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七百八十章拉攏組織部長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七百八十章拉攏組織部長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七百八十章拉攏組織部長

「葉縣長,你這車子看上去很破舊,坐起來蠻舒服的,比縣裡的普桑強多了。」孫明玉巡了一圈牧馬人內飾,眼裡那驚訝一閃而逝,笑道。

麻川縣因為財政困難,所以一般的副處級幹部都沒專門配車,就連孫明玉這位高權重的組織部長都沒專門的車子。有時要用車直接就從小車班調用了。

縣裡除了縣長書記和韋不理這個黨群副書記以外,基本上都沒專車。

有的幹部,像政法委書記馬雲錢那輛破普桑也是自己搞來的,並不是縣裡給配的。

葉凡知道他心裡有些疑惑不解,遂也不解釋,只是笑道:「我這車子車況還行,內飾後來全換了一圈下來,所以坐起來感覺還不錯。」葉凡嘴裡輕鬆地笑道,突然問道:「孫部長自己沒配車嗎?」

「呵呵,沒有,咱們縣情況想必你也知道一些了,還配啥車子,每次到地區開會,坐著縣裡那些老爺車,都得提前二天出發。

不然,臨時頭拋錨了就得涼在路上喝西北風,而且還擔擱工作。即便是能順利到達地區,別的縣的同志全在我面前顯擺。

唉,有啥辦法……就看葉縣長的了,啥時能開上自己的新車我就滿足了。

要求也不高,有輛新的普通桑塔納就樂呵得不行了,呵呵呵……」孫明玉打著哈哈,小小的也棒了小葉縣長一回。

其實他年歲並不大,估計二十七八歲。但人十分老成,說話是滴水不漏,你想挑點什麼毛病都難。

當然,要憑孫明玉他老頭子地區組織部長那身份到地區搞輛車子並不是什麼難事。不過,這事兒孫國棟自然有自己的主張,不喜歡兒子搞特殊化,要低調作人,才能在官場穩紮穩打,步步高升的。

木秀於林風必摧之這道理孫國棟這個在組織幹線摸爬打滾了幾十年的官油子當然最清楚不過了。干組織工作,就不能太高調,不然,你手握官員調任權,遭人嫉恨,遭人攻擊也是正常的事。

每次任命,總有絕大多數官員撈不到升級的帽子,心裡自然不平衡了,會產生一些怨念,人家不去怨書記那種一把手,有的同志反而把矛頭對準了干具體工作的組織部長,認為其人在推薦進耍了什麼手腕,陰了他什麼的……

「會有的。」葉凡給了簡短的三個字答覆。

「呵呵,葉縣長從靠山屯子鄉回來后還能說出這三個字來我孫某佩服你。」孫明玉突然冒出這句話來,令人很是費解。

「靠山屯子,難道有什麼特別嗎?」葉凡裝著訝然,問道。

「呵呵呵,農主任,你最清楚那裡情況了,給葉縣長好生說說。」孫明玉繼續打著哈哈沖前排的農媛媛說道。

「兩位領導,我這就給您們彙報一下。」農媛媛接了話茬,說道:「靠山屯子,那鄉是咱們麻川16個鄉鎮裡面最窮最邊遠的一個鄉。

這車子,估計一直不停的開也得開上四個小時才能到。倒不是說那地方離縣城遠,主要是路太難走了。

車速最多25公里左右,再快就有危險了。葉縣長您也看見了,這路根本就不像是一個鄉的鄉公路,寬度就五米左右,迎面碰上一輛大車的話就得倒后等到拐彎角處才能錯車了。

再開得半個小時全爬山了,那個鄉人口不多,不到二萬人。居住地卻是相當的分散,二萬人的小鄉卻有著二十來個大隊部,小村子更有多到七八十個。

老百姓人年均收入還不到二百元,小娃兒近半是文盲,連學費都交不起。

聽說有二成左右村民還在吃地瓜葉子混米煮的稀飯,那稀飯,稀得像米湯。

全鄉沒有一家像樣的工廠,就連一個象樣的菜館都沒有。因為窮,單身漢也特別的多。

靠山屯子本地姑娘全往外跑,外鄉鎮姑娘哪個肯嫁到那旮旯去受窮。所以,好多漢子都靠拚命攢點錢去賣姑娘回來。

即便是這樣,可沒錢的還是多數。聽說有一千多個單身漢。這些單身漢沒老婆,時不時會發生一些流血鬥毆事件,有時為了爭一個女人刀子拔出來就殺人。」農媛媛剛講到這裡,葉凡沒忍住問道:「有這麼嚴重?」

「你可以去問吳局長,他最清楚了。每年最頭疼的就是靠山屯子發生的流血鬥毆事件。每年不死幾個人那旮旯人絕不會消停。」孫明玉收斂了笑容,一臉的凝重,甚至嚴肅、隱隱痛心。

孫明玉瞅了葉凡一眼,又嘆了口氣,說道:「葉縣長,任重道遠氨

「這倒是個問題,人這個東西,沒有了屬於自己的另外一半脾氣肯定就會爆燥,這一燥生事正常。

公安抓捕只能是治標不治本,其根源就在於一個窮字,沒錢娶不到媳婦兒,陰陽沒有調和,沒有家的概念,自然脾氣就爆了。

要徹底解決這種窘迫現狀,首先就得讓老百姓能吃飽穿暖和有錢娶媳婦才行。

不然,人到了極端失望之際什麼破事干不出來。」葉凡說著,又問道:「該鄉的財政收入情況如何?」

「財政收入,去啥地方收。就那破街上有幾個不成樣的小店鋪,人家自己都養不活還收入什麼?

鄉里的幹部去逼村民們收什麼提留、其它稅款什麼的,老百姓自己還窮得揭不開鍋了拿啥給你。

聽說那個鄉的幹部跟群眾關係相當的差,經常發生爭執,還不是因為錢這個東西。

鄉里這些收不上來,老百姓沒錢交,你叫他們有什麼辦法?其實雙方都沒錯,就是一個錢字鬧的。」農媛媛照實話說了。

「不過有一點我不明白,我記得咱們縣人均水田都有三畝左右,而且還不包括山林自留地等等。這個相對其它縣來說是相當多的了,怎麼還吃地瓜葉子拌米混稀飯?」葉凡問道,這個問題他一直想搞清楚,不然,不解決麻川人吃飯問題,其它什麼都是空談。飯都吃不飽還談鬼的發展經濟。

「靠山屯子的田也不少,不過現在米不值錢。農民們種了田,因為沒錢賣化肥什麼,還有一些其它原因倒致了水稻的產量並不高。三畝田地的實際的產出的稻穀跟發達的縣市一畝田的量差不多。就收了幾千斤糧食,農藥化肥一扣除也所剩不多了。而且,這些糧食大部分都得賣了。」農媛媛說道。

「賣了,自己不留夠吃嗎?」葉凡有疑問。

「想都想留夠,可情況不等人。打個簡單比方,比如咱們家是留夠了今年一年吃的稻穀,可是遇上家裡人病,讀書、買衣服,娶媳婦,迎來送往,做墓等等,這一系列雜事總得花錢。

而且,有的錢還是非花不可。這麼一合計下來,靠山屯子人又沒其它什麼副業收入,就靠那幾擔穀子賣錢了。

總得先救急用,這麼一賣下來,結果,到最後連口糧都給賣了,當然只好吃地瓜葉子抖稀飯了。」孫明玉這個比方打得相當的形象,令得葉凡心裡沉甸甸的。

「一個是要解決水稻的畝產問題,教他們種植,政府給一定的支持,比如借款。可以叫鄉農技站的同志多下村去。這個也只能是治標不治本,最主要的是要發展第二副產業,大力提高老百姓收入。不然,就那幾擔穀子,總有賣完的時候。第三就是尋找機會辦些廠子,增加就業,把老百姓從田地里解放出來,一邊種著田,一邊還能打點工做些小買賣賺點其它兒才行……」葉凡淺談了自己看法。

可孫明玉並不看好葉凡所講的這些,搖了搖頭,認為這個只是紙上談兵。縣裡能想的法子都想了,可搞不上去。

說道:「就拿辦廠,談何容易。辦什麼廠,生產什麼東西,就憑咱們麻川這破路,哪個商家願意來投資?

沒人投資何來廠子?就是本地人湊了點錢辦了個簡單的什麼木器加工廠,可產品賣不出去那還不是廢品一堆。

就拿咱們縣的金桃鄉來說吧,哪裡桃子特別的多。聽說有幾萬畝桃樹林。

一到收穫季節,滿山都是金紅一大片,實在是惹人激動。不過,桃子這個東西,不容易貯藏,等你好不容易翻越天車山運到地區時早爛成桃糊了。

這東西又不能當飯吃,在麻川便宜得很,一斤一毛多錢,甚至有時多得賣不完時幾分錢一斤也賣。

收穫季節時你去看看,滿山都是爛桃子和一臉凄悲,仰天長嘆的老百姓。唉……」孫明玉臉那越來越嚴肅,雖說發展經濟不是他這個縣委組織部長的事,但哪個幹部不願意看到自已工作的地方能富起來。

而且,這個間接來說也影響自己的工作和生活質量。縣裡有了錢,至少能多給一些活動經費給組織部的,不然,也不會搞成現在了,孫部長連輛專車都沒。

「孫部長講得有理,天車山脈號稱天牆,已經到了非大修不可的地步了。不然,什麼都是空談。」葉凡皺起了眉頭,轉著問身邊的孫明玉道:「孫部長,你地區交通局有沒較近的熟人?」

「有倒是有,就是不管事的。一個副局長,現在權力全抓吳局長手,還有就是在另一個常務副局長手裡,其它副職基本上不抵什麼事,講了也白講,而且咱們麻川去地區交通局討錢人家都被討怕了,一見到麻川來的全躲了,好像咱們身上有瘟疫似的。」孫明玉略顯苦澀,又有些無奈。

「哼還跟我裝蒜。你老頭子是地區組織部的孫部長,交通局的吳局長再牛敢跟你老頭相抗。

不想幫忙居然閑扯蛋,不過,此人既然地區有這樣的背景,倒也得接交一番,方便以後行事。

從此人那不像裝的憂慮表情看,似乎還真有點憂國憂民情結。」葉凡心裡腹誹著孫明玉同志,嘴裡笑道:「孫部長謙虛了不是?我相信,以孫部長的能量,出面幫助麻川弄些錢應該不成問題。」

「難啊如果我是地區組織部的部長還差不多,麻川嘛,走到地區人家都是以另類眼光看咱們的,還不如地區那些部門裡的一個科長。」孫明玉打著哈哈,就是不上當。

這廝心裡嘀咕著葉縣長是不是在用激將法,老子才不上當。幫你搞錢,那至少也得有搞錢的理由,值不值得我去弄。這社會,什麼都跟利益交情掛勾的。

「不下殺手是不行了,此人,故意跟我裝傻,今天既然遇上了,就得雁過拔毛。這交通的問題,能多弄點是一點,一個人的能量總不如群體的能量大……」葉凡心裡暗自嘀咕著,隨手遞了一根特供過去,笑道:「孫部長跟地區組織部的孫國棟部長不會是本家吧?那個,你倆都姓孫,不會那般巧合吧?」這廝一臉的人畜無害樣子笑著。

「呵呵呵呵……」孫明玉微微一愕,想不到葉凡如此直白,自己不想掀開這層關係,他倒是直接就給捅點了出來。一時有些尷尬地笑了笑,葉凡也是回以似笑非笑,兩人當然是心照不宣了。

「哧」前排副駕上的農媛媛突然妖笑出聲了。估計是再也憋不住了笑出聲來。

「笑啥農主任?」葉凡故意問道,知道農媛媛肯定也曉得孫國棟跟孫明玉的關係。

估計這麻川的幹部應該都曉得。只是孫明玉想暫時蒙著自己這個外來人罷了。

「沒……沒笑啥……」農媛媛趕緊捂住了嘴唇。

「你們這些姑娘啊,最喜歡發神經了。」孫明玉開玩笑似的,當然不想農媛媛倒出自己底細。

當然,孫明玉也不是一直想瞞著葉凡,至少目前還是不想揭開。只是葉凡剛才的話一丟出來,孫明玉知道人家已經曉得了。

「你也不大,比我哥還校」農媛媛不服氣地小聲嘟囔了一句。

「哈哈哈……」葉凡大笑了起來,「人家孫部長是青年俊傑。農姑娘,是不是有些心動了。」葉凡繼續開玩笑,當然想攪渾這潭水,露出更多的事端好趁機下手來著,水越渾機會肯定就越多了。

「葉縣長你講啥嘛……」農媛媛羞得臉唰啦就紅了,偷偷掃了兩位領導一眼,突然,大著膽子,說道:「人家孫部長早就有人了,對岸壯家人,跟我還是本家。只不過,咯咯……」

「壯家妹子特漂亮氨葉凡隨口附和著笑道,「不過什麼,有話直說嘛農姑娘,藏著掖著就不好了。」

「孫部長會罵我,我不敢說。」農媛媛突然翹皮了起來,瞥了葉凡一眼,好像一點都不怵孫明玉這個組織部長了,顯得有些莫名其妙。

「我哪敢罵你我的堂姨。」孫明玉沒好氣地拖長聲音,還瞪了孫明玉一眼。

「堂姨農姑娘是你……這個……到底怎麼回事?」葉凡裝得一臉的驚愕,心道,看來孫明玉跟他女朋友有點什麼麻煩事,如果能從此事下手的話也許還能爭取到此人。蒼蠅專叮無縫的蛋,老子現在就是一可惡蒼蠅。

「唉……反正這糗事縣裡好多人都知道,我也不瞞著你了葉縣長。我女朋友叫農蓮蓮。跟媛媛還有點遠親,媛媛輩份大,蓮蓮還得叫她堂姨。

蓮蓮的親大哥叫農閣東。一直想到獅王鎮當副鎮長,不過一來沒門路,二來他哥哥性格爽直,不會溜須拍馬,所以,不招人待見。現在的領導,哪個喜歡這種性格的人?

所以一直沒有希望,後來就遇上麻煩事了,聽說了我家裡的一些情況就動上了腦子。

那天蓮蓮跟我說,她父母下了最後通碟,除非把他哥農閣東安排到獅王鎮當副鎮長,不然咱倆徹底沒戲唱了。

我去了她們家一趟,不過沒溝通好。蓮蓮倒是鐵了心要跟我,不過她又不願意跟家裡人鬧翻,這下子倒是弄得她心裡很是不痛快,動不動就哭,煩人得很。」孫明玉一臉的苦澀微微搖頭。

「呵呵,孫部長,請出地區你家老頭子不是什麼都解決了,一個小副鎮長,還能難住孫部長不成?」葉凡故意裝傻,明知道獅王鎮是江賓縣所屬,而且人家不同省,是屬於江都省管的。

德平地區的面子再大能管到江都省去。即便孫國棟是德平地區組織部長,可在人家江賓縣的那些幹部眼裡,屁都不是。

這就是縣官不如現管,沒有直接的利益關係,級別再高也沒多大用處。因為,你決定不了他的官帽子。

「葉縣長,那獅王鎮是江賓縣的地盤,而且連省都不一樣。我老頭子,再有本事能管到江都省去,他又不是中央大員。」孫明玉果然中計,這麼一急,只好把老頭子給抖落了出來。

有些無奈地掃了農媛媛一眼笑道:「何況我老頭子已經去過農家了,不過不抵事兒。蓮蓮的母親是鐵了心了。說是蓮蓮如果敢跟我私奔了她就要跳河,你看看,這都什麼事。,難受」孫明玉沒忍住,連髒話粗話都給抖落了出來。

轉眼一瞅農媛媛有些憤怒眼神,趕緊陪笑道:「呵呵,媛媛堂姨,口誤,口誤了」

「哼找個機會我得跟蓮蓮說說,你罵我堂嫂子,咯咯咯……」農媛媛好像逮到了機會,歪了歪頭,妖靈樣子笑了起來。

「還真是麻煩,蓮蓮想跟你,可她母親太那個了,居然要跳河,難道真沒一點辦法了,跟江賓縣溝通一下,不就一個副鎮長,還能難住你們。」葉凡故意皺起了眉頭,腦中可是盤算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