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七百六十七章土匪縣城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七百六十七章土匪縣城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七百六十七章土匪縣城

「葉縣長,麻川之路不平坦氨賀海緯一語雙關,「不過,這天車山脈景緻倒不錯,可惜沒辦法開出來,投入太大,不然,搞個度假山莊、避暑山莊什麼的倒是不錯。」

「那是,以前地區也有人提過,能不能以旅遊來帶動麻川經濟大展,同時惠及歸元縣以及不遠的紅沙洲縣。

結果請了有關行業高人來轉悠了一圈子,人家笑道:搞旅遊還行,就是那投資額度估計你們地區難以承受。

光是這條路就得大改,投入不下一個億。一聽這話,誰還敢提旅遊興縣的事。

咱們地區去年的財政總收入才3億左右,拿出一個億搞天車山,那絕對不切實際的。」江秘書長看來狠下了一番功夫,談開了嘴皮子也利索多了。

「嗯,沒錢什麼都別想干,金錢不是萬能,沒有錢萬萬不能。葉縣長,到麻川后先就得抓經濟,不然,經濟搞不上去其它一切都是虛的。簡單來說,就拿這五輛警車來說,如果沒有它們,你們縣公安同志想迅行動起來那個難於登天,開著手扶拖拉機能幹什麼事。就是罪犯份子在前頭叫你,也追不上了。」賀海緯笑道。

「嗯這個理兒誰都懂,關鍵是這個經濟該怎麼個搞法。如果容易的話也不用等到現在了。不過,人挪活,樹挪死,總會有法子的。」葉凡的話語中雖說相當苦涊,但也充滿了背水一戰的決心。

當前,自己被庄世誠和王朝中兩個巨頭夾擊著,成了他們鬥爭的焦點。干不出成績肯定得灰溜溜滾蛋。干出了成績也許還有條活路。

葉凡腦中不由得冒出了「逼上梁山」四個字來。這麻川,儼然就是水滸中的水泊梁山了。葉凡感覺自己應該不是豹子頭林沖,跟武松這二郎倒有點吻合。

「關鍵還是路,這路不搞什麼都是空談。即便麻川有什麼好貨,但送不出來放在麻川全當垃圾處理了有什麼用?」賀海緯出主意道。

「路,剛才江秘書不是說了,打這方面主意估計沒戲唱。一個億,對麻川來說,無異於天方夜譚。即便是對整個德平,那也不可能拿得出手。」葉凡一邊開車一邊搖了搖頭。

「葉縣長也不必氣餒,總會想到辦法的。只是咱們眼光窄,思想還不夠前瞻,也許你的眼光會獨特一些,我老賀倒是拭目以待,呵呵呵……」賀海緯又恢復了他那爽朗的性格。

昨天葉凡從林天手中搶回了五輛車,可是狠狠地扇了林天這牛人五個耳刮子,賀海緯當然解氣了。昨晚上回到家還狂笑了好一陣子。

車到天車山脈頂端時,眼前一下子開闊了起來。

「山下那有一絲薄霧狀瀰漫著的就是麻川了,不過,今天天氣好,看得相當的遠。賀書記,葉縣長,你們用望遠鏡看看。」車子停了下來,江秘書準備得很周到,還從旅行包里掏出了一個軍用望遠鏡來。

「嗯像是一個巨大的盆地,好像還有一條相當寬大的河流穿過。景色迷人,有點世外桃花源的感覺。葉縣長,能住在這桃源盛景中也不錯。再結交上幾個高人道士,遊山玩水一番,哈哈哈……」賀海緯笑著把望遠鏡遞給了葉凡。

「的確大,中間一條河流好像還搞了個三角形的迴環。河流四周全是房舍,可惜太遠了,不然,雞鳴狗吠那真有點意思。至於說高人道士之流,估計是沒有的,山野樵夫也許會遇上個把。」葉凡隨口笑著,突然有種登泰山而天下的感覺。

「葉縣長,你轉過身再望望,肯定有所現。」江秘書還玩神秘。

葉凡也照做了,一會兒有些訝然了,叫道:「那不是德平市嗎?」

「德平市,能看到德平市?」賀海緯也驚訝了,接過望遠鏡瞅了一陣子,有些感嘆:「果然是德平市,那高達二十層的德虹大廈相當的醒目。想不到這天車山脈還真是高,不會是德平第一高山吧?」

「沒錯,這天車山脈的確是德平第一高山,咱們的公路還是從老虎口穿過去的,其實還沒到山頂上。天車山脈最高的山峰叫瑤池峰,聽說海拔有13oo多米。咱們現在站的老虎口海拔估計就米左右。」江秘書是老德平人了,介紹著德平的一些名勝來是滔滔不絕。

「瑤池峰,難道還真有王母娘娘洗澡的池塘?」葉凡隨口調笑道。

「呵呵呵……葉縣長,你講得沒錯傳說齊天大聖孫猴子有一天偷去瑤池洗澡,被王母現了,嘴裡罵著這隻臭猴子。

一氣之下袖子一劃,把被孫猴子洗過澡的那份子瑤池給劃到了下界,落下來后就化成了現在天車山脈頂端的瑤池峰。

其實是王母再化的一座瑤池,有空的話葉縣長去爬爬,那水,清澈得令人叫絕,玉液瓊漿不過如此,絕對不虛此行。」這時,組織部的孫部長呵呵笑著走了過來。

「孫部長應該去過吧?」葉凡笑道,遞了根特供過去。

「很早前的事了,那個時候我才2o來歲,到麻川去下鄉,就去過瑤池峰上一趟。

上面有一天然池塘,寸草未生,水清澈能見底,猶如天上的瓊池液一般,倒也沒有虧了瑤池那名聲。

不過,此池純粹就是一塊巨大的石頭中間不知什麼原因陷下去后形成的。

地質學家們說估計是以前天外殞落的殞石撞擊形成的。不過,他們找了許久,也沒找到傳說中的殞石。

有些可惜,不然咱們德平瑤池就出名了,說不準還能成為國家什麼地質研究所的研究基地,呵呵……」孫部長饒有興趣談著。

「有空我倒真想去瞧瞧孫大聖曾經洗過的澡堂子,呵呵……」葉凡笑著。

下山的車更慢,估計一個時最多2o來公里。車子猶如在懸崖絕壁上行駛一番。一路下來,個個司機全提著膽子在開。有時感覺那輪子好像已經飛出去懸空了。

幸好葉凡的技藝不錯,不過,跟他同車的賀海緯和江秘書還是擔心吊膽著。

賀海緯還一直關注著前方,偶爾還提醒一下。他還真有些擔心葉凡弟不心把車給開到了山下,那就大條了。

本來賀海緯度是想安排個經驗老道的師傅開車的,不過被葉凡拒絕了,而且這廝還邀請他跟江秘書同坐一輛車。

當賀海緯看到那部垃圾牧馬人時也愣神了幾秒,開玩笑說是葉縣長可以換車了,剛好賺了五輛警車,自己挑一輛先開著,就是別冒充警察就是了。

「賀,絕對爽坦,比那新警車絕不遜色的。」葉凡詭異的笑了笑,賀海緯先前還沒明白過來,不過坐了這麼長路程后心裡也是疑惑,咋感覺這車坐著舒坦得很,而且動力強勁,輕輕一踩油門就能爬上陡坡。

只是還是沒覺察到葉凡這車其實是輛新車,賀海緯還以為是不是內飾重新換過。

葉同志當然也不會揭破此事了。心裡也是略顯自得,至少張強講得沒錯,這車經獵豹專業高手一改裝,還真像輛報廢車輛。連賀海緯這玩車的人居然都瞞過了。

風塵僕僕。

幾個時的輾轉扭動,終於望見了麻川縣城。

「這縣城還不嘛估計有魚陽的三倍大。」葉凡感嘆道。這裡就是自己即將施展拳腳的地方,葉凡心中突然湧出一股子豪情,這治下都是自己的一幫子民。

中間一條大河從西北面環繞而來,大約在中間上方沖積成了一個很寬大的三角形水灣。麻川縣城被這條大河分截成了好幾部分。

不過奇怪的是沒現橋樑之類的東西,好像河面上還停得有幾艘鐵殼渡輪之類的船。

「葉縣長,大的確很大。麻川縣城的面積是咱們德平地區最大的一個縣城。不過,那裡並不全是麻川的地盤。」江秘。

「並不都是麻川的,難道還有外縣的。麻川不是德平最邊遠的縣了嗎?」葉凡有些訝然了。

「最邊遠的縣沒錯,咱們德平的地勢全貌整個有點像是一片垂掛的葉子,而麻川縣就處於上方的葉柄處。

所以離德平府特別的遠。你看看,西北面河流上方有許多人家,那塊地盤其實是屬於江都省的江賓縣管轄。

東北面最上方那塊地盤卻是屬於安東省的昌州自治縣的地盤。他們各有二個鎮在這塊地盤上,合起來估計也有著近1o萬人口吧

所以,你才會覺得如此的大。好像都快趕上地區府德平了。」江秘書很是熟絡,估計麻川也來過多次了。

「這麻川,還真是複雜。一個城關,居然還混雜得有兩個外省的四個鎮,這叫麻川縣政府怎麼管理這地盤?這一管,那不就出省了。跨省,**,還真他娘的頭痛了。」葉凡心裡一震,有些涼意了,感覺這麻川縣還不是一般的麻煩。

「是的,打個簡單比方,在這裡經常會生這樣的事。一個罪犯,在麻川縣境內打了人,人家稍微一跑,居然過界出省了。

麻川縣公安局的同志開著拖拉機追了過去,可人家外省的江賓縣公安局的同志不樂意了,說你麻川縣公安局也太厲害了。

越界抓捕的話也得跟我們打招呼不是?所以,糾紛相當的多。」江秘書一臉的凝重。

「難啃的骨頭,混亂之地。沒有一個統一的行政機關,還怎麼治理麻川?跨省,尋涉及到的方方面面就相當麻煩了。」賀海緯也感覺頭大了,這個治安方面又跟他這個地區政法委書記掛上勾了。

「走一步看一步了。」葉凡嗯了一聲,並沒感到多麼的悲涼。

剛從如蛇的山路上下來,終於看見了一塊長牌子——麻川人民歡迎你

「這牌子,按理說應該架在山那邊與歸元縣交界的山腳下那塊地方才對,怎麼架在縣城來了?」葉凡感覺有些蒙。

「這邊架便宜」江秘書丟出了一句話,差點蒙死了葉縣長。

不久,開近了,才現牌子下正擺開了龍門陣。

一群人,悠悠閑閑地站在牌子下面。

「看熱鬧的人蠻多的。」賀海緯笑道。

「賀書記,那不是看熱鬧的,是麻川縣的周書記帶著縣裡幹部來迎接了。」江秘。

「周書記,還來迎接,就這陣仗?」賀海緯差點把『雜牌軍』三個字都噴了出來,跟葉凡交換了個莫名的眼神。

「麻川縣的幹部從來就是這樣,這裡區墊底了,他們覺得也沒什麼奔頭了,所以一個個……」江秘書長講了半截話。

「一個個怎麼啦,是不是懶散慣了?」葉凡皺起了眉頭,知道賀海緯這麼信任江秘書,估計這伙子那嘴應該會嚴實的。乾脆直白地哼出聲來。

「人這個東西,沒有了盼頭,當然就抱著破罐子破摔的打算得過且過了。再說,這裡是世外桃源,工資低得離譜。你懶散我懶散最後一個縣全是懶人。越懶工作就越沒人干,久而久之,行成惡性循環,全縣人民的心都圬了。

他們認為自己沒救了,還談什麼振興經濟,在他們眼裡,一個月只要能穩穩噹噹地把自己那份2oo來塊的工資領到手就是最大的幸福了。

不過,這裡雖說工資僅有德平的7成左右,但物價也是低得離譜。倒也夠幹部職工們吃上飯,還不至於餓死了。

不過,普通的老百姓就有得愁了,聽說每年都有一些年歲大的老年人餓死病死。

不過,這事在麻川也是見慣了的,也沒人當回事。哪家孤寡老人餓死了,左領右舍湊了幾塊錢,買了一付薄得像紙的棺材,去山上挖個洞往裡面一塞,什麼都了啦。倒也沒人去找國家或政府民政部門的麻煩。唉……」江秘書相當的痛心。

「江,你知道的還不少嘛」賀海緯淡然說著誇了自己秘書一句。

「我在這裡呆了近兩年,當然也看到過。葉縣長來上任,我想能盡量多提供點信息給他。說句實話,縣裡大多數人都不願意看到這種現象的,只是一人之力太,沒有一個向心力出顯,也就成這個樣子了。」江傑答著隱晦的掃了葉凡一眼,似乎還有所期待。

「呵呵呵,向心力,江秘書講得很形象,會有的」葉凡握緊了方向盤。

終於開到了大牌子下。

還真稱得上是雜牌軍,麻川縣的幹部們真懂得過日子。有八成的幹部都是雙手插在褲兜里來迎接領導的。因為天較冷,這個也是一個原因。但這不是主要原因,這就是一個習慣性了。

身後倒也停了一排車子,打前頭的那輛估計是縣委書記周富德同志的坐騎——一輛油漆脫了一半的桑塔納,當然不是2型了。

後面有輛老掉牙的金杯麵包,再後面基本上都是一些不知名的雜牌車子。而且統一的形象就是全都老掉牙了,看上去離報廢也快了。

當然,手扶拖拉機也有七八輛,估計是剛用油漆噴過,看上去還是較新的。一半的手扶拖拉上還噴著公安字樣,原來還真是麻川縣公安局的坐騎。

聽江傑說這種東東便宜,一輛不就幾千塊錢。鐵架上放上一台柴油,響著就可以開出去辦案了。

而且也適合麻川的路情,這裡的鄉道跟達地區的機耕路差不多,拖位機反而好開,而且不容易陷在泥地里。如果真給一輛賓士的話,估計十有**得讓人杠著或讓大水牛給拉著走了。

周富德同志那臉相真是不敢恭維,葉凡咋一見到還真給唬了一跳。

此人估計5o歲左右,一臉的屠夫相,麵皮粗糙,絕對可以跟牛皮相媲美,倒是一臉的貧下中農相。

而且,臉上肌肉成塊狀塊塊凸起,不心還以是什麼人在玩積木才造出這個怪異形象來的,而且,左臉頰上還有一條很嚇人,長達七八厘米的刀疤

見到地區組織部的孫國棟部長和政法委的賀海緯書記下了車,此獠並不像一個下級見到上級那樣的恭敬,而且相當大條,隨手把嘴裡的大前門香煙給呸在了地下,還相當不雅的伸腳往那煙蒂上狠狠地搓了一腳,爾後,才慢吞吞地走了上來跟兩位領導打著招呼。

「老油條難纏的對手」葉凡早就施出相面術在隱晦地觀察著此人,腦中冒出了就是這幾個字。心裡一股壓力湧上心頭,對於這種人老成精,什麼都無所謂的老傢伙還真不怎麼好對付的。

而孫國棟部長好像知道此人秉性,也沒再意地伸手跟他還相當親熱地握了握。

賀海緯心裡當然在犯嘀咕,不過,表面上沒表現出來,一臉的微笑,伸出手去跟他握了握。因為前次周富德曾經去政法委找過賀海緯要警車,所以兩人倒也認識。

「來老周,我給你介紹一下,你們麻川新到的代理縣長葉凡同志,呵呵呵……」孫國棟笑著介紹道。

……………………………………………………………………

感謝、書友2271o453神級書獃子自由自在的老宅男坐下友227115553453明玉哥博亦百態書蟲笨笨色這些感謝所有砸月票的兄弟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