會一槍,立馬崩了此被省委書記惦記上的『吃雞大王』的。

賈寶全也算是風光一時了,一時之間倒成了南福名人。現在水州城的街頭巷尾那些哥們一碰上就會伸開五指道干聲笑道:「哥們,一晚上弄了幾頭?」

另一哥們保準會地笑道:「那能跟人家一號相比,人家有武裝部長保駕,咱可沒這本事。越南雞吃不上只得啃條小倭雞了。」

「小倭雞你也啃,那個,太臭,沒啥意思,純粹破鞋一個。」先前的那哥們一般會極端鄙視一番,看來跟小倭人的仇恨還是沒解開啊

繆勇剛入常,也沒啥想法,倒是悠閑得很,只要不把他這宣傳部長寶座翹掉,其它什麼破事兒都跟他無關。

「坐吧葉凡同志。」衛初婧還算客氣,見葉凡進來點了點頭,叫他坐。

「苗峰同志,你來宣布一下常委會決定。」衛初婧板著個臉,一本正經道。

「這娘們還真像那碼子事,還真有點縣委書記的架勢。」葉凡心裡腹誹著,心裡有稍許激動。

轉爾這廝就平靜了,心裡估摸著應該跟入常無關。因為縣委書記還沒敲定,哪有位空出來讓自己入常。估計八成都沒什麼好事砸自己頭上的。

「管他個球,老子移交也完畢了,明天就趕去市裡報道,這魚陽,老子一天也不想再呆了。」葉凡在心裡狠狠地罵了一句。

「葉凡同志,經過縣常委會討論通過,重新調整了副縣長分工範圍。你還是回去分管林泉經濟區,這次外加一個縣財政局也由你協助衛代書記、縣長管理。」苗峰那話一剛完,葉凡差點跳將了起來。不過,旋即,這廝調整了一下心態,暗道:「衛初婧這娘們到底唱的是那一齣戲。又叫我回林泉經濟區,為了攏絡我,居然把縣財政局都拔給我了。」

不過這廝立即笑道:「苗部長,這個可是有些茅盾吧?我已經快移交完畢,準備明天一大早就到市招商局報道的。這個,跟我沒啥關係了,呵呵……」

「呵呵,市裡傳來了最新通知,說是簽於林泉經濟區才起步,而且經濟區還是市裡定的試點副縣級經濟區,要搞當然就要搞好,不宜臨陣換將。所以,把你去市招商局的時間推辭了半年。並且,希望你能在這最後的半年時間內放下包袱,為魚陽人民好好地干一常為魚陽的經濟騰飛而……」苗峰居然笑了,笑得有些奇怪。

不過,給小葉同志的感覺那笑好像很猙獰。

「那林泉經濟區不是由張國華副縣長在管理嗎?」葉凡見那邊不行了,心裡直罵著娘,趕緊又拋出一磚頭來擋一擋。

「呵呵,剛才不是跟你說了嗎?縣裡正式調整了副縣長分管的部門。你跟張國華同志剛好調了個個兒,由他去分管衛教一塊。所以,等下移交就跟張國華同志互相移交就行了。正好,也熟一些。」苗峰解釋道。

「葉凡同志,希望你能不辜負縣委縣政府對你的期望,勇於開拓創新,多拉資金,讓林泉經濟區的老百姓都能過上好日子,趁著路修好的東風,大力發展農業,農民第二副產業……」衛初婧即興大力地褒獎了葉凡一番。不過,在這廝眼裡她——就是一隻給雞拜年的母黃鼠狼

「娘匹的全載在這娘們手中了。昨晚上咱們還親密相融,肉搏相見,袒誠到了如膠似漆的地步。想不到轉眼間就給她耍了。肯定是她通過羅浩通給盧塵天打了招呼,推辭了我去市裡時間。倒霉還要在魚陽呆半年,這日子他娘的還怎麼過狗日的,晚上得在她身上找回場子才行,不然,這活得也太窩囊了。」這廝心裡發著牢sao,可又是很無奈。

其實,對於衛初婧提議葉凡回林泉經濟區的事在縣常委會上倒是沒受到什麼阻攔。因為大家都明白,張國華是賈寶全的人,人家姓衛的不落井砸石已經算不錯了。

而且,這段時間正是非常時期,能不得罪人盡量不能罪人。而且,葉凡此人有倔起的勢頭。

因為前次省委盧秘書長來后好像對此人的印象頗佳的。這小子在老百姓中口碑極好,特別是林泉經濟區所屬的六鎮兩鄉。

再加上上面有人欣賞,對於這種有前途的人,一般的只要腦子沒燒糊塗了的官員都不願意與這種人結怨的。賈寶全估計就是個例外吧屬於特殊事例,當然,他也糟了報應。

葉凡正憤憤然誹腹著衛初婧時,又傳來了苗峰的聲音,這廝說道:「葉凡同志,你這次回去林泉經濟區只是掛個名,把具體的工作最好交待給玉春嬋同志管理。」

「那也行」葉凡有些生氣了,張嘴就笑道,心道:「也好,老子就當一甩手掌柜,天天去天水壩子釣魚玩兒,自得其樂也不錯,偷得浮生半日閑,老子天天去偷。」

「呵呵,不過,你的工作重點得轉移到魚陽北部的幾個鄉鎮了。」衛初婧突然接話轉話般笑道。

「魚陽北部,啥意思?」葉凡有些愕然了,瞅著衛初婧心裡總感覺有些毛燥燥的不得安寧。

「縣裡考慮到魚陽南部現在有了林泉經濟區,經濟發展較平穩了。

就是北部,像西盤鄉,窩勾子鄉等鄉實在是太窮了。所以,縣裡的意思是準備把西盤、窩勾子、順平、麻士等七個鄉也聯合起來,搞一個以西盤鄉為中心的西盤鄉指揮部。

統一調配資源,人事,以經濟發展為主攻目標,借用林泉經濟區的力量,幫助它們脫貧致富。」衛初婧正色的給葉凡解釋道。

「那跟我有啥關係?」這廝一幅死豬不怕開水燙的架勢。

「當然跟你有關係了,因為你就是這個指揮部的總指揮,全稱叫西盤開發部總指揮,我跟張新輝、趙柄健三位同志都當你副手,協助你抓好這項工作,希望你能不辜負縣委縣政府對你的……」肖竣臣一番話冒出,差點氣蒙了葉凡這廝。

叫道:「這個可是有些不妥?我在魚陽也只能呆半年了,這半年時間能幹些什麼?何況咱們魚陽能人輩出,我一個人又要經營林泉經濟區,又要當那勞啥子的指揮部總指揮,就是一個人分成兩個人也忙不過來。」

「怎麼說話的,叫什麼勞啥子的指揮部,那個叫西盤鄉開發部,你就是開發部主任,其實也叫總指揮。這事不要再說了,就這麼定了。你明天先到西盤鄉巡視一圈,帶上一批人,搞個初步的計劃出來。至於人員嘛,由你自己全縣去挑,挑到誰誰說就要跟上,不準任何人扯皮故意推諉。」衛初婧顯出強硬來了,手一揮,葉凡大大自然沒得吭聲了,因為再吭聲也是白搭。

其它那些個常委們當然,自在其樂地在嘆息這傢伙權力無限擴大的同時,也在興哉樂禍著——這傢伙,讓他累死得啦干出了成績是大家的,干壞了事打你自己屁股,好像這個也不錯的。

晚上。

葉凡那廝當然是氣沖沖的,如貓一般從排水管直接就爬向了衛初婧房間,自然,這廝是來找場子的。明的鬥不過衛大書記,只能動粗了。

這廝現在輕身提縱術是越來越溜了,輕手輕腳進了衛初婧房間,室轉悠了一圈,發現沒人。這廝直接溜到了書房,還真在。

衛初婧穿著一身寬鬆的水紅色睡袍子,因為書房裡有空調,也不知什麼原因,居然連扣子都沒扣上,整個胸脯直到下腹部都裸露在外面。

那高聳如山的圓潤隨著她手中筆勢也在前後顫慄著、潔白而細嫩的皮膚在日光燈下特別的滑柔,神秘的肚臍眼若隱若現。因為正在圈圈點點著什麼,再加上葉凡是存心而為,她倒沒發現自己全被某色豬看光光了。

這廝心裡陰聲笑著,唰啦一下,直接竄到衛初婧身後,一把摟住某女往上一翹隨勢還調了個個頭,某女整個人頓時被平扳在了大號辦公桌上,一股子如潮氣息沖鼻而來。

「啊,誰?」衛初婧發出一聲慘叫,不過窗戶全給葉凡同志閉緊了,估計也沒人能聽見。

………………………………………………………………

感謝、坐下看書、cnzcy、沒書看傻了、神級書獃子四位好漢打賞,謝謝

.yxg.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