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七百四十八章死之謎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七百四十八章死之謎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七百四十八章死之謎

感謝坐下看書少俠打賞,1更到,今天要去鄉下掃墓,所以要用鋤頭鋤草,隨帶著也體味一下當農民老大哥的滋味,哈哈哈……狗子很佩服他們的。

……………………………………………………………………

是激流勇進還是隨波逐流,曹勇現在已經是省委組織部幹部二處處長了,想再進一步不是省委組織部的副部長就得到下邊地方去鍛煉一番。擔當一任影響力比較強的縣級市委書記或者是某地區的副市長,副書記之流。

正處跟副廳雖說只隔著一步之遙,但有多少官員倒在這個坎上。

副廳才是官員們真正踏入高官行列的開始,不然,即便你是一正處級的縣委書記,也不能說你就是一高官了,除非你還是地區常委,但那個級數已經是副廳級了。所以,只有上了廳級,才能稱之為高官。

想到這些,葉凡心裡也有了計較。既然曹勇有這個心思,那自己何不給他牽線搭橋一番?

何況,這段時間來曹勇對自己也快達推心置腹的地步了。既然他投我以桃,那我就報之以李。

雖說曹勇接交自己,無非是聽說盧偉跟自己關係很鐵,想通過我接交上盧偉,他也有這種心思。

這個當然有一定的功利性,但人活在世上,不可能有著無緣無故的愛,也沒無緣無故的恨的。功利心,人人都有,只是大小不一罷了。

而且,如果曹勇以後上去了,肯定會念自己一番心思的。如果他能坐上省委組織部副部長寶座,即便是一副廳,但相比其它的副廳級幹部來說,那份量可不對自己以後的幫助也是相當的大。

這廝心裡計較著,旋即裝著一臉輕鬆,笑道:「曹哥,首先得謝謝你對小弟我的關心了。不過,我還真不相信麻川就是虎狼之地。他再亂能亂過巴勒斯坦那種人肉炸彈的地方嗎?連那種天天殺人自爆的地方人家當官者照樣當,麻川,又如何?」

「我也有些納悶,不過,老弟,既然那地兒被人稱為縣長墳墓,說明那個地方肯定對縣長有所不利,誰會對縣長不利,為何那地方一把手卻是沒事?這其中道道你小心琢磨一番,俗言說小心無大錯,呵呵。」曹勇露出了一絲笑意,對葉凡的豪情心裡著實有些佩服。打心眼裡有些佩服了,這就是葉凡的人格魅力,國術大師從自身溢出的一種品質素質,是普通人難以表現出來的。

「曹哥,晚上我介紹個朋友給你認識,相當不錯的一個朋友,咱們幾個好好喝幾盅,呵呵呵……」葉凡裝著一臉隨意樣子笑道。

「那敢情好,你的朋友不就是我的朋友,哈哈哈……」曹勇打著哈哈,心裡自然也是尋思開了,在猜測著葉凡的朋友到底是誰,不會是盧偉吧?

曹勇那沉穩的心也有些激動了起來,不過曹勇畢竟老道,臉上是不著痕,旋即笑道:「能不能先給我透個底子,讓我認識一下你的朋友,等下喝酒時叫起來也方便……」

「盧偉,咱們縣公局局長,不過他也得走了,剛才不是宣布了,他去墨香市公安局任副局長。這小子,現正從鄉下趕回來。估計不久就將到了。」葉凡淡然笑著。

雖說曹勇掩飾得極好,但他那嘴角的突然微微抽搐還是被葉凡的鷹眼給發現了。心裡覺得暗暗好笑,覺得,人這個東西,都有演戲的天才,曹勇如此,自己何嘗不是如此?

「那好啊我還真想見識一番盧局長的風采,呵呵……」曹勇的確高興了,那笑,絕對是開懷舒心的笑。

吃晚飯時,羅書記當然是豌了。

不過,葉凡晚上也是相當的風光,既然他要調走了,人家好歹也升了縣長,甭管那個縣的縣長是怎麼可怕,說不準人家葉凡同志就能勝任。

所以,以前對葉凡還有些看法的幹部也全過來敬了一圈,表太態,問過好。葉凡也幸好酒量驚人,不然早趴下了。

後來,曹萬年也把葉凡接到一邊單獨聊了一陣子,聊的居然也是麻川的一些傳聞。不過,曹萬年的剖析相當的有力。令得葉凡心裡也有了一點對麻川的初步看法。

晚上10點。

葉凡跟盧偉,曹勇三人到了一個清靜之地繼續喝酒。

對於曹勇其人,盧偉也沒什麼反感。但也說不上什麼好感,不過既然是大哥葉凡慎重的介紹的,而且曹勇這人又在省委組織部任職,盧偉也是初步的接納了這個人。

「大哥,麻川可是是非之地,唉……我是作夢也沒想到你肯去那地兒,糟糕了」盧偉臉上居然略顯憂色。

「我也不清楚,莫名其妙的就給人送到那旮旯了。到現在腦子裡還雲里霧裡的沒鬧明白。」葉凡淡然說道。

「大哥,難道你真沒去活動一番?」盧偉可是有些訝然了,這個也太詭異了,於理不通。沒有活動居然能撈到一個縣長,雖說那個縣長位置極不好坐,不過好歹也是一縣長。

而且,葉凡在魚陽連一個常委名額都撈不到,換一個地盤,居然能直升縣長,這是什麼天理?根本就不符合黨的提拔任用幹部那所謂的潛規則。

要說葉凡背後如果有著深厚背景的話也許有這種奇出現,因為有著大背景的人,有時你自己不說,但有些有心的領導自個兒就用上心了,自然就提拔你了。這些領導,自然也是為了你身後的勢力,提拔你只是為了自己作鋪墊。

不過葉凡的背景盧偉是知根知底的,先前還以為是不是大哥葉凡走通了齊家齊振濤的路子。不過轉爾一想又給否決了,齊振濤如果真愛護他,絕不會讓他去麻川那是非之地的。要弄,自然也得弄個較好的縣讓葉凡去鍍鍍金,過過常

「你小子,我有必要騙你嗎?」葉凡沒好氣瞪了盧偉一眼,旋即微微一笑說道:「要不然你小子使點力,把大哥從那是非之地解救出來。換個好地兒,比如咱們墨香的福春市那市長就不錯的,哈哈哈……」

說完這話後葉凡哈笑著,還不經意地掃了一旁默不作聲的曹勇一眼。

「我哪有那本事?不然我還會到這鳥不拉屎的地方來受苦。而且,小弟級別即便是提了,跟大哥還是沒法子比。大哥那官升得,用飛來形容,一點不為過。連我都有些懷疑,大哥是不是京城某紅色家族出來鍍金的,不過,我曉得大哥不是。大哥,這官升得,全是硬堂堂的。」盧偉這小子趕緊叫苦道,隨道小棒著葉凡同志,隨即,這廝掃了曹勇一眼,干聲笑道:「這不,曹處長倒是能解救你了,給你調換個位置應該不難?你說是不是曹處長?」

「呵呵,我今天下來是來宣布人事任命的,而不是來調換誰的。再說,這次是省委宋部長親自點的將,我能把他這尊大神點的將兵給挪走了。那跟找死有何區別,除非練了乾坤大挪移還差不多。呵呵呵」曹勇回答得相當幽默,並且搬出了宋初傑來頂擋一番。

「那也是,唉……看來大哥得在麻川先呆上一段時間了。」盧偉嘆了口氣,隨即笑道:「不過,經后大哥實在混不下去,呵呵……」這小子一臉的乾笑,就是不點透。當然,葉凡早明白這小子在玩太極推手了,就是不肯把他那姑姑盧明珠給倒騰出來。

「這小子,還跟我打馬虎眼,老子早曉得了。估計盧秘書長人家曹勇肯定也曉得。不然,人家一個堂堂的省委組織部的大處長,怎麼肯到魚陽來攀交我這窮孩子跟你這浪小子。」葉凡心裡暗罵著,臉上卻是干聲笑道:「老弟,是不是有什麼話不好說得,沒事,曹哥是什麼人,咱們都是兄弟,你點透點,讓大哥心裡有個底。別盡給我玩虛的,那個,做兄弟的有些不地道了。」

「呵呵呵,其實,只要齊天那小子肯出面,大哥去啥縣有問題?這福春市,不就一個縣級市,有啥了不得的。」盧偉這廝居然倒打了一耙,把戰火往齊天身上引去了。

「齊天是你們兄弟?」這時,一直不作聲的曹勇居然開口了。

他的心思葉凡也猜到了一些,無非是看到自己跟盧偉好像跟齊天挺好的,那個齊天既然一出面就能調換葉凡那種縣長位置,說明齊天是一個居有大本事的人。

對於此等高人曹勇當然不願意錯過的,能接交自然更好,不能接交至少先搞清楚此人是何方神聖,心裡有個底子絕不會吃虧的。而且,關係這個東西,只有去跑,去走才能出來的。閉門造車等著關係上門,除非你是京城那些硬實家族出來的太子爺才有那般的機緣。窮人嘛就得靠自己,天上砸餡餅的事不是沒有,但絕不會砸你頭上的。

「呵呵,一個當兵的,能幫屁的忙,那小子,不找氣給我受就夠了。」葉凡旋即搖了搖頭,不願再扯齊天。

盧偉當然也閉嘴不談了,知道大哥不想扯出這事來,自然,只有一旁的曹勇鬱悶得很,這悶葫蘆當得的確難受,可又問不得。這事,別人不願意說,你也不好問得。

知道葉凡還沒完全接納自己,此事也給曹勇敲響了警鐘,要想真正的撞入他們那個圈子,看來還得拿出點硬實貨幫葉凡做點什麼實事才行?不然,人家為什麼接納你,你也得要有讓人家接納你的響噹噹理由才對。

「以後他去麻川,如果能幫的,一定得幫襯著點。麻川不是聽說很窮,他去當縣長,這錢絕不會扎手的。就憑我曹勇這身份,在省里一些部門也能打點得開,幫他弄些項目,搞點錢應該不難……」曹勇下定了決心,鐵心撞入葉凡這個圈子了。

以前,曹勇一門心思的想進入盧偉那水城四秀圈子。從今天的情況看,好像盧偉這個水城四秀圈子中的老大還得叫葉凡老大。

而現在又冒出個份量更重的齊天來,而且,從剛才兩人的談話中可以揣測到,即便是那個一出手就能幫葉凡調換縣長地盤的高人,也得叫葉凡老大。

看來這位葉老弟並不簡單。到底是什麼能量使得盧偉和齊天都把葉凡拱上了老大的位置?

如論家勢,葉凡的根底子曹勇早查過,一個普通小幹部家庭,絕對不有什麼好值得炫耀的。而葉凡這個小圈子,明擺著檔次比水城四秀那個小圈子更高,這事還真是有些費疑猜,曹勇一時半分是搞不明白了。

12點,把曹勇送回賓館後葉凡跟盧偉一路散著步子在無人的街頭溜達。

「大哥,你真得小心點。」盧偉又提醒了,惹得葉凡直翻白眼,沒好氣哼道:「你小子有完沒完?不就一個麻川,又不是神話演的蠻荒之地,有啥好怕的。老子是什麼人,你老弟不是不曉得,來上十個八個能耐我何?」

當然,葉凡也曉得這個是人家盧偉關心自己,自然也是透著一股濃濃的兄弟情了。當然,這種兄弟情也摻雜有一點利益成份,但無利不起早,即便是親兄弟都有利益計較,所以,那又如何。

「德平地區就是咱們南福省的蠻荒之地,而麻川更是德平地區中的蠻荒之地,該縣聽說就連財稅等要上繳的都不用上邀,全留給縣裡自用。」盧偉剛講到這裡葉凡可是驚愕了,嘴裡叫道:「還有這種好事,那我這個縣長過去后那腰包子不就鼓鼓的,富得流油了?爽氣」

「鼓個屁」盧偉沒忍住,罵了一句。

「什麼意思?不會比魚陽還窮吧,咱們魚陽聽說在全省一百多個縣中排名可是在倒數20以內的。」葉凡真有些不明白了。

「魚陽倒數第第1位,哈哈哈,大哥這下子出名了,至少也穩撈了全省第不過,是哪啥的是倒數第一。」盧偉臉上居然露出了一股子興哉樂禍。

差點沒噎死葉凡,訝然道:「全省倒一這名頭還真他娘的響亮,難怪一聽到麻川大名,縣裡那些老兄全露出怪異神情。估計是個人都在看我笑話吧不過,你老弟怎麼曉得這般的清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