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七百八十三章借東風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七百八十三章借東風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七百八十三章借東風

「你們想過沒有?國家這麼大,不可能什麼都能照顧得到。那是你們的孩子要讀書,除了國家,難道我們自己就不能想些辦法了嗎?

比如投工投勞,比如大伙兒都湊一點,不要什麼都指望著國家。

麻川縣的情況想必大伙兒心裡也有稈稱稱著,縣裡並沒多少錢,連最基本的工資都難發全。

所以,我們不能再等了,縣裡,當然會出一些,鄉里,也要出一些,地區那邊,我們會去跑一跑。但是,你們就不能湊點了嗎?那是你們的娃,危樓之下難道頂著生命危險等著國家嗎?」葉凡中氣十足,有點咄咄逼人氣勢。

「該湊點」蘭八公突然揮著他的拐棒喊道,葉凡趕緊把他給扶住了,還真有些怕這位急公好義的老頭給摔倒了。

「走有這份心的人全跟我去學校看看。」葉凡手一揮,示意牛書記帶路,一行人浩浩蕩蕩直往靠山屯子中心小學而去。

在街上走過時加入的人也漸漸地多起來,當然,這裡面大多數都是去瞧熱鬧的,國人好這個。

不久到了學校,校長杜其峰早就迎了出來。

靠山屯子鄉中心校唯一的一座教學樓猶如風中的枯草,那樓是磚木結構的,好像已經往一邊傾斜了許多,十分的危險。也許一陣大風過來就能吹塌它。

「杜校長,趕緊給葉縣長介紹一下學校的情況。」牛書記沖一旁的那個肚皮漲得滾圓的姓杜的校長示意道。

「葉縣長,靠山屯子中心校共有16個樓學班,共有823名學生。老師共計53名,其中有10名是民辦教師,5名代課老師。學校就這一座教學樓,聽說是六幾年時建的,現在歷經了30來年風風雨雨,早就該拆了重建,不能再等了,我多次向鄉里,縣裡領導反映情況……」杜校長自然是趕緊叫苦了,這個,縣委書記是爹,縣長是娘,娘來了還不哭更等到什麼時候。

「我想問一下,你們中心校共有多少學生輟學?」葉凡轉移了話題。

「這個……」杜校長一時回答不出來,見牛書記那牛眼瞪得快成銅鈴了,杜校長那額頭上汗珠都冒出來了。

知道今天是倒霉定了,居然會在葉縣長和全鄉幾千名群眾面前丟醜。

也許自己那校長帽子猶如那風中飄搖的破樓也差不多了。葉縣長就是那破風,人家只要小風一吹自己就差不多了。

不過他還算聰明,眼睛快速轉巡著,趕緊沖一旁的一個戴眼鏡的老師說道:「王老師,你是教導主任,學生方面表冊都是你負責做的,對於咱們鄉學生情況應該最清楚了,你給葉縣長,牛書記說說今天的輟學情況。」

「葉縣長,單是中心校就有100多名學生因交不起學費綴學,如果加上下面的完小校,初小校,單人校,雙人校估計有300來名學生這學期離開了學校。

其中有少部分因為是女孩子,家長有些重男輕女現象,所以不讓讀。

也有極少部分學生貪玩不願意讀書,但這裡面絕大部分都是因為沒有錢而輟學。

要知道咱們鄉全鄉學生也不過才1500名左右。如果都照這樣子發展下去,過幾年縣裡想通過國家教育部執行的普九、兩基驗收那是不可能了。

單是這輟學一項就已經否決了咱們縣的教育成果。教學樓也是一硬體設施,就這種危樓,不可能通過驗收的。」王教導倒是記得清楚,合盤都倒了出來。反正想瞞也瞞不住了,而且,王教導相當聰明,從國家教育大政方面為學校吶喊著。

「300多名孩子沒書讀了,整整佔了總數的五分之一。杜校長,牛書記,這到底怎麼回事?難道就看著300名孩子在家玩珠子,當文盲嗎?」葉凡收斂了笑容,一臉的嚴肅。

牛書記瞪了杜校長一眼,杜校長只好硬著頭皮說道:「葉……葉縣長,我們也極力動員過,可是他們一分錢都不交,我們總不能連書本費都要學校貼吧。再說,國家財政就拔那幾十塊錢學費,連買粉筆,添置桌椅都不夠?」

「是嗎?」葉凡不由得瞅了杜校長那滾圓得快趕上皮球的肚皮,口氣相當嚴厲,哼出了這兩個字,心裡罵道:「,不知道這姓杜的校長喝進去多少孩子們的可憐學費。現在到老子這裡來喊窮,老子拔款給你下館子是不是?麻痹的不是個東西」

「別聽他胡說葉縣長,我們哪有不出錢的。去年一場暴風雨使得咱們田裡的糧食遭了災,全倒成一片了。

好多受災戶學費都湊不足,給杜校長說是能不能賒一段時間,或者能不能少點。

可杜校長一口咬定,說是教學樓是危樓,要疇錢建校,學費一律分文不欠。

前幾年還有得欠一點的,到期末時再補上。今年就不行了,杜校長說是學校沒錢。

可是我們見他天天在秋香菜館吃得火熱。有一次我也在那裡喝酒,當時學校管錢的出納來付賬,我在一旁偷偷聽了聽,說是學校一個學期就欠了秋香菜館4萬多塊。」一個壯漢子擠出人群大聲喊道。

「沒錯,他們都是先欠著,吃完后嘴巴一抹簽個名字就走了。學校有客人,要招待我們也沒話說,可是,你們總得讓我們孩子讀書吧。何況,學校教學樓都快倒了,他半年還能吃進去四萬,四萬啊一年不就八萬了,10年都可以建座樓了。」另一個群眾附合道。

「好了,這事我們會查清楚的。其實有些東西也是免不了的,比如老師聽課,上公開課什麼的,村裡老師回來聽講,其它鄉的老師來交流學習。還有上級教育部門領導下來檢查工作,交流學習什麼的總得讓人家吃飯嘛」牛書記趕緊打岔,想把此事揭過去。

像這種吃喝問題哪個單位沒有,又不是什麼新鮮事了。咱們國家是酒桌上文化特別豐富,連吃喝都給弄沒了誰還願意當官。

牛書就怕人家扯來扯去的,不小心就扯到了鄉政府頭上,那就麻煩了。因為,鄉政府欠著秋香菜館的錢更多。

「牛書記講的話也有點道理,當然,對於正常的招待是應該的,總不能讓客人來餓肚皮是不是?呵呵,就像我今天下來這個樣子。當然,國家是禁止大吃大喝的。如果中心校真的一個學期就吃進去了四萬多塊,那我一定會派人下來查清楚的。畢竟中心校還不富裕,即便是富裕也不能胡吃亂喝的。咱們言歸正傳,這危樓,肯定得建了是不是?」葉凡剛講到這裡。

群眾在大喊道:「沒錯,這事兒不能再等,最好明天就開始拆樓,不然,娃兒們在裡面我們都提心弔膽的,這日子還怎麼過?」

「好,大家有這個決心就好。但是,你們可不能只等著國家出錢的,這座樓估計得上百萬才能弄下來,你們有什麼打算?」葉凡把指揮棒塞進了群眾手裡。

又瞅了瞅那個帶頭人八公一眼。這老頭也挺聰明的,趕緊接上話茬,揮著手中那拐棒喊道:「大伙兒湊點怎麼樣?剛才葉縣長也講了,縣裡出一點,鄉里出一點,去地區跑一點,都是自家孩子讀書,咱們自己也該湊一點。能為國家減輕點負擔也是大家發個……」

不過,現場一時又安靜了下來,要大家掏錢的時候大家又是互相觀望了。

「這樣吧,我帶個頭,我是從墨香市那邊調過來的,以前在哪邊干出了點小成績,所以還獎了點錢。我個人捐2千,牛書記,麻煩你去找個筐來。」葉凡說完后又瞅了瞅一旁的孫明玉一眼。

此人當然不笨,立即心領神會,笑道:「我是縣委組織部的孫明玉,我個人捐一個月工資,再加一點湊個整數,也就是300塊了。」孫明玉的話剛完農媛媛也湊上了熱鬧,叫道:「我是縣政府辦的農媛媛,兩位領導都捐了,我當然也不能落下,我個人捐100,我工資低,這個就是半個月工資了。」

這時牛書記屁顛著親自跑到教室里,倒是給他找了個裝垃圾的大竹筐來,稍微清理了一下,棒在手上像一個老童子。

見葉凡把二千塊放進筐里時,立即喊道:「大家看清楚了,這是葉縣長帶頭捐的二千塊,大伙兒估計都清楚。

咱們麻川的幹部並不富裕,葉縣長這二千塊聽說是在墨香市那邊干出了大成績上級獎的,這個也不容易。

二千塊快抵得上咱們麻川的幹部職工個月工資了。自然,我作為鄉黨委書記,絕對不能落下。

不光我們不能落下,咱們鄉的所有幹部,職工都不能落下,有錢的出錢,有力的出力,捐10塊是捐,捐100也是捐。關鍵在於一個心決要表現出來。

我個人捐半個月工資,大伙兒看好了,這是150塊。」牛天星忍著肉痛把一張百元和一張五十元的鈔票給放進了筐子里。

當葉凡那厚厚的一疊二千塊百元大鈔放進竹筐時,場上頓時響起了雷霆般的如潮掌聲,經久沒有停息,鄉民們熱情很好。

後面八公居然也顫巍巍地從褲兜里七翻八摸的,終於給摸出了一個皺巴巴手帕,層層解開后數都沒數,裡面一把零碎的毛票,塊票,八公連數都沒數,全部放進了筐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