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七百八十九章誰搞的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七百八十九章誰搞的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七百八十九章誰搞的

「留個屁,這東西又不能當飯吃,前幾年縣裡叫我們種種種,種個屁,種了這麼多,結果怎麼樣?全是一堆垃圾當初還不如種幾顆茶,也能換點油鹽錢花。」那個開大三輪的粗胳膊男子如猛虎下山一般沖將了過來,一把往葉凡身上推去,好像要搶斧頭似的。

「別動,他是咱們縣新來的葉縣長。」老李師傅一見不妙,趕緊沖了上來,拚力拽住了那個粗胳膊傢伙。

「縣長,好啊老子正想找你們這群黑心狼,你他娘的過來,賠我們錢?」粗胳膊來氣了,一把抓向葉凡的衣服就要行兇。

「牛阿爹,快叫小柱住手,他是葉縣長。」這時農媛媛沖了過來,一把抓住粗胳膊牛小柱的手想拉扯開。

「住手個屁給老子滾開。」牛小柱發怒了,不管不顧,一把大力之下狠狠地推向了農媛媛。

「哼有話好說,動手動腳幹嘛」葉凡生氣了,一聲冷哼,隨手環臂捋過農媛媛,另一隻手穩穩噹噹抓住了牛小柱的大手,那廝生氣了,一腳飛起踢向了葉凡。

「叭」

地一聲,踢人者牛小柱自個兒倒是跌倒在桃樹底下摔了個仰八叉,這自然是葉凡故意為之。

有點恨這小子居然敢對農媛媛一個姑娘家下重手,也太沒爺們風度了。所以葉凡故意暗中使了勁力,給這小子一個教訓。

「老子宰了你,當官的,良心全給狗吃了。」牛小柱爆怒了,順手在地下操起一塊石頭疙瘩像瘋狗一般撲向了葉凡。

「小柱,住手……」牛阿爹反應了過來,趕緊撲過去死死地抱住了兒子的腰。怕自家老頭子受傷,牛小柱也不敢使大力,只是牛眼瞪得滾圓。

「牛小柱,你要怪也不能怪葉縣長,他剛到的。以前叫你種桃樹的是江縣長和韋縣長,你跟葉縣長較啥勁頭。」李師傅衝過來吼道。

「到底怎麼回事,坐下,咱們好好談談。」葉凡眉頭一皺,遞了根紅塔山過去,不過牛小柱不領情,氣鼓鼓的頭抬得高高的連煙都不接。

「唉……葉縣長,幾年前韋不理到了咱們鄉,說是縣裡要大力發展什麼種桃業,還搞什麼基地,因為咱們鄉叫金桃鄉,如果桃子種多了以後有錢賺了才能符合金桃鄉的名字。

鄉長書記當即就逼著村民主任,挨家挨戶的分發桃樹苗。而且那樹苗還不便宜,一擔穀子只能換10株苗。當時還保證說是包銷包賣,每家還給一定的氮肥補貼。

種得多政府給的氮肥也多,還說這是江縣長指示的。當時大伙兒一聽好處不少,也就種了。

有的人家還把茶葉給挖了,杉樹給砍了,種上了桃樹。當時附近有幾個鄉還眼饞,到縣裡鬧說是為什麼不讓他們種,有的人也偷偷砍了自家的杉木、松樹,種上了桃樹。

誰知,桃樹種上去都快一年了,也沒年見一斤氮肥補貼來。大伙兒去找鄉長,他總是推,說快了,快了,幾年了都沒見到氮肥的影子。

而且後來更糟糕了,幾年後桃子出來了,長勢相當的喜人,一個個大如拳頭,紅通通的像娃娃。

大伙兒都盼著收穫時卻是沒見到鄉里來收購,而且到現在了也沒人管。

當時大家沖縣裡去找韋不理,他說是當時的牛縣長指示的,後來又去找江縣長,他說是韋不理帶頭抓的,而且,當時種這桃樹的時候他還沒到麻川任縣長……

反正他推他,他推他。結果,這桃子拿來又不能當飯吃,太便宜了,小販子到地頭來收,一斤才幾分錢。

一顆樹的桃子全摘下來還賣不了幾塊錢,虧得當初大伙兒因為買不起肥料,全把自家的豬大便,人大便拚命往這樹下堆。

當時小學的廁所還得排隊,為了搶糞有次還打起架來,三個人打進了大糞池裡還一直扭打著,臭死了」牛阿爹顫巍巍講著,氣得差點噴血了,連眼淚都快流出來了。

「都是你們這些當官的良心給狗吃了,第三年桃花大開的時候,韋不理帶了一夥,也不知是什麼人,衝到咱們鄉里大讚著桃花,而且還拍拍畫畫了許多什麼的玩意兒,我們也不懂那玩意兒。」牛小柱氣呼呼哼道。

「拍電影是不是?」葉凡隨口問道。

「不曉得,反正一伙人,依依呀呀的,還拿著許多長長的像照相機差不多的玩意兒。」牛小柱氣憤的哼道。

「不會是縣裡領導為了拍電影搞出的噱頭吧,騙老百姓種桃子,是為了看桃花。,這心也太黑了,得好生查查才行。」葉凡心裡暗自計較開了。

嘴裡勸道:「牛阿爹,你暫時別砍掉,今年縣裡給你們想想辦法。砍了可惜了,這桃樹,也要好幾年才能成樹的。」葉凡相當真誠的勸道。

「別砍掉,你給我們飯吃氨牛小柱在一旁冷哼道。

「牛小柱,我知道你心裡有氣,這桃子的有處很大的,除了果子好吃以久,還可以以製成桃干、製成桃子罐頭。果子、葉子里均含杏仁酣,可以當葯使用。」葉凡解釋道。

「這個大家都懂,誰來制干,誰來造罐頭,你來嗎?你葉縣長搞個罐頭廠出來,咱們就不砍掉。這大話誰都會講,就像韋不理一樣,都是蒙人的。咱們上過一次當了,絕不上二次當。」牛小柱喊叫了起來。

「先別砍掉,我是認真的。等下我到鄉里開個會,把種桃的鄉親們全集中起來,咱們先商量一下怎麼辦。到時拿不出辦法來你們再砍不遲,信不信由你,你要砍的話也行,到時別哭就是了,哼」葉凡冷哼了一聲,再也不理牛小住,上了車子,叫道:「到鄉政府去。」

「信你個鳥球,當官的沒一個好貨,砍,老子砍砍砍……」牛小柱發起狠來了。甩開臂子砍了起來,好像要把什麼氣全發泄出來似的。

「農主任,這桃子到底怎麼回事?」葉凡那臉能沉出水來了,問道。

「我也不怎麼清楚,當時好像是韋副書記在主抓,那個時候他還不是事書記,只是副縣長。

不過縣裡估計也同意過,不然也抓不起來。這桃樹可是種了不少,基本上像金桃鄉家家戶戶都有種,全是把山林子野地等變成了桃樹林。甚至當時有的老百姓把田都給荒了種上了桃樹。

而且,每戶最少的也有種上幾十株,多的上千株的大戶都有。附近的月湖鄉,象山鄉聽說也有人偷種。

你看看,這桃樹,漫山遍野的看不到個頭,要是到春天開花季節,那一眼望不到邊的艷麗桃海,實在壯觀得花人眼球的。唉可惜了,現在全成這個樣子。這桃海,倒成了麻川農民心頭上的大害了。」農媛媛嘆了口氣。

「良辰美景是好,就是不能當飯吃。看看能不能弄個食品加工的廠子銷掉一些。不然,砍了就可惜了。」葉凡搖了搖頭,感覺這麻川縣的問題還真是多,基本上鄉鄉都有這樣那樣的破問題。而且,問題還不小,自己這個縣長忙死過去估計也忙不過來。

不久到了鄉政府駐地。

金桃鄉書記潘宏禮是個半老頭子,估計四十歲左右。一臉的麻子,平時鄉里人背地裡都叫他潘麻子,倒是跟麻川這個縣名有點苟同了。

鄉長蔡則民,戴著個金邊眼鏡,一臉的斯文學者樣子。

潘麻子臉上笑容僵硬,一看就知道是裝出來擠出來的,而且那笑,的確不怎麼實誠。隱隱的葉凡還從他的眼裡看到了一絲不屑於一顧樣子。

蔡則民倒是不聲不響的,只是禮節性的跟葉凡握著手打著招呼。

「潘書記,話我不多說,剛才在路邊發現有許多群眾都在砍桃樹當柴火,不知鄉里有沒發覺?」葉凡語氣平淡問道。

「呵呵,砍就砍吧,反正當火柴也能燒上一陣子,不砍能幹啥?」潘麻子一臉的漠然,好像這事跟自己這個鄉黨委書記屁關係都沒有似的。

「蔡鄉長,你說呢?」葉凡轉頭問一旁那個斯文的蔡鄉長。

「不砍有啥辦法,看著難受,唉……」蔡則民嘆了口氣,臉上呈顯一絲憂鬱。

「哼當初你們叫人家種上,現在大伙兒砍來當柴燒了,你們一點反應都沒有?」葉凡那臉立即板了起來,看著這一二把手這種態度,心裡實在是來氣了。

「那是縣裡領導指示種的,當初我們也沒辦法?不種能行嗎?」潘書記一句話就把責任全往縣裡推去,倒是推得乾乾淨淨的,倒沒自己啥事兒了。

「閑話少說,蔡鄉長,你立即通知各村幹部都回來開個會,村長支書民兵連長出納會計都給叫來。」葉凡怕時間來不及了,擺了擺手說道。

「開啥會?葉縣長,總得有個由頭是不是?」潘麻子瞅了葉凡一眼,不咸不淡的,一點都不著急樣子,這樣子有點詭異,好像葉凡這個縣長還得徵求他的意見似的。看來此獠是個難纏的主了。

「砍樹的事。」葉凡頭沒也抬,冷冷的哼道。

「那啥的有什麼會好開的,浪費精力。」潘麻子一句話就湊了過來。

「你這是什麼話?什麼叫浪費精力?你們叫老百姓辛辛苦苦種的桃樹現在人家不得不砍了,你們就不給個說法。」葉凡輕輕嗑了下桌子,轉頭沖蔡鄉長說道:「立即通知下去,晚上連夜開會,不準缺席,要點名。」

「是,我去」蔡鄉長乾脆的答著,交待一旁的工作人員去了。

「葉縣長,你知道全鄉村長支書民兵連長加會計出納有多少人嗎?他們回來要不要吃飯,那可是一百多號人,外帶上政府的幹部職工,怕不下二百人。這伙食可是一筆不小的開支,晚餐一人10塊錢的話也得二三千塊錢。再加上住宿、車費,沒有四千塊不會落下來,咱們麻川的經濟並不好,咱們金桃鄉更是窮得掉渣,所以,能省點算一點。」潘麻子不樂意了,嘴一張居然喊了出來。

「什麼話花再多錢這會都得開。交待政府食堂,去買些菜回來,晚上吃頓便飯,不喝酒。」葉凡沖蔡則民交待道。

「哼開就開吧,不過今晚上這飯錢你葉縣長可得報銷,咱們鄉沒錢,付不起。」潘麻子一點不給葉凡面子,斤斤計較到了如此地步。那大大的麻子頭一甩,有點耍潑的架勢。

其實這廝根本就不想開桃子大會,那可是個火藥桶,估計一捅就會引爆的。

最近見鄉民們都在砍樹,時不時還有人到鄉政府來鬧,有的群眾甚至把砍下的桃樹都給拖到鄉政府來了。潘麻子躲還來不及,哪不有閑情開桃子大會。

而且,潘麻子跟縣黨群書記韋不理關係相當的好,這桃子當初是韋不理安排下來的硬性任務。

潘麻子為了計好韋不理也是盡其所能,採取了壓制、硬逼、欺騙等等手段超前完成了韋不理當時這個副縣長要求的全鄉種上40萬株桃樹的重任。

金桃鄉不過四千戶左右人家,攤到每個住戶頭上平均都得100株。

當然,後來有的受了欺騙的村民多的種了幾百顆,最少的也種了幾十顆。

這麼一合計下來,光是金桃鄉就種了近50萬株左右。加上附近幾個鄉也跟風種了一些,估計全縣的種桃樹不下60萬株。

這桃花開的時候這金桃鄉倒真是一景,猶如進入桃海一般,好不紅艷一遍。

不過,一到收穫季節,滿山的桃子全成垃圾貨了,地下、草叢裡,路邊,田間地頭全鋪滿了腐爛的桃子,到時你一來,肯定得給那爛氣給熏暈過去不可。

所以,最近麻川人民都叫金桃鄉為爛桃鄉了。說來難怪,六十萬株成年果樹能結多少桃子,怕是難數過來了。麻川人民能吃多少,何況那個東東吃得太多會拉肚子。

開始時小孩子喜歡偷摘來吃,後來沒人管了,連小孩子看到那東東都噁心得飯都吃不下了。上學的小朋友權把桃子當鉛球拋來耍去的,好不快活。

葉凡當然也警覺到了一些什麼,所以出手堅決。