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七百六十章地委組織部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七百六十章地委組織部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七百六十章地委組織部

「走我們去組織部,估計老孫還在。」賀海緯笑道,直往中央一座樓而去,指著說道:「中央這座樓就是黨委樓,第四層是書記和副書記辦公的地方。

庄書記在左右,副職在右邊。第三層左邊是紀委辦公,右邊是組織部。

第二層就是政法委和宣傳部了。而王專員、一些副職們都在對面的政府樓里辦公。

至於前面這座樓,什麼教育局,黨史辦等等都湊一塊了。單位大的話就佔了整層,單位小的話幾個合湊在一起,有時下邊來辦事的人員,搞不清狀況的話還會竄錯門了。」

「怎麼不分開,一個單位半層樓也行。」葉凡感覺好笑。

「分開,當然想開分,就是沒樓怎麼分?」賀海緯苦笑著搖了搖頭。

又笑道:「這裡以前還有個典故,相當的好笑。說是前幾年,這中間這座樓還沒建好時就更亂了。

那個時候紀委跟組織部的同志辦公室就挨在了一起。一個從外縣剛來報道的同志,居然走進了紀委某科室裡面。

人家紀委的同志自然也熱情地接待了他。聊了半天,人家紀委的同志也暗自納悶。

這什麼人啊?既不像是來反映情況的,也不像來自首什麼的。一來就先吹噓自己,難道是想在自首前先替自己開脫一點罪行?

談談自己為民為國為什麼的。以後倒騰出自己犯了小罪,要求組織從輕處理什麼的。

後來才知鬧了個烏龍。所以,一建了新樓,趕緊把紀委跟組織部分開了,一人半層樓,那牌子也掛得很醒目,免得再出這種荒唐事來。」

「的確有味道,要是某位同志想來自首,跑組織部去嗦一大堆,那更有得看了,呵呵……」葉凡湊趣道,眼睛也沒歇著。

自然是在記著這些部門,門牌,方便自己以後來辦事。估計這裡以後會經常來的,特別對面那座政府樓,更得記牢了,別到時竄錯門鬧出烏龍事件來就笑話了。

「賀書記,怎麼有空到我這裡串門?」辦公室里傳來一道略顯沙啞的聲音,不過,中氣倒是十足的。

「呵呵,孫部長,這位葉凡同志,是來報道的。以前我跟他還打過交道,所以隨路帶來了。你們先談,我先走了。」賀海緯很是禮貌,打了個招呼先退走了。

「孫部長您好,我是葉凡。是從墨香市魚陽縣那邊來的,接到省委組織部的調令過來的。」葉凡打著招呼,一邊從皮包里掏出有關資料。

「坐吧葉凡同志,你就是到麻川縣代理縣長的那位同志吧省委組織部的曹處長已經給我打了招呼。」孫國棟相當的親切,看上去四十接近五十左右的人,國型臉,面上笑眯眯的,有點像是魚陽謝強那笑面虎勢頭。

「**不會又是另一隻笑面虎吧不過曹哥還真不錯,怕我受了委屈,居然親自打了電話交待了一番。也好不然這位孫部長估計就不會如此熱情了。」葉凡心裡嘀咕著,輕輕坐在了轉角皮沙發上。掏出了一包紅塔山,遞了一支過去。

「紅塔山還不錯。」孫國棟點了點頭,接過煙也沒矯情,由葉凡給點上了。

葉凡本來想帶中華的,不過想了想,覺得德平這地方如此的窮,如果整天掏出的都是中華,影響相當的不好。為了低調,這廝所以賣了紅塔山。

當然,中華就留著自己私下抽了。賈寶全硬性阻攔自己入常的事也給葉凡敲響了警鐘,這做人,不能太高調,不然,最後吃虧的總是自己。

葉凡決定到德平后要改改在魚陽的一些不好的毛病,既然現在已經是一縣之長了,也得顯得沉穩點才行。還像個不穩定的年青人,會給人心浮氣燥,毛里毛氣難堪大任的感覺。

「你跟曹處長認識?」孫國棟不談工作,倒先挖起葉凡的底子來了。

「前次我去省委黨校學習,無意中認識的,曹處長這人不錯,魚陽也是他親自來宣布調停的。」葉凡倒出了一句。當然不會和盤托出的。不過,至少向孫國棟透露了一點,曹處長跟我的關係不一般。從他親自到魚陽就可罕見一斑的。

像宣布一個縣長任命,何必要曹勇這個處長親自下來,能派個副處長就算不錯了,這就是省里部門的特殊性。特別是省委組織部這樣的要害部門。

「哦呵呵,葉凡同志,我現在代表德平地委組織部跟你正式談話。你的事我們也聽說過了,前次省報不是登出了宋部長親自點將的事。既然宋部長都能親自點將,那說明你的確有某方面的能力值得我們注意……」孫國棟的話不多,令葉凡奇怪的就是的,他多次提到了省委的宋初傑部長。倒是令得葉凡頗費猜疑。不知道這隻老狐狸打的是什麼主意。

葉凡當即也表了態,什麼服從組織安排,聽黨的話,紮實工作,抓好……

「葉凡同志,剛才庄書記知道你到了,叫你立即過去,他要見你。你這邊的組織關係什麼我會安排人給你辦妥的,你先去吧。」孫國棟放下電話后立即說道。

「謝謝,材料我都放在這裡了,哪我先過去了。」葉凡心裡一震,想不到地委一把手庄世誠書記要招見自己。而且顯得相當的急,看了看時間,都快五點了,按理說這個時候應該下班了。

「不會是麻川發生什麼事了吧?」葉凡心裡想著。直上四樓而去,路倒不遠,不久就看見了掛著書記的牌子。

「你就是葉凡同志吧庄書記正等你。」門口一個秘書模樣的年青人說道。

葉凡點了點頭,稍稍平復了一下心境,走了進去。穿過外面的秘書室,裡面還有個內間,估計就是庄書記的辦公室了。

不過,一跨進去,這廝立即傻眼了,脫口而出道:「怎麼是你?」

這廝心裡震驚得無以復加了,因為庄書記居然就是那天自己裝酒瘋時在蜈蚣潭遇到的跟那個鳳姓老者下棋釣魚的中年人。

這廝頓時可以肯定了,估計自己能到德平來,就是庄世誠點的將了。

心裡直喊著萬幸,當時自己聽了京里張局長來的電話,叫自己到天水壩子去,而張局長也沒明說什麼。

幸好自己聽了張局長的話真的去了。而且還裝酒瘋顯露了一手拉投資,修路,振興鄉鎮經濟的屁理論。

想不到好運的居然真給庄世誠看中了,不然,這個縣長再怎麼說也不會落自己頭上的。

其實葉凡不曉得的是即便是庄世誠當時也沒考慮調葉凡到麻川去當縣長的,畢竟葉凡太年輕了,這個風險太大了。

最後還是那個鳳姓老者探手指在棋盤上點了一下那個『帥』字才促使庄世誠痛下了決心。所以,其中糾葛都是相當複雜的。

「怎麼不能是我?現在明白了吧,呵呵呵……」庄世誠淡淡笑了笑,立即收斂了笑容,變得凝重,甚至臉上還帶有一絲憂色。

指著自己對面的轉椅說道:「坐吧,想必你也猜到了一點什麼。把你從很遠的魚陽弄到這裡來,我唯一的一個心愿就是希望能看到第二個林泉經濟區在咱們德平落地生根,那就是變麻川縣附近為林泉經濟區,你有這決心嗎?」

「變麻川縣附近為林泉經濟區,這個,目前麻川的情況我還不是很熟悉。能否讓我過段時間再回答庄書記的話。」葉凡心裡一震,採取了拖字訣。

這個話當然不能亂說,麻川是一個縣,而且是比魚陽更窮的縣。當時林泉經濟區能搞上去,跟它的地理位置和各方面機緣也有關係。

麻川不可能有林泉的地理位置那般的好,聽說就處於一個幾面環山的小盆地里,不像林泉還是三條路線的交叉口。

麻川只能說是一個死城,葉凡這幾天也狠下了一番功夫研究麻川,思前想後,覺得要把麻川變成第二個林泉經濟區,那個簡直就是不可能能實現的東西,說是天方夜譚也不為過。

「你底氣不足啊我費盡周輒,從魚陽把你弄到德平來,難道你只是一個能夸夸其談的庸才?庸才要來何用,你乾脆直接回魚陽去算啦,哼」庄世誠勢氣大發,盯著葉凡逼將了過來。

「哼激將法,這個太老套了。」葉凡心裡譏笑著,嘴裡卻是一點也不慌亂,淡定笑道:「庄書記,麻川想成為第二個林泉經濟區,就得擁有成為第二個林泉經濟區的條件。

林泉的地理位置想必庄書記也了解過,絕對比麻川縣好得多。麻川,說難聽點,麻川,其實就是一座無可通途的死城。

林泉經濟區現在魚陽縣的地位絕對是一流的。庄書記要我把一座死城搞活成為德平地區的第一流縣,那個,我可以肯定的回答,我辦不到。

現在的麻川,經濟是全省倒這是一種什麼狀況,想必庄書記心裡最清楚了。

魚陽雖窮,但以前也還處於全省倒第10位。不過,我可以現在就回答庄書記,我有信心在二年內,讓麻川脫掉全省倒一的帽子。退到倒數第10位去,而且,保證不讓麻川縣成為德平的墊底縣,德平有12個縣區,兩年內,我讓麻川提高兩級,到第10位去怎麼樣?

這個目標庄書記是否滿意。如果滿意,我就留下,如果不滿意,我哪裡來回哪裡去。」葉凡也顯得相當硬朗,有理有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