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七百五十章安插一個紀委書記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七百五十章安插一個紀委書記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七百五十章安插一個紀委書記

而且,周富德還一直要求我去麻川縣走一遭,不過,直到現在,我也還沒去逛一圈子。

聽說那裡路太難走了,光是過天車山就得盤旋上盤旋下幾個時,人都給兜暈乎著了。

不光是我,所有的市領導都不想去那地方。聽說吃沒的,還得住一晚上,他們縣裡的那個破賓館,不是破賓館,叫招待所。絕對能讓你帶上一身的跳蚤回來樂呵著,因為當天根本就回不來。

呵呵……

估計你如果去,工資應該比他還要少。那傢伙可是老傢伙了,歲數翻你一倍絕對有。一臉的屠夫相,臉上肌肉成塊狀,而且,還有條很嚇人的刀疤……」賀海緯把知道的全倒出來了,聽得葉同志是頭皮麻,心裡是扒涼扒涼的快暈菜了。

「市裡就不管了,現在不是大力扶持貧困地區,邊遠縣區,搞經濟建設嗎?」葉凡有些不滿地說道。

「市裡,自顧不及。每年即便是給點,也不多。因為德平要給的地方太多了。十幾個縣,嗷嗷待哺,那些個縣長書記一到地區來,一張口就是錢,一抬手還是要錢。錢錢錢……人都快變面鈔票了。」賀海緯嘆了口氣,也感覺頭大,「就是我這個空架子政法委書記來說吧,下來不長時間。

十來個縣長書記公安局長全來討過飯了,唉前次回省廳,我也隨道去省財政廳去逛了一圈,好說好歹,差點都掉淚了,就給了十萬,打叫花子一般。

有個姓玉的副廳長他娘的那個皮翹到天了,毛毛的說,德平的同志以後就不用來了,你們把前二年的錢全要走了,省財政廳又不是你們德平一家人開的。

後來我又去了省政法委,好不容易等到馬書記,一講到德平人家就頭痛。

說是來要車要人都來了好幾次了,弄得煩透了。還說,剛給德平公安系統拔了一批車子,那車子還是一些愛國人士捐贈的。

誰知,往那地方一撒,每個縣還分不到一輛,最後,市局先給配奮了。

下邊的縣,全乾瞪眼。馬書記還起了牢騷,說是省政法委又不是省財政廳,去啥地方收錢去。

德平,簡直就是長在南福省這塊土地上的一顆光拖後腿的毒瘤……」賀海緯就事論事,合盤全給抖落了出來。

放下電話後葉凡久久不能平靜,看來德平之路充滿了極端挑戰性。先兩個縣長的問題到底是巧合還是另有原因,葉凡覺得頗為令人思量的。

自己決不能再當那第三個下場可憐的縣長了,那就得欲雨繆綢,作好打算。既然決定要干一場,那就得有所打算了。方圓,這枚暗棋看來得搬到德平去了。

「方圓,你現在還是不是掛職在墨香市?」葉凡問道。

「其實算不上掛職,省里叫我下來暫時協助墨香市紀委開展工作,我隨時可以回省里去。」方圓答道。

「去德平麻川怎麼樣?」葉凡直接拋出了話題,跟方圓也沒什麼客氣的了。

「行不過去麻川我能幹什麼?還有,葉先生是不是要去麻川?」方圓問道,估摸著也猜到了一點什麼。

「你還是干老本行,如果能擔任縣紀委書記一職就好了。我現在已經被任命為麻川縣代理縣長」葉凡說道。

「那得恭喜葉先生了,你如此年齡當縣長,估計在南福全省來說也是前無所有的。不過,麻川那個位置估計有人占著,我要進去就得讓人挪窩子,這個恐怕不好解決。」方圓摸了下下巴,有些為難,說道。

心道:「如果你肯利用特勤副帥這身份當然容易辦到了。不過,對於政府層面的東西國家特勤不允許插手。

即便是鐵占雄想必也深懂得其中的厲害關係,應該不敢違反紀律的。

沒有規矩,不成方圓。國家在特勤a組裡面有個專門的紀律監察部門,專門用來防止a組隊員權力界的。

聽說這個紀律部門是由軍方高層,中央政治局的一些高級委員組成的。

他們任何一位晃悠出來都是響噹噹的大員。這個就是當初創立國家特勤a組時中央為了平衡各方面關係,平衡權力而搞的一個特殊機構。

這個機構不隸屬於國家特勤a組管轄,就是國家主席也無法控制它,它是直接對政治局常委會負責的。

裡面的管理層是由政治局幾大常委合力推出來的,全是高官。所以,特勤a組的一些動向,政治局的幾大常委當然也不可能一無所知。

一般的事他們不插手,如果真的遇上特勤a組越制了,動作太大了,一旦真動起粗來,這個監察部門可以捋了特勤a組裡任何一位官員帽子的。

這個當初也是考慮到國家給特勤組員的權力過大而設置的一道不可逾越的權力扼制天網。

有點像是古代的兵符制度,也就是古代君主傳達命令或徵調軍隊需要的一種信物作為憑證,這種憑證稱為「兵符」。

兵符由金、玉、銅、竹等材料製成,其中以銅鑄的為多。其中最有影響的是戰國時期以銅鑄成的虎形兵符,故稱為「虎符」。

一隻銅鑄的老虎,一剖為兩半,右半邊留中央,左半邊給地方官吏或統兵將帥。

調軍隊時,須有使臣持符,兩符相合,方能兵。現代常用的「符合」一詞,便源出於此。

古代君主尚且懂得權力的限制,何況現代社會了?這個特殊的紀律監察部門就是國家套在特勤a組成員頭上的一道緊箍咒。

當然,他們也不會沒事找事的,一般的事都不會理你的。估計稍微的一點越制他們也是睜隻眼而閉隻眼,你不能太過份就是了。畢竟特勤a組是國家主席最親近的軍事機構。」

「這個我去想辦法,還有,去泰國的事你也作好準備,咱們先去德平麻川幹上幾個月,等那邊安頓下來后咱們找個由頭去泰國逛一圈回來。」葉凡交待道。

「謝謝,我聽你的。」方圓答道,略顯激動,這個關係到自身狀況時也無法保持平靜了,隨即說道:「我立即要求回省里。」

「方圓如果能到麻川,倒是我隱藏的一枚暗棋。至少在縣常委會裡有了一個幫手。而且,縣紀委對於官員的查處也是一把鋒利的砍刀。

不過,要把現在的麻川縣紀委書記擠走,走德平的路子肯定行不通。

麻川縣紀委書記的挪窩子要由德平地區常委會來決定。德平地區常委會裡目前自己就知道一個賀海緯。

所以,只得走省紀委那一條路子了。葉凡從錢夾子里掏出了鐵占雄走前給自己的電話號碼,聽說是他哥哥鐵托的。

鐵托同志現任省紀委副書記,而且還是常務副書記,有他出面的話安排方圓到麻川掛職倒顯得相當自然。

鐵托肯開口,估計德平的那些常委應該會給其人面子的。畢竟省紀委的威信那是相當嚇人的。

是個官都有點怵這個。哪個官員敢保證自己屁股一點屎都沒沾上,這就是軟肋。」葉凡思前想後,決定親自去省里跑一趟。

順便也認識一下鐵托副書記。光是打電話那個顯得太不尊重人了。不能拉起鐵占雄的虎皮去扯大旗,那樣子會令人反感的。葉凡,也在漸漸走向成熟。

第二天早上,葉凡早早被衛初婧請到了辦公室。

「什麼時候走?」衛初婧臉上掛著一絲不甘不願。

「這邊的事處理好后就走,估計最多三天時間吧。在六號前下去了,宋部長就給了我一個禮拜時間。」葉凡淡然說道。

「唉我也攔不住你了,你……算啦你認為誰最合適挑起林泉經濟區和西盤開部的工作?」衛初婧終於拋出了話題。

「張國華適合林泉經濟區,畢竟他跟我幹了許久,那地兒他熟。趙柄健適合西盤開部那塊地方。

這些天來他我配合得相當默契,而且趙副縣長經驗老道。鄭力文適合提到林泉經濟區任副主任,讓他跟柳政一起配合張國華干好林泉經濟區。

而且,有力文在,你也放心一些,再加上柳政這個雙保險,可以有力的鉗制住張國華使陰手。不過,相信經過此事後他應該會老實多了,還不知進退的話你也可以出手了,一捋到底。

龜湖鎮的書記賀佳貞同志適合擔任西盤開部的副總指揮,配合趙柄健處理西盤幾個鄉的事務。

衛姐,林泉經濟區也可以說是我的心血撒滿之地,我真不願意它出什麼狀況。

西盤開部也剛才起步,至於古羊,庄紅玉、段海、丁香妹等人也是我的得力幹將。

我走了,這些人帶不走,你可以大膽使用,相信他們會鐵心跟著你的。

而且,這個,就算是我拜託你了。當然,只是一個建議……」葉凡倒也沒矯情,把底全露給衛初婧了。

「張國華你還提他?」衛初婧倒是感覺有些奇怪,不知這子心裡在打著什麼算盤。

「呵呵……昔日的一點過節早就煙消雲散。我就要走了,而且是去一個離魚陽相當遠的地方。這裡,將是我一輩子的記憶。只要是能幫助魚陽人民的,我不計較什麼。」葉凡言語真切,絕不像虛情假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