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七百五十二章一句話少了一將軍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七百五十二章一句話少了一將軍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七百五十二章一句話少了一將軍

去年僅僅19歲就能破格提拔為我軍現代最年輕的上校,而且還是特勤里的上校軍銜,那個份量可不是普通軍隊里的上校能比的。在顧天棋的眼裡,此人簡直就是前途無量,無可匹敵之輩。是屬於那種絕對不能得罪,而且還要拚力結交之人。

「葉副帥葉副帥說了,你謝強可以反對我的任何事,那是政府層面公事公辦。

但不能把私人恩怨拿到常委會上去,而且像個潑婦一般出口就罵人。

你玩死我葉凡沒什麼話說,但一二再,再二三的罵我『黃口兒』,士可忍孰不能忍」張強一臉憤然噴出了這話來,顧天棋那臉立即陰沉了下來,他知道,這是葉凡在借張強的口傳遞著什麼犯騷子信息。

「獵豹還有事,我先走了,改天再請顧軍座喝酒了,呵呵……」張強傳話完畢,剛好電話也響了起來,走人了。

「……」

顧天棋終於一腳把自己的茶几給踹成了破柴片,嘴裡大罵道:「混蛋混蛋啊禍及家人一個『黃口兒』,謝家少了一個少將。一個少將氨

旋即,鳳政委接到了變更推薦人的電話,弄得鳳政委也好生鬱悶。

因為變更的那個人就是墨香市野戰一師的師長趙昆。推薦他擔任嶺南大軍區第二集團軍副軍長,當然,因為趙昆已經是少將了,這軍銜就不是顧天棋的事了。當然,顧天棋又賣了個人情,把少將軍銜可以戴其他同志身上去的。

這個時候,謝開林還在作著升少將的夢。

世事難料,誰也說不清。

在重大強勢面前,顧天棋還是選擇了傾向葉凡。畢竟葉凡還不止代表一個人,鐵占雄這尊更大的神還在其人背後撐著。

雖說謝開林是自己的心腹,但顧天棋也犯不著冒著得罪葉凡這個未來之星,鐵占雄這尊響噹噹大神的危險還要推謝開林上位了。

而且,推薦趙昆上來,間接來說也是向京城趙家示好。因為趙家的趙括中將現在已經調到燕京大軍區任副司令了。

軍界的這一次大動作,趙家也只能得到安排這一次機會,總得給其它各方留點位置是不是?

所以趙昆暫時只能擱置下來等下一次了。這個,當然是軍界各方大佬平衡、妥協之後的結果了。

原本有人推薦趙昆,不過被顧天棋強硬的否決了。想不到才幾個時,這推薦名額一下子就易主了。

所以,才會令得鳳政委有點啼笑皆非的感覺。感覺這軍界人事大事,好像有時也跟三月的天一樣,說變就變臉了。

這個,關鍵就在於誰是掌權人

「凡哥,你要走了?」范春香一邊給葉凡搓著背,一邊問道,臉上也掛著許多的不舍。

「嗯工作需要。有空我會回來看你,不過,我還是希望你能再找個人。」葉凡又勸道。

「找人,以後再說吧,我這白虎命,沒人喜歡。只是希望你能多看管著點范剛就是了,我怕他犯錯誤。」范春香略顯憂慮。

「不用擔心,有我在,天大的事我會罩著范剛的。」葉凡轉過頭來,摸著范春香的手。

「嗯我知道,就是我不說,你也會罩著范剛的,不過,我還是希望你要看嚴著他,別讓他給你添亂子。他這人脾氣沖,犯起倔來八頭牛也拉不回來。」范春香輕輕說著,「對了,丁主任又把經濟區招待的地位改成我這酒樓了。」

「呵呵,張國華是個聰明人。」葉凡隨口應了一聲。

不久

范春香早呈一具裸羊,兩人駕輕就熟,配合得相當默契。晚上她也是特別的瘋狂,估計想把以後的瘋狂都在這一次全給泄掉吧。努力擺著各種姿勢迎合著某男的強悍索齲

長槍一次又一次從那兩片圓丘中進出著,在顫慄著,做著活塞運動。圓丘也在顫慄著,如打擺子一般,有點地震的架勢。一次次的菜西施被送入頂峰,如在波光刀劍中盡見血紅……

酣戰良久方息。

剛換洗了身子躺在床上,電話響了。

葉凡拿起電話接通后,不過,裡面半天沒有聲音。

「奇怪了,到底是誰?」葉凡心裡尋思著,不過對方掛了。

「莫名其妙」葉凡咕嚕了一句隨手入下了電話。

「也許是別人打錯了。」范春香蹲床邊,細心地給葉凡修理著腳指甲,一臉溫順的笑道。

「也許是吧」葉凡淡淡笑了笑也沒多想。

不過,晚上12點時,葉凡也躺下正準備睡覺,電話又響了。接通后裡面還是沒有聲音,顯得有些詭異。

不過,葉凡總感覺,電話那頭的人應該是自己熟悉的人,因為他通過那無線電波,彷彿感覺到了一股熟悉的芳香。光火石般閃現出一個美麗的倩影來。

「是你嗎?」葉凡輕聲問道,旋即大了點聲音道:「肯定是你,說話吧,快說」

不久,電話那頭傳來了5555……低沉而壓抑的哭音。

「唉真是你,倪妹」葉凡嘆了口氣。

「我在那個粉紅色房間等你,我親戚不在。」方倪妹扔出這句話后掛了電話。

「唉……倪妹,你這是何苦……」葉凡心裡一陣子酸楚,久違的記憶又湧上了心頭。

那次因為鳳支書被牆壓死,去龜嶺村的途中,在一輛大三輪上跟方倪妹的瘋狂又湧上了心頭。

就是在那輛大三輪上,方倪妹失去了處子之身,自從她嫁給謝家的謝端之後,兩人再沒什麼出軌之舉了。

用方倪妹的話來說,我不願意用謝端粘染過的骯髒身子來玷污你。其實,葉凡那身子才是最骯髒的,這個,只是一個心靈心想罷了。

而在一個酒醉后的晚上,在天水壩子那間破落的老宮裡,那個純樸得像李春波唱的『芳』樣的姑娘葉若夢,為了保護她的母親,失去了處子之身。而摘去她身子的人,也是葉凡。

「唉……問世間,情為何物,只叫人生死相許。我是不是個禍害?我是不是個卑鄙人……」葉凡嘴裡念叨了幾句,感覺酸楚得很。換了身衣服,如狸貓一般出了春香酒樓,直往那個夢中的粉紅房間而去。

還是那座樓,後門還是沒扣。當一步步心地登上樓上時,當離那間曾經夢幻過的粉紅色房間越來越近時,葉凡突然有種近鄉的情怯感覺。

「總得進去……」葉凡嘆了口氣,輕輕推開了虛掩著的房間。裡面還是一遍旖旎的溫潤粉紅,亮眼而不扎眼。

昔日的清靈妹子,如今已成他婦的方倪妹,一身大紅袍子,穿著的居然是那天晚上有點像婚紗樣的大紅袍子,還是靜靜地坐在那張粉紅色的老式舊辦公桌前,面前,擺放著一個大圓鏡子。鏡子里正映襯著一張梨花帶雨的如花容顏,還有一顆跳動的心。

她,粉嫩的後頸在粉紅色映襯下,顯得那般的浪漫,夢幻,甚至迷離,葉凡甚至有種進入夢境似幻的奇妙感覺。

「你有事嗎?」葉凡輕輕關上了門,輕聲問道。

「嗯」隨著方倪妹出的嗯聲,她突然轉過了身來。葉凡眼前一花,感覺眼前頓時一片粉嫩朦朧。

純撲的妹子此刻變得無可頗前衛,居然沒扣上扣子,從脖頸處開始,大紅袍子往兩邊大大的敞開著,一直腰間,到下身,到腿根子處。

誘人的胸脯前那兩座勾魂乳峰子,還是堅硬的挺立著。隨著方倪妹的心情在輕輕的顫慄波動著,因為她還沒生育。

下身的袍子里居然沒有內褲,一抹茵草在溝壑間微微亂竄著,兩條修長,略顯黃嫩的腿在粉紅色的燈光下顯得詭異般的迷人,妖靈般的扎眼。

方倪妹輕輕一抬手,紅色袍子輕輕地,全都順著肩部滑落在了原木地板上。是原木地板而不是實木地板,一尊粉嫩的如粉玉般蘊潤的身體呈現在了葉凡面前,隨著妹子那兩腿輕輕微張,那……

「凡哥,就這具身體外形還跟原來的一樣。只是,裡面已經髒了,髒了倪妹別無所求,讓你看看,唉……」方倪妹嘆了口氣,晶瑩的淚珠在眼眶中打著閃兒,慢慢在站在原地挪動著那美妙的,時爾來了個慢動作般的36o度大旋轉,時爾又是輕輕的來個八字形,時爾俯下身子,讓身後那圓臀整個,毫無遺漏的展現在了某豬哥面前,時爾……

爾後,輕輕的蹲下身子撿起地板上的大紅袍子披上了,這次,連扣子都給扣上了。

「倪妹,你這是何苦,謝端欺負你了?」葉凡眼中閃出一抹嚇人的寒煞。

「沒有他對我很好,像女皇一樣供著我。只是,這些天來謝家遭到大難,他天天喝得酩酊大醉,就是這樣子了,還從沒罵過我,打過我……」方倪聲說道。

「這就好」葉凡收斂了寒芒,酸楚的笑道。

「我知道你要走了,也許永遠不會再回來了。走前,我能求你一件事嗎?」方倪妹聲說著,盯著葉凡。

「你說」葉凡嗯道。

  • (快捷鍵:←)
  • 官術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