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七百六十六章狂踩公安局長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七百六十六章狂踩公安局長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七百章狂踩公安局長

「嗯,還能聽懂我的意思,你還算不笨很簡單,既然你代表麻川縣公安局來要車子,就得拿出用車的本事來。

我給下面的縣局說過,誰要車子都可以來要,但是,得比劃一下。

要比,就比咱們公安的老本事,拳腳可比,比槍法也行。不過你一個縣長,沒玩過槍,拳腳功夫估計就有點蠻力,沒有可比性。文斗那玩意兒咱沒勁頭,看來你今天沒什麼戲唱。」林天瞅了葉凡一眼,悠然說道,一幅吃定了你的吊吊。

「比槍我玩過,在大學軍訓時。」葉凡噴出這句話時,頓時引來了林天那嘲諷般的尖牙笑聲。

「行我給你機會。不過,等下連槍拴都打不開時別說我沒給你機會。」林天干聲笑著,沖秘書吼道:「叫衛勇準備,別給老子丟臉。」

「中怎麼個比法?」葉凡淡定從容,還笑了笑,那架勢看上去是渾沒當回事。

「由你挑戰,一局一輛車,不過,最多比試五局。我沒那時間跟你玩撞大運遊戲。」林天很直白,說道。

「說話算數?」葉凡隨口問道。

「呵呵呵……你問後面的那小子,我林天什麼時候失過言?」林天沖葉凡身後的江秘書笑道。

「是的,林局長最重承諾。」江傑緩過神來,說道,又補充道:「衛勇是德平玩槍的二把手,以前還在省廳的大比試中獲得過優秀獎。雖不說百步穿楊,但在80米開外卻能打出七八十環的好成績來。在咱們地區公安局裡號稱神槍手。」

葉凡知曉這是江秘書在提醒自己,轉頭朝他點了點頭,表示感謝。

聽說麻川縣縣長要跟德平的第二號神槍手衛勇同志比試打槍,這新聞一下子就傳遍了地區公安局的邊邊角角。也不知整的,一下子從那些樓群里湧出了一群人來,全朝著後面的射擊場小跑而去。

等葉凡跟林天局長到了射擊場時,發現早就來了上百圍觀的公安幹警們。

沒來的估計是有工作在身,看到來了這麼多人,葉凡走步從容,一點也沒發虛的感覺。知道這些人中絕大部分肯定是林局長叫來助興,看自己受辱的助威團。

林天清了清嗓子,拿起麥克鋒吼道:「同志們,今天是個特殊日子,咱們地區公安局迎來了一個特殊的挑戰者,葉凡縣長。

以前,挑戰者都是外市或地區的同行兄弟們,今天葉縣長親自披掛上陣,讓們我拭目以待,見識一下外行同志的槍法水準。

讓你們見識一下,在外行之中,也有神槍手。免得整天夜郎自大,屎殼郎沖烏龜……

今天葉縣長提出打五局,以環數精準為勝者。我林天當作大家面作出承諾,葉縣長勝一局給麻川縣局開走一輛警車。

勝五局立即可以開走五輛,咱們局給包送到麻川。為了表示公平公正公開公理三原則,我特地請來了政法委的賀書記和行署辦的邱主任當這個證人,他們也到了。下面,請葉縣長給大伙兒講幾句。」

「大家好,我是麻川縣代理縣長葉凡。今天拿了領導批條來領車子,結果林局長說是要車可以,得比試。

而且還說,這個也有利於促進公安系統的同志們加強鍛煉,練好業務技能,隨時為國家保家護航出力。

所以,醜媳婦總得見家翁,我這外行人也是趕鴨子上架了。為了麻川縣局的同志們不能只是開著拖拉機辦案子,我豁出去了。

當然,等下如果輸了的話,本人在這裡慎重承諾,麻川縣公安局二年內不再到地區公安局子來掏任何經費。

而且,我葉凡,給林天局長五個躬表示佩服。不過,如果我今天撞了大運,僥倖能開走二三輛車。

相信地區公安局的幹警同志們會信守承諾,贏得起也輸得起,我相信你們都是好漢。

不過,本人在來德平前,剛好遇上一瞎子,算命的,他剛給我算過,說我今天是福星高照,印堂發紅什麼的。但願吧……」葉凡平靜地放下話筒后。

緊張激動的時刻到了。

衛勇那雙眼彈射出猶如野獸般的寒光,的確有些滲人。不過,他今天遇上了葉凡,很不幸的事即將發生。

只見衛勇一甩手。

啪啪啪啪啪……

五聲槍響過後,場上頓時轟動了。

有人誇張的驚呼道:「老天,五彈連發,不知打了幾環?」

不一會兒,看靶子的一個公安幹警回來了。一臉的喜悅,口裡喊著報數道:「報告賀書記,林局,邱主任,葉縣長,衛科長連發五發,槍距第一個靶子第三個第四個85環。」報道這裡,那個幹警故意停頓了一下,巡了全場一眼,大聲吼道:「最後一個靶子,命中靶心100環」

「礙…呀……哇……這還是人嗎?神槍手果然不同非凡,一出手就是驚天動地……」一連串驚呼聲爆炸般的掀起,如狂潮一般襲卷著壓向了葉凡。當然,這其中不乏衛科長的同事故意為之了。

賀海緯皺了皺眉,心裡無奈地嘆息道:「葉老弟也真是糊塗,雖說那個鐵團長是你的拜把子兄弟,估計他帶你去獵豹也玩過幾回槍,但這衛勇可不簡單,人家是神槍手。這臉,唉,大條了……」

行署辦主任邱茂水同志當然一臉的得瑟,還瞅了賀海緯一言,笑道:「賀書記,那個葉縣長不會是特種兵轉業的吧,不過,他才多大,憑他的歲數,應該還只是個新兵,怎麼會轉業?這事,還真怪了。」

「特種兵,不是,聽說是海大畢業的。估計是以前參加過槍械驢友俱樂部吧。」賀海緯淡淡的笑了笑。

「噢驢友,還槍,有味道。」邱茂水淡淡笑道。

「現在請賀書記和邱主任上靶場檢驗一下環數是否準確。」林天笑眯眯說道。

賀海緯和邱主任也上場檢查了一番,證明環數準確,並沒虛報亂報什麼的。

另外一幹警又上場,換了完好的靶子,賀海緯和邱主任又檢查了一番,證明沒什麼問題後葉凡上場了。

「呵呵呵,以前本人在大學時玩過,現在估計手是有些生疏了。各位海涵一點……」葉凡嘴裡說笑著,隨意地那麼一抬手,就像是揮臂子趕蚊子一般。轉松寫意,自然悠閑。

啪啪啪啪啪……

五聲清脆的槍響過後,現場一片寧靜,大家自然都等著報環數。

「報……報告林局,槍距第二個第四個還是90環,最後一個,直中靶心的特殊標記,好像是特別的109環。」先前那個報環數的幹警有些有氣無力了,甚至有些抖瑟,估計是給驚訝造成的後遺症了。

「你不會搞錯吧?」林天似乎不敢相信,雙眼猛然睜大,再也難以保持平靜,簡直就是從嘴裡吼出來的。這時周圍那些助威團的幹警全喊叫了起來:「不可能,肯定搞錯了。絕對搞錯了。」有的同志甚至都破口罵起來了,對於這種結果,他們自然是難以接受了。

「呵呵呵,我去看看。大家相信我吧?」賀海緯那中氣十足的聲音傳得老遠。

不久回來了,拿起話筒喊道:「沒錯,剛才這位同志報得完全正確。五局,葉縣長全勝。」賀海緯也不嗦了,說完把話筒直接交給了林天。

倒這廝如何兌現承諾,其實,賀海緯心裡的震驚程度絕不亞於其他幹警。甚至有過之,因為賀海緯知道那種槍法的難度,早就可以稱之為神槍手了。

「送車,**」林天沒忍住,那罵聲居然被話筒傳得老遠。估計是一時忘了這茬子。

「呵呵很遺憾,林局。運氣來了,那個啥的,擋也擋不祝謝謝林局長對麻川縣的照顧,林局長是一個重信守諾的人,葉某佩服」葉凡伸出了熱情的雙手,跟林天緊緊的握在了一起。自然,也得說幾句好聽話小棒一下林天,不然,這廝還不暴走了。

當然,林局的心裡什麼滋味,估計不會比山西老陳醋好到哪裡的。

不過,轉眼間葉凡感覺到了林天的陰辣。本來還有點奇怪,這傢伙先前厲害得不行,去他辦公室人家坐轉椅上根本就沒鳥自己。現在怎麼一下子轉性了,居然肯伸出手來哪啥的跟自己緊緊相握。好像一下子變性了似的,變得超乎尋常的熱情了。

不過,瞬間情況全變了,手中一股爆猛的大力傳來,感覺林天那手掌一下子好像變成了鋼硬的老虎鉗子,隨著林天那看似熱情的陰森森笑聲響起,葉凡感覺他那收縮手勁的力度是越來越大了。

這廝為了給葉凡一個下馬威,手繃得緊緊的,估計全部力勁都用在了手上,到時葉凡喊出痛來,至少也能找回一點剛才輸車的面子。

不過,令林局長相當失落就是小葉縣長卻是不動聲色,好像根本就沒感覺到他的手上越來越緊了。而且,越使大力,林天同志越是震驚,甚至是驚駭。

自己的手,似乎捏在一鋼柱子上了,扎了全部的力勁居然捏不進去了。

不久,反過來了,從葉凡的手上緩緩的傳來一陣子大力。林天感覺有些不妙,自己的手掌被越捏越小,肌肉被壓縮,骨頭被緊箍的感覺相當的明顯,感覺都快成鹹菜乾了。

痛……痛死了……

林天局長那爽朗的笑容漸漸的換成一種相當怪異的皺眉之笑,好像比哭也好不到啥地方去。

當感覺到林天局長那額上都冒出細汗來時,葉凡似乎聽見了林天同志那手骨即將擠裂,承受能到了極限的微微嚓聲了才淡淡一笑鬆開了手掌。

林天局長知道人家是給自己留面子,那是趕緊就驢下坡了。這廝心裡用震憾來形容一點也不為過,頭腦中不由得就嘎出一個詞來——高手

隱隱的還生出了一絲絲忌憚,當然,林天局長也不會就此輕易認輸的,這不是他的毛玻

自然,葉凡真要捏碎這廝的手骨,讓威風的林局長瞬間成為一殘疾人兒,那個應該來說能辦到的。賀海緯自然也感覺到了這兩個人的怪異表情,細細一觀察,頓時那背上冷汗冒了出來,暗暗嘀咕道:「想不到這次林天真是踢到鐵板上了,**,捏不死你龜孫子。唉,可惜了,雖說我現在也有一定的身手,好像林天那身手也不賴的,跟葉老弟沒得比了。」

「好傢夥,想不到還有這一手,干縣長太可惜了,這材料,完全能擔任地區公安局長還差不多。幹得漂亮解氣」庄世誠一拳擂到辦公桌上,連手的疼痛都感覺不到了。

眼神飄乎著,嘴裡還在喃喃道:「那天在天水壩子,鳳老的那個強壯的警衛隊長說是那個姓葉的年青人有點特別,估計小時候練過幾手。

看來不虛,沒準兒不光是蠻力,還真練過幾手。這樣的人去麻川我就更放心了。

麻川,是個很彪悍的縣,就得派個神槍手縣長去壓制一番。白面縣長,不是瘋了就是死了,唉,看來得加強麻川縣公安的力量了,助力這小傢伙一把才對……」庄世誠在這一瞬間,好像看到了勝利的曙光。

「想不到,實在沒想到,怎麼可能,絕不可能啊,這都什麼事……」行署專員王朝中反覆地念叨著這幾句話,反覆念叨了幾十回才緩過神來。

因為煙頭已經燒到手指頭了,儼然是給痛醒過來的。

「得重新估量這小傢伙了。不過,政治,不是槍法就能解決的。智慧,才是首選現在,已經不是槍竿子出政權,拳頭打天下的時代了。」瞬間,王專員又恢復了自信。

下午

出發了。

由市委組織部的孫國棟部長親自送葉凡下去,估計是庄世誠這個一把手交待的。不然,孫國棟堂堂的地委常委,怎麼肯送葉凡下去,最多派個副部長下去就不錯了。

其實庄世誠並沒交待什麼,而孫國棟肯下去,主要是省委組織部的曹勇處長隱晦透露了一點,好像這個姓葉的縣長跟宋部長的女兒宋貞瑤有點什麼瓜葛啥的。

儘管疑惑,不信,懷疑,但孫國棟同志卻是寧肯錯殺一千,也不願放過一個有可能巴結宋部長的好機會。畢竟,對於南福省組織部的官員來說,宋初傑就相當於他們的天。

不光是組織部了,應該放在省委常委以外的所有官員了,宋部長的威力,那個絕對屬於強悍級別的。

葉凡當然有點受寵若驚了,同行的還有賀海緯,他是順道到麻川去公幹,任這麼久了,麻川還沒去過。而且,這次也順便送車去。

五輛嶄新的威風警車前後開道,其中還夾雜著葉凡的垃圾牧馬人,以及孫部長和賀書記的兩部桑塔納2000,呼嘯著直往麻川而去。路上行人紛紛側目,指指點點,還以為什麼地方是不是發生什麼重特大殺人放火案件了。

車到歸元縣城就不走了,因為要翻越天車山脈,這個在晚上行車就太不安全了。

歸元縣在天車山脈南面靠左側一邊,而麻川縣剛好在天車山脈另一面。

兩個縣隔著海拔高達一千多米的天車山脈。猶如兩個不同的世界,麻川縣是全省全地區墊底貨色,歸元卻是排在全地區第8位,算是中等水平。

為什麼只隔著一座山,經濟相差如此之巨,這個當然就是天車山脈造成的。

天車山脈光是上山下山,車子盤腸而上下就要花去四五個小時。就在這山上兜一圈子下來車程達100多公里。此山確實是橫梗在麻川人民致富道路上的一道難以逾越的可怕『天牆』。

葉凡突然記起了那天在蜈蚣潭認識的古姓老者,說他是德平歸元縣古家寨子人,本想去拜訪一下,探聽一下『春椒』的來歷,不過現在不是時候,也就作罷。

第二天一大早就起程了。

當車子艱難的在天車山脈爬行時,葉凡笑道:「賀書記,這天車山脈到底有多高?怎麼爬了半天好像還在原地打滾?不過,這周遭景色倒是不錯,雲海飄渺,霧山飛架的,這半山腰上倒有點夢幻仙境感覺。」

「這個我也不大清楚,小江,你說說?」賀海緯沖一旁的江秘書笑道。

「天車山脈素有『天牆』之稱,從這個外號中可想而知,要跨越它是有相當的難度的。

德平地區首府到麻川縣共計300多公里路程,而天車山脈光是這一座山脈的盤山公路就佔了100多公里左右路程。

這種情況兩位領導也看見了,這破路,就5米多寬,加上邊角餘地也不過才七八米左右。

而且一路坐去搖來晃去,彎多坡陡,像是坐轎。每年光是翻車摔死的交通事故不下10幾起。

山前的歸元縣海拔平均海拔60來米,山背面的麻川縣平均海拔卻是接近100米。

只不過隔了一座山,猶如兩個世界。就因為這天牆像只攔路虎擋在這裡,使得麻川的經濟總量還不到歸元縣的三分之一。

財政收入不到歸元縣的四分之一。」江秘書倒記得清楚,估計昨天賀海緯有交待他去查找了一些有關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