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七百八十一章賺小鬼子的錢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七百八十一章賺小鬼子的錢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七百八十一章賺小鬼子的錢

1更到

好像記得齊天的叔爺齊放雄就是江都省省長,現在也不知還在不在,如果還在的話那這事小菜一碟,如果能因此事讓孫明玉這個縣委組織部長心存感激的話,那以後等於在縣常委會上多了一票。

「李師傅,等下找個有電話的地方停下來,我想打個電話。」葉凡招呼前面開車的司機道。

「葉縣長,前面不遠處就快到東橋鄉了,到鄉政府去打算了,咱們這山溝溝手機信號極差,根本上就是一擺設。」李師傅點頭答道。

「不要去鄉政府,我們這次下來沒通知下面鄉鎮,我想自由地去轉轉,搞得動靜太大不好。而且,也能看到最真實的一面,搞些虛假來看有啥意思。」葉凡慎重地交待道。

「我明白了。」李師傅點了點頭。李師傅還是不錯的,只是帶著耳朵來,一路下來都沒插過話。對於領導來說,司機和秘書的嘴相當的關鍵。這兩個人基本上就是一個領導最親近的人。領導想干點什麼私事,司機比秘書更重要。

「沒辦法,為了這事兒,我老頭子親自去了江賓一趟,沒人理會,話講得好聽,咱們都是相鄰縣,遠親不如近鄰什麼的,全是放屁。一轉眼,人家不認識你了。都怪咱們德平太窮,如果有錢的話砸幾十萬給他們,看他們還翹啥皮。」孫明玉有氣發了。現了,也無所謂了。

「噢」葉凡應了一聲,沒拋出自己的打算。等下先聯繫上齊天再說。這種東西,只有在絕對把握情況下才能說的。

不久到了東橋鄉郵局,葉凡去打電話了,幸好還能打到香港去。

「齊天,聽說你小了最近混得不錯嘛」葉凡開玩笑道。

「還行這香港,他娘的就是紙醉金迷。有錢就是大爺,沒錢,就當乞丐了。不過,最近香港的事也多起來,再過幾個月就要回歸了,中央一直在跟這邊聯繫溝通。工作組派了好多個,咱們這邊也是忙得屁股都快不掂地了,累氨齊天興奮地叫著。

「你小了,趕上了大好機會埃不要說別的,就是大人物估計也見了不少吧?」葉凡笑道。

「那是,這幾天中央部級高官來了好幾個,上面有交待要求我們駐港分站一定要保護好這些人安全,老子這段時間盡當保鏢其實就是一跟班,跟電影中演的那些黑老大身邊的混子差不多。」齊天粗話連天,不過是興奮地罵,心裡著實得意著。

「不如建議張強把獵豹的人多抽幾個過去,為了安全起見,而且,你們也輕鬆一些是不是?」葉凡隨口說道。

「不可能,獵豹有獵豹的事干,張哥還忙得很,居然想把香港這邊的人抽幾個回去。幸好被鎮站長頂了回去,不然,還不得忙死我了。」齊天大叫道。

「好了,你小子聲音小點,快把我耳朵震裂了。你伯父還在江都省嗎?」葉凡問道,拋出了正題。

「是啊怎麼啦?」齊天一愣問道。

「嘿嘿,你大哥我現在可是受難了,被人弄到德平麻川縣那旮旯地方受窮去了,慘氨葉凡故意叫苦道。

「受窮不會吧老大,你別蒙我了,那地方窮肯定窮,不過老大你肯定是陞官是不是?嘿嘿……」齊天可不笨,沒上當,一語就戳穿了葉凡。

「一個窮縣長。」葉凡沒好氣哼道。

「縣長,我的老天,老大,你才多大,今天估計就20周吧,天才。」齊天嘆息不已,這小子語氣中居然有些酸楚味兒。

「不說這個了,我想求你辦件事?」葉凡說道。

「行,只要能辦的。」齊天很乾脆。

「江都省的江賓縣有兩個鎮,一個叫獅王鎮,一個叫狼皇鎮都是跟我們麻川縣城關相鄰的。我一個朋友的女……」葉凡把孫明玉的事簡單地搗鼓了一遍下來。跟齊天也沒什麼藏著掖著的了。

「這個小事,老大什麼時候需要我回來跑一圈我就回來去江賓逛一圈子。只要把伯伯的影子稍微透露那麼一點點,那事兒還不是小菜一碟。」齊天干聲笑著,渾沒當回事兒。

「那謝謝兄弟了。」葉凡隨口感謝一下。

「不用謝,就那東東再給我幾顆就行了,嘿嘿……」齊天又是乾笑。

「又來了,沒有了。倒霉」葉凡沒好氣罵道。

「咋啦老大,誰惹著你了?」齊天覺得有些莫名其妙。

「配那藥丸的藥材全被一隻三百年的老蟒給吞了,老子去取藥材時差點還葬身蟒腹了,倒霉氨葉凡嘆了口氣。

「啥,三百年老蟒,厲害,還有這種大傢伙。那……老大……嘿嘿……」這小子更是干聲笑著,肯定不懷好意。

「幹嘛?是不是也想捋一截蟒肉嘗嘗?」葉凡猜也猜到了,大凡武術練功者,沒有人不喜歡那種東東的,那可是極品天然大補,比什麼人蔘鹿茸冬蟲夏草好得多。因為老蟒肉可是消化過的,更容易吸收。

「老大深知吾心也不虧是老大,小弟我服了。」齊天拍上了馬屁。

「不多啦被鐵團,張強等人揩油去了一大截,現在,就剩一點了,老子自己得留著。」葉凡干聲笑道。

「啊大哥,你可得給小弟我留一截,不要太多,一米左右就行了。」齊天大叫了起來,急了。

「一米,你小子也敢說出口,最多給你一個巴掌長,再多連這都沒有了。」葉凡沒好氣罵道。

「算啦,一個巴掌就一個巴掌,摳門」齊天小聲嘀咕道。

「摳門,老弟,那東西的確是好貨。肉裡面不但有那東東的藥材原料,而且還吞噬了一株幾百年甚至估計有著上千年年份的太歲根。一個禮拜手指頭大一截蟒肉熬上湯就能讓你小子雄風大發,一夜搞上二個娘們絕對金槍不倒的。」葉凡干聲笑道。

「那行,大哥什麼時候需要我回來我就回來一趟,不過時間得抓緊,這邊忙不過來。

那蟒肉,大哥千萬得給小弟我留下。其實老大,我已經把你的春宮丸推薦給了一個小日本出來的富翁,那傢伙也有輕度的陽痿。試用過後一直纏著我討要,不過我也沒貨了。想必你們麻川縣也不富吧,嘿嘿……」齊天出了個鬼點子。

「你是說用藥丸引他小日鬼子來麻川投點資,放點血什麼的?」葉凡一聽,來了興趣,這個正愁沒錢時有這等好事那當然不能放過了。

「投資,這個得看你們麻川的條件了。像這些生意人精著呢,如果說出錢買藥丸他肯定出,投資,就得看看大哥能不能說動他了。這事兒,一碼歸一碼,難說」齊天倒出了老實話。

「行什麼時候我通知你,有了項目你給他說一下,那蟒肉比藥丸還要好,純天然的,配上藥材一燉,鐵定叫爽。」葉凡干聲笑著掛了電話,心裡尋思開了,得抓緊找幾個項目供人家日本客人來選擇才行。不過,如果那個小日鬼子真的肯來,首先就得讓他放筆血破些財才行。

打定主意后出了郵局,大家繼續起程。

三個半小時左右,一路顛顛簸簸,屁股都坐得發麻發痛時才到了靠山屯子鄉。

這鄉還真稱得上是垃圾鄉,鄉政府駐地地盤倒是不片開闊之地。

要是有錢開發的話搞個縣城模樣都行,可惜在這片小緩坡一般的土地上座落著的全是一些土牆木樓,其中竹樓子不少。隨便用泥巴一糊,估計冬天那刺骨寒風都能嗖嗖地灌進來。

一路開車過去,沒見到幾座磚房。偶爾有幾座那也是顯得相當的扎眼,有點鶴立雞群的味道。

「想不到,在其它地方人家土木樓猶如鶴立雞群,在咱們麻川縣好像調了個個兒似的。磚房倒成了稀罕物。」葉凡嘆了口氣,臉上一片的凝重。

「停車,咱們下去走走。」

幾人下了車子,一路往鄉政府駐地而去。

就在這時候,前方傳來一聲聲尖利的小孩子哭叫聲。

「什麼人又在打小孩子了。」孫明玉說道,幾人幾個跨步走了過去,發現一個頭髮蓬亂如鳥窩,一身青布衣衫的婦女正拿著一把掃把柄把一小男孩子的褲子捋了下去,那粗大的掃把柄就那樣子抽在了小男孩子身上,屁股上頓然冒出幾條紅得可怕的痕線來。

「看你還鬧不鬧,讀什麼書,那破書讀來又不能當飯吃,讀個卵蛋蛋。」婦人一邊抽打著一邊罵著髒話。

「我要讀書,我要上學。」小男孩子倔強地喊叫著,腳下不遠處正躺著一本皺巴巴髒兮兮的語文書。

「住手幹嘛打小孩子?」葉凡一把過去抓住了婦女手中掃把。

「管你屁事,我抽自己娃兒你管個。」婦女人嘴裡噴嚏出的粗話能噎死大老爺們,手拚命抽動著還想繼續打人。

「他是……」農媛媛剛想挑明葉凡身份被葉凡打斷了,說道:「小孩子要讀書,這有錯嗎?你當家長的不但要阻攔,還行兇。這個按法律來說是虐待兒童,阻攔孩子讀書的要拘留。」

「義務教育法懂嗎?大嫂?」孫明玉也湊了一句話,皺起了眉頭。

「法個屁都沒飯吃了咋個讀書?學費一個學期加上七七八八的錢要近200塊,家裡養了一頭豬還不夠交學費,拿什麼個卵蛋?」婦女兇巴巴的,根本就沒把葉凡跟孫明玉放眼中。

「這位大嫂,你孩子自己想讀書,他很聰明。你這樣子可惜了,沒準兒以後還能考上大學,難道你就忍心真讓他成一文盲?」農媛媛趕緊勸道。

「大妹子,不是我不想讓他讀,我這娃是聰明,老師都說他將來能上大學。

年年班上第一名,可惜有什麼用呢?咱沒錢,學費沒錢交,以前學校每年都給免上三四十塊錢,今年校長說是學校那樓快塌了,要湊錢建新樓,上級又沒款子拔下來。

鄉里又不管,現在學校還欠了一屁債,所以今年沒辦法減免學費了,我作娘的心都是肉長的,我難道不想讓他讀書?

我娃就是讀書的料子。今年該讀三年級了,沒錢上學他自己去山上挖了一些筍去賣了,到去年的同學處買了本舊的三年級書回來看,家裡沒法子啊

他爸又病得躺床上,就我一個婦女人,現在連飯都吃不上了,還怎麼讀書,我沒用555555……」那婦人講到傷心處,一屁股坐地下哭了起來。一邊拚命地捶打著自己胸脯。

「孩子拿著,叔叔送你去讀書,咱們到學校去。」葉凡心裡一陣子發酸,把課本撿了起來拍了拍上麵灰塵,塞小孩子手上牽著他就要走。

「叔叔,我不讀了,家裡沒錢?」男孩擦巴了一下臉上的臟眼淚,搖了搖頭。

「叔叔給你出學費,走。」葉凡心裡一陣子酸楚。

「真的嗎?」男孩突然睜大了雙眼,似乎不敢相信,旋即搖了搖頭,說道:「不要,我不讀了。」

「不騙你,包你有書的。唯一的條件就是你得考全班前五名,能做到嗎?」葉凡和藹的說道。

「中」男孩眼中閃出一股子狠勁來。

正在這時候,突然湧出十幾個孩子來,大大小小都有,基本上都是髒兮兮的。

一把撲向了葉凡,左手有三個孩子抓著,右手也有幾個,連褲管都給這些孩子們拉扯著,一個個大叫著道:「叔叔,我們也要讀書,你給我們付學費好不好?」

「別鬧了,快放開。」農媛媛和孫明玉一看傻眼了,趕緊過來想把葉凡給解救出來,不過看情況好像相當的難。這些是孩子,他們又不敢硬扯亂拽,把弄傷孩子們。

葉凡一時也是頭大條了,想不到一個孩子會整出一堆孩子來。這時開車跟在後面的李師傅一見,按著喇叭沖了上來,孩子們一聽到喇叭倒是嚇得全散開了。

「葉縣長,快上車。」李師傅焦急的喊著迅速打開了車門。

「沒事李師傅,我解決了麻煩再上來。」葉凡轉頭笑了笑,自然沒把這群小孩子放眼中了。一個國術七段高手,連這點魄力都沒有還混個球?

不過,隨著小孩子的吵嚷聲響起,一些家長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以為自家小孩子被欺負了還是什麼的,全拿著掃把柄,木棒,鋤頭什麼都沖了出來。

「敢打我娃,我砸死你這雜碎。」一個面色臘黃,全身病態的高大漢子歪歪扭扭的拖著一把鋤頭,沖向了葉凡。

推薦兄弟盡歡歲月的好書《官路》

劉鎰華揮劍斬棘殺出一條官路

權謀事

歡愉風雲間。

歲歲「歲月」紅

月月「盡歡」顏

一場迷夢讓劉鎰華回到20世紀武警部隊,隨之而來的一場槍擊案讓他機緣巧合當上了公安局長的特別助理所長、局長、縣長、市長……劉鎰華自此踏上官路

官路漫漫……關險重重……且看主角劉鎰華如何揮劍斬棘、劈波斬浪,殺出一條「官路」

…………

b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