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七百七十六章桌底下風光無限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七百七十六章桌底下風光無限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七百七十六章桌底下風光無限

1更到

「吳局長,你不會光是來顯擺的吧?」葉凡似笑非笑,知道這子肯定有事還沒倒出來。

「縣長,那個,啥的,三菱,沒了一輛。」吳彤一臉的憤怒。

「沒了,怎麼回事?」葉凡差點給搞蒙了,還以為是不是翻了車。

「馬雲錢書記說是政法委那輛普桑太破了,聽說開了不少年頭了,早該換新的了,所以,就……」吳彤一臉的尷尬相。

「換走了?」葉凡心裡一震,一股怒火騰騰騰從心底里直往百會穴冒騰而來。

心裡暗罵道:「真他娘的是土匪縣是不是?一個個領導匪氣十足,人大主任顧雲峰,政協主席蘭賓這個樣子,想不到政法委書記馬雲錢也不顧下屬們開著拖拉機辦案死活,也敢動手搶車。這他娘的都是什麼事,難道真還掉進叫花子窩了?」

「不……不是換,是直接開走了。本來我說這個是葉縣長點名派給咱們局的,馬不是政法委管嗎?派給你們跟派給政法委又什麼區別。結果,連那輛舊普桑也沒給留下。」吳彤一臉的沮喪。

「哼我知道了。」葉凡那臉一下子陰沉了下來,叫道:「上車」扭頭進了牧馬人。

「葉縣長,你就坐這車?」吳彤有些驚愕了,一時盯著葉凡有些愣了,想不到葉縣長思想這麼崇高,自己拚了命弄來幾輛車子自己居然沒落下一輛,還開這破車。

雖說是牧馬人,但再好的車子成了破車那還是破車,有屁用,吳彤的心被深深的震憾了。

「呵呵,剛才忘了,你應該有開車來,先吃飯,其它明天再說。」葉凡笑道,恢復了平靜,心裡那股子如潮的怒火自然沒平息下來。

神女酒樓的確不錯。

一座六層高樓,整個建築成六棱形的。在建築頂端還蹲了尊女媧雕像,倒真有點神女的架勢。

葉凡剛下車子,農媛媛和一個性感得令人指的婦女顛著屁股,一扭一擺地走了過來。

胸前那好像兩個充了氣的排球,屁股也不,跟洗腳盒有得一比。臉長得還挺風騷的,並不是那種滿臉橫肉型號的,比一般的女人稍微漂亮那麼一點點。

「那個胖女人叫楊可環,是這神女酒樓的老闆。外號人稱玉環。因為她那名字跟唐朝時的美女楊玉環僅差了一個字,所以吹噓說是咱不能跟楊玉環大姐相比,咱就是玉環了。」吳彤在葉凡耳旁嘀咕著介紹道。

弄得葉縣長那雞皮疙瘩頓時就抖落了一地都是,心裡暗暗嘆服此女那想象力之豐富,就她那身板,居然也敢號稱玉環。

典型的水桶腰,腳盆屁股,排球奶的。如果楊貴妃真的曉得了,估計都會氣得從墳堆里爬出扇這不要臉的女人一大耳刮子。

大叱一聲道:「就你這圓咕嚕柱子也敢跟姑奶奶相媲美,你那叫腰嗎?」

葉凡正浮想聯翩之時,思想自然開了差。只聽一聲尖利笑聲如老鴉在耳旁刮燥般嬌喊道:「喲,是葉縣長大駕光臨樓,有失遠迎,有失遠迎。我是本酒樓老闆楊可環,這是我的電話,葉縣長以後隨時來直接打電話就行了。」

楊可環大老闆咧開她那能吞下一個大鵝蛋的血盆大大嘴笑臉相迎著,右手還拿著一張名片。

葉縣長頓時身子骨一陣子惡寒,趕緊笑道:「客氣了楊老闆,吃餐飯,何必遠迎。」

「不能這麼說,葉縣長初次光臨,當然得迎迎是不是?」楊可環笑容可掬,態度實在是過份的好。

好得葉同志很是不自在,沖一旁的農媛媛使了個眼神,此女頓時心領神會,笑道:「楊大姐,還是先進包間,葉縣長初次來你總不能把他給擠在門口是不是?」

「噢看我,把正事全給忘了,對對對上樓。」楊可環好像才想起這事來,趕緊側開了身子。

葉凡剛擠進去,感覺胸脯前兩座大山突然壓撞了過來,沒防備之下葉同志這位七段高手居然差點就被擠貼在了門框上。不知是不是楊可環故意使壞乾的,那玻璃推拉門居然只開了一扇。

「這女人,那比排球還有彈性,老子差點被她擠得憋不過氣來了。」葉凡心裡罵著,現農媛媛正捂嘴偷笑,知道被人給耍了,氣得狠狠地瞪了她一眼,慌得農媛媛趕緊低下了頭。

其實後面跟著的吳局長也是憋得難受,只是不敢笑罷了。農媛媛人家是壯家美女,清靈得很,估計笑笑葉大縣長看在美妹子身上也不會計較,自己如果敢笑那還了得,鐵定被抽的。

「唉……這就是妹子吃香的地方,咱一爺們,可憐」吳彤在心裡自怨自憐了一番。

轉頭湊近問農媛媛道:「農姑娘,我局裡那幾個姑娘怎麼沒來?」

「來了兩個,另外兩個正好不在,她們說是不敢下樓來,說葉縣長是大人物,她們沒見過世面會抖的,為了不敗壞縣局名聲,所以,正躲樓上,此刻估計在上廁所玩,咯咯」農媛媛得意的笑道。

「扯蛋去年市局的林局來了她們還敢跟人家拚酒,難道葉縣長比林局還可怕?」吳彤那臉頓時有些鬱悶樣子。

「葉縣長當然比林局可怕了,不然,你想想吳局長,你那車子怎麼來的,別以為我們不曉得。葉縣長是神槍手,這事早傳開了。」農媛媛略顯得意,還挺了挺胸脯,吳彤這廝頓時雙眼直,挪不開了。

「哼」農媛媛一聲冷哼,終於驚醒了吳大局長。瞅了瞅前面正跟玉環聊得火熱的葉大縣長一眼,心裡暗暗尋思道:「不會是葉縣長一來就看上了農姑娘吧,這麼水靈的壯家妹子,的確是人見人愛。

聽說縣委里好多領導都在打這姑娘主意,不過,這姑娘還真拿捏得住,愣是守住了身子,現在應該還是一黃花大閨女。

不然,葉縣長怎麼不用男秘書,反而要農姑娘來幫他打雜。這個,先是幫忙工作上的一些事,久而久之估計葉縣長生活上的忙農姑娘也得幫了。

再過段時間,連葉縣長的內褲都得她洗了,再下去估計就是暖床墊背啥的……娘的,不敢想了,領導啊全這幅德興」此刻,在吳彤這廝眼中,葉大縣長好不容易建立起來的光輝形象就因為農媛媛的冒出一下子毀得乾乾淨淨。幸好葉凡不知,不然還真有點啼笑皆非了。

晚餐相當的有氣氛。

吳彤這子拉來的兩個手下那真稱得上是海量,酒國女英雄。輪番上陣對葉縣長展開了一浪猛一浪的酒水炸彈攻擊。

農媛媛倒顯得自然大方,但酒沒喝太多,有時還替葉縣長接一兩招擋幾杯的。吳彤這廝當然是打定今晚要把葉縣長搬醉在床上的爛心思了。

在一男兩女強攻下,葉縣長也有些感覺獨木難撐了。自然,吳彤跟他兩個手下女將也差不多了,其實也是醉熏熏快找不著北了。

不過,這廝心志很大,不放倒葉縣長決不撒手。而且,到了後面,農媛媛也來了興緻,加入了圍剿葉縣長的合擊中,所以,酒戰繼續著。

就在這時候,玉環楊老闆輕輕推門而入,扭擺著她那鐵鍋粗大的屁股,一撅屁股,就把坐在葉同志身旁的農媛媛給擠到了另一條椅子上。

緊擠著葉縣長就坐下了,農媛媛莫可奈何,只好把杯盤撤到了葉凡的另一邊去伺候著。

農媛媛讓出了自己的地盤,估計心裡還是有些不痛快,多好的親近葉縣長的機會居然被這粗線條女人給攪黃了。

而且,這個,剛才那位置給農媛媛的感覺就是有點莫名的感覺,好像是葉縣長的那個啥的位置似的,

玉環也不知是不是沒坐穩還是什麼緣故,那水桶粗大腿往葉凡處一挪,很是自然就架在了葉凡的大腿上。

葉凡醉蒙蒙的感覺好像有條粗大柱子架了上來,條件反射般一隻手隱晦地伸到桌底下想把壓在自己腿上的肉柱子給挪開,不然,沉甸甸的有些難受。

不過,手伸得也不是個地方,抑或是玉環故意為之,估計是太醉了緣故,沒控制好力度,那麼一伸手,直接一把不心就摸在了玉環那爆炸式臀部,一抓之下肉感十足。

心裡正感覺納悶,這粗大的柱子怎麼就沒根似的,所以,這廝醉蒙蒙的手再放下探去,想找到柱子的一端好下手搬走。不過,這一探更糟糕了。

隱約的感覺好像有條溝縫,那手差點就滑進了人家股溝了。這廝一嗦,立即有些清醒了過來,趕緊撤退。

不過,晚了,進去容易出來難了,這個,一入狼窩想出來就不容易了。

玉環桌面上的嘴裡咯咯笑著,面上毫無絲毫變化,跟吳彤他們自然地碰著酒杯子,桌底下那隻手也沒歇著,一把就按住了葉縣長那摸在自己臀部正準備撤退之手。

幸好

楊老闆這圓桌相當的大,而且鋪了一張桌布,一直垂到了大腿處,桌下在表演什麼估計醒蒙蒙的吳彤他們也不清楚了。即便是有感覺一般人這個時候也會裝著沒感覺了。

玉環楊老闆乾脆一不做二不休,那粗大的手抓起葉縣長的手往上一挪,正中目標。

葉同志感覺那裡面好像有一股子溫度溫潤傳來,感覺有些奇怪,抓了一把,軟酥酥的而且是膩味十足,心裡罵道:「麻痹的居然抓到這女人的桃花坑上面了,幸好上面還有層布,不然,一把抓的儘是茅草那真是衰氣到家了。」

這廝當然也裝著沒感覺似的還在上面彈指揉了幾下,像彈鋼琴一般,感覺玉環那身子似乎顫慄了幾下,這廝壞壞的想道:「麻痹的這個可是你綁架老子乾的,咱一爺們也不能太客氣了,不然,你還以為老子不行的那就不划算了。」

隨即手指一陣子挪捏抓把下來,楊可環明顯的有了反應,雙腿不由自主地上下搓動著,好像啥地方騷癢似的。

而且,楊可環嘴裡正跟別人碰著杯子,喝得暢,酒勁一刺激,那個反應自然更明顯了,臀部下方都在開始顫慄了,感覺楊可環興緻上來了,葉凡卻是詭異地隨勢抽回了手,心道:「老子定要弔死你,敢惹老子……」

嘴裡卻是微笑著跟玉環拚起酒來,楊可環自然是怨氣橫生,不過也不好意思再次伸手把葉同志的手給再次綁架到自己那啥的茅草從上面,鬱悶得很。

可葉同志人家是縣長,楊可環也不敢太過於放肆,自然把目標對準了吳彤。居然刮燥著要跟吳彤局長吹瓶玩。

楊可環的提議葉凡自然是拍雙手贊成了,這廝心裡毛毛地想道:「吳彤這子,剛才聯合了公安局的兩個妹子一直折騰老子,這下子既然楊老闆的邪火被我點燃了沒地兒去,那就讓她把那股子騷火往吳彤身上招呼著了,哈哈哈,等下楊老闆受不了啦不會把吳彤真給辦了吧,那就有得熱鬧瞧了,該這子,不治治他還了得……」

不過,當葉同志隱晦地用餘光掃向一旁的農媛媛才現了此女的異狀。此女那臉紅得像人面桃花,純艷欲滴出血型桃來似的。更詭異的就是此刻此女那雙腿卻是並得緊緊的,好像在防狼一般。而且,微微有些顫慄樣子,像一隻受了驚嚇的可憐兔子。

「不好,估計玉環的挑鬥動作被此女現了。傳出去還了得,在縣城老子立即成風騷人物。既然被現了就得拖她一起下馬,對付女人這招術相當的管用。這樣一來,王八對綠豆,大家都差不多,誰也別說誰說了……」葉凡心裡一震,旋即計較開了。

這廝不動聲音地伸出了右手拿杯子談笑話風聲地跟吳彤他們碰著杯子,左手卻是好像掏煙似的,不過,這下子也沒掏准,手沒進掏進褲兜里,倒是掏到了農媛媛的大腿上。

感覺農媛媛身子名顯的僵硬了一下,雙腿併攏得更緊了,而且微微顫慄著。

感謝神級書獃子書友33444o15笨笨色書友4o2132112o7oyangni困惑的十方五位少俠打賞,狗子謝啦好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