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七百七十章16房老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七百七十章16房老婆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七百七十章16房老婆

「抖落就抖落,咱們當初也沒要求那子保密。再說,這個也不是什麼見不得光的事,上級給下級定下一定的奮鬥指標這個在官場也是司空見慣的事,沒必要太過。

只是那傢伙還是有些不成熟,即便是要跟紅沙洲競爭,也得在暗中較勁才對,怎麼搞得滿城風雨。

也許他是想以此來鼓舞士氣,不過,也給紅沙洲的李占強和郭新平敲響了警鐘。

勢必促成李占強背水一戰,絕對不會讓那傢伙爭了上游的。不然,他這縣委書記臉面何存?特別是郭縣長,心裡估計是更難受了,這下子會不會造成縣長對縣長……」王專員淡淡說著,彷彿看見了李占強正氣得咬牙切齒,郭新平陰森森笑著的樣子。

「呵呵,王專員講得沒錯。晚上下班了,我還接到了紅沙洲縣長王新平電話。此人以前一向有些倔傲,自從他當選縣長以來一直都沒來找過我。就是去年他們縣那公路的事也沒來過,這次,估計也是因為聽到了什麼風聲。」吳白開居然略顯自得的笑了。

「正常,人家省交通廳有人,郭世名處長就是他堂哥。有了上面的人幫襯著,而且聽說郭世名處長還是掌控著省交通廳的財權審計方面。去年他直接到省廳弄了一百多萬,何必還來地區搶那點殘羹剩飯。這樣也好,也為咱們地區省了不少錢。我倒是希望能多出幾個郭新平出來,咱這個專員就省心多了。」王專員那話一抖落。

王白開局長忍不住叫道:「難怪,我說那傢伙怎麼那麼有本事,去年省交通廳那筆款子點名要落戶紅沙洲,不允許地區插手,還說,如果地區插手的話那以後就甭想要到一個子兒。害得其它縣都眼熱不已,嘆服郭縣長的能量之大。原來如此。不過,剛才他打來了電話,你猜他說了什麼?」

「難道是來要款子的?」王朝中輕抬了抬眼皮。

「不是你猜他怎麼說,居然跟我說,請求我別把款子拔給麻川縣,哈哈哈……」吳白開沒忍住,大笑了起來。

「斧底抽薪,厲害。一般的對手都會找你要錢,以盡量搞好自家那一畝三分地。

郭新平這傢伙那手腕真叫個陰辣,人家不為難你,不問你要錢,而是轉道而為,來了個阻攔。只要麻川要不到錢,那更難展了。

何況地區交通局本沒有多少錢,要錢,估計他又會故伎重演,找他堂哥去了。」王專員也笑了。心道:「老莊啊老莊,看你點的那個黃口兒如何振興麻川經濟,沒了交通支持,還振興個屁。老子就等著看笑話就是了……」

「王專員料事如神,還有更絕的,郭縣長為了斷了葉凡那傢伙後路,居然跟我說,只要我在兩年內不給麻川縣任何錢,他倒可以為咱們地區去省交通廳爭取到一筆不下2oo萬的資金。」吳白開很開心,那嘴張得老大,有人送錢這個不樂都不行了。

「大本錢估計不光是交通方面吧,紅沙洲的老李也不是盞省油的燈,估摸著不久也會展開反擊和攔截了。唉……經他們這麼一鬧,雖說咱們是勝利在望,不過,麻川人民可是遭了池魚之殃。」王專員似乎有些於心不忍。

「哼又在裝你要是不忍心,不早就拔巨款支持麻川人民搞建設民生了,還用得在這裡貓哭耗子假慈悲的。,這世道,全是陰辣之人。」吳白天隱晦地瞅了王專員一眼。這廝心裡暗罵道,見王專員那煙也快到屁股了。

趕緊抽出了一支遞了過去,嘴裡卻是笑道:「最多一年時間估計就能見分曉了。姓葉的傢伙幹了一年後如果一點成績都沒有,估摸著到時即便是他再想幹下去,庄世誠這老傢伙也不會讓他繼續的。這個明擺著給自己丟臉的東西,庄世誠肯定會讓他提前出局。」

「提前出局也好,咱們在麻川也好安排一個新縣長,不過,庄世誠那臉卻是不能不丟了,呵呵呵……」王專員輕聲笑道,彷彿看見了庄世誠低著頭從大樓里出來那種窘樣子……

「爸,你怎麼看新來的葉縣長?」麻川縣招待所,孫國棟部長的房間里,床沿邊正坐著一個長得有三分相似他的人。

「明玉,不是我怎麼看他,而是你要怎麼看他?你也不了,現在也是縣委常委、麻川的組織部長了。

要學會凡事多動動腦,自己去想問題,分析其中利害得失,決定自己的利益取捨。

不能什麼都等著我來給你當參謀。都這樣,對你來說不是件好事。雛鷹,終究是要展翅,那就得先磨練自己的。

跌倒摔倒甚至一時折翅都不可怕,可怕的就是你不敢往高空飛去,那樣,你永遠成不了強中之鷹,永遠只能在自己那破窩裡嘆息命運對你的不公,老天待你太保

其實,命運對誰都是一樣的公平,老天待你,待我一樣的好。關鍵就在於你先得把自己磨成金鋼鑽,然後才能攬那瓷器活。

所以,有了本事,機會的把握就相當關鍵了。一失足成為千古恨,古來是用來教育不良兒孫的。

其實,對於官場上來說,最適用了。你一步走錯,也許步步錯,就能讓你永遠沉淪到底。

當然,的波折正常,咱們不能怕波折就不去干,這個是告訴你眼光要瞄得准才行……」孫國棟笑眯眯的噴著煙圈,在煙霧朦朧中瞅著自己兒子孫明玉。

幻想著某天他能接替自己的位置,從此刻開始,孫國棟已經在為兒子謀划著燦爛的未來了。

「那我到底要怎麼看待葉凡?」孫明玉有了老頭子在好像智商突然低了不少,其實他是有股子依賴心理在作怪。

「不是跟你說過嗎?自己拿主意。老爸這次不說話,你先用心觀察一段時間再說,不過有一點要注意,要張著耳朵多聽,眼得睜大點多看。信息有時能決定你的成功與否。」孫國棟沒好氣罵道。

「我知道了。」孫明玉一臉鬱悶,出了老頭子房間。路過葉凡的房間時停頓了幾秒鐘,不過,終究沒去敲門。

這個時候,還是先觀望一陣子再說,不然,第一天縣長到任就跟他去熱乎,那周書記會怎麼想。

自己雖說貴為縣組織部長,但上面卻是有著兩個婆婆。一個當然就是大婆婆周富德這個一號了,另一個就是管黨群的書記韋不理同志了。

周書記一向雷利風行,充滿一股子土匪霸氣。韋不理倒是陰柔得很,似乎介於霸氣跟軟弱之間。

不過,孫明玉的感覺就是好像韋不理比周富德更可怕似的,也許,這只是一種直覺,叫孫明玉講出個子丑寅卯來他也講不出來。

當然,不光是孫明玉這個組織部長,估計縣裡大多數幹部都是採取先觀望態度。因為周富德這個書記太強勢了,甚至可以說帶著強霸的匪氣。

跟他鬧翻,那個不值。當然,如果這位新來的葉縣長更有手腕的話他們也不再乎當一回牆頭草。

畢竟像周富德這種土匪型號的領導,那陞官之路絕對走不遠的,在這偏遠的麻川還行,到地區就吃不開了。

而葉凡就不同了,一個年輕,二來人家聽說還是海大畢業的。最重要的就是人家是庄書記親點的愛將,估計背後也有著不俗的背景。以後看他表現了。

第二天早上,賀海緯和孫國棟吃了早飯就起程回去了。

葉凡等一干人送他們走後回到了縣府衙門。

「葉縣長,我帶你去看看辦公的地方。」這時,縣委辦主任柳眉芳淺淺的笑著,施施然走了過來。

這女人今天又換了一身行頭,穿著一件白灰色尼料子的長裙,裙,也不算很長,剛剛及膝。淡粉色的純棉上衣。一件薄毛衣還開著敞領子,中間兩顆扣子不知是有意還是故意,反正是沒扣上。

豐滿堅挺的ru房隨著她身體的走動上下顫動著。短裙下渾圓的屁股向上翹起一個優美奪目的弧線,修長勻稱的雙腿上覆著的居然是薄薄的蕾絲黑絲襪,白嫩的腿透過那蕾絲襪時隱時現誘人至極。

一雙白色的高跟軟皮鞋,巧玲瓏。一股青春的氣息如潮般瀰漫著全身,似乎都隱隱的從其人身上溢了出來,像麻醉劑一般散開來,**的那種成熟的韻味和扭擺起來的適中腰肢卻如水蛇一般晃動著。

聽說這女人結婚不過兩年,葉凡是聽招待所所長農媛媛說的,年齡不過二十五六歲,正懷春之年。老公古信林,在地區交通局任副局長。

這女人原本只是地區行署辦一個副科長,不過四年時間,就爬上了麻川縣縣委辦公室主任職務,正兒八經的常委加副處級。她的陞官度,卻是令得地區大多數男同志幹部們汗顏不已。

再加上夫妻兩地分居,背後免不了有些風言風語,地區某某常委相好啊,某副職拼頭等等。不過,在麻川這一年時間內表現得還中規中矩的,也沒傳出什麼誹聞。

葉凡嘴裡含笑應著,眼光自然地滑過這女人那高聳的胸脯到了腰姿,最後從裸露在外的腿處收了回來。

心裡暗道:「又一個尤物怎麼官場中總會有不在少數的這樣的旦妃似女幹部?這種女人常用『紅顏禍水』來形容也不為過,一不心沾上你,往往會被桃色新聞搞得筋疲力盡,疲於應付。咱得心點,別陰溝里翻了船,那還正是出師未捷身先死了,這個死,死得還真不光榮,女人桃花坑中死,時下這樣的官員不在少數。」

不久到了一座院子前,進了院門,現樣式都差不多,只是有大有就是了。中間一個很大的天井,井中養著許多金魚兒游來游去的,貌似很悠閑自得。

「葉縣長,這進院樓有三層半,頂層就是你辦公和開會的地方。第三層是各位副縣長辦公的地點,第一二層是縣政府所直屬的各個科室。

共有上百個房間,房間有大有,基本上都是全石結構的。這就是縣政府大院了,是整個馬家大院除了黨委樓外第二座大院子。是以前的馬家大院,也就是馬鬍子的親弟弟馬正良那一系人馬駐地。

當時人稱馬家大院的二當家。」柳眉芳一語雙關,現在的葉凡是代理縣長,不正是麻川的二當家嗎?看來,這個安排宅院也不能亂了身份,也有個排名前後的。

一路走過,見到葉凡的縣政府工作人員甭管認不認識,都是笑臉叫著『葉縣好』三個字。

幸好這樓雖說是解放前建的,但也是全石結構的,不然,這麼多人馬在裡面辦公,那樓還不咚咚吵個不停。

直上了三樓。

現這樓設計得並不老套,間間通風良好,光線也不錯。見葉凡盯著那些窗戶看,柳眉芳笑道:「當時那窗戶一個個都很,就一個條石長寬,後來收回來后縣裡改造了一下,把窗戶全擴大了,以前的木板窗戶被現在的玻璃窗戶代替了。」

「正常,聽說這裡以前是土匪橫行,馬鬍子就是這裡有名的土匪。不過馬鬍子這土匪卻是帶有土皇帝特點,所以敢在這麻川縣城建這麼大的一個宅院群是不是?」葉凡笑問道。

「沒錯當時麻川這一帶其實沒有什麼鎮長,也沒政府,真正的管理者就是馬鬍子。

其人性格殘暴,殺人全憑喜好。不過,也有的老人家說馬鬍子其實是個好人,當時國民黨軍隊曾經進到麻川來撓民,**婦女,搶東西,後來還是馬鬍子組織鄉民趕跑了他們。

不過,馬鬍子此人說法複雜,有好的反應,但更多的惡罪,聽說他活著時,光是姨太太就有16房。

只要他看上的女人,不管你願不願意,第二天馬家貼子就會到你家,不久就有人來迎娶。

有丈夫的女人只得含淚立即跟丈夫離了,沒丈夫的只得自認倒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