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七百八十二章葉縣長被圍毆啦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七百八十二章葉縣長被圍毆啦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七百八十二章葉縣長被圍毆啦

第三更,一般在9點左右。

……………………………………………………………………

「鄉親們住手,他是葉縣長。」這時,農媛媛見勢不妙,趕緊大聲喊叫道。

「葉縣長,老子還是皇帝。」幾個壯漢子調笑著根本不聽,全抄著傢伙沖了過來。

孫明玉一看情況不妙,那臉刷地就黑了,被人群一擠被撞到了外面,倒沒人理他了。他是趕緊沖李師傅喊道:「快到鄉政府叫人來?」

李師傅一聽,車子立即按著刺耳的喇叭猛衝了出去。

「葉縣長小心。」見牛高馬大的那病漢子掄起鋤頭砸將了過來,農媛媛相當勇敢,撲了上去一把扯往葉凡,估計是想把他給扯開。孫明玉被擠在人群外直跳腳,不過,也沒人能聽到他的喊叫聲了,現場一片混亂。

「啷」

一聲尖利響聲過後,一聲大吼道:「那個再靠近就是這個樣子,全給住手,反天了是不是?」自然是葉凡在吼了,隨手一把就把農媛媛給扯在了身後。

順腳一抬腿就把那病漢子的鋤頭給踢到了幾米開外,再往前一個跨步上前,反手一扭那漢子儘管牛高馬大,但在葉凡跟前猶如虛浮的草根一樣,立即被葉凡一隻膝蓋給壓制在了地上動彈不得。

趕過來的七八個漢子一看微微一愣,舉著木棒晃動著暫時倒不敢近身了。

這些漢子,平時兇狠慣了,不過,好像那個穿得相當氣派的年青人也不是好相與之輩。

平時這牛高馬大的朱迴腸一個人能撂翻三個他們,雖說前幾天病了,居然被這看上去極為年青的小夥子一腳一手就給扳倒在地如死豬一般。

「爸,放開我爸」這時,那個小男孩子沖了進來喊道。又對著地下的朱迴腸喊道:「爸,這位叔叔是好人,他說出學費叫我去上學,你弄錯了」

「聽到你孩子講的話沒有?」葉凡大聲問道。

「不是你打了我兒子小德,又欺負我老婆嗎?」朱迴腸拚命扭轉著腦袋,有些不解,看來是誤會了。

「你個朱迴腸,什麼欺負不欺負。人家這位小哥好心,見我在打小德,所以開了善心,叫小德去上學。他出學費,你個混球,還不向小哥賠禮著。」估計是朱迴腸的老婆的先前那個婦女人沖了進來喊著,轉頭又沖葉凡說道:「小哥,那我兒子的學費你真的給出嗎?」

「出今天這裡所有沒上學的孩子學費,我都出」葉凡喊道,鬆開退開,讓朱迴腸站了起來,巡了大家一眼,喊道:「鄉親們,我是剛到麻川的葉凡。」

「他是新來的葉縣長,今天專程來了解咱們鄉情況的。」這時被擠在外圍的孫明玉大聲喊道。

「沒錯,我陪他一起下來的。你們誤會了,剛才葉縣長是好心,想為這幾個孩子出學費,你看看你們,一個個凶神惡煞的要打人,就是這樣對待好人的是不是?」農媛媛大聲喊道。

「葉縣長,你就是葉縣長,我們要向你反應情況」這時,人群中頓時響起了一團手叫聲。

「住手,全抓起來。」隨著一陣刺耳的剎車聲和的拖拉機聲響起,從牧馬人車裡鑽出幾個手持鐵條的傢伙,又從後面拖拉機里跑出三個帽子還歪歪斜斜戴著的民警,手中抓的居然是掃把柄喊叫著沖了上來。

另外一輛拖拉機上也下來了七八個人,男男女女都有,看樣子是鄉政府幹部,全手中抓著亂七八糟的東東,木棒有,掃把有,一個像傳達室老伯樣鄉幹部居然手中抓的是把尿瓢,全舉得高高的喊著,氣勢還是挺嚇人的。

當時李師傅以最快的速度衝進了鄉政府,正好牛書記和胡鄉長正在開會布置準備迎接葉縣長要下來巡查的事。

因為前天葉凡在就職講話過後就打過招呼要下來看看。不過葉凡沒定怎麼下來看,什麼時候下來,所以,大家心裡都沒底,只能準備著隨時候著。

一聽葉縣長已經到了靠山屯子鄉,並且被那些牛氓鄉民圍攻,命在旦夕。

這可是著實嚇壞了牛天星書記和胡圓理鄉長,葉縣長此人聽說可是地委庄書記親自點的將,要是出了什麼事那還了得,估計整個靠山屯子鄉全體幹部得為他陪葬了。

所以,根本就沒考慮什麼。一伙人立即喊叫著衝出了鄉政府,也來不及準備什麼了,隨手抓著什麼就是什麼了。

而派出所的馬林所長正帶著二個手下在大搞衛生,準備迎接葉縣長大駕光臨。一聽牛書記喊著說是葉縣長在上街被圍攻,慌得差點把心臟給了出來。

三個人想都沒想,抓起掃把開著派出所唯一的警車——一部手扶拖拉就地沖了過來。

而傳達室那個老伯就在鄉政府園子里種著一丘菜,正澆著菜所以就把尿瓢當武器給隨手扛來了。

為了保險起見,牛書記在上車前還沒忘了交待鄉黨政辦主任陳遠遠立即向縣公安局求救。

要知道像靠山屯子鄉民鬧事那是相當可怕的,鄉政府曾經就跟鄉民們對壘過幾次,每次雙方都是兩敗俱傷。最後還得縣公安局出面擺平。

這次的事太大了,涉及葉縣長。牛書記就怕自己這幾個人還不夠撐場面的。所以也留了後手,還是趕緊打電話去縣公安局搬救兵才是正道。

吳彤局長一接到電話,那是嚇得慌了神,立即吼叫著:「反天了,縣長也敢動」一聲喝,局裡幹警這幾天正對葉縣長能為他們弄回車子而感激不盡之時。

一聽說下邊有強盜鄉民圍攻葉縣長這個大恩人,那還了得,從縣公安局一下子就開出了兩輛警車,鳴著尖利的警報,後面還跟著一長串的拖拉機,一個個民警如臨大敵,氣勢洶洶殺向了靠山屯子鄉。

其實吳彤這樣子做也是有目的的。因為靠山屯子那伙鄉民太厲害了,就是面對縣公安局的幹警,人家那些大老爺們也敢扯著嗓子跟你較勁。

吳局長曾經跟他們對峙過幾次,好像都沒討到什麼好。

所以,吳局長這次想借著葉縣長的東風,好好的擺弄一下那伙土匪鄉民,打壓一下他們的氣焰。

不然,老子這局長還當個球,憋屈得很。不然,也不會搞出這麼大陣仗,幾乎是全局幹警傾剿而出了,估摸著就剩下幾個值班的和接電話的了。

這警報一拉威風啊

就連吳彤都感覺特厲害,以前哪有屁的警報,就是拖拉機那的刺耳聲代替了警報。

「局長,還是警報聲厲害,你看街上,人家一聽見那是趕緊閃人,老鼠見了貓一般,嘿嘿」開車的小劉得意不已,那警報聲根本就沒停過,甭管路上有沒人,先響著,出出氣拉風一把再說。

「那當然,沒看見這是三菱嗎?聽說是小日本鬼子生產的,一輛車得你小子幹上幾輩子了。好東西。這東西坐屁股下就是舒坦著氨吳彤局長坐著人家生產的車子還不忘罵上兩句解氣。

「那是,洋車嘛」小劉司機恭維道。

「洋個屁,小日鬼子知道嗎?混球」吳彤真是有些愛國情結,左一句髒話罵著,右一句粗話噴著,好像不把小倭鬼子罵髒了不痛快。

「葉縣長,能不能到中心小學看看,再不推倒就怕來不及了?」這時,一個顫巍巍,拄著一根木頭拐棍的老頭毛燥燥地喊道。見他過來,人群頓時閃出一條路來。

「八公,慢點,別摔著了。」人群里有人喊道。

「老人家,為什麼?能給我說說嗎?」葉凡態度相當和藹,伸手輕輕的扶住了叫八公的老頭。儼然一幅關心百姓疾苦的孔繁森那樣子的好乾部形象。

自然,這廝當然在作秀了。因為街上老百姓是越聚越多,還在狂增著,現在已有上千人了。

這次雖說鬧了個大烏龍,但這突然爆發的人氣可不能丟了,這廝早在心裡盤算開了,何不趁此機會把鄉民們的漏點鼓漲起來。先打下個基礎,以後真要幹些什麼事也好說話。而自己的形象問題就相當關鍵了。

「中心校那座樓快塌了,我……我找過杜校長,他說學校正想辦法到處疇錢。

我找過牛書記、胡鄉長,他們也說很為難,咱們鄉情況擺在這裡,說是連幹部工資都發不上,鄉里哪有錢建學校。

還說已經回縣城找過主管教育的什麼領導,都是搖頭。怎麼辦,孩子們怎麼辦,要是發生什麼就晚了?」八公其實姓蘭,平時人們都叫他蘭八公。很受這一帶老老少少街民們敬重的。

「牛書記,胡鄉長,這情況屬實嗎?」葉凡轉頭瞅了一眼兩位一二把手。

「情況倒是屬實,我們也在想辦法。本想先放倒危樓,可是放倒了孩子們就沒書讀了。我們也初步估算過,沒有100萬是別想弄下來了,唉……葉縣長您今天既然來了,就去看看吧。」牛天星達拉著腦袋,相當的無奈樣子。

「大伙兒說說,該怎麼辦?」葉凡沖街上群眾喊道。

「得國家出錢建了。」八成群眾都是這樣子喊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