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七百五十四章省紀委副書記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七百五十四章省紀委副書記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七百五十四章省紀委副書記

「如假包換」葉凡自信滿滿的,像這小子那性格,你去求他的話肯定沒戲,還不如充大條來壓制住他。

「那你今天……」年青人問道。

「呵呵,鐵哥叫我來你家走走,所以我就來了。」葉凡隨口笑道,倒是進了大門,直往四樓而去。

進了大廳,一個削瘦漢子坐在木沙發上,抬頭掃了葉凡一眼,笑道:「你就是葉凡同志吧?」

「嗯我是魚陽的葉凡,鐵書記,我……」葉凡有些拘謹。

「坐吧,你的事占雄走前跟我說過了。你遇上什麼難事了,說來聽聽?」鐵托這鐵塔神並不那般的嚇人,顯得相當的關切,直接就問話了。

「我剛被任命為德平地區麻川縣的代理縣長……」葉凡把自己的打算說了一遍,也沒什麼藏著掖著了,就是相求鐵托相助,把方圓挪到麻川縣去擔任紀委書記一職。當即,葉凡把方圓的一些資料遞給了鐵托。

「麻川那個地方很複雜氨鐵托掃了一陣子材料,居然皺起了眉頭,「你有心理準備?」

「嗯不管怎麼樣?既然德平的領導提了我,我總得去試試。」葉凡淡定的說著,倒是不怎麼緊張了。

「那好年青人就該有股子幹勁才對。不過,調方圓同志過去也行,那個不難只是,我有個要求,你能辦到?」鐵托那眼中突然閃現出一溜寒光,不過一閃即逝,葉凡的鷹眼還是捕捉到了。

「鐵書記請說。」葉凡也沒講其它的,直白,樣子好像下級等著上級交待似的胸脯都挺得筆直。

「查清江槐冒縣長之死,查清牛得發縣長瘋病原因。」鐵托口氣突然凝重了起來,看來,對於兩任縣長的詭異下場,省里領導並沒有放下心中的疑問,只是調查從明轉到了暗。

「鐵書記懷疑其中有貓膩?」葉凡不答反問。

「懷疑不等於事實。」鐵托答了一句是事而非的話,「不過,不查怎麼知道事實如何?」

「那個,好像是公安的事吧?」葉凡又扯到了其它,心道,你紀委管貪官,跟人家破案較啥破勁,有點狗咬耗子嫌疑。

「你是不是認為我手伸得太長了,有點吃飽飯沒事幹?」鐵托冷冰冰哼道,那股子青天大老爺氣勢又泄了一點出來,的確有點令人發麻。

「難道江槐冒的死和牛得發的瘋跟金錢有關?」葉凡也豁出去了,既然鐵托提出了條件,那就得把這事搞清楚點。

不然,以鐵托的性格,即便是有著鐵占雄打招呼,估計他也不會賣自己多少面子幫襯著自己的。畢竟鐵占雄是鐵占雄,鐵托是鐵托。

要讓人幫襯著,就得拿出讓人信服的能耐來。當時,你不需求他,他自個兒覺得你這人值得幫,就幫你了。鐵托,就是這樣子的一個人。

「沒有證據,我不好說什麼?當然,這事也難辦,你慢慢來。」鐵托語氣放緩了一些,暗中也有些佩服這小了的勇氣,在面對自己如山氣勢前居然能反問不懼,光是這份膽識頗為令人欣賞。

暗道:「看來占雄的眼光也不會差到什麼地方?」

「查我可以查,但叫我承諾一定要查清那個我現在無法答覆你。聽說當初江槐冒同志死了后,江家人都告到公安部了,公安部重案調查組的同志都下來過了,結果是無疾而終。」葉凡提出了一些難處。

「嗯這個我知道,你可以慢慢來,至於結果我也不要求你一定要有結果,不過,你得盡心些,忽悠我可不行?」鐵托還是一根筋,一臉沉悶地盯著葉凡,好像上癮了似的,盯得某同志有點發酥的感覺。自然是那啥的造成的,不怵那才怪。

「中我葉凡不是那種人。答應你的就會去盡心,無法盡心我不會答應你。」葉凡態度堅決。

心裡也是暗暗尋思開了:「如果能乘此機會交上鐵托,以後借幫他查案子的機會借用一些省紀委的資源,那個好像也是相當不錯的選擇。

如果真查出什麼了,那自己以後在鐵托心中的份量肯定會直線上升的。

聽說鐵托有入常的希望,能提前結交上一個有可能入常的大腕對自己來說那絕對是好事,此事值得一搏。鷹擊四海,官場也在於一個『搏』字。」

「好我就喜歡直爽的人。以後在查案過程中需要什麼幫助的話,你直接跟我聯繫。占雄給你的電話就是我最機密的電話,24小時開機的,除非沒信號都是通的。」鐵托點了點頭,嚓地一聲,那茶杯重重地被他嗑在了桌子上。

不過,當他一眼掃到葉凡同志那擺放在腳下的大木桶時那眉頭又皺了起來,哼道:「這個,提回去,以後再這樣子你就不必再來了。年青人,不學好,盡玩這些,哼」

「呵呵……不值錢的東西,一條魚,而且還是我自己釣來的。」葉凡趕緊解釋道,瞅了眼色有所放緩的鐵托一眼,笑道:「不過,這魚可是占雄哥最喜歡的東西,一般人我是不會化這麼大力氣去釣的。而且,絕品魚,要不要由我,不要我拿回去自己燉了喝湯……」

「絕品魚,牛皮鼓都快吹破了,打開來瞧瞧?」一旁的那個女孩子忍不住了,眼睛一直盯著那木桶。

「行讓你見識一下。」葉凡打開了蓋子,小姑娘沖了過去,探頭掃了幾眼,那眼睛頓時瞪得老大,叫道:「這魚頭上怎麼會長得有雞蛋?」

「雞冠……」年青人也呆不住了,沖了過來。兄妹倆頓時都來了興緻。指指點點,品頭論足,好不熱鬧。

「雞冠魚,又稱之為龍魚。聽說吃了能帶來好運,而且此魚大補之物,難怪占雄一直念叨著這魚?好了,小夥子,這魚我收下了。」鐵托居然笑了。轉頭沖那年青人笑道:「飛虎,你把我書桌上的那方鎮紙拿來。」

不一會兒,鐵飛虎拿來一方粗不啦嘰的『鎮紙』。估計就三指寬,長倒是有一尺左右。好像是銅打制的,上面斑斑駁駁布滿了銅。

「唉……這『睡麒麟』即便是在睡覺時也睜著眼的,蒼天有眼,這世上,莫做壞事,蒼天有眼的」鐵托撫摸著那根鎮紙,有些不舍地嘆息著。

「給你」鐵托遞了過來。

「鐵書記,這是您心愛之物,我不能收。」葉凡趕緊推辭,開玩笑,收人家號稱『鐵塔神』的禮物,那不是找死。

「呵呵,當年我破了一起大案子,一個老大爺送的。說是他們家一直放在供桌上的,當時還以為是供品,後來才知這東西原來就是用來壓紙畫的。對農村人來說,這東西的確沒什麼用。

當時我也是不要,不過老大爺態度堅決,不要的話就要當場砸爛當廢銅賣了。

看他那架勢,不像是說謊。無奈之下我收下了,如今也快10幾年了,不知那老大爺現在是否還活著?」鐵托臉上陷入了深思之中,良久緩回過神來。

說道:「當然,我當時也沒什麼東西可送的,隨手寫了幅字給他,聊表意思。希望你能記住,『蒼天有眼』這四個字。

做人,行得端,坐得正,為天下蒼生,為華夏老百姓真正的謀些福利才是正道。

你現在已經是一縣之長了,治下有著幾十萬的老百姓,麻川,是個極端貧困縣,全省最窮的縣。

我的期望不高,什麼帶領該縣撞進全省前30什麼的沒那奢望。只有一點,希望你能讓麻川人民都吃飽穿暖,不再墊底,不再餓死人,不再讓孩子們上不起學……

而且,你那雞冠魚的確是絕品,如果要用金錢來衡量的話這青銅鎮紙不值你那魚……」

「謝謝」葉凡慎重地伸雙手接過了鎮紙。心裡默念著蒼天有眼。

「鐵書記,給我兩年時間,我會讓麻川縣擠進全省前80名。做不到我回家賣紅署。」葉凡雙眼堅定,此刻充滿了一身的霸氣。

「我……拭目以待」鐵托沒再說話。

出了鐵家大門,葉凡也鬆了一口氣。有了鐵托的保證,方圓的事總算是敲定了下來。不過,鐵托那『蒼天有眼』四個字卻是小小的震憾了葉凡一番。

「省委那些高官,各有風格。齊振濤脾氣爆燥,以霸氣稱最。宋初傑柔中帶鋼,倒切合他那組織部長身份。鐵托,此人恩怨分明,一心為民,『鐵塔神』三字罩他頭上不虛。鎮湯成,直爽中含著溫潤。」葉凡心裡暗暗想著直往山下而去。

「占雄,最近身體好些沒有?」鐵托關切的問道,此刻倒是一臉的和緩。

「差不多了,你老弟我是打不死的小強,蟑螂命哈哈哈……」鐵占雄在電話里爽朗地笑道。

「嗯那就好,聽說你喜歡公雞魚?」鐵托問道。

「那玩意兒,只聽說過沒見過。聽說是極品大補之物,誰會不喜歡?」鐵占雄開著玩笑,猛然好像醒悟過來,問道:「難道大哥有?」

「呵呵,這不,葉凡那小傢伙居然賄賂到咱這紀委書記家裡了,膽大包天氨鐵托居然也干聲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