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七百七十四章夾擊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七百七十四章夾擊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七百七十四章夾擊

不過,人大主任暫時還是不能得罪,管它的,先給了一輛再說。」葉凡心裡暗暗罵著,嘴裡卻是笑道:「行,就給一輛2000了。我寫個條子你去縣委辦柳主任處領取就行了。還希望經後人大能繼續支持縣裡工作,把咱們麻川的經濟等各項事條都搞上去。」

「行你還算個爽快人,不像周富德那傢伙,盡給我玩藏貓貓遊戲。」顧雲峰淡淡笑道,倒也乾脆的點了點頭。

「這老頭,還有點風趣。」葉凡心裡暗暗詫異,估計全縣人民叫周富德這個黨委一號人物為『傢伙』的就顧雲峰此人敢叫了。

看來此老頭還真有點能量,一點不怵周富德,以後有事說不定還能搬出這老頭來壓制一下周富德。即便是制不住周富德,使點絆子讓周富德同志頭疼一陣子,這老頭子絕對有那能量的。

顧雲峰拿了批條剛轉身,發現門口冒出一中年老頭來,胖胖的身材,小眯眼,此人一見到顧雲峰手中拿著的一張白條子,再掃了一眼葉凡,立即就明白了,笑道:「老顧,你跑得快啊,早起的鳥兒有食吃,這句話講得有理。」

「呵呵,胖子,你也不慢嘛」顧雲峰說笑著,揚了揚手中的白條子,顯擺似的一扭屁股走了。

「蘭主席,你好,請喝茶。」一旁的農媛媛怕葉凡不認識他,借著泡茶的機會幹脆叫出來了。

葉凡一聽就明白了,能在縣裡稱得上主席的當然就是政協主度蘭賓此人了。其它什麼工會主席,教工委主席都算不上什麼人物。

「蘭主席您好,請坐,來只煙怎麼樣?」葉凡擠出了一絲笑意遞了一根紅塔山過去,一看此人那架勢,就曉得肯定是來搶車子的。心道他娘的大條了,就幾輛破車還不夠你們這群老傢伙搶的。

「行」蘭賓接過煙后掃了一眼,笑道:「還是紅塔山的,不錯,當縣長就是有錢一些,咱們就只得抽牡丹了。」

「,這話什麼意思,這不是明擺著說老子貪污或者懂得享受抑或者說是花國家的錢什麼的嗎?」葉凡那臉微微一沉,對此人的印象壞到了極點。

隨口說道:「也沒啥,我在魚陽工作時擔任的是林泉經濟區主任,為了接待需要,那個時候經濟區每個月有給兩條芙蓉王作為接待煙。現在嘛,我還沒看見接待煙,這紅塔山,我自個兒掏工資買的。」

「呵呵,正常,咱們縣只有客人到了才有接待煙。葉縣長,剛才顧雲峰那老頭子是不是拿走一輛走了,那正好,還剩下一輛,乾脆給我們政協算了。我們政協……」蘭賓講出的話跟顧雲峰差不多,無外乎縣政協沒車子一心為人民服務怎麼開展工作怎麼為人民服務怎麼怎麼的。

「呵呵,蘭主席,就剩一輛了,是商務車,聽說還是從小日本那裡進口來的,可以坐七八個人的那種大號麵包車。

這個,我是打算留給縣公安局,不然,民警們老是開著拖拉機去辦公也太扎眼了一些。

何況,去地區也可以顯眼一些。蘭主席真要用車的話,以前周書記退下了一輛普桑。車況還行,還可以用上幾年。」葉凡也沒打哈哈了,對此人印象不怎麼好,直白地就說了出去。

「他那輛破車,不要」蘭賓叭地一聲把茶杯給重重地頓在了桌子上,以發泄心中的不滿。

「全來甩臉子,真以為老了是紙糊泥捏的是不是?顧雲峰甩臉子,那是因為老子還是代理縣長,程序還沒走完,怕麻煩,你也甩臉子……」葉凡心裡可是有些上火了,不過還盡量剋制著,說道:「蘭主席,我那桌子不是鋼製的,輕點,輕點呵呵。至於那車子你說是破車,應該不是太破,周書記都能坐的,再開上幾年應該沒問題,呵呵」

葉凡的意思當然是周書記人家一號都能坐的車子,你政協一夥吃閑飯的也來嫌七嫌八的。

「是嗎?那葉縣長剛才怎麼不叫顧雲峰那老傢伙開走,哼」蘭賓那臉可是沉了下來,能滴墨了。

「人家先到了嘛,就剩一輛了,大麵包得給公安局。」葉凡收斂了笑意,哼道。

「那麵包車我要定了,葉縣長,給個准信,給還是不給?」蘭賓逼將了過來,居然露出了一絲命令口吻。

「要的話就周書記那輛退下來的普桑,不要就算了。大麵包,不可能。除了公安局,誰也不能開走。」葉凡冷冰冰丟出了一句話,轉頭沖一旁早已傻眼的農媛媛說道:「立即打電話叫吳局長來領車。」

「不準打」蘭賓似乎氣糊塗了,居然喊出了這麼一句來。

「蘭主席,這裡是縣政府,不是你的政協。」葉凡冷哼了一聲,沖早就嚇糊塗的農媛媛哼道:「還不快打不想當這個主任了?」葉凡那眼一瞪,嚇得正不知所措的農媛媛身子骨一嗦,趕緊拿起了桌上電話機打了起來。

「好好葉縣長,你就是這樣當縣長的,厚此薄頗,政協是後娘養的,人大是親老爹,哼」蘭賓氣得臉漲得通紅,噠噠噠直接當一聲甩門而去。

「葉……葉縣長,還打嗎?」這時,農媛媛小聲問道,原來先前她只是裝個樣子,哪敢真打,還是為葉凡考慮著,看來此女心思很細,會懂得為領導分憂了。

「打給吳彤講一句,限他一個小時內來領走,不然,就別來了。」葉凡哼道。

「這麻川的官怎麼都有土匪情結,一個個匪氣十足的,來的全是大爺。」葉凡一時忘了農媛媛在一旁,沒忍住,小聲罵了一句,「老子還是山大王呢」

「哧」一旁的農媛媛終於笑出聲來,見葉凡瞪了過來,趕緊捂住了嘴唇。

「笑啥,我有說錯嗎?」葉凡沒好氣哼道。

「葉縣長,以前蘭主席跟顧主任聽說在縣裡一個是縣長,一個是書記,兩人鬥了一輩子了。所以,今天蘭主席才會那麼生氣。」農媛媛小聲解釋了一番。

「原來如此,我說這老頭怎麼這般的氣大,原來是遇上了冤家對頭,是有點味道。」葉凡心裡釋然了。

又寫了張紙條遞給農媛媛,交待道:「你去把原先周書記那部舊車的車鑰匙拿來,送到蘭主席家去。態度要好,代我說些好話,呵呵……」

「葉……葉縣長,這個……」農媛媛可是有些後悔不迭了,想不到葉凡會把這撓人的苦差事攤自己頭上來。望著葉凡,那雙美麗的大眼睛苦澀澀的,我見猶憐。

「呵呵,怎麼?不願意?」葉凡突然起了捉弄之心,跟這位壯家姑娘開開玩笑解解悶也舒服點。

「不……不是,我去」農媛媛無奈地點了點頭。

「嗯,你去吧,如果能送出鑰匙的話我獎勵你。」葉凡淡淡笑道。

「獎勵,獎啥?」農媛媛來了興趣,一雙大眼睛水汪汪的盯得葉凡心裡有些發癢發燥了起來。心裡嘆息著壯家妹子還真有股子別樣的風味。

「說說你需要什麼獎勵?」葉凡反笑道。

「我想想?」農媛媛半閉著眼,真想了起來,那樣子,誘人得很,有點像是姑娘正等著情郎接吻時的模樣。

「你的秘書由我來挑?」農媛媛突然冒出一句話來,差點沒噎死某男同志。

「先說說是誰,我看看合不合適?」葉凡心裡一動,覺得農媛媛這個姑娘心底相當的好,剛才就想到了為領導打埋伏了,也許她介紹的人還真不是什麼小鬼。

要知道秘書這個角色相當的重要,估計自己一半的秘密秘書都曉得,所以,不得不謹慎。

不過,對目前的葉凡來說,兩眼一抹黑,麻川的情況自己都不曉得,哪知道哪個秘書會上心些。

即便是問方圓估計他也未必了解縣委辦秘書組那些秘書。柳主任早就送來了幾個人選,葉凡初初掃了一下,暫時還沒拿定主意。要是柳眉芳別有用心,給自己安插了一個底式秘書,那自己不就麻煩了。總不能事事防著,那多累。

「縣委辦秘書科的車紅軍同志不錯。」農媛媛偷偷打量了葉凡一眼,有些擔心樣子。

「姓車,嚇了我一跳,還以為什麼時候韓國人居然跑咱們麻川這窮旮旯之地來當秘書了,哈哈哈……」葉凡開懷大笑。

「什麼嘛,不是高麗棒子。他也是我們壯族小夥子,正宗的麻川人。」農媛媛一急自個兒隆

「噢也是壯家小夥子,你也是壯家姑娘,這姑娘小夥子的是不是有點那個……」葉凡故意在臉上裝著有些曖昧樣子,農媛媛那臉刷地就紅了,趕緊說道:「不是的?」

「不是的那是怎麼的,我有點糊塗了?」葉凡一步步設陷井,直接把農媛媛往井裡引去。

「跟你直說是吧,他是我表哥。我也不怕葉縣長您笑話了,他是我表哥沒錯。不過,他這個人不善於交際,連送瓶酒都不敢。不過,他人並不笨,人家可是水州大學中文系畢業的高材生,唉,只是,只是……」農媛媛終於給葉凡逼得倒出了底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