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七百六十五章去公安局搶車子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七百六十五章去公安局搶車子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七百六十五章去公安局搶車子

第3更到,感謝小子你行哥們打賞

「老弟,咱們是兄弟,老哥我也不給你打馬虎眼了。我現在就掛了個政法委書記空頭銜,地區公安局長叫林天,這小子在省里很有來頭。

根本就沒把老哥我這個政法委書記看眼中。省里倒是拔了10幾輛警車下來,說是特別支援德平的。

不過,一下來就給直接給林天那傢伙弄到了公安局那草坪停著了。

你說,叫老哥去搶那車是不是?」賀海緯一臉苦澀,地一聲,辦公桌被他敲得直打顫,看來最近所受的氣不少。

「不過我有王專員批條,他答覆肯定給一輛,這一輛總得給我吧?」葉凡心裡那是扒涼扒涼,原本以為有著賀海緯這個政法委書記相助,搞三四輛應該不難。

現在看來,就連王專員批的那一輛能否從人家嘴裡搶回來都難說了,更別奢望三輛了。

「王專員,批了有屁用。車在人家屁股底下坐著,你去搶不成?而且,王朝中那匹夫估計就在演雙簧,指不定在背後早給林天交待了什麼屁言。」賀海緯關起門來開罵了,知道這辦公室隔間效果好,也不怕別人聽見。

「王朝中是在等著看我笑話,麻痹的,不是個東西」葉凡冷哼了一聲,眼中突然彈出一道寒光。

「可不是嘛老弟,估計你跌進一個很大的旋渦了。」賀海緯扔了根紅塔山過來。

嚓……

兩人點上后,葉凡問道:「旋渦賀哥是說我夾在庄書記和王專員中間,成了他們鬥爭的那個啥的?」

「嗯你在王專員眼裡,早成了庄書記的人了,從此後,人家都會如此看你的。

王朝中的根底子比庄書記深厚得多,人家是土生土長的原裝貨色。幾十年打拚下來,積累的人脈,官帽子可不是才來不久的庄書記所能比擬的。

這德平,估計有三層左右的縣裡一二把手是王朝中的門生顧吏。以後,你老弟得小心點,明槍易躲,暗箭難防。

麻川那個地方,是非之地。那縣人民,有三成都是土匪的後代,祖上一個個都是刀口舔血的真漢子,而且,還是那種草莽型號的。就是現在,都過去幾十年了,一個個身上那土匪脾氣還是沒改多少。

江山易改,本性難移嘛何況,這就是老祖宗傳下來的破傳統。」賀海緯那眼快皺在一起了。

「不管了既然王朝中認為我是庄書記的人,那我就跟定了庄書記,他倒我跟著完蛋,他興的話我也許還有活頭。」葉凡甩出了一句狠話,知道賀海緯還沒拿定主意到底傾向誰。

自然,也不願意再談這方面東西。關於站隊,聯盟的事,相信賀海緯在經過一段時間的考量之後會作出慎重選擇的,這個時候,為時還早。

這個也關係著老賀的前途大業,馬虎不得。一步走錯也許步步錯,那就是萬丈深淵,不像自己,是被逼上梁山,不得不跟在庄世誠屁股後頭了。即便想靠著王朝中,人家絕不會相信自己的,指不定還認為自己是庄世誠派來的姦細什麼的。

這廝鬱悶的想著,旋即笑道:「賀哥,不管怎麼樣,你給我開張批條,再給我兩輛算了。也讓我去麻川上任有著三輛警車開道,風光一回。」

「再給你兩輛,那個容易。不過,開批條容易,想從老虎嘴裡搶車,估計這批條也是白開了。」賀海緯說道,又勸道:「我看算啦,不就幾輛車嗎?別還沒上任就載了,還得讓人看笑話。那人家莊書記心裡會怎麼想。等你到麻川站穩了腳根,再來不遲?林天,太難對付了。你跟他斗,現在好像不在一個級數上。」

「賀哥,你給我一個準信。那車是拔給德平地區公安局還是拔給地區政法委統一調拔的?」葉凡直梆梆問道,也不想再嗦什麼了。

心裡暗道:「這個,也許就是我在德平打響的第一炮,如果連這開頭炮都啞火了,還混個球,趁早回家去啃地瓜蛋蛋。」

「當然是拔給地區政法委的。你看看,這是省政法委下來的紅頭文件。當初這批車子是一些愛心人士捐贈給貧困地區,說法是下面地區的政法委統一調配,現在看來,調配什麼,調配個屁。」賀海緯其實也相當的氣憤,本來這批車如果由自己調配的話,那自己也可以趁機賣些人情,慢慢的培植自己的勢力。

這倒好,那車還沒開到馬狗坡地區駐地就直接拐了個彎開進了地區公安局。

全給林天霸佔了,下邊縣區有意見,賀海緯那耳朵差點都給下邊幾個縣區的政法委書記、公安局長們給塞滿了。

合著,賀海緯這個政法委書記那臉也是丟盡了。不過,賀海緯知道,這個時候就得忍。倒不是說賀海緯就放棄了,他在等待機會。葉凡的態度倒是讓他看到了希望。

二話沒說,掏出筆來開了張批條,一下子批了兩輛。遞給了葉凡,笑道:「加上王專員的那一輛,共計三輛,你老弟別撞得頭破血流就是了。目前賀哥不宜出面,你先去試試,跟林天打個商量。實在不行就算啦,反正你老弟頭天來,也沒什麼丟臉不丟臉的。」

說著,隨手拉開了門,沖門口的秘書江傑吼道:「立即帶葉縣長去公安局提車。」

「提車」江傑那瞳孔突然睜大了不少,一臉驚訝,不過瞬間緩過神來,嗯道:「那好,葉縣長,您跟我來。」

「上車」葉凡叫上了江傑,在江傑指點下直往地區公安局而去。

江秘書當然相當鬱悶了,不過坐進葉凡那輛牧馬人里后又覺得有些詭異。這車他娘的看上去就是一報廢車,怎麼坐起來那般的舒服。好像比賀書記那輛桑塔納2000還要平穩得多。

對於江秘書的疑惑葉凡心裡暗自好笑,看著這廝一會兒隱晦地摸摸皮沙發,摸摸門窗。

知道人家心裡在犯嘀咕,暗笑道:「老子這車一百多萬,按級別是給特勤a組核心第八組的副帥配備的。那個可是副軍級別的。就是你們德平的一號人物那車也沒這般舒服的,不舒坦那才怪?」

「江秘書,林天局長怎麼樣,你給我聊聊他的事?」葉凡隨口笑道。

「林天……噢……很厲害的一個局長。壞人聽了都聞風甥人也很那個。」江傑明顯的有些怵,不敢說實情。

不過,小葉縣長跟自己的主子賀海緯關係那般的親密,不說點出來就怕人家小葉縣長一不高興了在賀書記面前嘮叨兩句,估計自己這個秘書也做到頭了。

不久進了公安局。

的確不咋的,就正對門那座樓好像是新蓋的,旁邊和後面稀稀拉拉的座落著一些六七十年代建的老式建築。

而且,有三成居然還是土牆築的土木樓。看來德平的確是窮,地區公安局尚且如此,那縣公安局成啥樣子了葉凡都不敢想象。

麻川縣公安幹警開著拖拉機辦案就個就正常了。難怪林天會如此看中那10來輛警車,等下想從他嘴裡搶車,那個難度不是一點的高。

「虎口奪食」葉凡腦中浮現出了這四個字。

「他能弄到車嗎?」邱茂水干聲笑道。

「呵呵,你說呢老邱?」王專員瞅了辦公室主任邱茂水一眼,淡淡笑道。

「我賭100塊,賭他絕對弄不到,哪怕是一輛。」邱茂水笑道。

「傻子才跟你賭明擺著吃虧的東西嘛你以為我老糊塗了是不是。」王專員臉上露出了久違的笑容。

「你不老,是姓庄的老了。今天,就讓林天好好的煽他一巴掌。讓地區的廣大幹部同志們都瞅瞅,他請來的是什麼能人幹才。

不過,要不要交待林天一下,也不能太過份了,如果真把那小子打得滿地找牙,人家畢竟是一縣之長,下午還怎麼去上任。

總不能還沒上任就先到醫院上任了,哈哈哈……」邱茂水開懷笑了,他跟王專員是同學,關係相當的隨便。說起話來也自由自在的並沒什麼顧及。

「到醫院,也許吧」王專員不再吭聲了,巴哈的抽著煙,也不知想些什麼。

「什麼?葉縣長去公安局要車了,胡鬧」庄世誠有些急了,沖著秘收宋歸寧哼道,「你立即趕過去。」

「是」宋歸寧前腳剛跨出門檻,又被庄世誠叫了回來,說道:「算啦先等等看。」

「這倒是個機會,我倒,這小子是條龍還是條蟲?是蟲那咱就別指望著他了,是龍的話那就得重用。葉凡,就看你今天的表現了。幾輛車都搶不回來,何談帶領麻川這輛破拖拉機趕上寶馬的速度。」庄世誠亦喜亦憂,不過,也安排了秘書給隨時盯緊著。

林天局長屬於那種長得相當壯實的人,一米八左右身高,鼻樑相當的高,雙眼炯炯有神。一身閑散的茄克,在辦公室里也沒穿警服。此人聽說剛滿30,屬於那種年青人長相老成氣勢。

葉凡進去時此獠正在轉椅上悠閑的坐著,那雙腿還高高的翹在辦公桌上,正翻著什麼雜誌之類刊物,因為上面有個大美女,看來生活過得有滋有味的。

「局長,這位他自己說是麻川縣代理縣長葉凡同志,說是有重要事非要找你。」林天的秘書得到允許后輕輕推門而進,小聲說道。

「來得好,叫他進來。」林天來了勁頭,放下了雙腿,其實葉凡要來,他早從邱主任的電話里知曉了。

葉凡走了進來,這廝並沒站起來迎接一下或者打個招呼。而且定定地盯著葉凡,良久沒作聲。

葉凡自然也是定定的盯著他,也沒吭聲的,兩人就像是正爭一頭母虎的兩雄虎,對昴上了。

賀海緯的秘書江傑卻在心裡暗暗叫苦,看這兩人那架勢,半斤八兩。兩人看上去都是那種不肯輕易服輸的那種稱之為牛人的雄性動物。

葉縣長聽說才20歲人家就是一縣之長了,沒點本事有這可能坐上縣長寶座嗎?

而林天不到30就坐上了地區公安局局長一職,聽說其省里背景深不可測。

這兩人,級別相同,等下少不得爭鬥一番。要是葉縣長受了傷什麼的,自己回去怎麼向賀書記交待。

所以,葉凡跟林天兩人倒沒什麼事,這小秘書倒是早嚇得腿肚子發軟,趕緊伸手扶住了牆壁才感覺好了些。

「你就是葉凡?麻川縣代理縣長?」林天有些不耐煩了,首先發話了。

看來鎮定功夫還是略遜了一疇。也許他認為葉凡這傢伙跟他斗,不在一個級數上。當然,這其中行署辦主任邱茂水的慫恿也有一定原因的。

「你就是林天,地區公安局局長。」葉凡點著頭,**反問了過去。

「如假包換」林天臉上露出一絲輕蔑,彼有股子穩坐軍中帳那啥的架勢。

「同理」葉凡就噴出了兩個了,處處佔了先,氣得林天可是有些坐不住了。轉爾,這廝平靜了下來,心道,車子在老子手中,他是來討車的,應該是老子佔了主動才對,不急,跟他好好擺一擺才對,於是,這廝微微一笑,哼道:「來搶車子?」

「不是搶,我有領導的批條,正大光明,來提車子。」葉凡一臉嚴肅的說道。

「那算個毛」林天張口就甩出了一句狠話,頗有股子一可一世的味道。

「夠狂的,不就一個公安局長嗎?」葉凡擋了回去。原本打算好說好算,不過,從現在看來,這個林局長可不好相處。

也許你求了半天人家還不鳥你。這種有點雄性激素分泌過多的雄物就得以強勢壓下才行。你雄老子更雄,你狂我更狂。要不然,今天這車鐵定沒戲。

「哈哈哈……不就一個公安局長,講得好你是一縣之長,我林天也想說,不就一個小縣長嗎?不過,本人從來講道理。這批車的確是省里拔下來的,不過,它們現在在我林天的屁股下坐著。想開走幾輛也行,那你得拿出本事來?」林天張狂的笑著。

「噢把你的規矩說來聽聽。」葉凡來了興趣,微眯著眼,他是最喜歡跟人賭賭什麼的,好像,也賭了不少場了,從沒輸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