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七百八十五章太掉價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七百八十五章太掉價了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七百八十五章太掉價了

「能不能多點,才30萬,還炸不出幾個坑來?」葉凡當然想多撈點,心裡卻是罵開了:「摳門啊摳門,老子還沒見過如此摳門的地委書記,30萬都敢噴出來,以前在墨香時,盧塵天副市長一開口就給300萬款子。你庄世誠好歹是地委一號人物,就盧塵天的十分之一。這德平,再怎麼說地委書記也會比墨香一個常務副市長權力大吧」

「一個子兒都不能多了,要的話明天派人來取,不要的話我給別人了。」庄世誠一臉嚴肅。

「要」葉凡無奈地掛了電話,罵道:「30萬炸藥雷管,打發叫花子啊

想不到我葉凡居然淪落到如此窘迫地步,以前在魚陽時雖說經濟上也不寬裕,當時賀佳貞給了我幾個吻。

老子一個吻就給她五萬塊。這麻川,唉……去啥地方弄錢去,麻川本縣就甭想了,不知周書記去地區搞到錢沒有?

估計地區交通局能搞也搞不到多少了。庄書就給了30萬,地區交通局,絕對更摳門。

還是先把小日本那**商人給騙到麻川來算啦,看看能不能搞些錢建個廠子先湊和著再說。

不然,這日子沒得混了。得加快巡視步伐,把全縣儘快走遍了看一下情況再說。」

馬不停歇,葉凡抓緊時間在靠山屯子轉悠了一天半,第二天中午吃飯時笑道:「牛書記,你們鄉好像有一個最大的特點,那就是毛竹多得要命,漫山遍野都是,怎麼都沒想到在這上面挖些錢出來?」

「咋沒想過啊葉縣長,腦袋瓜都想破天,我天天作夢都在想錢。

昨晚上還抱著一塊金磚給驚醒的。這毛竹在咱們鄉無非是鄉民們拿來編些竹筐子,其它都是破來當柴燒,建房子用的。

聽說這東西還能搞一小塊一小塊像指頭大樣的席子,聽說利潤很高的。

不過,唉就是請不來人辦廠子。咱們鄉自己又沒錢,聽說那廠子好的要幾百萬才能辦起來。

一台什麼機器就要幾十萬。咱們鄉,別說幾十萬了。就是葉縣長您昨天安排給我的五萬塊建教學樓的錢我都不曉得去啥葉方哭來。」牛天星書記有著農民本色,講話還帶有濃厚的農家特色。

「五萬塊都拿不出來,別給我說你們已經窮得揭不開鍋了吧?」葉凡掃了牛天星一眼,淡淡笑道,知道這廝在哭窮,估計是想讓自己給免了那五萬塊。

「真是揭不開鍋了葉縣長,咱們鄉政府一年的收入也不過二三十萬,領導下來跟著我們吃竹筍鹹菜的,可鄉里真沒錢啊鄉財政所明頭好聽,其實裡面一文錢都沒有了。

這年底又快到了,我快愁死了,這日子還真沒法過了。」胡圓理鄉長似乎快掉眼淚了。

轉爾,這廝又說道:「不過葉縣長您放心,我砸鍋賣鐵也得把建校的五萬塊給湊齊了。學校明天就動工撤樓,孩子們暫時先放民房讀書,湊和一下了。」

「好好胡鄉長有志氣,牛書記有膽氣,相信靠山屯子鄉有了你們兩個搭檔配合著,什麼事幹不成?做人嘛,就得拿出點氣勢才行。做官嘛,更得拿出破阻一切的官勢」葉凡立即給以誇獎,這個光出嘴巴不用掏錢的東東多用點沒事。

「不過,兩位鄉長書記,如果真有人來投資,比如辦竹席廠了,你們能不能組織鄉里人先把那破路給修理一下。不然,客人一來,估計得被那路給嚇跑了。」葉凡笑道。

「中葉縣長你說怎麼辦就怎麼辦?要錢沒有,要人我們出。不過,那每天的伙食可不少,這筆錢……」牛天星這個書記老奸巨滑,居然連吃飯的錢都不想掏。

「縣裡出一半,你們出一半。總不能讓人家老百姓白乾了還得自己帶饅頭鹹菜乾什麼的了。」葉凡甩出了一句話來。

其實這廝也是肉痛不已。因為麻川縣財政局也是個空架子,拿出一萬二萬的都感覺相當的大筆。這廝現在總算是體會到了沒錢當家的窘迫。

要是以前在林泉經濟區,這廝一說建校,一張口肯定就是三四十萬,昨天給了15萬至今那肉還在痛。這就是形勢逼人,沒辦法。

「**以前老子還不是縣長,甩點錢出來還容易些。現在當了縣長,反而變摳門了起來。這他娘的都是什麼事?」這廝暗地裡嘀咕了一句。

「葉哥,那小日可以先來看看,不過,那藥丸你得先給他一顆試試,如果有效果的話再考慮投資的事,而且還說,他們做的是比較高檔的竹製品,原材料高充足,而且品質要好。一投資的話至少得一千來萬。」齊天打來了電話。

「行越高檔越好,這錢,我不嫌多的。下個星期來怎麼樣,我得先把路給一下,不然嚇跑了小日本就虧大了。」葉凡皺起了眉頭。

「下個星期,估計行,你先搞路,我跟他商量一下。當然,即便是不投資估計你叫他放點血還是沒問題的,不要說多,三四十萬應該不難。

我看那傢伙蠻大方的,尤其在女人那騷水坑裡撒的錢絕對大方,昨天晚上搞了個泰國女,一扔就是10萬。

不過,兄弟我可是很慘了,最後半顆藥丸都給那傢伙用盡了。大哥,這個,那啥的,能不能,補償點,嘿嘿……」齊天一臉的乾笑,葉凡在電話這頭都能想得出那小子估計快流口水了。

「不是跟你說過了,就給你一巴掌那肉。別整天唧唧歪歪的盡想著往女人肚皮上湊,你小子得小心點,香港雖說發達,但那個地方外國人多,人多雜亂。那啥的艾滋病可是相當多的。」葉凡干聲笑著勸道。

「老大,你這是在抵毀小弟我這光輝形象,我會亂來嗎?要搞的話也是你情我願的朋友,絕對安全的貨色,哼,把小弟我看得太低檔了,吃雞,不是小弟的本色,那種東東,我從來不屑一顧,即便是再高貴的雞,但那還是雞,脫不開那層皮的。」齊天好像被人踩中了尾巴,大叫了起來。

「我知道,你老弟厲害,專搞良家婦女行了吧?」葉凡沒好氣罵道。

「那事兒我也不幹,姑娘懂嗎?姑娘婦女拿來幹嘛?我齊天好歹也是有身份的人,太掉價了。不像老大……」齊天反駁道。

「啥意思?給點陽光你小子就燦爛了起來是不是?皮痒痒了?」葉凡一聽不樂意了,齊天那話里可是暗喻自己連寡婦都搞,不是指菜西施范春香還有誰?

「婦女有啥不好的,你以為姑娘就拽啦?妹子一般來說都很青澀的,搞起來沒什麼味道,**的躺那兒任你擺布,一點啥的情趣都沒有。

你小子,還得學著點,食髓知味,還是情投意合的**好。當然,咱們不能亂搞,得注意影響,別破壞了人家家庭,最好是寡婦,沒什麼負擔,而且人家是過來人,經驗豐富……呵呵……」這兩貨在長途電話里居然探討起這犯騷事來了,葉凡的一番大道理下來,當即是令得齊天這廝是瞠目結舌,暗嘆還是老大厲害。

齊天陰聲笑道:「那老大,你老人家搞了幾個寡婦,頭頭是道的,經驗不少嘛?」

「找抽是不是?老子只注重理論,從不去實踐,你這小子,唉……紙上談兵罷了。」葉凡趕緊回話過去,掛了電話,不敢跟那廝再胡扯了,影響不好。

這要是給農媛媛聽見了那就是個領導幹部的作風問題,農媛媛絕不會管你什麼風流不風流的,何況,人家還是個姑娘……

「小蘭,你幫叔一下,這次叔要倒霉了。」靠山屯子中心校校長杜其峰有些口吃地跟侄女,也就是縣委宣傳部長杜小蘭說著。

「小叔,早跟你說過,別整天就懂得吃吃喝喝的,這下子給葉縣長抓了個現形,你叫我怎麼說?

而且,當時還有那麼多群眾。當初你要當那校長,我就說過,你吃點喝點就是了,別太狠了。

你看看,連學生的學費全給你吃光光了,孩子們沒學上,這事我沒辦法管了。

葉縣長這個人剛到,我跟他也不熟。而且,關鍵是群眾一頭,人家葉縣長想手下留情都不好照顧著,咱們不能讓人家太為難。」杜小蘭氣得差點沒噴血。

杜校長見侄女板著個臉,趕緊給他老婆春梅使著眼神兒。這女人也是心領神會,趕緊蹭到杜小蘭的母親鐵冰妹身旁,苦著個臉說道:「嫂子,你看,其峰也已經快50的人了,被撤了職倒也沒什麼,反正就等著退休就是了,不過,就怕丟了咱們老杜家的臉面。人家會怎麼說,小蘭還是縣裡部長,連一個小學校長都保不祝唉……老杜家的臉子都給……」

「唉……小蘭,你小叔也不容易,那學校本來就窮,也沒幾個錢花。你看看,咱們縣裡其它那些個小學校長,中學校長不是一個個也是吃喝得滿面油光肥頭大飧鎏正常不過了,只是你小叔倒霉,運背。麻川太窮了,就拿那點工資能幹什麼,估計就夠啃些蘿蔔鹹菜乾了。」鐵冰妹很是無奈,沖女兒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