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七百四十七章縣長的墳墓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七百四十七章縣長的墳墓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七百四十七章縣長的墳墓

「曹哥請明說。」葉凡也認真了起來,從曹勇的凝沉表情中他感覺到了麻川估計是塊非常難啃的硬骨頭了。

「那地方被稱作『縣長的墳墓』,最近兩任縣長,第一任現還在省瘋人院養著,第二任已死去快一年了。唉……」曹勇嘆了口氣。

「氨葉凡再也難以保持平靜,失聲嗯了一聲,轉爾問道:「曹哥知道什麼原因?」

「不清楚,只是聽人家那樣說。」曹勇搖了搖頭,「葉老弟,你怎麼能去那個地方就職,當初活動的時候就該考慮好啊雖說直接把你由副縣長提為縣長,在咱們國家官場體制中已經算是超大跨層次大幅度的特殊提拔了,不過,那個地方縣長死了近一年,都沒人願去。聽說德平的一些官員一聽說那地方就直搖頭。不然,那縣長位置估計是輪不到葉老弟你了。」

曹勇還以為葉凡自己去省里活動過了,所以才這般的說。

「我也不清楚,說句實話曹哥,直到現在我還以為在作夢。這縣長再怎麼說也不該輪到我頭上,資歷、年齡,什麼都不夠格的。這事實在是有些詭異了,到底是誰幹的這事?」葉凡真的有些訝然了,感覺莫名其妙。

這個縣長來得他娘的真是詭異得很。直到任命,自己一點風聲都沒聽到。如果是齊振濤乾的,那應該會叫齊天傳個話預先知會一下自己。

而且,自己明顯的不夠資格,齊振濤應該不會那樣子冒失的事,雖說他是常務副省長,但也得擔心是否會落人口失。

而且最近齊振濤和朱省長的本地派聯盟跟郭書記的外來派斗得相當的火熱,就連墨香市都波及到了。新任市委書記羅浩通估計就是郭撲陽推上去的。

說明本地派在省里高層那個層面已經遭受到了郭朴陽聯盟的一定扼制。現在齊振濤自顧不及哪有空安排自己那點破事兒。

不過,除了他省里再無人能幫得上自己了。宋初傑絕不可能,他不害死自己就不錯了,因此,葉凡是百思不得其解。

「你真沒去活動?」曹勇驚訝了,盯著葉凡發愣,一臉的疑惑不解。

「這幾個月我一直在跑入縣常委會的事,後來運氣不好被賈寶全陰了,沒法入常。

我一氣之下還跟賈寶全好生吵了一架,落了個停職檢查的份頭。後來幸好省委盧秘書長到林泉巡視,賈寶全和周乾陽為了圓謊,再加上盧副市長的推薦,又把我給調到了市招商局任副局長。

還沒去又被魚陽留了下來,說是晚半年再去。幾個月下來,我忙裡忙外,一個縣委常委名額都弄不來,哪敢奢望當縣長?

而且,最近我是連省城都沒去過。真他娘的詭異了?」葉凡倒顯得真誠,絕不像說假話。

「這事還真有些詭異」曹勇點了點頭,沉思了一陣子,說道:「當初是省委宋部長親自把我叫去的,說是德平地區地委常委會點名推薦了你,所以,省委組織部考慮到德平實際情況,特事特辦,破格提拔了你。」

「德平地區常委會點我名了,這事還真是奇巧了。說句實話,德平那地方偏遠得很,聽說比咱們魚陽還要窮,我即便是要活動什麼也不會搞去德平那鳥不拉屎之地。

何況,德平我根本就沒什麼認識的人。雖說當時在省委黨校學習時認識了德平的幾個同志,但他們層次最高的就是一個副市長,還沒上升上市委常委的層次。

估計他們即便是提了我這個人也不可能有多大作用的。何況我跟他們的交情也還沒到那種他們肯鐵了心要幫我的地步,無非是同學關係罷了。不像曹哥跟我咱倆這種關係是不是?」葉凡也是一臉的疑惑,搖了搖頭。隨口也小棒了賀海緯一下,自然,他心裡相當的受用。

不過,葉凡心裡卻是在想:「難道是賀海緯乾的,他也剛去德平地區任政法委書記不久。

不過,好像是聽說他連公安局長都沒兼任,說起來也只是掛個空頭名,沒多大實權。

政法委書記這個空銜,沒得到地委書記庄世誠支持的話根本下面的公檢法三個機構也不會賣你賬的。

就拿地區法院和檢察院兩院來說,他們的一把手都是副廳級別的,人家未必鳥你老賀。

而地區公安局長雖說還只是正處,但人家是強權機構。一般能坐上這個位置的人背後的人脈肯定很深的。

不然,地區的那些頭頭怎麼可能讓你坐上去。公安機關的權力太大了,戶籍、治安、犯罪、簽證等等,涉及的面太廣了。每一任書記專員,肯定都想把持著這個強力機構的。

所以,即便是賀海緯提我應該也吸引不住那些常委們的眼球的。

另外,蔡紅藕這個同學,只不過是德平地區組織部的一位副部長,聽說也是剛提拔不久,排名應該就最尾巴處了,應該也沒那能量幫自己。

那這事還真有些詭異了,他娘的,到底是誰幹的。剛才聽曹勇說是宋初傑親自叫他下來的,難不成是宋初傑想陰我。

明知道麻川那鬼地方是縣長的墳墓,所以安排我下去了。還冠冕堂皇德平地區黨委會推薦的啥的。

不過好像也應該不可能,我給宋老爺子治好了腿即便是沒恩的話也不該有過啊

即便是他不讓我跟宋貞瑤交往也應該不會想出這陰招子想置我於死地吧。而且,作為省里高官,他們的心胸不會如此狹窄的。

而宋初傑這個人,印象還是不慈瞬皇悄侵中姆淺:堇斃畝局輩。雖然說他們未必是良善之輩,但也應該不會是……」葉凡那腦袋瓜覺得有些不夠用了,最後一甩頭乾脆不想了。

「算啦管他誰幹的,走一步算一步看了。」葉凡甩出了一句狠話。

「只能如此了,不過,也許這還是件好事兒。至少你的級別提拔到正處了,跟老哥我平級了。而且,副處到正處雖說只是一小步,但對於處於官場體制中的絕大部分官員來說,那就是一道深不可及的天溝。

只要沒犯什麼大錯,一般來說不會降了你級別的,調整工作是有可能,所以,你也算是一方封疆的小吏了。

只是,你去麻川小心點就是了,堅持一段時間先看看,多看少講話配合書記干好工作為主。

如果實在混不下去來找我,我想辦法,看看能不能換個地盤咱們另起爐灶。只要正處上去了,這南福這般的大,正處級的單位沒有幾萬,也有幾千的,還怕沒有兄弟你立身之處,呵呵」曹勇倒是顯得相當關心葉凡。不經意地掃了葉凡一眼,欲言又止。

曹勇的不經意眼神雖說隱晦,但葉凡的相面術還是發現了。心裡猜測道:「曹哥肯定有什麼話想說而又不好意思開口,到底是什麼話?」

就在葉凡心裡尋思著,有些惚之際,以前在省委黨校培訓時魚泰的有些話突然冒進了心頭。當時聽魚泰說好像曹勇一直想打入水城四秀的圈內。

這水城四秀就是指盧偉、魚泰、盧雲、花逍遙四個人。當然,這水城四秀只是一個噱頭,估計是盧偉四人自封的,或者說是他們那個圈子內人士給叫的外號,並沒有多大的名氣。

盧偉跟盧雲是堂兄弟關係,其實就是指水州盧家了。花逍遙這個人直到現在葉凡也沒見過,更不知其背景。

不過,從魚泰的一些隻言片語中葉凡感覺花逍遙即便是有一些背景,但其家族絕對無法超過水州盧氏家族了。

因為從盧偉的歲數在四個人中不是最大,但排名卻是處第一位來說就可以罕見一斑了。

勢力、能才、家世、背景、人脈才是決定著你在圈之內的地位,這個在一些圈子裡來說特別的明顯。沒有這方面東東你即便是虛長了幾十歲,但照樣也只能是個跑腿當小弟的可憐角色。

盧偉和齊天都比葉凡歲數大,就因為葉凡的拳頭大,所以盧偉和齊天都稱葉凡為大哥,這就是一個有力的的佐證。自然,葉凡這個人的人格魅力也折服了這兩個**。

這麼一尋思下來,曹勇估計是想打入盧偉的小圈子,那就說明他有圖。

他圖什麼?

目標估計就是在盧偉身上了,盧偉的家世葉凡也是打聽到了一些,知道盧家不但在水州『地下』一方面居有著龍頭霸主地位,僅比水州的鳳家稍遜一疇。

因為鳳家的老古董祖爺鳳翅遙是一七段截流階高手,比盧家的盧仙逸高一小階。

不過,盧家在頂尖高手方面差了鳳家一小疇,但在政府層面的官員數量,地位卻是比鳳家又高了一小疇。不但在京城部委里有人任要職,而且現在水州盧家官面上的掌舵人就是盧明珠這個省委秘書長。而水州鳳家勝在財力更為雄厚一些,地下勢力更為強悍一些罷了。

曹勇想跟盧偉接交,無非還不是想攀上盧家這顆大樹。當然,這個不能說曹勇這個人很勢利,水向低處流,人往高處走。

第七百四十八章縣長死之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