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七百七十二章江縣長就弔死在這房間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七百七十二章江縣長就弔死在這房間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七百七十二章江縣長就弔死在這房間

「幹嘛?一隻野貓,膽還不,居然敢挑釁」葉凡隨口哼道

「那貓……那貓好像是馬雲錢書記家養的,經常在這縣府里閑逛有時還會跑人家辦公桌上撒尿,大家都曉得是馬書記的貓,也沒人跟它計較剛才不知傷著沒有,不然,馬書記又得罵人了」農媛媛好像還有點擔心樣子

「呵呵,有趣」葉凡淡然笑著,沒當回事,繼續往裡走去

院里一顆顆適中的竹子,樹倒長得相當的茂盛,

大院環境相當幽美,走在落葉飄滿的石鋪地板上,葉凡是感慨不已

「這麼大的院子沒人住,閑置著太可惜了,咱們縣府是不是房間多到沒人用的地步?」葉凡轉頭問正在後面磨磨蹭蹭,好像十分恐慌,跟自己拉開了有七八米距離的農媛媛

「唉……不會是她被我剛才的突然舉動嚇著了,還是這鬧鬼的院子給嚇著的」葉凡心裡覺得好笑

「葉……葉縣長,這裡聽說有鬼,我們別看了,走,又臟又臭的咱們縣府辦公房間本來就緊張,這下子空出一個院子沒人住,所以就緊張了」農媛媛硬著頭皮,眼光在院子里溜來滑去的,連嗓子都有點顫著說道

「既然房間緊張,那我決定了把縣府拔給我的住房不要了,我就住這裡了這麼大地院子,住著舒坦農主任,你給安排一下,叫幾個人來打掃一下就行了,呵呵呵……」葉凡隨口笑道

「葉……葉縣長,你開玩笑是不是?」農媛媛那瞳孔突然睜得老大,顫慄著問道

「這事能開玩笑嗎?我是說真的,你立即安排人」葉凡收斂了笑意,一臉正經了

「不行絕對不行」農媛媛突然鎮定了下來,幾乎是喊出來的

「怎麼不行,咱們是現代人,還去相信哪些鬼神之說嗎?那些都是古人搞的迷信,不要說了,就這麼定了」葉凡意已決,當然,這廝其實並沒那般的大義

他住進來是有目地的,一來這裡的確很大,環境好,二來,主要是想從這院子里找到一些蛛絲馬跡,好給省里的鐵書記一個交待

因為省紀委的鐵書記交待查一查江縣長之死,雖說沒要求自己一定要查清,但裝裝樣子也得查查是不是?

再說,如果真能查清的話那以後不就能改善跟鐵托書記的關係能跟一個即將入常的書記搞好關係,這個對自己來說可是一件萬利而無一害的好事兒

「縣府後面還有座院子,柳主任他們都住在裡面,還空得有三個房間,就是留給來的縣長的,一直空著,因為沒人來」農媛媛解釋道

「還有房間,像馬家大院這樣大的院子估計不少?」葉凡又露出了笑容,當然是為了緩和一下農媛媛那緊張的心

「沒有了,最大的院子就三座,馬鬍子有三兄妹,老大馬鬍子住的就是現在周書記辦公的黨委樓

老2馬正良住的就是剛才您去的現在的縣政府辦公樓,老三馬雨桐是妹,住的就是這座院子

這三座大院子都有6o來個房間,客廳也特別的大,而且還分為外院跟內院

外院是他們三兄妹招集族人,手下聚會、處理族中糾紛事務的地方

內院是家眷們生活休息的地方除了這三座大院子,還有十幾個院子,有著十幾個到三十個房間不等

以前馬鬍子在時住的都是他的旁系親戚或者手下這座院子當時牛縣長和江縣長都在這外院辦公,他們都住在內院

江縣長就弔死在內院自己房間里所以,葉縣長,你千萬不能住,太危險了

聽說弔死的人舌頭特別的長,再加上他們一般都是有冤屈,心裡怨氣不散,會沖活人的」農媛媛聲音有些打閃兒著說道

「不要說了,我已決定了你去招呼幾個男同志進來收拾一下再有,該修理的地方重修整一下這一年多沒人住了,估計也得消消毒殺殺老鼠蟲子什麼的了對了,這院樓里有衛生間嗎?」葉凡問道

「衛生間,好像只有兩個,外院一個內院一個當時建縣后就把以前的茅廁改成了一個相當大的衛生間」農媛媛指指點點

「這麼大的房子才兩個衛生間,是夠不方便的為什麼不多搞幾個這晚上要上廁所也太不方便了」葉凡皺起了眉頭,這個倒是個大問題

那茅廁改的衛生間就在第一層樓底,自己如果住在第三層那晚上要解大便什麼的不就太麻煩了,總不能學古人還搞個帶把的尿壺湊和著用著?

「當時經費緊張,現在搞一個衛生間加上鋪的管道、裡面馬桶盆子什麼,沒有五千塊不會下來縣裡哪有錢,如果葉縣長真要住這裡,那我安排人給你的房間里旁搞一個專用的就是了」農媛媛聲說道

「行還有,給縣裡幹部們說說,願意來住的我都歡迎,人多也熱鬧先登記一下,你核算一下,人多的話全面修理一下再說,這房間閑著也太可惜了,我估計有許多青年還沒分到房間?」葉凡笑道

「嗯其實只有科級幹部們才有房間分的,一般的科員全租住在民房裡

咱們縣那點財政收入,每年光是工資還得欠下幹部職工們幾百萬,哪有錢建宿舍樓

不過,幸好民房也便宜,租一個房間十來塊錢就夠了當然,要租磚房就貴了許多,葉縣長也看見了,咱們縣城八成左右的房屋都是土牆木樓,磚房子倒真了稀罕物」農媛媛知道的還不少

「周書記,葉縣長說是要住在那座鬧鬼的大院子,您看怎麼辦?」柳主任緊皺眉頭問道

「你沒給他講清楚嗎?」周富德書記咕嚕著灌進去了一碗白開水,略顯意外,問道

周書記從來不喝茶,也不喜歡用茶杯子用他的話說,咱就是農民本色,喝酒喜歡用大碗,吃肉喜歡啃大塊肉,這喝水也該這樣子才對

「農副主任給他解釋過了,他說要把自己的房間留給需要的人,還說那大院子空著太可惜了什麼而且還說了,要求縣裡貼個通知,說是願意去那院子住的幹部他都歡迎交待農副主任統計一下再修理一下院子」柳眉芳聲說道

「哼開始攏絡人心了我倒誰敢去跟他一起住?這般晦氣的地方也不怕沾著下那身晦氣下了陰曹地府」周富德心裡細想著,並不像他表面上看去的那般粗豪大條,擺了擺手笑道:「算啦隨他人家葉縣長一來就能為縣裡作想,好同志氨

「那……我交待農副主任全面負責了?不過,葉縣長講還得給他個人專門搞個衛生間?如果住的人多了就怕還得增加衛生間,那院子一修理,沒有個幾萬塊估計不會下來?」柳眉芳一講到錢那胸脯居然微微波動了起來

「一講到錢這女人就心疼,又不是你的私房錢」周富德掃了柳主任那顫慄著的胸脯一眼

微微皺了下眉頭,說道:「倒真是一個問題,這樣,給葉縣長自己搞一個專用的就是了,料子要用好的,別偷工減料其它如果真有人願意去住的話一概不另搞衛生間了,縣裡能給住房就不錯了,又不是住賓館」

不過,這廝心裡卻是罵道:「誰敢去那破院找晦氣這衛生間搞來不是浪費是什麼?

難道這姓葉的子一來又要作秀?昨天給他弄回來五輛車子,今天老子就沒得安寧過

人大主任顧雲峰,政協主席蘭賓,還有一些老傢伙……一個個屁事沒幹,要起車來倒是振振有詞

什麼為了工作需要,你們幹了屁的工作這車子拿去還是不帶著老婆孩子兜風圈子玩兒

不過,這車子一時倒還真是個燙手山芋本來以為昨天那子把車子的分配權讓給了我,老子心裡還誇他懂事

原來這懂事也是有陰謀的,傢伙不簡單想陰我,你還嫩著……」周富德書記揉著自己太陽穴,感覺好像硬生生的給人煩痛了起來

下午,葉凡進了周富德書記辦公室,這是麻川縣一號跟二號人物的次正式獨立面談

周富德的辦公室跟葉凡的擺設差不多,也是一個閣樓頂層,比葉凡的還要大一點

裡面並沒擺轉椅子,代替它們的是幾條老實疙瘩,做工也不精緻,甚至老舊,粗糙的有靠背的那種木椅了

見葉凡進來,周富德站了起來了,指著對面的那條木椅子笑道:「葉縣長,坐」

隨手從桌上的煙盒裡抽出了一隻扔了過來,又敲了敲手中的大前門香煙一下,笑道:「我就抽這個,十幾年老習慣了葉縣長要是抽不慣自便」

「有啥抽不慣的,我也是苦哈哈出身的,以前抽的就是這個」葉凡笑著,先起身給周富德點上了煙,自己也點上后巴嗒著抽了起來

兩人沉默著抽了快半隻煙了,屋時頓時是煙雲迷濛,頗有股子仙山雲房的感覺

葉凡才笑道:「周書記,這次到麻川來地區給我的任務非常的艱巨」

………………………………………………………………

感謝8神級書獃子兩位少俠打賞,狗子謝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