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七百五十八章這是個層次問題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七百五十八章這是個層次問題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七百五十八章這是個層次問題

「曉得,我會給顧軍座好生說說的,讓他明白清楚的。不過,鐵團說現在鎮頭兒都曉得了這東西,是不是也該那個啥的,意思意思一下就行了……」張強不好意思地撓了撓頭,又來了,差點氣得葉凡同志直接爆走了。

「強盜,純粹的強盜」這廝在床上吼叫了幾聲,嚇得隔壁正睡覺的梅子都從床上跑了過來,以為發生什麼事了。

「噢沒事梅子,你去睡吧。」葉凡隨口說道。

「梅子,看來葉哥真是夜夜笙哥,晚上又有梅子陪了。」對方電話里張強聽到后心裡猥瑣的想著,「聽葉帥口氣,那蟒肉好像是壯陽之物,好東西啊等拿回來吃上一小碗,跟我的妹子……」

「算啦也給鎮頭一截吧,算我倒霉。保密點小子,不然,我可得痛死了。」葉凡沒好氣哼聲后正想掛了電話,裡面傳來張強的聲音道:「謝謝,不打撓了,你跟梅子姑娘好合啥?」

「合個球,你……」葉凡差點沒噎著,憤憤然甩了電話。

不過,第二天張強興沖沖親自來領蟒肉時卻是有些呆愣了,再次擦了擦眼掃了自己那個份頭,瞅了葉凡這副帥一眼,終於沒忍住,輕聲問道:「副帥,不是說給一巴掌長嗎?怎麼才三指寬?」

「呵呵呵呵這不是一巴掌長嗎?一歲大的小孩子那巴掌能有多長,有成人的三指寬已經算是長得胖的小孩子了。」葉凡干聲笑道。

「受教了」張強那嘴角狠狠地抽搐了幾下,差點說不出話來了。

不過,這廝又瞅了瞅給鎮東海上將的那個盒子,發現有五根指頭寬,不由得嘀咕道:「看來,這巴掌也有大有小,鎮頭兒的一巴掌是成人的巴掌,老子的就成一歲小兒的了。摳門」不過張強不敢再嗦,鬱悶的走了。

「別看只有那麼點,夠你小子喝幾次的了。別搞得晚上下不得台。一定要叮囑顧軍座,一次別整太多,一小指寬就夠了。」身後遠傳來小葉同志的慎重交待。

「曉得了」張強面上恭敬,心裡腹誹著,「就這點破肉,還分幾次,老子一次下酒還不夠,交待,交待個屁燥死那些傢伙才解氣,哼」

不過,在車裡,當張強掃了一下顧天棋軍座的那個裝蟒肉的盒子后又有些釋然了,他的那一巴掌跟自己的差不多。

「嗯,至少副帥也把我跟軍級幹部擺一塊了,也算是還有點面子。鎮頭兒人家是上將,應該是成人一巴掌。

不過鐵頭兒這點又講不開的,他的可是一尺多長,那個可是好幾個巴掌了。

唉……在副帥眼裡,兄弟情最重要,鎮頭兒貴為上將,特勤a組總頭兒,還不如鐵團在副帥眼中的份量。

看來,人這個東西,並不是單論級別、職位高低就能決定一切的。副帥,仗義、重情,他是個真男兒。我張強,還得努力了,爭拳…」

不過,張強數來數去看見還多了一個盒子。正納悶是不是葉副帥搞錯了不小心給多整了一盒,心裡猛不丁地一陣子狂跳,心道,這個多發的我還得跟副帥念叨一下,不過,這肉嘛肯定不用還回去了。

老子好運到了,這廝心裡正欣喜時,才發現上面有貼著字,交待鐵占雄轉交給煞神狼破天的。

打開后一掃,發現跟鎮頭兒的一巴掌差不多。當然,藥材葉凡也隨手配製好了的,那配方,還是德平那古老頭給的,自然,也綜合了葉凡的熬湯秘方的。

「唉我張強還真得努力啊在副帥眼裡,我還不夠格跟他稱兄道弟,層次啊層次」這廝嘆了口氣。

葉凡剛回到林泉,居然聽到一個很是意外的消息。庄紅玉被人打了。

葉凡急匆匆趕到了醫院,發現庄紅玉臉上腫得像豬頭,身上也到處包得像補丁一般紗布。

「怎麼回事?」葉凡問一旁的段海。

「昨天晚上,紅玉半夜起來上廁所。無意中發現你的門開著的。還以為你大半夜回來了,一走過去,居然發現有人從你房間搬東西。

就是那個大樹兜。兩個黑衣人正抬到走廊上,紅玉一看,沖了上去大喊抓賊。

那兩個毛賊一慌,不過好像捨不得那樹兜,想跑,不過被紅玉死死的拉扯住樹兜不放。

最後紅玉被兩賊踢成這個樣子了。太大膽了,居然敢到鎮政府偷東西。」段海一臉氣憤說道。

因為林泉鎮政府那宿舍樓每個房間都是單間,廁所在走廊角落處。而經濟區那座辦公大樓倒是建成了,只是還沒裝修好,估計還得等幾個月才能搬進去。

「唉……一個破樹兜,要偷就給他嘛紅玉,你這是何苦?」葉凡嘆了口氣。

「交待公安分局,給老子好好查查,一定要把小毛賊抓到案。,連這破樹兜都要偷。」葉凡轉身朝身後一個穿著公安制服的同志狠狠地交待道。

「是,葉縣長,我們正在排查。」那個年青人行了個警察禮。雖說葉凡同志已經調走,但人的名,樹的影,知道人家能量大。

一句話就能捋了自己頭上那帽子的牛人。此人簡直就是魚陽的神話,創造了一個個奇,魚陽人傳得近乎邪乎了。

「葉……葉縣長,你回來了,那……那樹兜沒給偷走吧?」紅玉醒了,開眼就看見了葉凡,想坐起來,不過被葉凡給按住了。

「唉當時你不該攔,讓他們搬走算啦,一個破樹兜把你打成這樣。」葉凡有些心疼,伸手摸了摸庄紅玉那腫如豬頭的臉蛋,昔日那風華的美貌此刻全沒了。

「那樹兜一個要好幾千,不能便宜了小毛賊。」庄紅玉固執說道。段海早就出去了,病房裡就剩下葉凡跟庄紅玉。

「你這臉沒被劃了吧,不然以後嫁不出去就麻煩了。」葉凡開了個玩笑,緩和一下氣氛,「要不,實在嫁不出去時我接收算啦,呵呵……」

「臉倒沒事,只是身上被踢了幾腳,醫生說是骨頭沒裂開,臉上只是腫塊,退了后就沒事了。」庄紅玉輕輕擺了擺頭,瞅了葉凡一眼,笑道:「接收的活你就不用想了,我還不至於那般破爛不堪的。我還是個……」庄紅玉突然,臉有些紅了。

「嗯沒事就好。」葉凡點了點頭,總算是放心了一些。

「葉……葉縣長,你能不能帶我走,我跟你去麻川一起工作?」這時,庄紅玉突然吞吐著說道。

「這裡不好嗎?麻川,那個鬼地方,你去不合適。而且,麻川是德平以區管的,離咱們這裡相當的遠。聽說是全省最窮的縣,那裡,不適合你。再說,這個跨地區調動也要當的難。」葉凡拒絕了,麻川的情況複雜,就連自己心裡都沒底,他可不想讓這麼美麗玉潔的女子去麻川遭受到什麼損傷。

「我不怕,葉縣長,我喜歡跟你一起工作。當然,你也別往歪處想,就這點想法,我沒別的意思。你這人干工作不錯人也夠仗義。」庄紅玉很是直白,也不怕小小的打擊一番小葉同志的信心。

「就干工作不錯,其它方面就不行了,唉……傷人氨這廝故意嘆了口氣。

「當然了,你就這點值得可取,除了這個,其它嘛咯咯,不像一個領導。」庄紅玉直言不晦,差點噎著葉凡同志了。

「你……想不到在你心中,我就是那種人。合著我就是那種猥瑣之流。」這廝有些失落,轉爾望了望庄紅玉,笑道:「你想不想去市裡,不然,我去市裡跑一趟試試。」

「市裡你有交道?」庄紅玉有些不信,瞳孔微微睜大盯著葉凡。

「你只要跟我說你想不想去就是了?其它的你別管,我去搞」葉凡自信滿滿,就差拍拍胸脯顯顯王八之氣了。自然,也是為了表現一下,免得被某女一直看成猥瑣男了,那個,也太掉價了。

「能去市裡當然好了,我現在已經研究生畢業了。在魚陽,這個圈子太小了一點。」庄紅玉燦爛一笑,頓時令得某豬哥那心肝有點解咚咚感覺了。

「迷人」這廝心裡毛毛地想著。

「嗯,有機會我問問。」葉凡笑了笑,亦真亦假,估計庄紅玉也沒當回事看。要進市裡,相當難的,她都跑了幾年了,都沒成功。葉凡雖說在縣裡有些能量,在市裡,估計未必能吃得開。

1997年1月8號,葉凡正準備回家一趟。魚陽這邊的事處理完畢了,準備直接從家裡到德平麻川去上任了。

正準備打個電話給張強,問他自己那輛牧馬人改裝完畢沒有。這次去麻川上任,肯定得低調一些。那輛牧場人太扎眼了,會給人造成一種窮縣富縣長的感覺。

不過,葉凡實在捨不得那輛牧馬人,不但坐著舒服,而且越野性能相當的牛氣。既然麻川的那般的窮,那公路,絕對很爛,像這輛越野性能如此好的車子,倒能派上大用常所以,特地叮囑張強,把牧馬給搞舊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