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七百六十八章土匪窩子是縣府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七百六十八章土匪窩子是縣府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七百六十八章土匪窩子是縣府

1更到,謝謝書友o8o723417374和子你行兩位少俠打賞。本章五千字。昨天月票來得猛,希望今天兄弟們繼續。

……………………………………………………………………

「周書記你好,以後還需要前輩多多提點著,呵呵」葉凡打著哈哈,熱情地往前跨上一步迎了上去。

「提點不敢,你提點我還差不多。葉縣長可是德平的能人了,上次我去地區要車,一個輪胎都沒要回來。

葉縣長一出馬,聽說弄了五輛警車,一溜的嶄新貨色。剛才縣公安局的吳彤局長一直在我身邊磨蹭,還不是想儘快把車弄回自家那大院牆去。

我給他說了,這車是葉縣長弄來的,找葉縣長要去,呵呵呵……」周富德**的說著話,臉上難得的擠出了一絲笑容。

似乎相當的不客氣。這話說得有些生硬,似乎還含有一點什麼別的意思,令人琢磨不透,是表揚葉凡呢還是調侃葉凡,反正耐人尋味。

黨群書記韋不理倒像個白面書記,長得相當的俊美。對人也熱情有禮。給葉凡的感覺此人是一個謙謙君子,不過,葉凡總感覺他身上有點怪異,什麼地方怪異但也說不出名頭來,只是一個直覺罷了。

常務副縣長方國鴻看不出什麼來,老道的一個中年人,面相也較普通。對人是不卑不亢的很難看出他心裡的想法。

紀委書記方圓就不用說了,葉凡搞過來的搭檔。

當見到組織部長孫明玉時葉凡稍稍愣神了一下,又隱晦地掃了孫國棟部長一眼,總算是明白了,感情人家是爺兒倆。孫明玉的態度是不咸不淡,禮節性的跟葉凡握了握手。當然,葉凡知道人家有傲氣,不服自己這個毛頭縣長。

縣委辦主任柳眉芳,一對胸乳可堪稱大號**,即便是大冬天有著厚實的黃色毛衣緊包裹著,可它還是無法阻攔它的堅硬彈起,葉凡似乎看見了那正昂揚向上的兩隻竹筍似欲破衣而去砸向自己。

這女人高挑的身材,估計有一米七左右。估計是還嫌她自己不夠高,特地穿了一雙腳跟高達1o幾厘米的高跟鞋,一下子猶如鶴立雞群。

旁邊的周富德這位麻川縣的一把手剛好當她拐棍兒作作陪襯作用正好。而且,周富德書記的猙獰相跟柳眉芳的雅秀清麗相剛好形成鮮明對比。丑美分明,這一對站那兒,相當的扎人眼球。給人一種強烈的視覺衝力效果。

這女人跟葉凡握手握得相當的熱情,而且是緊緊的握著,一邊握著,一邊熱情大方的叫著葉縣長。

估摸著是見葉凡同志還算得上普通的帥,不心,隱晦地居然往葉凡眼眶裡招呼了一下,當然是在葉凡鷹眼下現這女人好像往自己拋了個媚眼,頓時,某男一身雞皮疙瘩都快爬出來了。

心裡罵道:「**老子不喜歡老貨。不過,這女人,估計也不老,3o歲左右。」

宣傳部長杜蘭家碧玉型號的,氣質有點偏向宋貞瑤。不喜歡講話,只是淡淡的跟葉凡握了下手就脫開了,似乎葉凡的手掌上帶著某種病毒,跟柳眉芳那種熱情倒是形成鮮明的對比。

政法委書記馬雲錢,一個半老頭子,笑眯眯的,跟魚陽縣的謝強這隻笑面虎可以湊成一對了。不過,葉凡的鷹眼卻是從他的眼神中讀到了一絲強烈的鄙夷和不滿。

這廝暗暗嘀咕道:「怪了,老子跟你也是頭次見面,咋的對老子如此的不滿,咱又沒玩了你老婆什麼的,真他娘的莫名其妙。」

武裝部長聽說叫齊歸雲,有事沒來。

最後一個是青山鎮鎮長鐵東,一位陽剛味十足的老成伙子,比葉凡大幾歲有。不過,此獗也相當的傲氣,眼中那隱晦的不屑葉凡感覺得到。外交禮節性地握了握手,噴了四個葉縣長好

好像這四個字從他嘴裡噴出相當難受似的,爾後,甩手立在那裡像根電線稈子,活脫脫陳佩斯表演的電線竿子形象。

「不服不服老子也是你領導不就一鎮黨委書記嗎?還能跳上天上」葉凡心裡暗自己腹誹著此獠,不動聲色笑道:「鐵書記是咱們麻川能人,在地區我就聽說過了。說你們青山鎮是咱們麻川一號鎮子。還說,麻川的收入,有三成都是青山鎮上供的。」

「過獎」鐵東又哼出了兩個字,不再吭聲。

一行人上了車子,前面1o輛噴有公安字樣的拖拉機嘈亂地響著,打頭開陣,後面跟著麻川縣的一些舊麵包破轎車,再後面就是葉凡的牧馬人以及市裡來的兩輛桑塔納2了。而最後當然是5輛警車押后護著了。一行人,浩浩蕩蕩直往縣府衙門而去。

不過,因為縣府衙門還在縣城的西面,要到縣府還得先渡過神女河。所以,不久一行人就到了碼頭。神女河貫穿整個麻川全境,從上游的江都省的江賓縣流經麻川。

到麻川后,在縣城中央地帶形成了一個很大的三角迴環地形。到了碼頭,車子還是相當多的,排了一溜。

葉凡跟賀海緯下了車,才現前面碼頭僅有一艘渡輪。其實根本不能稱之為渡輪,實成來說,就是一艘瘦長型號的鐵殼船,長估計有接近2o米,寬比兩輛車寬一點。

幾個工人正手忙腳亂的在拉著船。因為那船是用一條粗大的鋼繩子穿過,然後工人拉繩子船才能前進,輪機房根本就是一個擺設,裡面就幾扇用來控制方向的船槳葉子。

「為什麼不改用柴油機牽引?這人工,要拉到什麼時候?」葉凡皺起了眉頭。

「人工便宜,柴油貴。」一旁的宣傳部長杜蘭動了動脖子上的圍巾淡淡說道。

「怎麼會?一台柴油機可抵得上十幾個人工。」葉凡有些愕然了。

「呵呵,這裡的工人干一天才6塊錢,渡口辦有工人1o來個,分成白班晚班,24時不停歇。

一天的工資全湊一塊也不過上百塊。這一個渡口咱們縣一年拔下5萬塊足夠了。

如果改用柴油機驅動,柴油一天就得一百多塊了。而且人工還不能省,只是少了兩三個人而已。

況且,機器修理,消耗等等,一年沒有1o萬塊不會下來。」這時一旁的縣委辦主任柳眉芳倒是業務熟絡,一張口就給葉凡這個不知油米貴的縣長給算了一筆帳。

「沒錯柳主任講得有理。而且,咱們縣又不止這一個渡口,全縣的渡口估計有十來個吧。光是這縣城就有四個渡口。一個渡口能省五萬塊的話,一年下來也是一筆不的開支。」杜蘭淡淡笑道。

「嗯那怎麼不建橋?不是更方便?」葉凡又問道。

「建橋?沒錢」杜蘭很是乾脆,直捅捅甩出了幾個字。

「葉縣長,你可能不清楚,這神女河寬的地方有一百多米,窄的地方也有七八十米寬度。

這個還不怕,就是太深了。深的地方四五十米深度,淺的地方也有十來米。

而咱們縣城這截河流平均水深達2o多米。建一座長達上百米的拱橋,得抽水,攔水,防水,上面也試探過,沒有幾千萬不會下來。

就咱們縣這破經濟,全縣財政收入一年還不到一千萬,全塞河底卻估計也冒不出個泡來。

何況幹部職工的工資都不全還談什麼建橋。再則,這橋建一座還不行,估計光是這縣城就得建上四座。那可是好幾億的投資。」柳眉芳分析得條條是道,葉凡一時語塞。

指著碼頭旁邊的木船問道:「柳主任,那些船就是用來載人的是不是?」

「沒錯渡船隻過車子,木船運人。以前本來是混在一起的,後來因為人車混雜那車子在船上稍微一退,壓死人了。後來就改成車人分開了。」柳眉芳說道。

「按理說麻川應該不會有這麼模怎麼會有這麼多車子往西邊那塊地跑?」葉凡又問道,對於這邊的情況,他當然越了解得多越好了。

「一個來說那是因為縣府就在西邊那塊地盤上,二來車站也在西邊,車自然就得先去那邊了。」柳眉芳皺起了眉頭,好像覺得這車站似乎建在西邊有點不妥。

「這麻川縣城,城建規劃一塊太不合理了。明知道要過河,還把車站搞在西邊,到底是什麼膿包乾的這騷事。

城建局那伙人吃乾飯的是不是?這不是叫開車的吃飽飯沒事幹專門玩過船嗎?

如果把車站改在渡口這邊,不用渡船,那車流輛自然不就少了。」葉凡心裡計較著,覺得自己上任后的第一件事已經有了腹稿,那就是搬遷車站,減少勞民傷財。其實葉凡不清楚,這裡頭的道道複雜著呢?

周富德指著公安局長吳彤同志吼道:「你他娘的都吃乾飯去了,早就跟你說過,今天領導要來,你看看。磨磨蹭蹭的就懂得要車,要車,還是屁的車子。這維持交通暢通的大事都成屁事了?」

吳彤,一米八的個頭,長得相當的壯實,跟他那名字剛好相反。此刻低垂著頭,像只斗敗的公雞,嘴裡有些不服樣子爭辯道:「沒車叫我們縣局怎麼維持交通。

有時幹警們要從馬鬍子鎮趕到狼頭鎮去處理交通事故,這中間還有條神女河四方都隔斷著,縣裡連艘破船都沒給配備。

總不能叫幹警們搞個救生圈游水過去處理事故。而且,那拖拉機警車還真是威風,一路開過去慢吞吞不說,直響。

偷盜們一聽那聲音就曉得是公安的同志到了,哪還會坐哪邊等你去抓。周書記,這車不解決不行了。」

「要車是不是?我沒有,問葉縣長要去,正好,今天市裡的賀書記也到了,你了牛氣,自個兒滾去要氨周富德一耙子就把吳彤局長往葉凡和賀海緯這邊趕了過來。

這廝還真是個厚臉皮人,也顧不及今天葉凡才到任那屁股還沒坐在縣府衙門那大板椅上,真的跑了過來。

先行了個標準警察禮,叫道:「賀書記好,葉縣長好。我是麻川縣公安局的吳彤。」

「你好吳局長。」賀海緯和葉凡都分別伸手握了握。

「賀書記,我們的車子也該到解決的時候了,再不解決這麻川縣公安局該改成耕田的了。

加上下邊16個鄉鎮,全局接近3oo民警,就一輛金杯麵包,一輛地區公安局不要的退休警車,還是快報廢的。

剩下的就是十幾輛拖拉機了,我這個局長下鄉都是坐在拖拉機後面下去辦案子的。

不要講抓壞人,就是個偷咱們也甭想抓住,人家開的全是桑塔納,比咱們的拖拉機快得多。」吳彤一臉的苦澀,這巧婦真是難為無米之飲。

「吳局長,你們的情況我也知道。不過,地區有地區的困難。配車的問題基本上都是由本縣財政自己解決的。

地區已經算照顧你們了,每年那柴油費不是都給你們麻川公安局報了一半左右。

這個其它縣公安局是沒有點個特殊待遇的。」賀海緯當然是老油子了,一輛車沒給倒還變成他有功了,地區還照應著縣局了。

不過,他轉頭朝葉凡笑了笑,說道:「不過,今天你運氣好,葉縣長還沒到麻川,先就想到了你們縣公安局的現狀。從地區公安局林局長手中弄了幾輛車回來,要車,你找他要去。」

知道賀海緯是把這人情留給自己,葉凡淡淡笑道:「吳彤同志,你的心情我理解。這車是弄回來了五輛,不過,當時也是賀書記點過頭的,沒有他的批條,林局長絕對不會給的。只是,這車該怎麼調配,我想,我在這裡可以明確的答覆先給你兩輛。你現在就可以從林局長安排的幹警手中要過鑰匙。」

「那……那不是還有三輛?」吳彤並不滿足,不挪步子,又盯上賴上葉凡了。

「你味口不,呵呵咱們縣的情況你自己也知道,剩下的三輛,我想應該由周書記來統一調配。能給你兩輛已經是照顧著了,快去領車吧,別等下一輛都撈不著。」葉凡的聲音很大,不遠處的周富德當然也聽見了。

「嗯這子還算懂點事,沒有吃獨食。」周富德那嘴角微微動了一下。

「那……我……」吳彤瞅了瞅葉凡,還想說話,不過被葉凡一聲「是不是不想要車了,開拖拉機開上癮啦?」哼聲嚇得趕緊行了個禮溜之大吉了。

自然,是去討車了。這個,弄到手的還叫車,不然,等下一過了渡口,誰知領導們會怎麼想。

即便是以公安名義搞來的車子,但現在挪作他用這種現象在咱們國家也正常,國情如此。

再則,吳彤只是公安局長,並沒兼著政法委書記,一個正科,跟葉凡這種正處也沒什麼好爭辯的。

不過,吳彤還算是膽子大,不然,估計這兩輛車能否順利到手都難說。

葉凡當然也考慮到了麻川的形勢,估計昨天撈到五輛新車的消息已經傳遍了麻川縣城,有多少副職們都眼紅不已,更別說吳彤了。要知道這批警車雖說叫警車,但五輛車裡也僅有二輛頭上有警察標記,另外三輛其中還有一輛豐田商務型號的麵包,聽說要幾十萬。

另外兩輛是桑塔納2,不要說吳彤眼熱,就是周富德這個縣委一號人物都眼熱那車子。

周富德的那輛也不過一輛普桑,而且很舊的,估計開了七八年了。在麻川這破路上顛上七八年,相當於在柏油路面上開上十幾年了。

周富德當然早就想換車了,不過,縣裡財政太過於羞澀,如果用財政錢買桑塔納2,估計會被麻川的幾十萬老百姓用口水噴死。

人家工資還不上,餓著肚皮,公安局還用拖拉機辦案,你作為一把手,怎麼敢冒天下之大不違買好車。

所以,這次警車裡面有兩輛2型號,這個,盯著這兩輛車的處級副處級幹部不下1o個。聽說就連政協人大里那些個老傢伙都坐不住了,早在渡口那邊候著的。

麻川縣城關其實有三個鎮,馬鬍子鎮、羊角鎮、牛頭鎮。這三個用動物名字取的鎮組成了麻川城,聽說有著近1o萬人口。

最大的當然是馬鬍子鎮了,因為縣府衙門就駐紮在這裡。車子過了渡口,不久,遠遠地望見了麻川縣黨委、政府牌子。

四周圍圍著高達四米左右,全是用粗笨、個頭足有四五百斤的粗糙青色花崗岩石頭圍起來的。從圍牆上爬滿的青苔、藤蔓看,這圍牆是有些年頭了,絕對不是現在建的。

進了縣衙,一種蒼桑感覺立即湧上葉凡和賀海緯心頭。縣府最外面是一個很開闊的停車場,不過,這停車場地板上鋪的全是條石,麻青色中略顯乳白色花。

再過去就是綠茸茸的草坪,居然還有一條淺淺的人工溪流,金魚兒在自由自在悠哉游著。

後面就是辦公的地方了,奇怪的是並沒見到五層以上高樓,連個平房都沒有。

最高的就是三四層左右高度,用條石砌的石頭房子。裡面的房子一座一座的,而且每座房子外面好像都有一進院落,似乎走進了古代大戶人家搞的院落群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